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_分节阅读_第8节
小说作者:艾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3-21 22:41:11
D-间,练各种曲子,因为他没什么别的事可干。他多半会背着手风琴到小树林里去拉,因为大多数队友都不爱听,嫌吵。他常常坐在山坡上,拉他的手风琴,幻想着有位“穿白衣裙的美丽姑娘躲在树林里”听他拉琴,被他的琴声诱惑,从树林里“飘然而出,双双堕入情网”。



他有时到外面去写生,但多半是“躺在春日阳光照耀的草地上,幻想魂牵梦萦的爱情”。



在他读过的小说中,他最喜欢“约翰-克里斯朵夫”这本书,约翰是个充满人文主义精神的天才音乐家,对老三影响很大。他尤其喜欢约翰的初恋故事,约翰的初恋对象是一位二十岁新寡女人,名叫萨皮纳,很美丽,“玲珑的小鼻子,下端微微的向上翘著;鼻尖和上嘴唇中间另有一条小小的曲线。嘴巴张开著一点,上嘴唇往上吊起,有笑意,也有倦意。下嘴唇太厚了一些……”



大家可能发现老三对静秋外貌的描写与这段非常相象,除了把带贬义的“下嘴唇太厚了一点”改为“上唇比下唇薄”以外,其它都差不多。



萨皮纳是个很有个性特色的女人,她的特色就是在物质世界里很慵懒,在精神世界里却很勤奋。她经常沉醉在自己的思绪里,以至于行为举止都是漫不经心拖拖拉拉的。她起床后梳妆打扮得花很长时间,一个发夹便可以插上十几分钟,但并不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容貌很关心,而是她的思想在别的地方。她不爱做家务,宁可花钱顾个小时工来打扫屋子。



不用说,当地那些勤劳勇敢、用手多过用脑的“模范女人”是很看不惯萨皮纳的,总爱在人前人后说她的坏话。但约翰偏偏就喜欢这个不合群的女人,真是应了那句话:



“文学作品中有两类女人:指责人的和被人指责的。文学作品中的男主角,爱上的都是被人指责的女人,而不是指责人的女人。”



约翰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萨皮纳,经常偷偷看她,她花多少时间打扮,他就花多少时间看她。



他们慢慢地有了一些接触与了解,彼此相爱,但没完全捅破那层窗户纸。有一次他们跟别的人一同出去乘船游河,晚上在旅馆过夜的时候,刚好约翰跟萨皮纳的房间是紧挨着的,中间有一个门,可以从萨皮纳那边锁上。这使年轻的约翰想入非非,他“隔著墙低声叫她,跟她说了许多温柔而热情的话”,他起来去推那个门,发现刚才还锁着的门现在打开了!



书里接着写道:“情欲把他困住了,浑身哆嗦,一动也不能动。盼望了几个月的,从来没有领略过的欢乐,如今摆在眼前,什么阻碍都没有了,可是他反而怕起来。这个性情暴烈的,被爱情控制的少年,对著一朝实现的欲望突然感到惊怖,厌恶。他觉得那些欲望可耻,为他想要去做的行为害臊。他爱得太厉害了,甚至不敢享受他的所爱,倒反害怕了,竟想不顾一切的躲避快乐。爱情,爱情,难道只有把所爱的人糟蹋了才能得到爱情吗?……”



这在那些“本能派”看来,无疑又是“禁欲”,是“变态”,但这是很多真正堕入情网的青年男子都曾有过的复杂感情,因为他们是把心爱的女性当女神来看待的,对她有一种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敬畏。



当约翰终于鼓足勇气准备推开门的时候,他发现萨皮纳从她那边把门拴上了。



后来,约翰因为要到外地去举行演奏会,离开家乡两三个星期。当他返回故乡的时候,他发现萨皮纳已经患流行性感冒去世了。约翰痛不欲生,但最终还是活了下来,继续他的天才音乐家生涯。



老三很爱这段悲情的初恋故事,不仅看过多遍,还一笔不苟地抄在他的“摘录本”上。



当这样一个渴求着“魂牵梦萦”爱情的老三在西村坪遇见静秋之后,他的世界“一下子明亮起来”,他的“生活从此有了意义”,他被她的美貌震慑得“心口发痛”,她在文学上的灵性使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他遇见了一个在文学上跟他有共同语言的“古希腊式美少女”,文才与美貌“奇迹般地结合在一个人身上”,于是他感慨:



