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我要活下去_分节阅读_第50节
小说作者:梁凤仪   内容大小:450.69 KB   下载:我要活下去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2-03-13 21:20:56
在这方面,贝欣不是没有经验的。
    她每在见到祖母时,就怀念外祖母。
    [JP2〗贝欣除了尽量抽时间陪伴她之外,别无更好的方法。
    [JP〗这一夜,她自北京回到香港来。
    推开章翠屏的房门,只见她仍然挺直腰骨好好地坐着,开了眼睛望着贝欣,笑了。
    “奶奶,我回来了。”
    “嗯,是吗?回来了,你到哪儿去了?”
    “奶奶,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上北京去。”
    “嗯,北京,你去了北京。”
    贝欣愁苦地伏在章翠屏的膝上,说:
    “奶奶,你教教我,我该怎么做了?”
    章翠屏的目光是迟钝而呆滞的。
    她瞪着自己的孙女儿,问:
    “你到哪儿去了?怎么整天没有见着你了?”
    贝欣蓦地抬起头来,看到祖母那副茫然若失的神态,跟不久以前的她,仍是英风飒飒的样子,真有天渊之别。
    贝欣有无尽的感慨。
    她轻轻地抚摸着章翠屏的脸,道:
    “奶奶,你现在是没有痛苦的,是不是?只要你不感到痛苦,那就好。”
    章翠屏呆呆地望着贝欣,说:
    “你到哪儿去了?怎么不告诉我?怎么我不知道你到哪儿呢?”
    贝欣默默地站了起来,没有回话。她知道从今天起,她能孤军作战了。
    “你现在又到哪儿去?”章翠屏又问。
    “奶奶,你休息吧,我上战场去,这一役是硬仗,放心,我赢的。”
    贝欣已经想清楚了,分别自保罗钟士以及中南海的那位属于领导层的人物说出来的话,绝不会假,不可能假。他们完全没有动机要在她面前说假话,正如贝刚太有动机布置假局,讹骗股民的投资一样。
    可是那两位重要人物的指导不能作为证供,甚至也不必把他们牵涉在内。
    贝刚瞒天过海有他的张良计,她贝欣也有见招拆招的过墙梯。
    不必再花精神时间去找出他们的破绽,换言之,批文是真是假,是谁收买谁得出的结果都不重要。
    反正这件事是不能张扬的,证实了批文有问题,也等于对贝氏的声望做成不利的影响。
    纵使贝刚罪有应得,也不能坏了祖上的名誉。
    贝欣不眷念贝刚,却要维护叶帆,毕竟代表诚发金融签发集资计划调查报告书是叶帆的杰作。
    正如美国尼克松总统的水门事件,他若知道实情,固然有罪。就算只是被手下蒙在鼓里,依然难辞愚昧无知的过失。
    猪八戒照镜子两面都不是人的话,惟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别拿起镜子来照。
    总之一句话,贝欣决定用她手上的所有筹码,横扫千军,干脆把贝刚的这个计划全盘否决,打对方一个落花流水。
    她想起高骏来,他究竟是愚昧抑或奸险,她在这件事的分析上,判断高骏应该是后者。
    贝欣冲回睡房去把高骏寻着了,她决定先从高骏身上下手,于是问:
    “高骏,我要问你一件事,你坦白告诉我。”
    “你看你,才出门几天就变成这个暴躁样子。不用问,我告诉你,这几天太忙,我没有空耍乐。真的,请相信我,我没有必要隐瞒你。”
    “高骏,别的一切勾当我可以不闻不问。你知我知,我们从来都只是业务上的拍档,但这种拍档也必须在做合法的生意上头才能持续下去。”
    高骏一怔,道:
    “你说什么了?”
    “你是否与贝刚朋狼狈为奸,抑或你愚蠢得被贝刚利用?”
    “你指什么?”
    “你知道我指什么。”
    “很好,你看我像不像个大笨蛋。”
    “你招认了。”
    “别说得那么难听,这是我高骏的卧室,不是商业罪案调查科。我们可以慢慢商量妥协。”
    高骏已习惯了他自创的良心合法化手段,不论干了何种别人眼中的坏事,只要在他是说得过去的,他就大言不惭,一件丑事也可娓娓道来,坦然讨论。
    [JP2〗“没有可以商量,没有可以妥协的。”贝欣愤怒地说。
    [JP〗“你别冲动,那是几亿元的收入。”
    “你我都不缺这几亿。”
    “财富的累积是没有顶的。”
    “那要凭良心,以你这样的人才,配站在选民跟前去大谈为民请命?”
