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步天纲_分节阅读_第149节
小说作者:梦溪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步天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6 22:31:45
D-皮灯笼快坏掉了。”何遇一脸神秘兮兮。“什么灯笼?”他还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何遇道:“在人死后,从他的天灵盖凿个小孔,把水银灌进去,你猜会怎样?”冬至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他禁不住慢慢后退,嘴里喃喃应和:“会怎样?”何遇起身看他,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把人埋在地里,再过七七四十九天,就可以把人皮完整剥出来。”冬至干笑:“胡说八道吧,这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我就做过!”何遇似乎为他的反驳而不快,沉下脸色,瞪着眼睛,灯笼幽光映在他脸上,莫名诡谲。“但一副人皮顶多只能做一盏灯笼,我这盏灯笼就要坏掉了,正好就用你做我的下一盏灯笼吧!”何遇说完,嘿嘿笑起来。冬至全身的毛都要炸飞了,他再也忍不住,用手上喝了几口的矿泉水瓶往对方狠狠扔去,然后转身就跑!何遇伸手朝他头顶抓来,看似不快,但冬至却居然避不开,反而被他抓了个正着。冬至睁大了眼睛,嘴巴微微张开,那一瞬间的恐惧紧紧攥住他的心脏。他突然发现,人一旦恐惧到了极点,是连尖叫求救都发不出来的。下一刻,他的头发已经被何遇揪住。完了,自己要被做成人皮灯笼了!冬至这样想道,突然感觉额头一凉。像是冰水滴落在眉心,又渗透皮肤,直入心底,整个人霎时打了个激灵。眼前大亮,周遭景物随之一变!没有幽暗阴森的车厢,没有蜡像似的活死人乘客,也没有提着人皮灯笼的何遇。只有一个陌生的男人。冬至喘着气,一身冷汗,脸色煞白,嘴巴一张一合,却说不出半句话。他觉得自己现在肯定特别像一只脱水的青蛙。这男人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眼神却平静无波,像是疾风骤雨也吹不起一丝波澜。看见他,冬至觉得自己以前画的那些号称拥有五官黄金比例的人像,都瞬间黯然失色了。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他浑然忘了自己危险的处境,脑海不知不觉浮现起这句话。这该不会,也不是个活人吧?冬至怔怔望着对方,却没有害怕的感觉。对方见他发傻,微微蹙眉,修长手指伸来,稳稳捏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脑袋往上抬了一下。温热气息迎面而来,有种冰雪青松的味道,把冬至的神智稍稍往回拉。他脸上一热,下意识想要后退,却挣不开男人的手,对方捏得他下巴隐隐生疼。这个时候,男人却主动松开手,弯腰捡起刚刚被他扔掉的矿泉水瓶。冬至左右看了看,周围四散坐了些乘客,正奇怪地朝他们看过来。没有僵硬的表情,也不像僵尸。他暗暗松了口气,但还不敢完全放下心。“这瓶水是你的?”男人问道。声线不低不高,不像寻常用来形容声音好听的醇酒。冬至想起自己闻过的一款香水。混杂了雨后青苔的清冽,又有莲生满池的华丽,让人很难忘记。这男人的一切,就像那款香水,突如其来,无迹可寻,又充满了致命的魅惑。他点点头:“刚在餐车买的……哦不对,是我帮一位乘客看孩子,她买了一瓶水感谢我。”刚才发生的一切过于离奇玄幻,但他隐约意识到刚才如果不是这个男人,自己很可能还没清醒过来,忙向对方道谢,又问:“刚刚是怎么回事?那瓶水有问题吗?”男人嗯了一声,却一个问题也没有回答。但冬至居然也生不起气,他发现对方看着手中那瓶水,专注凝重,就像看着一颗定时、炸、弹。冬至忍不住又问:“请问你是谁?刚才我额头上……”还没问完,何遇就跑过来。“老大!”何遇陪着笑脸,居然还有点低声下气的讨好。男人看他一眼:“我让你留在六号待着,你跑哪去了?”何遇挠挠头:“就去上个厕所,听见这边有动静,赶紧就来了。”男人冷笑:“等你赶过来,黄花菜都凉了!回去该做什么,自己清楚吧?”何遇垂头丧气:“知道了,写检讨。”他又看向冬至:“你怎么在这里,没事吧?”冬至想起刚才经历的一幕,心生戒备,勉强笑了一下,没出声。男人对何遇道:“你留下来解决这件事。”怎么解决?该不是要杀人灭口吧?冬至吓一跳,眼看男人离开,也准备转身溜走,却被何遇一把拎住后领。何遇上前揽住他的肩膀,嬉皮笑脸:“大佬,咱们聊聊!”