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我要活下去_分节阅读_第44节
小说作者:梁凤仪   内容大小:450.69 KB   下载:我要活下去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2-03-13 21:20:56
英国撤出香港,取消国耻,对这个行动还不支持,慌忙走资,这算赢还是算输了?”
    贝欣抱着祖母,说:
    “奶奶,你真好。”
    章翠屏说:
    “有资格随时离开香港到哪儿去都受欢迎的中国人,决定不走,留下来与香港共存共荣,那已是中国人赢了。既是不走,为何不以平常心处理业务,现今遍地都是便宜货,就把它们尽量带进你的贝氏来才对。”
    “太好了。我才刚捡了几桩地产平货,其中一间是在半山的花园别墅,比贝刚那幢还要宏伟,还要雅致,地位还要好。我和高骏打算留为自用。”
    章翠屏说:
    “那当然好。”
    “奶奶,我希望你和叶帆都跟着我们一起住,一则屋子大,房间多,没有什么不方便;二则我希望你能住回半山去,比以前的贝家住得更舒适更威煌,这是我的心愿。”
    章翠屏点点头道:
    “世事如棋局局新,哪儿会想到当年章家小姐嫁入贝家,住进贝家山顶大宅,会有被人摈逐的一天?当我住在钻石山时,也没想过真能收复失地。     长时间看电子书有损视力,请注意保护视力!
本书来自www.txt81.com.免费txt小说下载站
更多更新免费电子书请关注www.txt81.com.
本书来自www.txt81.com.免费txt小说下载站
更多更新免费电子书请关注www.txt81.com.
 
第五部分

 
第2节 有苦自知
    “欣儿,只要高骏没有反对,我搬回来跟你住是愿意的,只是叶帆未必会答应。”
    说这最后的一句话时,章翠屏的神情有点奇怪。
    贝欣立即紧张地说:
    “为什么?”
    “她那份工作干得很开心,上司对她赞赏有加,叶帆人是绝顶聪明的,对金融事业怕也有些天分,且又勤奋得不像话,自然很快就获得重用。
    “现今我跟她同住是顶开心的,有时我嘱佣人弄好晚饭让她下班回来吃,结果,晚饭变成宵夜,最近更发展至宵夜变成早餐。这几年,叶帆的全副精力都浸在工作岗位上,得到公司的破格提升,事在必然。”
    自从叶帆坚持自己谋生,进了金融圈子,在诚发金融集团任事之后,很少机会与贝欣见面,固然是彼此都忙透了,也为两人之间的心理障碍日重一日。
    心病这回事,很难找解药,日子有功,就有可能成为绝症。对于生活工作都在两个不同世界的贝欣与叶帆,更是越来越缺乏沟通与谅解了。
    有时,贝欣连想起从前种种与叶帆携手奋斗的好时光,心都会痛,倒不如不想它就算了。
    这番苦衷又是章翠屏所不知道,也不方便让她知道的。
    贝欣买下了半山的华宅,除了视之为一项商业上的明智决策外,也为让章翠屏重新以君临天下的气势,回到贝氏家园的区分上安居,也同时为了房子宽敞,可让叶帆安心与他们住在一块儿,早晚见面的机会多些,自然容易找到机会,冰释前嫌。
    故此,当贝欣听到章翠屏表示叶帆不会搬来同住时,她是紧张的。
    贝欣忙问:
    “叶帆工作顺利,就不可以搬来与我们同住了吗?那有什么关系呢?”
    无疑,贝欣的反应是过分强烈的,这令章翠屏有点不解。
    她平心静气地向贝欣说:
    “叶帆前两天才兴高采烈地回来告诉我,她升职加薪了,有足够的能力搬到外头去住一个小小公寓,这也是现代职业女性的习惯了罢。”
    还未听章翠屏说罢,贝欣就忙叫起来:
    “不成。她这样做不对,她不应该。”
    “欣儿,你干什么呢?你根本都不明白叶帆的心态。”
    “奶奶,我是太明白她的想法了。”贝欣仍然有气在心头。
    章翠屏于是问:
    “很好,你说给我听,叶帆要搬出去是什么个想法了?”
