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步天纲_分节阅读_第166节
小说作者:梦溪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步天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6 22:31:45
D-桃木剑不放的中年男人身上。“拿剑的那个,好像是中国人?”老郑更是不屑了:“那人叫殷槐,是个倒卖文物的二道贩子,不知道从哪儿学了些歪门邪道的本事,专门从盗墓贼手里买文物,再转卖给外国人。前段时间刚放出来,也在我们的黑名单上,这次跟着那帮日本人进山,能有什么好事!”冬至很惊讶:“长白山上有文物吗?”老郑摇摇头,脸色变得凝重:“这附近最近有些异常,我们本来想封山,但上面觉得情况还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贸然封山反而打草惊蛇,你们刚才碰见的那些黑雾叫潜行夜叉,不是鬼,而是一种噬人精魂的妖魔。”受动漫影响,冬至印象里的夜叉,是很美貌的一个种族,但这些潜行夜叉明显不是,它们甚至比鬼还要恐怖。他想起火车上遇见的事情,将那名乘务员的死也给老郑说了。老郑皱眉道:“潜行夜叉只能在怨气妖气深重的地方衍生,长白山以前从没有过,它们突然冒出来,本身就已经很不寻常了,照你这样说,背后肯定还有别的原因,说不定是有人刻意将这些邪物放出来,并一路操纵它们。”听出他话语里的沉重,冬至的心情也不由跟着紧张起来:“何遇他们现在应该也在这山上了?我们等会儿要去找他们吗?”老郑叹气,小声道:“何遇跟龙老大他们是总局的人,早知道他们要来,我们就多等两天了,我们上山之前还没得到他们过来的消息,结果现在我跟另一个同事也失散了。”冬至震惊道:“难道你们已经在这山上逗留很多天了?”老郑也很郁闷:“起码得有四五天了,我一直在搜寻潜行夜叉的来源,可惜至今没有头绪。”他本来不应该跟冬至说那么多,但别看老郑在日本人面前表现得挺镇定,心里实在是憋坏了,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倾吐一下。也就是说,老郑现在孤身一人,反观日本人那边,不仅人多势众,而且居心叵测,对方先前客气,估计大部分是忌惮老郑背后的特管局,要是知道他落单,说不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人给灭了口,顺带连冬至和张行也要倒霉。反正荒山野岭,谁会知道?冬至总算知道老郑的语气为什么如此沉重了,他们现在要面对的,不仅是神出鬼没的潜行夜叉,目的不明的日本人,可能还有更加神秘莫测的庞大势力。妈妈呀,辞个职出来玩而已,为什么会摊上这种事!同样是胖子,比起眼前这个居心叵测的财团总裁,他原来那个挑三拣四的项目经理实在是太可爱了,如果这次能平安下山,他一定要回去抱住那胖子亲几口。就在这时,殷槐忽然惊喜大叫:“你们看,路开了!”原本黑乎乎的森林旁边,不知何时忽然多了一条小路,看上去像是被踩出来的,众人谁也没有动。还是老郑先上去探了一下,然后让冬至叫醒张行,跟着他走。冲锋衣男请示藤川葵:“要不我先去探探路?”藤川葵摇摇头:“跟着他们走。”两拨人一前一后在黑暗中步行。与此同时,冬至也在小声问老郑:“我们要去哪里?”老郑道:“沿着这条路往上走,能到达山顶,我跟同事约好在那里见,先上去再说。”张行的脚在之前逃命的时候崴了,走路一瘸一拐,冬至见她吃力皱眉,就道:“我背你吧。”张行还有点犹豫,冬至已经弯下腰半蹲在前面,张行只好趴上去,双手紧紧搭住他的肩膀。冬至忽然想起一件事:“你身上,有没有什么辟邪的物件?”张行一愣:“怎么了?”冬至:“那些魔物会附身人体,为什么刚才你跟姚斌落单时,却一直没有对你下手?”被他这么一说,张行也觉得自己能死里逃生,未必是巧合,想了想,她从脖子里掏出一条项链。“这是我妈从西藏给我带回来的天珠,算吗?”话音未落,她又哎呀一声,“天珠怎么好像黑了那么多!”冬至吁一口气,有些明白了:“它刚才可能救了你一命,你好好收着吧。”天上没有月亮,但远处的闪电时不时将天空映亮,火把在穿行间烈烈燃烧,投下晦暗不明的阴影,夜风将树叶刮得哗哗作响。这本该是一个让人心惊胆战的夜晚,但看着青年近在咫尺的修长脖颈,手掌下透过衣服隐隐传来对方的体温,张行忽然有点想哭。“谢谢你。”她小声道。冬至没有说话,他怕一开口,自己憋着的一口气泄掉,会把人给摔下来。……因为张行实在是太重了。跟一个身材姣好的美女肉体相亲,本来应该产生无数琦念,冬至此刻也的确是满脑子跟赶路无关的想法——肥牛金针菇饭,番茄海鲜面,炭烧猪颈肉,脆皮叉烧肠粉……啊,好饿。唯一的一条巧克力早就在身体里消耗完毕,他只能用美食来自我激励,从蒸凤爪数到虾饺皇,又开始默念鸳鸯锅里的材料。