“没什么好聊的吧。”冬至强自镇定。何遇狐疑:“你刚才看见什么了,怎么突然很怕我?”现在的何遇阳光开朗,一脸正气,跟幻境里的诡谲阴暗截然不同,冬至小心翼翼地问:“你用人皮灯笼吗?”“什么人皮灯笼?”何遇莫名其妙,不似作伪。冬至暗暗松一口气,将自己离开餐车之后遭遇的情景简单说了一下。何遇摸着下巴:“这么说,应该是那瓶水有问题。”冬至吓一跳:“什么问题?”何遇点点头:“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冬至问:“假话是什么?”何遇道:“假话就是那水里有迷、幻、药,你被下药了,所以产生幻觉。”冬至:“那真话呢?”何遇:“真话就是那瓶水里融了妖气,你将妖气喝进肚子里,就会被迷惑,产生幻觉。”冬至:“……假话好像更加可信一点。”何遇耸肩:“人总是喜欢自我欺骗,你喜欢相信哪种,就相信哪种咯!”他指着自己,委屈道:“你仔细看看我,我哪里像坏人?”特别像。冬至默默道。那瓶水是他亲眼看着徐姐去买的,来回不过几分钟时间,到他手的时候,还是全新未开封过的,再说给他下药又图什么?劫财?劫色?怎么看他都不是一个好目标。冬至茫茫然,想起打从踏上这列火车,就频频遇见的怪事。厕所里凭空失踪的乘客,半夜里的梦境,还有刚刚的幻觉。他确定自己精神正常,也没有遗传精神类疾病,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何遇的话是真的。眼睛眨了眨,冬至慢吞吞问:“我喝了那些带妖气的水,会不会有事啊?”何遇:“当然了,你刚才已经把妖气喝进去,它会在你的肚子里生根发芽,然后从你肚子里破出,到时候你就死定了。”冬至想起电影《异形》里的情景,顿时遍体生寒。他战战兢兢问:“真的?”何遇捧腹大笑:“当然是假的,这种骗小孩子的话你也信!”冬至:……“好啦好啦!”何遇伸手过来揉他头发,像对一个傻白甜的小孩儿,“其实我也没骗你,就算你把那一整瓶水都喝下去也没事,那里头的妖气并不多,刚才老大已经帮你化解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冬至本来不打算再理会何遇的,但一股气被对方揉着揉着就揉散了,还是忍不住问:“这列火车上到底有什么?你们又是什么人?”何遇道:“两国在明面上的交流毕竟没断过,那师徒俩在日本神道教都有些地位,要是把人杀了,日本那边不可能不知道,下次我们过去办事,小日本也来个如法炮制,规矩就乱了。”“毕竟是总局的人,大局观就是比我强!”老郑拍拍何遇肩膀:“其实我也就是发发牢骚,老子平生最恨的就是小日本了!”何遇哈哈一笑:“我还不知道你!先说好啊,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可得连请三顿酒!”他见冬至投来好奇目光,就顺口道:“老郑祖上是东北军的,曾跟过张作霖,后来被日本人谋害,所以他特讨厌日本人。”老郑撇嘴:“国仇家恨,东北人就没几个不痛恨小日本的!”“就任由他们这样下山没关系吗?万一他们去了别处……”冬至咳了两声,感觉喉咙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没事,老大让看潮生去跟着他们了。”何遇道,伸手在冬至身上摸索了一下,见他露出吃痛神色,就道,“你肋骨骨折了,别乱动,回头下山送你去医院。”冬至听见看潮生三个字,吃惊道:“那只猫?!”何遇笑道:“你才发现吗?”冬至恍然,难怪自己在瀑布旁边迷路时,大黄猫会给自己引路,那副贪吃又傲娇的样子,还真跟看潮生一模一样。但人变成猫……他想到雪狼面对大黄猫的畏惧模样,好奇道:“他是猫精还是老虎精?”何遇诡秘一笑,没有回答。冬至已经累得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了,热量渐渐挥发殆尽,寒意一阵接一阵涌上来,但内里却被汗水湿透,十分难受。这时他听见龙深道:“石碑碎了。”何遇和老郑刚才还谈笑风生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怎么会这样?龙尸不是被制服了吗?!”龙深走过来,语气倒是没有多大变化:“龙尸底下就是那块石碑,我怀疑复活龙尸的人,是冲着石碑来的。”何遇脑子转得很快:“这么说,那些日本人之所以收到这里埋着龙尸的消息,很可能也是有人故意散布出去的?”老郑也道:“我回去就查查潜行夜叉,肯定跟这帮玩意儿有关!骨龙一死,它们也就不见了,哪有这么巧的!”龙深嗯了一声:“刚我跟王静观联系上了,她跟你失散之后一直找不到你,就先下山去找救援了,很快就会过来。”老郑如释重负:“那就好!”何遇笑嘻嘻朝龙深挤眉弄眼:“老大啊,冬至这回立功了,他本来就是无辜被我们牵扯进来的,你是不是该有点表示?”