    这么一问,贝欣辞穷了。
    立时间,她无法不支支吾吾,涨红了脸,不知所措。
    章翠屏把贝欣的表情看在眼内,她有自己的一套理解和想法。
    章翠屏很认真地说:
    “叶帆的确是个很难得的女孩子,她天性很纯朴,带一点倔强,非常的能吃苦。我很喜欢她,甚或应该说,我真心真意的把她看成个承欢膝下的曾孙女儿看待。
    “欣儿,你必须明白一点,在爱护叶帆的同时,不应是长期庇荫她,而是要帮助她独立成长,正如过往你帮助她站起来在人前干活一样。
    “难得叶帆有这种独立的意愿和能力,她要到外头去生活,宁愿从自己的工资中取出一部分来付房租,也不让自己长期依靠家庭,这番志气是可嘉的,我不能因为喜欢把她留在身边做个伴,就抹煞她的自由和自主。”
    “奶奶!”
    贝欣是有苦自知。
    如果叶帆真的一如章翠屏的看法和分析,那么,她要求独立生活,是没有不成全她,且为她欢呼的道理。多难得她宁愿靠自己而生活,这是她自尊自强的表现,贝欣是会跟章翠屏一样,来不及高兴的。
    但,贝欣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
    叶帆之所以要独立,是一种发泄怨恨甚或有报复意识的一番行动。
    她要脱离贝欣的影子,不再依靠她一丁点而活下去。
    贝欣焦虑与痛心的是她和叶帆的距离已日甚一日。
    贝欣觉得她是被冤枉的。
    命定的缘分也没有眷顾着贝欣,反而要她独力背负这沉重的十字架。
    再说,贝欣心里想,要她承担罪名不要紧,只要叶帆能健康快乐地成人长进下去便成。
    健康的不只是身体,更重要的是心智。
    快乐的也不只是精神,基础应建在正确的人生观念之上。
    她如许千辛万苦地把叶帆从一个生不如死的阶段抢救过来,她不甘心就此功亏一篑。
    更令她心如刀割的是,自从婚礼之后,叶帆对文子洋的行踪,只字不提,不闻不问,视他如芸芸参加婚宴的嘉宾中一员,筵席散了就是散了,不一定有来往。这个决定其实是叫贝欣心痛欲绝、肝肠寸断的。
    她都忍住了。
    为的是要活下去,且是好好地活下去。
    那就不能让一切有可能演变成生活病毒的细菌滋长。
    她对文子洋的感情一旦被纵容,贝欣知道其破坏力是锐不可当的。
    只要一个不留神,稍微松懈,贝欣知道自己就会不顾一切地飞奔到文子洋的怀抱里,让他携着自己的手远去。
    贝欣拼命地工作,雷厉地兼顾发展贝氏与高氏的业务,让自己每晚睡到床上去时,疲累得连梦都不可能有,这才安全。
    否则,梦里若是见着青葱草原一片,文子洋轩昂地站在草原上向她挥手的话,她在蓦然惊醒之后,感动且眷恋梦中的执手双牵,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这几年来,严厉的自我约束,是一个极度艰辛痛苦的心路历程,贝欣都未曾埋怨过半句。
    现今不公平到要她负起一手摧毁叶帆心智精神健康成长的后果,她实在忍受不住了。
    可是,她的反常表现,非但没有得到章翠屏的同情,且有了一重她们祖孙之间从未有过的误解。
    章翠屏认真地对贝欣说:
    “欣儿,为富不仁,比贫而当娼更可耻。或者我今日说这些话是夸张了一点点,但我有责任提点你,不要因为你有了门第财产,就以为有了天下间的一切,可以有资格运筹帷喔,呼风唤雨,就能主宰别人。权力与地位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是让你滋生一种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霸者心态,总有一日你会在这种心态的滋扰之下灭亡。
    “所以,欣儿,别以为你曾是叶帆的救命恩人,你现今又有财有势,你就对叶帆有种占有欲。她还是应该是她自己的,有她的独立思想与自由,我相信她会发展成长得很好,可能比你更好。”
    贝欣激动地拥抱着章翠屏。
    她几乎要哭着叫出声来道:
    “奶奶,奶奶,情况不是这样的,好冤枉呀!”
