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三人行_分节阅读_第13节
小说作者:艾米   内容大小:690.06 KB   下载:三人行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3-23 21:23:49
么啦?闷闷不乐的,这也是角色的要求?”



“哪里,只是很快就要博士论文答辩了——”



“答辩不好么?答辩了就毕业了,解放了,再也不用做学问了——”



乌钢苦笑了一下:“我这个破专业,毕业就等于失业,下学期就没钱了,电脑硕士也读不成了,只有回国去——走之前我要教会你做饭,不然的话,等我走了——”乌钢没说完,只默默地看着她。



她听说他要回国去,又见他那样含情脉脉地望着她,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他迟迟不来向她表达爱情是不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在美国呆不长,所以不想连累了她?这样一想,她就觉得他真的是很男子汉,算得上有情有义。



她很关心地问:“找工作——不顺?”



“很早就在找了,两个专业都在找,但没什么结果。运动心理学那边没什么市场,电脑这边又没读完,人家那些读完了的都还找不到工作,何况我这没读完的?你只要看看电脑系读博士的越来越多,就知道电脑硕士不好找工作了。以前美国人只读个UNDER就能找到工作,中国人改行只能读硕士,但是读完硕士也能找到工作,所以大家都不读博士。现在电脑专业不好找工作了,大家都跑回来读博士。”



“那你——也读个电脑的博士吧,读完了可以做FACULTY。我听说只要录取读博士了,系里肯定会给钱的。”



乌钢又摇摇头:“现在各校的电脑博士都是挤得田满堰满的,哪个学校不是上百的电脑博士?就算以后每个学校都招电脑的FACULTY,那也就一个两个,一百多个电脑博士抢这一两个教授名额,我能抢得到?”



她很垂头丧气,听乌钢的说法,简直就是走投无路了。感情这东西就是这么奇怪,两个人天天在一起的时候,也没觉得在一起有什么了不起,但等到有可能不能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又好像有点舍不得一样。她问:“那就没什么办法留在美国了?”



乌钢绝望地说:“我已经想了各种办法了,我只有这个能力,也只有这个命运,谁叫我学这么一个没前途的专业的呢?”乌钢好像是怕她瞧不起一样,声明说,“其实我被两个学校的MBA专业录取了,但是没拿到奖学金,所以读不起。其中的D大,MBA是很不错的,读出来肯定能在美国找到工作。但是D大MBA的奖学金特别难拿——”



她听到“D大”两个字,突然觉得灵感一冒:“你被D大录取了?我姐夫在那里,是电脑系的副教授,说不定他手里有GRANT,可以给你一个RA当当。”



乌钢很惊喜地说:“啊?你姐夫在D大?你怎么不早说呢?早说我早就投奔他去了。”



安洁兴奋地说:“把你的手机借我,我现在就给我姐姐打电话,看我姐夫能不能给你弄到一个RA的位置。”



她用乌钢的手机给姐姐打了一个电话,把乌钢的情况说了一下,姐姐开玩笑说:“是不是你男朋友?如果是,那肯定没问题——”



她笑着说:“那就算是吧。”她姐姐说要问一下姐夫,叫她等电话。过了一会,姐姐就打电话来,说RA的位置是有,但要你那个同学懂SUPERCOMPUTING才行。



安洁大打保票:“他懂,他懂,学电脑的,怎么会不懂呢?”她放下电话,开心地对乌钢说,“你不用回中国了,我帮你在D大找到RA的位置了!”



乌钢兴奋极了,从桌子对面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谢谢,谢谢,太感谢你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别这么客气——”她怕那几个认识她的同学看见乌钢握着她的手,便四下张望,突然发现DR.CANG也在店里,坐在靠窗的一个火车座里,可能刚来不久,还在等上菜。



DR.CANG也看见了她,举起右手晃了晃,算是打招呼。她急忙挣脱乌钢的手,也对DR.CANG晃了晃手。



乌钢顺着她的视线转过身看了一眼,很快回过头来,压低声音对她说:“你忘了?老板叫我们装做互不相识的。”


后来安洁又往姐姐家打了一次电话,想把乌钢在姐夫那里做RA的事再落实一下。她这个人是不帮忙就不帮忙,帮忙就要帮成,不然的话,就觉得说了空话没算数。她先跟姐夫谈了一下,姐夫说:“小妹小推荐的人嘛,当然没问题,只要你那个同学被D大录取了,不论他在那个系,都可以在我这里做RA,我这个GRANT支持他两年没问题。”



