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步天纲_分节阅读_第113节
小说作者:梦溪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步天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6 22:31:45
D-害受伤,当场就死了。何遇见状嘿了一声:“没想到小日本里也有忠勇的,为了自己的雇主连命都不要!”老郑摇摇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日本一些古老的豪门里都有世代服役的武士,刚才要是麻生死了,那人保护不力,回去也活不了,还不如搏个为主尽忠的名头。”何遇咋舌:“看来他们不光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藤川葵摇摇晃晃走到北池绘身边,察看她的伤势,又抬头看向龙深他们,阴沉着脸道:“阁下对我弟子的厚意,我一定不会忘记的!”何遇哂笑一声:“怎么着,想报仇啊?你徒弟自己学艺不精,还怪别人?别忘了你们未经特殊通报就跑来这里,没有趁机把你们变成失踪人口,已经算是我们厚道了!”藤川葵脸色更加难看,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重重吐一口气。反倒是麻生善人一瘸一拐过来,朝龙深等人弯腰鞠躬:“非常抱歉给你们造成的麻烦,感谢几位相救,回去之后我们一定补办手续,对这次的情意,我们也会铭记在心!”何遇大大咧咧一挥手:“用不着铭记于心,以后少带些不三不四的人踏上我们国土,再有下次,那可就别怪我们了!”被贴上“不三不四”标签的藤川葵脸色都快变紫了。如果他听不懂中文也就算了,偏偏他中文还很溜,藤川葵在日本神道教备受尊崇,从未受过这样的对待,这对自尊心极高的他来说,简直受不了。等何遇说完,龙深才道:“这次事件,我们会从外交层面上提出严正交涉。”这回轮到麻生善人脸色不好看了。交涉意味着扯皮,扯皮就意味着要被奸诈的中国人敲诈,但这次的确是他们被抓个正着,把柄落在别人手里,没什么可说的。他笑容勉强地向众人道别,主动背起昏迷的北池绘,与藤川葵一道往山下的方向走去,形容狼狈,如残兵败将。一夜激战,天已经蒙蒙亮。来时披星戴月,归时晨曦微露。背着晨光,龙深站在天坑旁往里下看,手里提着长剑,剑鞘没了踪影。也不知是万山孤雪还是这硝烟散尽的安静,他的身影,非是被冬至看出几分寂寥的感觉。千言万言,只在一眼。老郑忙问:“龙局,到底怎么回事?”龙深言简意赅道:“有人故意破坏这处龙脉,以鲜血戾气将龙尸引出来了。”老郑张口结舌。龙脉是风水上一个广泛的称谓,许多人公认昆仑山正是中国的龙脉起源,龙脉和龙本来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老郑作为有关部门的人,自然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内情。他的确听说过曾经有条龙死在长白山,不过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反正老郑入职的时候,那条龙已经死了许多年,连尸身一道,长眠在长白山天文峰下,融于山川之间,谁也没有见过。这本来也不算稀奇,中国地大物博,若干年前不乏有异兽入海沉山,与山河同朽,可要引动龙尸复活,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那得布下多大的阵法,汇聚多大的戾气才能成事?能够做出这种事的人,又怎么会是一般人物?事出反常,必有妖孽,恐怕这不仅仅是一桩偶然事件,只是千头万绪的开始。再联想山中出没的那些潜行夜叉,老郑心下一沉,凛然道:“知道了,龙局,我在这里守着,您小心点!”龙深又看了藤川葵师徒一眼,点点头,没再多说,纵身朝那天坑一跃而下。冬至吓了一跳,跑到天坑旁边。这个天坑起码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如果用炸、药,很难想象能有人运这么多炸、药入山,只为了炸出这么一个坑。“这应该是龙尸复活时闹腾出来的动静,也不知道是哪个龟孙子弄出来的,难怪这附近最近异象频频!”老郑忿忿道,解答了冬至的疑问。坑没有想象中的深不见底,顶多也就十几米,坑底山壁破了个大洞,还有亮光透出,不过龙深刚才那一跃,居然只在山壁上借力跳了几下,不用任何攀登工具,普通人这么干,绝对死无全尸。星月无光,却并不黑暗,因为闪电依旧时不时亮起,将头顶照出一片紫红色的诡谲。日月晦暗,乌云盖顶,魑魅横行,万鸟绝迹,这真是一个适合杀人放火的夜晚。冬至问老郑:“龙死而复生,还会是龙吗?”老郑神色凝重:“一般生灵正常死亡,魂魄消散于天地之间,但也有阴差阳错,残魂断魄被困在躯壳之内,尸体又因缘际会历久不腐的话,日久天长,怨气深重,这时如果有外力刻意引导,将其怨气激发,就变成祸害了。”