    当然,在千钧一发之际,她改口道:
    “奶奶,奶奶,你教诲的是,我会谨记。”
    当章翠屏随高骏夫妇搬进山顶豪华住宅去时,叶帆是兴高采烈地忙着替章翠屏布置好她的睡房,然后还抱着章 翠屏的腰,亲昵地说:
    “我的好太婆,我一有空就来探望你。”
    章翠屏用手敲叶帆的头,道:
    “等你有空才来看太婆的话,等于望穿秋水,你快要在商场上搏杀到六亲不认了。”
    “你放心,凡是对自己重要的事,就必有空去做;对自己重要的人,就必有空去见。太婆,你对我而言是重要的。”
    章翠屏道:
    “你逗得我呀,开心透了。”
    “那就好。”
    章翠屏握住了叶帆的手,问:
    “有比我更重要的人没有?”
    叶帆一听,再看章翠屏的神色,自明所指,于是仍硬装着俏皮,道:
    “没有呀,怎么还会有比太婆更重要的人了。”
    “你别油嘴,我是认真的。”
    “我跟你一样,也是认真的。”
    “你骗我年纪大,记性不好了。欣儿结婚的那天,你不是携了一位医生来给我介绍,还告诉我,他是特别从美国赶回来看你的。你当时那副甜腻腻的表情,让再深度数的老花眼也看得一清二楚,他的人呢,回了美国去吗?”
    叶帆自知无所遁形,也趁机在章翠屏跟前说一两句心里话,好发泄一下。
    “不,他没有回美国去,他在这儿的特为美国人服务的医院工作,同时考取本城的行医执照。”
    “当然是这样子安排才好,别是重利轻分离。”
    叶帆立即阻止章翠屏说下去,她道:
    “太婆,我们不可能进一步发展下去,你别寄予什么期望。”
    “为什么呢?”这回是章翠屏紧张起来了:“太婆阅人甚多,我看那医生是顶敦厚的人,别错过难得的人选。”
    “是人家选不上我,他另外心上有人。”
    叶帆终于把话说清楚了,当场吁一口气,整个人有种舒畅的感觉。
    “你不是说他专程为你而到香港来?”
    “是的,来了,就在本城重逢了他的旧情人。”
    “他打算跟他那旧情人结婚?”章翠屏急问。
    “没有,他并没有这个打算,最低限度目前或短期内都不会有,以后就很难说了,他给我的印象是他会冲破重重障碍去争取一个美满成果。”
    章翠屏一拍大腿,跷起大拇指来就赞:
    “这男人真是有志气,是要这样子立定志向披荆斩棘才好。我告诉你,小帆,他有他努力,你有你努力,逐鹿中原,看到头来鹿死谁手。”
    “什么,太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这还不明白吗?既是都末盖棺定论的事,你就放弃,太可惜了。我鼓励你跟他的旧情人斗一斗,只要哪一方面都比她出色、比她强、比她好,就会把你爱的人抢回来。”
    叶帆定睛看着这位精神奕奕、身经百战的老人家。
    “小帆,我说的是真心话。这年头,谁强就是谁胜,最后的一笑在谁身上,怎么能一早就论定?你就看贝家的变幻,看太婆本身的变易,就知道世情难料,有一半以上的成果在乎本身的奋斗。如果我当年认定大势已去,不挣扎求存,今日欣儿哪能当回名正言顺的贝氏第四代继承人。所以,小帆,只要强化自己,不要放弃。”
    “我不会赢她的,我是个残疾人。”
    “对,我差点忘了这一点,那就更加对你有利了。”
    “为什么?”
    “因为你本身有缺憾,如果你各方面都比对手出色,只输在这缺憾上头,是虽败犹荣,更是非战之罪。万一你赢了,对方无话可说,等于你已让赛,她非输得心服口服不可。小帆,哪有这么着数的一场仗你不去打,是不是?”
    “太婆,你做我的军师、后盾、总指挥。”
    “当然,我习惯垂帘听政。”
    两人才这样笑作一团时,贝欣早已在房门出现。
    所有的说话,她都听到耳里,记在心上去。
    贝欣不得不苦笑。
    造物弄人竟到了这个田地。
    她跟叶帆之间的开战,由最爱她俩的章翠屏来策动,将来会演变成一场什么样的战役,真是不堪想象。
    贝欣决定要防范于未然。
    早早在问题未曾认真恶化之前,设法消弭它,才是当前急务。
    惟一可行的方法就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52页 当前第44
首页   上一页   ←   44/5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我要活下去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