    “民众需要的不是良知而是包装。”
    “不,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纵使一时被手段蒙蔽了,也会有清醒的一天。”
    “也许是,但待他们清醒时,我已满载而归。”     长时间看电子书有损视力,请注意保护视力!
本书来自www.txt81.com.免费txt小说下载站
更多更新免费电子书请关注www.txt81.com.
本书来自www.txt81.com.免费txt小说下载站
更多更新免费电子书请关注www.txt81.com.
 
第五部分

 
第8节 大义灭亲
    贝欣倒抽一口气,并不需要苦打,高骏已招认得一清二楚了。这世界往往就有高骏这种自以为是,站在法律边缘上犯罪,仍然认为自己聪明盖世的人。
    偏偏这人是自己的丈夫。
    贝欣既气且恼,也实实在在的难堪。
    她忍不住咬牙切齿地说:
    “你不会。”
    “为什么不会?”
    “因为我会揭发你。”
    “在你决定大义灭亲之前,请数清楚被你毁灭的亲人不只我一个。”
    贝欣的眼睛睁大,几乎滴出血来。
    她的这副样子在贝氏的董事局会议上重现。
    只是她没有多说话,只道:
    “如果你们要以此计划集资,我投反对票。”
    贝刚、屠佑和高骏都没有说话。
    张德政也木无表情。
    贝欣再补充一句:
    “当然,两房贝氏加起来的股份不足百分之一百,有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在市场上。换言之,你们尽管召开股东大会,投票通过你们的集资计划,但别说我不言之在先,届时我在股东大会上提出的问题,会令你们尴尬以致成为本城的一则丑闻,兼且请别忘记,我完全有资格入禀法庭,提出我否决发行新股的真正理由,揭发你们的阴谋,我是已有心理准备了。如何善后,只在于你们本身的抉择。”
    [JP3〗贝欣站起来,以兀鹰似的目光横扫在座各人一眼,道:
    [JP〗“我劝你们别多此一举,我是不会法外容情的。”
    然后贝欣对高骏说:
    “你看错我了,我大义灭亲的对象是多少人,我不管。总之今时今日,我贝欣有足够资格干我喜欢干的事,你不妨说,我有权专横,有权霸道。”
    “贝欣,你没有亲情可讲?”高骏问。
    [JP2〗“有,为什么没有?若有任何人予闻我们贝氏取消这项集资计划,你们就说我贝欣反对让市场上的股民和小股东分红,这么好的一个投资机会,我要独吞了。言出必行,我会一力担承,作为赔偿你们的损失。以后要布什么假局,趁机混水摸鱼,你们走远一点,别让我看见。”
    [JP〗贝欣想到高骏如何地帮自己夺回贝氏第四代的产业,当年他曾对贝欣说:
    “玩沙蟹的人之所以赢与之所以输,全在乎心是否虚,情是否怯,如果明知自己手上的是真正王牌,一定安然泰然地赌到尽,只把胡乱押上筹码的人视作疯子罢了。若是底脾虚弱的人,必会在最后交锋时临阵退缩,或是最后败下阵来。所以,不必理会你是否拿到最关键性的身分证明,这场仗要赢,只赢在你是真金不怕熔炉火的理直气壮。贝刚之输,必输在他不敢与你拼搏到一兵一卒,去揭你的底牌。”
    这段话,贝欣谨记了,以后受用不浅。
    [JP3〗反正对于贝氏发新股一事,自己要坚持的是三大原则。
    [JP〗不能让贝氏家族冒一丁点儿的恶险去赚不义之财。
    [JP3〗不能叫叶帆无辜被拖累而使她的自信和前途受到影响。
    [JP〗绝不可以让股民蒙受损失。
    这三个原则才是贝欣手上的王牌,而不必是什么反证集资报告内漏洞的凭借。
    她跟贝刚对垒交手的这一铺,如果贝刚敢用尽手上的筹码以揭她的底牌,除非他手上的王牌比自己的更胜一筹,否则他是无法面对面比拼的,贝欣非常安心地去赌这一铺。如果贝刚的确理直气壮,贝欣的行动相对地会变成多疑愚昧,贝刚是压根儿可以不予理会。
    事实上,贝刚的确不敢硬拼,他只可以鸣金收兵,因为他清楚贝欣的王牌,也太清楚自己的底蕴。正如上次争夺遗产,贝刚输了给贝欣,这一回,他又以同样理由与情况再输多一次。
