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_分节阅读_第7节
小说作者:艾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3-21 22:41:11
D-中可以看到这样的描写:



艾米问妈妈:“爸爸在你之前,有没有——过——女朋友?”



“谁知道?他说没有,我也不去打听。以前提倡晚婚晚育,青年人太早谈恋爱,就会被认为是不正派的。再说,那时的人,思想也不象现在这样开放,一个人谈几次恋爱,就会被认为品质不好,所以有过女朋友的可能性小一些,即使有过,也不一定有过——性关系。我那时候就从来没想过再谈第二次恋爱,行不行,就是你爸爸了,成败在此一举。”



“我很羡慕你们那个时候,”艾米说,“多么单纯!不象现在这么复杂,这么——难弄。”



“单纯有单纯的坏处,复杂有复杂的坏处。那个时代谈恋爱,有很多到后来发现不合适,但迫于社会压力,不敢分手,凑凑合合结婚的也很多。像你们现在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分分合合太随便,也——有很多不顺心的地方。爱情有时候就是个运气问题,碰巧就爱错了人,那——就免不了痛苦。”



《致命的温柔》里提到过的那个路伟,结婚前曾谈过几个女朋友,都没成功,最后他那做厂长的父亲威胁他说:“你谈朋友就谈定,不要这么换来换去,这像什么样子?你叫我在厂子里怎么做人?我告诉你了,要是你再换一个,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



于是孝顺儿子路伟就敲定了那一个,其结果是不到两年就分居离婚。



路伟的父亲说那话的时候,路伟已经二十八九岁了,也就是八十年代中后期了,离老三静秋相爱的日子已经十年左右了,人们仍然这么忌讳谈多次恋爱,那么老三把有过未婚妻看成是“污点”就不足为奇了。



既然是个“污点”,照理说老三应该竭力隐藏,不会弄得人尽皆知了。但什么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这个“污点”有的时候又可以算个“亮点”,至少可以用作“挡箭牌”,比如用来拒绝长芬的爱情的时候。



老三“万万没想到会在西村坪认识一个静秋的”,如果想到了,打死他也不会用未婚妻来做挡箭牌。为了静秋,他是连做叛徒的决心都有的,又何惧在别的女人面前做个无情之人?



但谁又长了“后眼睛”,谁又有先知先觉的功能呢?人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根据当时所能掌握的信息做最符合逻辑的决定。为了不伤害长芬,他向大妈她们亮出了自己有未婚妻这一事实,为了支持自己的这一说法,他还把一张跟未婚妻的合照亮了出来,自己为自己提供了一个“罪证”。



他的那张“定婚照”肯定是在静秋到来之前就被长芳从玻璃板下拿出来了,因为静秋刚到大妈家,就看过那张玻璃板下的照片,如果那时老三的“定婚照”还在那里,静秋肯定有印象,但静秋对老三的定婚照一点印象都没有,说明她来之前那张“定婚照”就已经不在那里了。



但老三并不知道这一点,他只知道他有一张“定婚照”落在大妈一家手里,迟早会被大妈家的人拿出来给静秋看,作为他有未婚妻的证据,以便把静秋和长林撮拢。于是他采取主动,在那次走山路的时候就把这事拿出来试探静秋,看看她对这事有何反应。



但他没敢直截了当地说出来,怕把事情彻底搞糟了。他这个文学青年选择了自己最拿手的方式:讲故事。而他讲故事的手法,采用的是当时很流行的“革命的现实主义与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方式。



所谓“革命的现实主义与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就是事实与想象想结合。这是当时“文艺为政治服务”的创作思想所要求的,无论什么形式的文学艺术,都应该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艺术而艺术”,已经被当成资产阶级的一套打倒了。所以当时的写作,时兴“主题先行”,先确定一个主题,一个中心思想,作品要歌颂什么,赞美什么,反对什么,批判什么,再围绕这个主题去选材,如果从现实生活中选到材了,那最好,那就是“革命的现实主义”;如果现实生活中没有这样的素材,那就编一个,美其名曰“革命的浪漫主义”。



老三跟静秋的第一次见面,就提到了“诗意”,即他后来定义的“革命的浪漫主义”,说明他对当时的文艺理论是很了解的,是个当之无愧的文学青年。他对“山楂花是烈士献血染红的”这一说法,就是用“诗意”来解释的,也就是说,在写作中是允许适当的虚构的。当然,虚构是不是能将自然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虚构出来,不在此贴探讨范围之内。



