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步天纲_分节阅读_第144节
小说作者:梦溪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步天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6 22:31:45
D-二年前不是送过吗,被人倒厕所里了。”老郑:……冬至听出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暧昧,低头默默喝汤吃肉。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冬至坐在靠走道的位置上,觉得自己脑袋可能被门夹了,才会在一辆长达三十二个小时的火车上选择硬座。时间将近午夜,外面一片黑乎乎,没有风景可看。他不知何时睡过去,小梦一场又惊醒过来,顿觉尿意上涌,正想起身去洗手间,这时有个人从他身边走过,背微有佝偻,头发花白。人进了洗手间,门随即上锁。冬至懒得走更远去上洗手间,就坐着没动,等对方出来,一边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游。出来前,他就料到火车上网络流量肯定用得多,为此特地去买了个8g的流量包,刚一上游戏,世界频道上就有人喊组队,他立马加进去,打完团战再看时间,居然已经半小时过去。洗手间的门依旧关着。刚才打游戏的间隙,他不忘抬头看几眼,前面那人进去之后一直没出来过,也不知在里面干什么,居然待了半个小时那么久。冬至只好去敲门。他不仅想上厕所,也是怕里面的老人那么久不出来,出个什么状况。结果敲了好一会儿,都没人应答。不会是在里面晕倒了吧?冬至想道,心生不妙。正好巡夜的乘务员路过,他赶紧叫住对方,说明情况。乘务员一听也皱起眉头,开始敲门叫人。冬至实在憋不住了,只好一路小跑去另一头的洗手间,结果回来时乘务员还在那儿敲门。他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这种动静下,里面那个人只要不是失去意识或聋子,应该都会听见。乘务员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她用对讲机找来另外一名乘务员,带着钥匙过来开门。钥匙一到,门终于打开。深夜车厢人不多,大都靠在座位上睡觉,要么三三两两打牌,但也有几个人闲极无聊凑过来看热闹。但此时,围观的人都愣住了。因为狭窄的洗手间里一个人都没有!乘务员第一反应是冬至在说谎,但她随即又觉得不对劲。如果真没有人进去,为什么门会反锁?火车高速运行,对方跳车的可能性也不大。就算真的跳了车,可洗手间的窗户也是锁着的!冬至肯定道:“我亲眼看着那人进去的!”乘务员怀疑:“会不会是对方出来了,你没看见?”可这门反锁了又怎么解释?众人面面相觑,乘务员嘴里嘟囔,给自己,也给别人找了一个答案:“可能是锁坏了吧!”冬至下意识往自己座位后面望去,这节车厢的人不多,灯光昏暗,有的在睡觉,有的在打牌,有的戴着耳机在看电影,但似乎并没有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个老人。是灯光太暗,自己没看清,还是对方已经去了别的车厢?这是第一件怪事。冬至回到座位上,不时望向厕所方向,后来又有几个乘客进进出出,都很正常。他的邻座没有人,对面的乘客也在上一站下车了,后面有几个分散坐开的年轻人想玩**,正好看见他这里空位多,就过来询问,并邀请冬至一起打牌。冬至本来是个挺爱热闹的人,但经过刚才一幕,他心里总觉得奇怪,想自己琢磨琢磨,就婉言谢绝了,但把放在邻座的书包拿起来放在地上,很大方地将空位让出来。几个年轻人笑嘻嘻拿着牌和零食过来,大家很快混熟,冬至得知他们是将近毕业约好一起出来玩的学生。“我以为你比我们还小呢!”高大英俊的男生听说冬至已经工作好几年之后很惊讶。冬至的脸轮廓柔和,连头发也软软的,这种长相很占便宜,年轻时显小,年纪大时还显小。尤其他的皮肤,比女孩子还白。冬至经常被这么说,早就麻木了,闻言笑嘻嘻,也不反驳,脑海里却不自觉浮现出刚才老人从他身边走过去的情景。为什么人会进了厕所凭空不见?难道厕所里有个谁也看不见的异次元通道?想着想着,他的脑袋一点一点,不自觉打起瞌睡。旁边打牌的女生看见了,忙嘘了一声,大家的谈笑声顿时变小。睡觉的人将脑袋歪在车窗上,睫毛在眼窝投下浅浅阴影,连闭着眼的时候都眉眼弯弯,像是在笑。但这种恬静没能维持多久,火车路过一段不平的轨道,略大的震动让后脑勺撞上窗沿,冬至哎哟一声,立刻捂着脑袋清醒过来,一脸半梦半醒,茫然无辜。对面的女生看见他的样子,觉得又可爱又好玩,禁不住笑出声,手里的牌失手掉在地上,溜到冬至脚下。