就在这时,冬至忽然一阵头晕眼花。他还以为是自己饿过头没力气,谁知眩晕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以致于他脚下一软,直接将张行摔在地上。是地面在摇晃!冬至终于反应过来,其他人也大惊失色,纷纷扶住旁边的树木。老郑抬头眺望远方,脱口而出:“糟了!”闪电的频率越来越高,几乎再也没有黑暗的间隔,山顶处几乎亮作一片,但伴随而来的却是越剧烈的地动山摇,隆隆声似从地底深处传来,蕴含着莫名的诡异力量,仿佛有什么即将破开地面,横空出世。忽然间,一声咆哮轰然而响,响彻天地,所有人的耳朵都被那一声震得嗡嗡作响,一时出现耳鸣,完全听不见其它声音。张行更觉得耳膜刺痛,禁不住大叫一声,捂住耳朵,却摸到两手湿滑,她的耳朵竟然被震出血了。老郑突然疯了似的往山上跑,那对日本来的阴阳师师徒反应也很快,紧随其后,很快就几乎与老郑并行,藤川葵看着都快七十岁的年纪,居然跑得比他徒弟还快。其他人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只得跟在后面跑。此时他们距离山顶已经不远,但越往上,山体的晃动就越厉害,地面甚至还有裂开的趋势,石头滚落下来,虽然不大,砸在人身上,却随时都会头破血流。幸好老郑一路跑,一路挥鞭将不少石头抽为齑粉,藤川葵也放出自己的式神在前面开路,为众人挡去不少麻烦。快到山顶的时候,地面已经晃得众人完全走不动路了,大家不得不扶住比较粗壮的树木,免得跟石头一起滚下去。又是一声咆哮!这次比方才动静更大,即使及时捂住耳朵,声音依旧穿透手掌刺入耳膜和神经,搅得脑海紊乱,头痛不止。“龙!真龙现身!”殷槐忽然大喊,又哈哈大笑,状若癫狂:“真的有龙,这里果然是大龙脉之一,我没有说错!”冬至忍着脑袋像要被剖开的疼痛抬头看去,只见一道颀长雄伟的身影腾空而起,龙形在电闪雷鸣中腾跃游走,绚丽璀璨,却又充满力量的美感,过了一会儿,才化为云中烟雾,慢慢消散于无形,仿佛与天道搏斗,至死方休。然而龙吟却未停止,依旧和着雷声不时响起,只是没有之前那么刺耳了。所有人从未见过如此奇幻壮阔的情景,一时都看呆了。“完了完了,龙尸出世!”唯有老郑双眼直,盯着前方喃喃道。壮阔瑰丽的震撼之后,看着眼前狼藉,冬至目瞪口呆。原先的树木与山石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偌大天坑,乍看上去,几乎比得上小天池了。不单是他,众人对着这个突然之间冒出来的深坑,全都大吃一惊,只有殷槐很兴奋,撞撞跌跌跑向坑边,双眼光,哈哈大笑:“我果然没有料错,龙脉之处必有真龙!”地面的晃动还在继续,只是没有刚才那么剧烈了,又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冬至现坑边不远处还站着个人,模模糊糊,看不清晰,但当所有人都忙着按住地面稳住身形的时候,那人却依旧稳稳站着,仿佛天崩地裂也无畏无惧。“谁在那里!”对方转过头,面朝他们这边。是龙深!冬至一下子认出他的声音,莫名的激动让他几乎就要喊出来。但老郑欣喜若狂,比他更快回答:“龙局,是你吗?我老郑,东北分局的!”情急之下,冬至灵光一闪,从背包里摸出美工刀,朝张行的头划去。准头不行,划在了男人的手背上,血汩汩流出,冬至吓一跳,结果男人没喊叫也没缩手,依旧面无表情,紧紧拽着张行的头。冬至又一刀下去,这次用了狠劲,一手抓住头一边,锋利的刀刃将丝划断大半,但还有一小半留在男人手里,同样的力气,受力面积却更小,张行疼得鼻涕眼泪一起下来,哭声里都带着嘶喊了,冬至用力将那一小撮头从男人手里扯回来,终于让张行摆脱了对方的魔掌。男人终于现异样,停住脚步转过头,直直盯住冬至,根本没有刚才搭讪吃醋时的生动,眼白漾出青色,令人毛骨悚然。他朝冬至抓过来,后者顾着扶张行起身,冷不防手臂被抓个正着,顿时一股钻心疼痛透过衣裳传达到大脑。这会儿还是春季,山里又冷,冬至虽说只穿了两件,但外衣却是羽绒,可见对方力气有多大,他总算明白刚才张行为什么死活挣脱不开了。冬至二话不说上脚就踹,对方摇晃了一下,往后踉跄两步,又追上来,另一只手想掐他的脖子,却绊到脚下石头,直直摔倒。冬至顾不上看他,一把拽起张行就往前跑。张行双腿软,几乎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他身上,冬至没办法,咬咬牙把她背起来,一边跑一边看路,还忍不住回头看。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魂飞魄散!男人飞快爬起来,又追在两人后面,脚步不算快,但他身形古怪,居然是踮着脚尖在跑步,就像有人在背后提着他的肩膀,而他像提线木偶一样被操纵着四肢一样。冬至头皮麻,一下子想起酒店里那个跳楼的女人!