老三在山上讲那个故事,当然不是为政治服务,但他讲故事的方式,是既有事实,又有想象的。事实部分就是他为了父亲的前程,曾答应娶父亲上司的女儿为妻,但他心里不愿意,一直躲避这件事,他后来遇到了一位他喜欢的姑娘,想娶她为妻。其它的故事情节,比如那个姑娘躲了起来,还有那个青年因找不到姑娘,自杀身亡,就是他发挥革命的浪漫主义想象出来的了。



他那段话里的“一直拖着”和“有过婚约”形成了矛盾,主要是因为汉语动词没有严格的时态表达法,即使是对将来的想象,用的仍然是同样的时态副词“过”。他的那个“有过婚约”的“有”,如果用英语来表达,大概应该是将来完成时,即从将来某个时间来看,是已经完成了的事,但在说话当时,还没有完成。



既然说话当时婚约还存在,老三心里自然很虚,他在那个故事里说静秋知道他跟别的姑娘有过婚约就“躲了起来”,是希望静秋反驳他一下的,比如说“如果是我,就不会躲起来,那个青年不是已经跟未婚妻分手了吗?”



他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知道静秋会对他有过未婚妻不高兴。如果静秋要追问事实经过,他也准备如实相告。即便静秋骂他几句,打他几掌,他都能承受,而且都已经想好应对措施了。



但静秋的答案出乎他意料之外:“我想,如果那个青年可以对一个姑娘出尔反尔,他也会对别的姑娘出尔反尔的,所以——,如果我是那个他后来遇到的姑娘,我——肯定也会躲起来——”



这个答案不啻晴天霹雳,一棍子把那青年打死了,不管分手不分手,都无济于事,都是个不值得信任的人。他晕过之后,马上引经据典,用罗密欧的例子来证明对一个姑娘出尔反尔,并不等于就会对另一个姑娘出尔反尔。



但静秋有更晴天的霹雳在等着他:“他没有对朱丽叶出尔反尔,是因为他很快——就死了。”



老三马上表白,说那个青年因为找不到心爱的姑娘而自杀了。他的用意,是在表明他爱情之深,哪知静秋却说他是“编的”。静秋的逻辑是:哪里有男人为爱情自杀的?肯定是编的。



但在老三听来,就成了:你这种人还会为爱情自杀?肯定是编的。



所以山上的那一试探,在老三看来是全军覆没,他把“污点”暴露给了静秋,但静秋彻底把他否定了。他没有怪静秋,他只恨自己当初那“一失足”,做梦都在为自己平反昭雪,原来所谓未婚妻只是一个梦,他并没跟谁定过婚。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戴罪立功,用实际行动向静秋证明他虽然对一个姑娘出尔反尔了,但他不会对她也出尔反尔。



静秋离开了西村坪,老三堕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他的“心随她而去”了,只有他的“躯壳还在履行日常义务”。他仍然经常往大妈家跑,只为了朝拜一下他“爱的圣地”。但他“听不见别人在说什么,看不见别人在做什么”,他只看见从前“温馨的一幕幕”在他眼前闪过。他时常跑到那棵山楂树下去,想看看山楂花开了没有。



“花开了,她就会来了……”


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8)



爱情小说的特点,就是重点写追求过程。对男女双方彼此爱慕且无外界干涉的人来说,那就是捅破窗户纸之前的那段时光;如果是一方爱慕,另一方暂时不爱慕,或者双方爱慕,但因为外界因素暂时不能顺顺利利爱慕的男女来说,则是指排除内在外在障碍之前的那段时光。一句话,就是“搞定”之前的那段时光。



从前的爱情小说,都是要历经千辛万苦,追求过程才告结束。等到追求过程结束了,故事也就结束了,剩下的就是“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现在的爱情故事,仍然是写追求过程,只不过“搞定”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定义。以往的追求过程,性的出现比较晚,等到出现的时候,差不多婚姻也就随之而至,就算“搞定”了。现在的爱情故事,性的出现比较早,但有了性不等于就“搞定”了,大概要等到结婚了才算“搞定”了。



当然,这个“搞定”是从故事角度来说的,而不是指生活当中爱情也有“搞定”的时候.