冬至恍然:“就像僵尸那样?”老郑点头,他还想说些什么,藤川葵等人也朝坑边走来。老郑一直留意着他们,见状上前拦住。“站住!”那个老人,也就是藤川葵道:“郑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龙尸现在应该已经复活了,对付**是非常麻烦的事情,一旦让它现世,那将是世人的灾难,我愿意贡献自己的力量。”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何遇很满意:“按照你的能力,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今年竞争虽然很激烈,但一直以来笔试这一关都没人拿到什么高分,大家的重点都放在面试和后面的培训考试上,你要是在笔试能拿到高分,就是面试差点也没关系,回头我再给你补习补习面试的内容。”冬至好奇道:“卷子是局里领导自己出的吗?”何遇摇头:“用的是去年国考的备用卷,面试才是局里自己出题!”冬至想起老郑说过的青皮狐狸,不由抽了抽嘴角:“那其实笔试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吧?”何遇斩钉截铁道:“当然有!正能量的内容背多了,你自己潜移默化也会去相信啊,人自然而然就有正能量。”冬至啼笑皆非,他头一回知道正能量还能这么解释。“不要笑。一句话,一件事,一个人,只要被无数人记挂,念念不忘,自然而然就会有了念力。日本的言灵术你听说过吗?”见冬至点头,何遇继续道:“小鬼子坚信语言本身具有灵力,这个想法是有一定道理的,言灵术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一个出色的阴阳师,甚至能够通过念诵对方的名字,置人于死地,与东南亚的灵降有点异曲同工之处,这都是语言的力量。”冬至有点明白了:“这么说,正能量,其实换个角度来看,也是一种言灵?”“聪明!”何遇一拍大腿,“你不是在羊城工作吗?荔湾广场外面挂的核心价值观看见没,那也是借由文字的正气来镇压邪祟的一种方式。所以啊,很多人不重视笔试,那是他们傻,你好好背吧,说不定将来能保命!”无论如何,跟一个神棍谈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本身就让冬至觉得很玄幻。两人来到五楼,何遇先在门上敲了一串奇特的节奏,再将消防门推开。入目是光洁的大理石地板和墙壁,天花板还吊着水晶大灯,光芒闪烁,大厅里异常热闹,有些人排队在窗口办手续,有些人则在办公区交谈或打电话。乍一看,冬至还以为来到银行大堂。这里的富丽堂皇跟外头的破旧没落,如同两个世界。见他惊讶的反应,何遇得意一笑:“经费都用在这里了,所以外头旧点就旧点吧,正好省钱又省事!”“他们在做什么?”冬至对眼前一切好奇万分。何遇道:“有些刚修成人形的妖怪过来登记备案,建国前那环境你也知道,乱糟糟的,民国政府也根本不管,世道混乱,人妖不分,建国后就规定所有成形的都必须进行登记,方便管理,但有些在深林老林修炼,一呆就是几十上百年,根本不知道外头变化,还有的是过来报案,还有一些发生纠纷过来寻求调解的。”冬至叹为观止。一个清秀少年迎面走来,姿势别别扭扭,目光跟冬至对上,立马又移开,很害羞的样子。何遇指着他:“你,给我站住!”少年吓了一大跳,头顶立刻冒出两个毛绒绒的耳朵,看着何遇一脸懵。何遇问:“你哪家的?来做什么?”少年僵着身体不敢动,小声道:“祖上是东北胡家的,我爸妈移居到天津,天津没分局,他们让我来这边登记。”何遇头疼道:“你们家大人心可真大,刚成形就敢放你出来到处跑!你自己看看你那走路的样子,任谁一看都知道有问题,还有,耳朵动不动就冒出来,就这还想过登记?跟我去接待室,回头打电话让你家里人来领!”少年闻言,头顶两只耳朵顿时耷拉下来,他也不敢反驳,可怜兮兮在后面。何遇将那少年拎到招待室丢给同事去处理,又带着他往前走。“入庙拜神,入屋拜人,我先带你去见见老大,你想进来工作,如果老大肯给你开个后门,那面试就不用担心了。再怎么说,你是给组织立过功的,我也可以趁机请年假了!”没了外人在场,何遇立时不复刚才的正经,嘿嘿一笑,有点猥琐。冬至对刚才一幕很好奇:“刚才那位,是狐狸吗?”何遇点头,随口道:“动物一般寿命不长,能修成人形的更是少之又少,这娃儿应该是胡家近百年来头一个化形的了。”穿过办公区,冬至惊奇地发现,噪音一下子被隔离开来,像进入另一个世界。何遇带着他上十五楼,光是爬楼梯就爬得冬至想吐。“走廊尽头那间是李局的办公室,倒数第三间是老大的,其它几间是特管局几个大佬的,没事不要乱闯,我办公室在楼下……”说曹操曹操到,脚步声由远及近,两人回头,看见龙深走过来。“这里不是你们逛街游玩的地方。”龙深冷冷道。何遇换上一副狗腿的笑容:“冬至头一回来咱们这,我就顺带带他参观一下,老大您慢走!”龙深后面还跟着个年轻人,其貌不扬,身上却有种沉静的气质,对方朝何遇点点头,什么话也没说。