撞撞跌跌跑了一段路,冬至累得不行,忍不住放慢脚步,背后张行忽然惊叫一声:“他追上来了!”冬至被她下意识害怕勒住脖子的举动弄得差点喘不上气:“你别掐我,我更跑不动!”“对不起对不起,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跑!”冬至也背不动了,闻言将她放下,两人手拉着手一块儿逃命。路像是没有尽头,他们体力有限,对方却像是永远不会累似的,依旧追在后面,而且随着他们体力不济,眼看就要追上,几次都堪堪抓住两人后背衣服,惊险万分。“我、我跑不动了!”张行边跑边哭道。“再坚持一会儿!”“不、不行了,我快不行了!”张行鼻涕眼泪和鲜血流了满头满脸,一头秀被刀割得跟狗啃似的,大美女的风采半点不剩。“那你还有力气说话!”这话音才刚落,张行被绊倒,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跟她一起互相搀扶的冬至被重重一带,也跟着往前摔。而那个男人已经追了上来,他双眼翻白,已经完全看不见眼珠了,脸上布满青色的经络,隐隐浮动在皮肤下面,额头上还有一条浅浅的红痕,他踮着脚尖朝两人大踏步走来,步伐不快,迈出的步子却足够大,像是踩高跷的民间艺人,诡异古怪,无法言喻。眼看他就要掐上张行的后颈,冬至忽然福至心灵,下意识摸向口袋,掏出自己画的那张“假冒伪劣产品”,就朝男人掷过去。符文拍上男人的脸那一刻,对方原本连被美术刀划伤都不会停顿下来的动作,居然生生顿了一下,那张符文以肉眼可见的度化为焦黑粉末。与其同时,冬至似乎听见虚空中传来一声尖利叫喊,男人的身体失去支撑,一下子委顿下来,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冬至忙拉起张行又往前跑,跑到两人都精疲力尽,才终于停下来。张行脸色煞白,张口喘气,出手推风箱似的嗬嗬声,冬至也没好到哪里去,但他抬头四望,突然意识到从刚才自己现张行被拽着头拖行到现在,他们一路上就没碰见过其他人。原本热闹的景区,那些游客都到哪里去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他问张行。张行魂不守舍,像没听见冬至的话,冬至狠狠心,给了她不轻不重一巴掌,女孩子才终于回过神来。见她又要哭,冬至只得威胁道:“你一哭就会把那人引过来了!”张行硬生生刹住哭声,抽抽噎噎说起来龙去脉。之前他们在瀑布那里分手之后,徒步团很快继续出,姚斌,也就是刚才那个男人,就跟张行走在一块儿。其实姚斌高大英俊,阳光健谈,在团里人缘很不错,这次也是单身出行,张行对他并不反感,只不过中间横了个冬至,弄得两人都别别扭扭。冬至走后,姚斌主动向张行道歉,承认自己刚才态度不太好,说下次要是再碰见冬至,一定也跟对方道歉,不一会儿两人就又说说笑笑,落在队伍后面。接着一行人就去了绿渊潭,那路上有条岔道,人比较少,领队让大家都往小道走,不少人希望停下来休息拍照,结果张行和姚斌就从最后变成了最前面的人。“你是说当时领队已经让大家出,你们就走在前面,结果走了一段路回过头,却没见到其他人?”冬至皱眉。张行喘息道:“我们有点奇怪,以为其他人还没跟上来,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他们,就循着原路回去找,谁知走了很久,居然又走回瀑布这里来。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姚斌就让我坐下来休息,他去找找看有没有人能问路。”“我等了差不多快半个小时,姚斌才慢吞吞回来,当时他已经变得很奇怪,垂着头,踮着脚走,也不看我,我还以为他受伤了,就过去扶他,谁知他突然就把我撂倒,然后拽着我的头往前拖……”想起刚才生的事情,她脸上依旧十分恐惧。远处雷声阵阵,无休无止,刚才冬至还觉得天气很愁人,可现在唯有这雷声,才能让他们感到片刻的真实。“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啊!”张行紧紧抓着他的胳膊,害怕到了极致,声音都不由自主打着颤。“先想办法出去再说!”张行泫然欲泣:“可我们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去啊!”“那也得走,你看看时间,根本没动过!”他拿出手机。张行忙掏出自己的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99页 当前第166
首页   上一页   ←   166/19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步天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