她赶快谢谢姐夫,然后她又跟姐姐聊了一会。姐姐呵呵笑着说:“我跟你姐夫可是把他当妹夫在帮忙的啊,不然的话,谁知道他是哪里来的野小子——”



安洁见姐姐几次提到什么“男朋友”“妹夫”的,生怕乌钢去D大后,姐姐姐夫当着他的面开这样的玩笑,那就太丢人了,好像她在那里自作多情,把自己跟乌钢往一起凑一样。她赶快声明:“哪里就成了妹夫了?连男朋友都还不是,只不过走得比较近的同学——”



姐姐大概以为她是在害羞,并不相信她的话,用一种过来人的口气交代说:“你把他支这么远来读书,你们两人隔这么远,如果中间发生点什么,你可别后悔帮了他这个忙。你想清楚了——”



她想了想,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便轻松地说:“如果我跟他真的向那方面发展的话,我也可以到D大来读书,不过我现在还没这个想法——”



她也没说明到底是没有跟乌钢谈恋爱的想法,还是没有到D大读书的想法,就这么含含糊糊地说了说,就挂了电话。



乌钢好像是有点感恩戴德一样,对她更殷勤了,但她不希望他这样,因为这样就使她觉得他殷勤她只是为了RA的事,尤其是乌钢到现在也没向她表白过爱情,搞得她怀疑起他殷勤她的动机来。



乌钢每次都是趁崔灵不在的时候来,她开玩笑地问乌钢为什么这么怕崔灵。乌钢说也不是怕崔灵,只是因为他知道崔灵这个人比较挑剔,不太好相处,而他做的菜这么辣,搞得屋里空气不好,要是让崔灵撞上,肯定会不高兴。



崔灵一般是星期二、三两个晚上在这里住,星期四上完课就开车回去了。所以乌钢真正要避开的只有二、三两天,其他时间都可以自由自在地过来做饭。



有个星期四下午,乌钢象往常一样,在安洁这里做饭,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正在用干红尖椒熬辣椒油,崔灵突然回来了。



乌钢非常狼狈,象被人捉了奸一样,满面通红,结结巴巴地跟崔灵打招呼:“你——今天——不——不回家?”



崔灵还没来得及答话,就连打几个喷嚏,又咳嗽了一阵,才说:“我的天,你这是在放催泪瓦斯呀?这屋子简直没法呆了。”



崔灵说完就跑到外面阳台上去了,安洁和乌钢在屋里面面相觑,狼狈不堪。乌钢马上把炉子关了,说:“今天就别熬辣椒油了吧,就这么吃吃算了。”



安洁赶快开始摆桌子,想请崔灵一起吃饭,听见崔灵正在走廊上大声呵斥什么人:“Getoutofmycar!”然后就听见崔灵咚咚咚地跑下楼去了。



安洁和乌钢都跑到走廊上去看是怎么回事,不一会就看见崔灵从楼道里出来,直奔她的那辆敞篷车,一个黑人小男孩正在从她车里往外爬,不远处还有几个小男孩在仓惶逃窜。崔灵跑到自己车前时,那个黑人小男孩已经跑远了,崔灵把自己的车察看了一通,就跑去追那个黑人小男孩。



乌钢摇摇头,说:“敞篷车停在这里,就应该把篷子拉上来,这样敞着,小孩子当然要跑进去坐坐。”



“可能她只是上来拿个东西,马上就下去的吧?”



“崔大小姐的脾气也太大了点,人家这样坐坐就能把车坐坏了?人家愿意坐你的车,还是看得起你的车,你看我那旧车有没有人坐?我有时锁都懒得锁,从来没人碰。”



等了好一阵,崔灵才气呼呼地回来了,安洁小心地问:“怎么啦?”



“那些小混蛋总是MESSUPWITHMYCAR,最坏的就是那个黑小子,每次都在我的车那里摸摸擦擦的,有次还滑着SCOOTER往我车上撞。我今天去那个黑小子家告了一状,他的父母从来不管,典型的流氓心理,自己买不起这样的车,就恨不得把别人的车搞坏——”



崔灵发了一通脾气,就走到冰箱去拿了一个快餐盒子出来,放到微波炉去加热。安洁看见了,忙发出邀请:“崔灵,一块吃吧,我给你饭都盛好了。”



崔灵走到桌边看了一下,说:“算了,我还是吃我的台南油饭吧,你们做的菜都这么辣,我哪里敢吃?”