“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



很久以来,老三都在渴望着“魂牵梦萦”的爱情,渴望着为爱情“而受苦,而受伤,而献身,而疯狂”,但当他真的开始“魂牵梦萦”的时候,他又渴求一切都简单化明朗化,祈求智慧女神赐给他智慧,让他能够“一直看进她的心”,知道她究竟爱不爱他;他也祈求“爱情女神派她那长翅膀的小爱神”,向他心爱的姑娘心上“射一支金箭”,让她爱上他。



静秋在西村坪的那段日子,老三都是在“魂不守舍”的状态下度过的,越是害怕时间飞逝,时间就越是飞逝飞逝。而当那个分别的日子不可挽回地来临的时候,老三却不知为什么得罪了女神,女神不理他了,也不要他送她。他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天条,但他不敢质问女神的决定,只想“跑到旷野里,对着黑呼呼的山林大声呼叫:请你告诉我!请你告诉我!”



静秋刚离开的那段日子,老三还只呆在西村坪魂牵梦萦着,他的大胆泼辣、跟踪追击、无所不在、天降神兵的战略战术,那时还没发展起来,一是因为他还在误会着他的误会,以为静秋爱上了长林,二是因为他还在指望静秋会来看山楂花(至少会来看长林吧?)。到底静秋来了西村坪,就会发生什么转折,他并不知道,他只想见到她,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和目的,就是想见到她。



老三羡慕一切可以跟静秋在一起的人和事,她的家人,她的同学,路上的行人,隔壁的邻居,她身上穿的衣服,她脚下踩过的泥土,一切的一切,只要是能跟静秋呆在一起的,哪怕就那么几分钟,哪怕静秋根本没觉察他们的存在,在老三看来,都比他幸福,因为他们能跟静秋在一起。


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9)



有人说《山楂树之恋》是“知青文学”,但我们知道,老三和静秋都不是“知青”——如果“知青”就是指到乡下去插队落户的城里青年的话。老三并不是下农村下到西村坪去的,静秋也不是下农村下到西村坪去的,他们两人都没插过队。



《山楂树之恋》描写的是两个文学青年的爱情,如果我们再把文学青年分成散文家和诗人,那么老三更多的是个诗人。他在那段时间里,日记写得并不多,也可能是他没把那时所有的日记都交给他弟弟,总而言之,从他留下的日记跟诗歌的比例来看,他更倾向于写诗。



这也难怪,日记日记,就是日日记,记日日。对生活丰富多彩的人来说,日记也许是一个很好的文学形式,照实写来,就可以反应生活的五彩缤纷。不过事情往往是这样:如果生活丰富多采,就没时间记日记了;等到提笔写日记的时候,往往是现实生活不那么丰富多彩的时候。



对恋爱中的人来说,不管实际生活本身有没有发生什么值得记录的大事,内心生活都是可以波澜起伏、精彩纷呈的。恋人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可以拿来揣摩半天,研究半天,从中分析出各种象征意义。一个象征意义被推翻了,又分析出另一个。个个象征意义都摆出来了,又拿不定主意究竟该选哪一个。



还有自然界的象征意义,太阳月亮,高山大川,树木花鸟,风霜雪雨,一切都可以从中看出爱情的象征和意义来。爱情,对一个充满浪漫情怀的人来说,就是一根魔杖,点到之处,可以让一不是一,二不是二,事事带上奇幻的色彩。如果你看任何事物都还能“一是一,二是二”,那就还没掉进爱情的旋涡里。



人说初恋是一首诗,那是爱情第一次叩响一个人的心灵之门,是一个人第一次堕入情网,没有前兆,没有经验,没有准备,没有计划,可能从来没想过自己应该怎样去爱,或者这是不是爱,或者该不该爱这个人,或者为什么爱这个人,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你毫无准备,什么都还没来得及想,就陷进去了。



陷进去的特征就是你的生活突然有了一个中心,所思所想所作所为,都是围绕着这中心在转,跟这个中心相关的一切,哪怕是最细小最无关紧要的东西,都变得价值连城。



当静秋在那里因为某个男生也叫“建新”便对他另眼相待的时候,老三也在这里被一切带有“静”“秋”“K市”“八中”之类的人或事震动着。他像所有堕入情网的文学青年一样,忽而攀上希望的高峰,忽而坠下失望的谷底,但无论是巅峰还是谷底,都令他灵感迸发,诗情横溢,一首又一首热烈而缠绵的情诗,从他笔下奔涌而出。



老三比静秋多一点个人空间,虽然跟队友合住一间寝室,连写字桌都是共用的,但他有个小箱子,可以上锁的,那里锁着他的秘密。他上班的时候,“脑子里总是萦绕着一些诗句”,不上班的时候,他爱跑到野外去写诗,树林里,小河边,总之就是不爱在寝室里写,因为别人看见会取笑他,吵吵闹闹的也妨碍他的思路。