他弯腰帮忙捡起,一翻牌面,是张“鬼”。冬至忽然有了些灵感,将牌还回去,从背包里拿出纸笔,在上面信笔游走。“这画的是什么?”坐在旁边的男生抽空瞄了一眼。“水鬼。”他头也不抬,笔尖飞快。一只四肢着地,面目狰狞的妖怪跃然纸上。他不是心血来潮想炫技。踏上这趟旅途之前,冬至还有份工作——比游戏程序员还要苦逼的游戏美术。工作三年,部门里的同事一个个跑掉,最后连主美术也跑了,胸无大志的冬至稀里糊涂被提拔成主美术。不过,这不是因为他运气好或能力强,而是因为他们部门的项目经理是个特别难缠的人,明明做的是中国古风神话手游,非要他们加入q版元素。等美术将q版画出来,项目经理又开始嫌弃不够古典。就这样来回折腾三四次,美术们连续加了几个月的班,头发都快拔光了,差点没被他给逼疯,一个个陆续跳槽。现在冬至也受不了了,当对方第n回让他们改画稿的时候,他直接把笔往胖子经理脸上一扔,辞职不干了。但辞职归辞职,他还有几张画稿需要完成交接,“水鬼”就是游戏里即将开放的一个副本小boss。想及此,他的心情就挺不错,嘴里还哼起小曲。那男生似乎也很感兴趣,又问:“就叫水鬼吗?”“正式的称呼是水猴子。”冬至解释道,“就是专门趁人在水里游泳的时候拉人下水,找替身的,跟日本传说里的河童有点像。”他用画笔把水猴子的眼睛仔细勾勒出来,有了这双阴森森的眼睛,妖怪的整体形貌立马就出来了。火车飞快穿梭,从窗外带来的光影变化,投映在水猴子身上,仿佛也给画上的妖怪增添几分阴森气息。“这样画不对。”那男生忽然道。哪里不对?冬至疑惑。对方伸手过来,指着画上水猴子的脑袋道:“应该把头顶部分挖掉一块,里面还是空的。”冬至莫名其妙,顺口问:“为什么是空的?”“因为它还没有开始吸脑髓啊。只有吸了脑髓,才能看起来更像人,不然怎么找替身?”冬至被他说得鸡皮疙瘩都浮起来,抬头看过去。男生正朝着他笑,森森白牙,说不出的诡异。“你说是不是?”见冬至没有回答,他凑过来,又问了一遍。不知怎的,冬至忽然注意到,对方前额处有一条细细的红痕,从一边延伸至另一边,好像脑袋曾经进行过缝合手术一样。他忽然有点口干舌燥,手脚发软。在对方还要再靠近的时候,他冷不防狠狠推开对方,一下子跳了起来。然后猛地睁开眼睛!是梦?冬至瞪着眼前仍在打牌的几个年轻人,一时说不出话。他们也被冬至突然睁开眼睛坐直身体的动静吓了一跳。“你没事吧?”刚在梦里与他对话的那个男生问道。冬至死死盯住他的脑门。上面有几颗青春痘,但没有什么红线。再看自己入梦前画的水猴子,后者正睁着一双眼睛幽幽望住他。“有点闷,我去溜达一圈。”冬至心烦意乱,将纸笔塞进背包,随便找了个借口,拿起背包就往外走,男生忙给他让出通道。大家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有点莫名其妙。冬至一面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一面又忍不住觉得那节车厢有点邪门。穿过两节车厢,他终于找到一个人比较多的硬座车厢,看见个空位,就走过去。“你好,请问这里有人坐吗?”正在打游戏的络腮胡汉子飞快抬头扫了他一眼,嘴里道:“没有,坐吧!”对方五大三粗,阳刚之气四溢,冬至的安全感油然而生。他余光一瞥,对方正在玩的游戏,正是冬至辞职前做的那个游戏。游戏名叫《大荒》,以《山海经》为背景,将满天神佛,人间妖魔都融合在一起,上市之后广受欢迎,很快占据了排行榜前列。游戏收益决定了部门员工绩效,所以这三年来,工作累归累,薪资待遇都还不错,冬至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攒下来也小有积蓄,否则以项目经理的变态程度,他估计熬不到三年,一年就跑了。“这个阵容打不了祝融的,你得把召唤兽换掉!”他忍不住出声。汉子正因为团战输了,被队伍里的人骂得狗血淋头,闻言没好气道:“你行你上啊!”冬至也不客气,拿过手机开始换装备和召唤兽,然后组队下副本,动作娴熟流利,一看就是个没有夜生活的资深宅男。汉子肃然起敬:“大佬你在哪个区,能不能分条大腿给我抱一下?”冬至哭笑不得:“咱俩同区,你加我好友吧。”一来二去,两人聊上了,冬至得知汉子叫何遇,也去长春,不过是部门旅游。何遇抱怨道:“千里迢迢的,不坐飞机就算了,领导也不让买个动车票,居然还让我坐硬座!”什么公司这么抠!冬至咋舌。“你们领导该不会在这节车厢里吧,小心被他听见了。”何遇翻了个白眼:“没事,他在软卧那边呢!”冬至都要禁不住同情他了,这公司好像比他们部门还要变态啊。“冬至,你名字挺好玩的。”何遇道,“真的姓冬吗,有这个姓?”冬至笑道:“当然,就因为姓冬,所以才叫冬至,比较好记,正好我还是冬至那天出生的,是不是很巧?”何遇抬头仔细看了他一眼,然后才点点头:“太巧了。”