不管安洁怎么劝,崔灵都不肯过来一起吃,安洁只好算了。乌钢显得如坐针毡,匆匆忙忙地吃了几口就告辞了。



平时都是乌钢洗碗的,但今天乌钢走了,安洁只好来洗碗,这是个令她头疼的活,因为乌钢做饭有个特点,就是排场特别大,用很多的碗筷,很多的盘子碟子,菜切得到处都是,油溅得到处都是。不知道是不是炒菜用油多的缘故,连抽油烟机都搞得特别脏,总象有油要滴下来一样。



电炉的台面本来是白色的,崔灵大概很少做饭,安洁搬进来的时候,炉面很干净,洁白无瑕。聂宇做了一段时间的饭,也没把炉面搞变色,顶多就是搞脏了,擦擦就掉了。但乌钢第一次在这里做饭就把炉头的周遭烧得发黑了,擦都擦不掉。安洁很担心,怕崔灵看见了不高兴,结果乌钢就用那种叫做“清洁球”的金属丝猛擦那些黑印,最后虽然把黑印擦掉了,但也把炉面的白色油漆擦掉了许多。



炉子上一直放着几个锅,可能遮住了烧黑的地方。现在安洁把锅子拿到水池去洗,崔灵就看见炉面被烧黑的部分了。崔灵咕噜道:“怎么把炉子搞成这样了?这叫我以后退房子的时候怎么向房东交代?肯定要罚款——”



安洁连忙保证说:“如果要罚款的话,我来付吧,真不好意思,把炉子搞成这样了,乌钢炒菜有点爱把锅烧红了再放油放菜进去——”



崔灵哼了一声:“还是这么老土——来美国这么多年了,还是中国那种炒菜法。”崔灵察看着抽油烟机上的污垢,问,“他经常来这里炒菜吗?”



“也不是经常,每星期来几次吧——”



崔灵不解地说:“你怎么跟这个乌钢搞在一起?这人是个大滑头,就是人们说的把你骗去卖了,你还会帮他数钱的那种。他这样对你献殷勤,肯定是有所图的,因为他这人从来不做亏本生意的。”



“是吗?你——很了解他?”



崔灵说:“一个院的同学,还能不了解?”



凭安洁的直觉,她觉得崔灵跟乌钢之间绝对不止“一个院的同学”那么简单,说不定两人以前谈过恋爱,后来为什么事搞翻了,所以乌钢一直避免跟崔灵碰面,而且崔灵今天突然进来的时候,乌钢那样手足无措,完全不象仅仅是因为做菜太辣的缘故。



崔灵说的乌钢从来不做亏本生意,令安洁很不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被乌钢卖了,正在帮他数钱。上当受骗这种事,有时不一定是经济上损失了多少,而是被骗的人有一种智力被侮辱的感觉:我怎么就这么傻呢?连这么简单的骗术也看不出来?



那个周末,崔灵没回去,就呆在APT里。安洁觉得很奇怪,但也不好意思问。乌钢就像知道崔灵在这里一样,整个周末都没过来,连电话都没敢打一个,越发令安洁好奇了。



崔灵不做饭,也不吃乌钢做的菜,每顿都是吃那种速食“台南油饭”。大概吃了几顿吃腻了,星期六就约安洁出去吃饭:“今天我们出去吃吧,你顿顿都吃这么辣的菜,不利健康,尤其是对皮肤不好,你看你额头上都长出小粒粒来了——”



安洁想想也觉得崔灵说的有道理,而且别人发出了邀请,她就不好意思推脱了,于是就跟崔灵一起出去吃饭。



这次崔灵说到一个远点的地方去吃饭,那里有个很著名的美国BUFFET店,方圆几百里的人都到那个店吃BUFFET,听说那些菜式都是南北战争时期传下来的。



两个人开车上了路,刚走了一段,崔灵就对安洁说:“我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们——,你看后面那辆车,我开快,它也开快,我开慢,它也开慢。嗨,别回过头去望,就从后视镜里就能看见——就是那辆黑色的——”



安洁有点不相信,又不是警匪片,她们又不是什么名人,谁会跟踪她们?她从后视镜里往后看,的确是有辆黑车在后面,但也有好几辆别的颜色的车跟在后面,这里是LOCAL公路,同一个方向就这么两条道,两条道上都有车档在前面,后面的车当然只好跟着了。她说:“可能是没办法超车吧——”



崔灵突然把车转到右道上,而且很快就下了公路,开进一个加油站去了。安洁再看公路上,那辆黑车没下公路,直接往前开去了。她安慰崔灵说:“你看,那车开走了,没跟过来。”



崔灵还是疑神疑鬼的:“它当然不能跟到加油站来,如果跟这里来,那就太明显了,等我们上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6页 当前第13
首页   上一页   ←   13/7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三人行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