龙深喜怒不辨:“你想要什么表示?”何遇赶紧捅捅冬至:“最近刚下发一批经费,冬至又是因公负伤,怎么也得来个五星度假酒店包月礼包之类的吧,最好是有两个名额,你说是吧?”冬至哭笑不得,脱口而出:“单身狗要两个名额干什么?”何遇怒其不争:“我也是啊,加上我不正好两个吗!”龙深似笑非笑看他:“我记得你上回记过被扣的工资到现在还没扣完吧?”何遇换上一个狗腿的笑容:“老大,这回我这么卖命,也算功过相抵了吧?”龙深点点头:“没错,所以为了奖励你,这个月的工资就不扣了。”何遇:……也就是说下个月还要扣!何遇顿时觉得生无可恋。他的游戏都快没钱充值买英雄了啊啊啊!冬至迷迷糊糊禁不住也跟着笑,一笑就扯动伤势,疼得他一个激灵,又清醒过来。“那我可以提要求吗?”他忍不住道。何遇有气无力:“单身狗不准提要求!”冬至自动屏蔽何遇,望向龙深,把心一横,话脱口而出:“我能加入你们吗?”他以为自己的语气足够镇定了,但别人还是能听出其中的忐忑。见龙深没有回答,冬至有点紧张:“我不会打架,比不上你们,不过我会画画,呃,画符好像也还行,可以给何遇当个助手,要不然应聘前台什么的也行……”本来是一时冲动提出来的请求,到后面却越说越流利。何遇在旁边拆台:“我们那的前台比我还厉害。”冬至傻傻哦了一声,神使鬼差加了句:“那打游戏很厉害行不行?”何遇乐出声。冬至反应过来,尴尬得无以复加,恨不能跳上天跟骨龙肩并肩。龙深不置可否,只道:“回去先好好休息吧。”没有当场拒绝,但在冬至看来就是婉拒了。他有点失望,又有点被拒绝的难堪,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龙深没给他多少回应的机会,转身又走到坑边察看。何遇拍拍冬至的手臂,低声道:“老大说得对,你先养好伤再说,这次的事情不要多想,奖励方面我会尽量帮你申请的。”冬至想要牵动嘴角回应,身体却疼痛得连这点力气都提不起来,眼皮越发沉重,耳边传来何遇跟老郑说话的声音,模模糊糊,像隔了一层玻璃,怎么听都不分明。“张行……”冬至蓦地想起还被安置在半山途中的女孩子,呢喃道。老郑似乎听见了,又安慰他几句,冬至脑袋一歪,终于彻底昏睡过去。再后来的一切善后事宜,再与他无关。世界清静。也许梦里有龙。……薄薄的眼皮首先感应到光线,明晃晃刺眼的感觉随即传递到大脑。冬至睁开眼睛,入目就是一束粉白色的桔梗,玻璃瓶里装了一半的水,折射出下面的花枝,天空般澄澈明亮。淡淡消毒水味在鼻间萦绕,病房很安静,除了他以外还有另一张床,不过上面空着。“特意给你找的双人间,条件不错吧?”熟悉的声音伴随着推门而入的动静传来。冬至惊喜道:“老郑!”老郑笑呵呵进来:“哟呵,恢复得不错,没失忆!”他手臂上还打着绷带,张嘴就开玩笑,跟那天对日本人横眉立目的样子截然不同,后面还跟着一名女性。老郑介绍道:“这是王静观,叫王姐就好,她就是那天在山上跟我走散的同事,听说你光荣负伤,特地过来探望,没想到赶早不如赶巧,正好赶上你醒来了!”冬至想坐起,却被王静观按住,对方亲切道:“你躺着吧,大夫说你有点脑震荡,得多休养!”难怪还有些晕乎乎的,他抬手要揉,发现手臂上还插着针管。冬至:“老郑,你没事吧?”老郑:“没事,跟你一样,骨折了,不过没大碍。”王静观白他一眼:“什么没大碍,明明内伤不轻,医生让你躺床上的,谁让你到处蹦跶!”老郑摸着脑袋:“躺不住,闲得慌。”医生很快过来,大致检查了一番,帮他拔了针,交代道:“你肋骨骨折,还有轻微脑震荡,但都不严重,主要是静养,没事别乱走,身上的外伤伤口,护士会定时过来给你上药,消炎药也得记得按时吃。”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何遇走在前面,絮絮叨叨说完,又问他:“说到这个,我让老郑督促你多做国考真题,你没落下吧?”冬至乖乖道:“一直在做,还买了题库。”何遇很满意:“按照你的能力,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今年竞争虽然很激烈,但一直以来笔试这一关都没人拿到什么高分,大家的重点都放在面试和后面的培训考试上,你要是在笔试能拿到高分,就是面试差点也没关系,回头我再给你补习补习面试的内容。”冬至好奇道:“卷子是局里领导自己出的吗?”何遇摇头:“用的是去年国考的备用卷,面试才是局里自己出题!”冬至想起老郑说过的青皮狐狸,不由抽了抽嘴角:“那其实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99页 当前第149
首页   上一页   ←   149/19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步天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