冬至几乎怀疑龙深已经忘了自己,因为对方从头到尾没朝他看过来,仿佛他只是何遇的一个附带品。看着两人走远,又跟何遇下到六楼,冬至才问道:“刚才那个人,也是跟我一样想要过来考试的?”何遇道:“不是,他叫钟余一,是我们同事。”冬至啊了一声,想起老郑说过的话。他说当年有个人,因为见了龙深降妖伏魔,也和冬至一样进了特管局。“他是鸾生吗?”冬至问道。何遇:“你怎么知道?”冬至:“老郑说的,他还说钟余一是龙老大的……呃,仰慕者。”何遇哈哈一笑:“也算是吧,局里鸾生很少,钟余一是唯一的一个。”鸾生,旧称扶乩,说白了就是请神。冬至忍不住问:“这世上真的有神明吗?”何遇却摇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以后等你通过面试,说不定钟余一那小子也有机会给你们上课,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何遇的办公室挺宽敞,不过很凌乱,抱枕和符纸遍地都是,茶几上散乱着好几支毛笔,有些笔尖上还沾着朱砂,把桌面也弄脏了,ipad随意地被丢在沙发上,已经吃了一半和没有拆封的零食堆在一起,一看就充满着宅男的气息。见冬至一脸无语,何遇挠头嘿嘿笑道:“我伤还没好,所以不能做剧烈运动。”可我看你刚才跑上跑下挺欢快,一点也没看出受伤!冬至一边吐槽,一边顺手帮他把几样东西收好归类,符纸一张张叠好放在一边,没吃完的零食通通丢进垃圾桶,整间办公室顿时清爽多了。何遇感动得给了他一个熊抱:“亲爱的,你真贤惠,要不咱俩凑合着过吧!”话音方落,门从外头被打开。两人下意识齐齐往门口看。龙深看着他们抱在一起,向来严肃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裂痕。冬至:……气氛一时变得很尴尬。两秒钟的沉默之后,龙深了然道:“难怪你非要推荐他来应聘,还想让你师叔收他为徒。”冬至:……不是,你误会了!我们之间是清白的!他的内心在咆哮!可惜龙深没有给他们解释的机会,抛下一句“办公时间正经点,不要搂搂抱抱,何遇回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就走了。还贴心地给他们带上门,免得有人像他一样看到门虚掩就顺手推开。冬至伸出手,嘴巴还半张着,龙深已经走远了。何遇还没心没肺地哈哈哈:“看不出老大也有这么幽默的一面啊!”冬至欲哭无泪。老郑抹了把汗,飞快道:“我跟王静观比你们早几天上山的,但现在和她走散了,后边那几个是日本人,藤川葵师徒是阴阳师,还有麻生财团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听见动静上来查探的!”龙深点点头:“你在这里看着他们,我下去看看。”老郑忙问:“龙局,到底怎么回事?”龙深言简意赅道:“有人故意破坏这处龙脉,以鲜血戾气将龙尸引出来了。”老郑张口结舌。龙脉是风水上一个广泛的称谓,许多人公认昆仑山正是中国的龙脉起源,龙脉和龙本来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老郑作为有关部门的人,自然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内情。他的确听说过曾经有条龙死在长白山,不过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反正老郑入职的时候,那条龙已经死了许多年,连尸身一道,长眠在长白山天文峰下,融于山川之间,谁也没有见过。这本来也不算稀奇,中国地大物博,若干年前不乏有异兽入海沉山,与山河同朽,可要引动龙尸复活,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那得布下多大的阵法,汇聚多大的戾气才能成事?能够做出这种事的人,又怎么会是一般人物?事出反常,必有妖孽,恐怕这不仅仅是一桩偶然事件,只是千头万绪的开始。再联想山中出没的那些潜行夜叉,老郑心下一沉,凛然道:“知道了,龙局,我在这里守着,您小心点!”龙深又看了藤川葵师徒一眼,点点头,没再多说,纵身朝那天坑一跃而下。冬至吓了一跳,跑到天坑旁边。这个天坑起码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如果用炸、药,很难想象能有人运这么多炸、药入山,只为了炸出这么一个坑。“这应该是龙尸复活时闹腾出来的动静,也不知道是哪个龟孙子弄出来的,难怪这附近最近异象频频!”老郑忿忿道,解答了冬至的疑问。坑没有想象中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99页 当前第113
首页   上一页   ←   113/19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步天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