所以说无论是什么年代的爱情故事,真正吸引人的,值得一写的,都是“搞定”之前的那个阶段。之所以“搞定”后的爱情没什么人写,并不是说“搞定”后的爱情就不如“搞定”前的爱情美好,而是因为“搞定”后的爱情就没多少误会与巧合,也就没有了故事性,写出来就没什么人看了。



如果生活里没有大的误会与巧合,一个人的生活就比较平静,就没故事,常常会有“白活了一辈子”的感觉;但如果生活中有巨大的误会与巧合,大喜大悲,大起大落,又难免让人痛苦难受。所以两全的办法是选择一种没什么大喜大悲的生活,但不时看看小说,看看故事,看看电影,在一个安全的距离里体验一下大喜大悲。



生性浪漫的人,是宁可受苦受难也不愿过平淡无奇的生活的。老三逃避跟丹娘的恋爱,就是因为那段感情一开始就“搞定”了,虽然不是那么正儿八经的父母之命,但因为有了父母在那里拿主意,老三与丹娘之间就没有了那个追求的阶段,从一开始就知道彼此是为了什么样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的,一切都是已知数,都是常数,没有变量,没有未知数,也就没有了猜测,没有了担心,没有了揣摩,没有了试探,当然就没有“魂牵梦萦”。



应该说老三和丹娘之间也不是完全没有未知数,但他们之间唯一未被开垦的领域,就是彼此的身体,于是他们有了牵手,拥抱,接吻,当这一切也很快由未知变成有知之后,剩下的就只有“乏味”。



一段“乏味”的爱情,对一个文学青年来说,是最不人道的东西,也是最值得反叛的东西。一个不那么文学的青年可能会满足于跟丹娘的婚事:高官的女儿,性格成熟,工作舒适,有一定文化,长相符合彼时流行的审美观。



但对一个文学青年来说,这些恰好是致命的弱点,缺乏吸引力。



高官的女儿,与之联姻就使老三有“高攀”的感觉,丹娘的父亲是他父亲的上司兼恩人,他是为了父亲的前程才同意这门亲事的,那这桩婚姻对老三来说差不多就等于卖身。



性格成熟,就意味着稳重,稳重就可以预测,能预测就没有惊喜。性格成熟还意味着经历丰富,经历丰富就失却了天真活泼,不天真活泼就没有小女孩的青涩懵懂。性格成熟还意味着缺乏冒险精神,而爱情离了冒险,与“乏味”就相去无几了。



于是文学青年老三感叹道:“命运啊,为什么对我这样残酷?让我还没体会到魂牵梦萦的爱情就要踏进坟墓?”



他为逃避“乏味”的感情生活跑到勘探队来,但很快就发现自己离魂牵梦萦的爱情理想更远了,那里连一个能跟丹娘打个平手的人都没有,队友里没女的,全都是男的,西村坪的女子勤劳朴实,但不懂文学,不懂音乐,都不能使他魂牵梦萦。



可以想象,认识静秋之前的老三,在西村坪的日子有多么乏味,唯一的慰藉就是看书拉手风琴写生。但书也是可以看完的,总共就那些,看完了就没有了。其实他很多书都是早就看过了,但在乏味的日子里他回头去一遍遍地看,不仅看,还抄,抄录那些他喜欢的句子和段落,他有很多“摘抄本”,专摘欧美文学里的精彩片段。



他的队友中没有什么文学青年,连爱看他那些书的人都很少,他们不喜欢那些“长罗罗”的外国名字,或者就是不喜欢看书,所以老三没人能与之谈谈文学。他在琴棋书画几方面唯有棋还能找到几个对手,其它的都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没有听众,没有对话人,更没有知音。



但老三从他母亲身上吸取了教训,知道一个人必须“跟群众打成一片”,不能太我行我素,把自己孤立于一个文学的高架子上。“群众关系不好”在当时是很大的一个缺点,随时有被“群众”痛恨并打倒的可能。所以老三跟队友们相处得很好,一起打牌,据说牌还打得挺好的,估计也开开带色的玩笑,搞野外的嘛,家属又不在跟前,难免会那样。



但这些都不能填补他精神上感情上的空虚,他渴望有一个文学知音,能在一起谈谈那些世界文库的瑰宝,他更渴望遇见一个符合他的审美观的美少女,让他经历一段铭心刻骨的爱情。他那时还没敢奢望文才与美貌能合二为一,他知道遇到这两者中任何一者的可能性都很小,因为那是文革年代,而文革年代的特点就是不读书,那又是在中国,自然不可能遇到大把的“古希腊式美少女”。



他拉手风琴,每天拉很长时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6页 当前第7
首页   上一页   ←   7/1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