聊天加上玩游戏,刚才心有余悸的恐惧感渐渐就没了,冬至想起自己还没完成的画稿,又从背包里拿出来。何遇看见那画,就咦了一声:“你的画跟《大荒》的风格好像啊!”冬至给水猴子画上指甲,头也不抬道:“对啊,我就是《大荒》的美术,对外公布的网名是咚咚锵。”何遇张大嘴巴,一脸不相信,冬至就给他看自己之前存在手机里的画稿和签名,何遇这才信了。“大神,请受我一拜!”他猛地抱住冬至,“天啊,我摸到活的大神了!”对面打瞌睡的人惊醒过来,用“原来是一对基佬”的表情看着他们。冬至啼笑皆非,想推开他,奈何何遇抱得太紧,居然推不开。何遇一脸幸福:“老天待我不薄,虽然有一个小气刻薄鬼领导,却赐给了我跟大神邂逅的机会!”他赶忙从旁边书包里掏出纸笔,星星眼道:“大神,给我签几个名行吗?”冬至:“签几个?”何遇:“可以每页签一个吗?”冬至:……他看了看那一本起码有一千页的空白笔记本,默默签了五个名字,然后合上递回去。何遇开始阐述他对冬至的崇拜之情:“我特别喜欢你画的那几个女主角,尤其是画中仙,那个小萝莉太可爱了,游戏粉丝还给做了一个视频,你看过没有?他们用的背景音乐……”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龙局,这里什么状况,需不需要我搭把手!”龙深道:“先不用,你这边怎么样了?”他一眼就发现老郑身后的冬至,不由皱眉。冬至悄悄往老郑身后挪了一下,假装对方没看见自己。老郑抹了把汗,飞快道:“我跟王静观比你们早几天上山的,但现在和她走散了,后边那几个是日本人,藤川葵师徒是阴阳师,还有麻生财团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听见动静上来查探的!”龙深点点头:“你在这里看着他们,我下去看看。”老郑忙问:“龙局,到底怎么回事?”龙深言简意赅道:“有人故意破坏这处龙脉,以鲜血戾气将龙尸引出来了。”老郑张口结舌。龙脉是风水上一个广泛的称谓,许多人公认昆仑山正是中国的龙脉起源,龙脉和龙本来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老郑作为有关部门的人,自然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内情。他的确听说过曾经有条龙死在长白山,不过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反正老郑入职的时候,那条龙已经死了许多年,连尸身一道,长眠在长白山天文峰下,融于山川之间,谁也没有见过。这本来也不算稀奇,中国地大物博,若干年前不乏有异兽入海沉山,与山河同朽,可要引动龙尸复活,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那得布下多大的阵法,汇聚多大的戾气才能成事?能够做出这种事的人,又怎么会是一般人物?事出反常,必有妖孽,恐怕这不仅仅是一桩偶然事件,只是千头万绪的开始。再联想山中出没的那些潜行夜叉,老郑心下一沉,凛然道:“知道了,龙局,我在这里守着,您小心点!”龙深又看了藤川葵师徒一眼,点点头,没再多说,纵身朝那天坑一跃而下。冬至吓了一跳,跑到天坑旁边。这个天坑起码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如果用炸、药,很难想象能有人运这么多炸、药入山,只为了炸出这么一个坑。“这应该是龙尸复活时闹腾出来的动静,也不知道是哪个龟孙子弄出来的,难怪这附近最近异象频频!”老郑忿忿道,解答了冬至的疑问。坑没有想象中的深不见底,顶多也就十几米,坑底山壁破了个大洞,还有亮光透出,不过龙深刚才那一跃,居然只在山壁上借力跳了几下,不用任何攀登工具,普通人这么干,绝对死无全尸。星月无光,却并不黑暗,因为闪电依旧时不时亮起,将头顶照出一片紫红色的诡谲。日月晦暗,乌云盖顶,魑魅横行,万鸟绝迹,这真是一个适合杀人放火的夜晚。冬至问老郑:“龙死而复生,还会是龙吗?”老郑神色凝重:“一般生灵正常死亡,魂魄消散于天地之间,但也有阴差阳错,残魂断魄被困在躯壳之内,尸体又因缘际会历久不腐的话,日久天长,怨气深重,这时如果有外力刻意引导,将其怨气激发,就变成祸害了。”冬至恍然:“就像僵尸那样?”老郑点头,他还想说些什么,藤川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99页 当前第144
首页   上一页   ←   144/19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步天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