老三似乎不怎么写中国的旧体诗,尽管他抄录了很多,但写得很少。他写的一些诗,可以叫做“自由诗”,没有旧体诗那样严格的平仄要求,但基本押韵,比如他送钢笔静秋时信手写下的那首小诗。



但老三最喜欢的诗体是十四行诗,算是英诗中的旧体诗,对音步(foot)和韵脚(rhyme)都有很严格的要求。英国体的十四行诗,全诗共十四行,采用的韵脚常常是A-B-A-B,C-D-C-D,E-F-E-F,G-G。



这样的韵脚,在那些习惯于一韵到底的人眼里,无疑是不那么“押韵”的。所谓“一韵到底”,就是诗的第一句“起韵”,然后逢双数行“押韵”,一直押到诗歌结束。像十四行诗这样每四行就转个韵的,有些人就会觉得不押韵,或者不够押韵。这也是后来当静秋把老三的诗给几位作家看过之后,那几位作家认为不够资格发表的原因之一,很可能只是那几个人自己不熟悉十四行诗而已。



现在写十四行诗的人当然是少而又少了,今天中国的诗人们写的是什么诗,我不知道,就不在这里妄谈了,只想说老三受欧美文学影响较深,比如掌管他的命运的,就不是我嘴里的“命运老儿”,而是“命运女神”;司掌他的智慧的,也不是我们中国人的智慧女神(谁?),而是西方的智慧女神雅典娜;赐予他爱情的不是“月下老儿”,而是“爱神”;把恋人连接起来的,也不是一根“红线”,而是“长翅膀的小爱神”手里的金箭。



老三最欣赏的十四行诗人是英国女诗人勃郎宁夫人,这可能是受了他母亲的影响,因为他母亲最欣赏这位英国女诗人,差不多是当偶像来崇拜的,不光因为勃郎宁夫人的才气,也因为女诗人那动人的爱情故事。



勃郎宁夫人的闺名叫巴莱特,很小就展示出诗歌才华,据说十岁就开始为家人写生日颂词,十三岁开始正式创作,但不幸于十五岁时骑马摔伤脊椎,从此卧床不起,唯一的精神支柱便是文学。



巴莱特小姐早在13岁时,其父便出版了她的作品,20岁时又出版她的第二部诗集。后来她结识了英国著名诗人华兹华斯等,进入文人诗人圈,在当时的英国诗界占有较重要的地位,她描写童工苦难生活的短诗《孩子们的哭声》曾促使国会通过反奴役儿童议案。



爱神并没忘记囿于病床的巴莱特小姐,她的诗才吸引了一位小她六岁的英俊才子,也是一位诗人,虽没有巴莱特小姐名气大,但也相当不错,巴莱特小姐对他早有耳闻,也很欣赏。这位男诗人就是罗伯特-勃朗宁,他的第一封情书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日飞到了巴莱特小姐手中:“……我喜欢你的诗篇——而我,也同时喜欢上了你……”



男诗人爱上了女诗人,女诗人欣赏男诗人,于是两人开始了书信来往,谈创作,谈人生,谈宗教,谈哲学,写信看信成了两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女诗人在信中坦诚相告:“每天晚上八点钟,家家户户都在吃饭,这时,我总是悄然一人,四周静寂无声,在千里之外,我就听到你书信的脚步声了……”



男诗人一直恳求见女诗人一面,但女诗人担心年轻的男诗人爱的只是自己的诗,而不是她这个人,她不愿意让他看见她卧病在床的样子,宁愿两人的交往停留在笔端,保持住这份美好。



但男诗人一再请求见面,女诗人豁出去了:是啊,也许应该让他看见我的真实面目,这样才能令他望而却步。女诗人终于应允了男诗人的请求,他们交往五个月后一个风和日丽的暮春之日,年轻英俊的男诗人叩响了女诗人紧闭了二十多年的房门。



女诗人本以为这次见面会吓退男诗人的,哪知男诗人在会面后的第三天,便向女诗人提出了求婚,女诗人陷入了矛盾与痛苦之中:自己已经39岁了,又高位截瘫,连起码的生活都难以自理,而男诗人才33岁,风度翩翩,正值人生的黄金时代,怎么会爱上我?也许只是同情,但我不需要同情。也许他是真爱我的,但爱情怎能经得起日常生活的风吹雨打?



经过了一番痛苦的思考,女诗人提起笔来,回绝了男诗人,并请他以后别再说这样“不知轻重的”话,否则,她只好连他们之间的友谊也斩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6页 当前第8
首页   上一页   ←   8/1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