    贝刚被迫放弃发行新股计划后,由张德政转告叶帆,道:
    “真奇怪,贝欣这么财雄势大,连分一杯羹给股民也舍不得,乘机带挈你建功立业,让你一上场,坐在经理位置上,就捞一笔大生意,不是很好吗,为何如此斤斤计较了,真是费解。”
    叶帆的脸泛青了。
    张德政又说:
    “贝欣又不像是不照顾你的人呢,若不是她向杨诚发保荐了你,你也不会升得如此神速。现今把你抬到经理位置,又一手把你建功立业,辛苦经营的功劳抹煞,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叶帆几乎是从牙缝里透出声音来说:
    “你不明白,我明白。”
    然后,叶帆掉头就走。
    她是名副其实地冲进贝欣的办公室内,喝道:
    “贝欣,是你投了反对票,不让贝氏集资的?”
    “是的。”
    “为什么?”
    贝欣微张着嘴,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稍稍沉默了,贝欣原本是可以把详情向她分析的。
    但这样做就功亏一篑了,因为把事情的真相揭穿,等于指出叶帆处事的幼嫩和窝囊,她非但不会接纳,且会痛苦。由贝欣把她一上场就犯的大错挑出来,更损她的自尊和自信。
    这些年了,贝欣太明白叶帆要想尽办法突出自己的才干,企图把她比下去,是为着文子洋。
    对了,为着文子洋,就一定成全他们到底。
    现今是个大好时机,速成文子洋与叶帆的好时机,不可错过。于是,贝欣说:
    “这是商业决定。”
    “我不是记者,你不是在召开记者招待会,请别说这些不济事的门面话。”
    [JP3〗“的确是在商言商,叶帆,你不会明白,亦不必明白。”
    [JP〗“就是因为我把文子洋争回来了,故此你妒恨,你否决了贝氏的集资计划,断了我为诚发建功立业的机会,你看不得我爱情与事业都如日中天,是不是?”
    贝欣闭着眼睛,一会再睁开来,温文地说:
    “叶帆,你给我出去。”
    叶帆没有离去。她继续骂:
    “你与高骏的根本是买卖婚姻,众所周知,他有极多极多的女人,你表面装腔作势,若无其事,实际上介意极了,于是你希望起码在精神上保有文子洋对你的钟爱,作为弥补你自尊的受损,是这样吗?一定是这样的,于是,你惊骇于连这一份感情都会很快就化为乌有了,才下手去压迫我。你的这个决定,一举两得,既可以赚得巨利,又可以让我不得安稳,你根本是个利欲、情欲薰了心的人!”
    贝欣咆哮:
    “出去,给我出去!”
    她的叫声惊动了秘书和护卫,冲进来,问:
    “贝小姐,什么事?”
    叶帆只得离去。
    贝欣跌坐下来,呆住了。
    贝欣这时的感觉像日本那些武士,下定决心,把利刀向自己腹中刺去,猛力向横拉几时,肠穿肚破,整个人坐得呆呆直直,心与身都在这一刻同时死掉了。
    当文子洋听了这些经过时,闷声不响。
    叶帆问:
    “子洋,贝欣变了,变得太离谱了。”
    文子洋没有做声。
    “你不相信。”
    文子洋摇头。
    叶帆问:
    “是不相信,还是不是不相信?”
    “轮不到我不相信,事实似乎是这样的。”
    “你仍有疑虑。”
    “小帆,做人要有容人之量,别人有过错时,也总要想一想有没有可能是误解了。”
    “有这个想法,只为你仍然爱她。”
    “小帆,如果你这样想,我们这辈子没有幸福。”
    叶帆伏在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52页 当前第50
首页   上一页   ←   50/5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我要活下去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