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步天纲_分节阅读_第170节
小说作者:梦溪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步天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6 22:31:45
D-浮现那个男人拿着童话书看得一本正经的样子,觉得简直难以想象。难道对方是买给孩子的?冬至觉得未经主人同意擅自去翻人家的书不太好,又控制不住好奇心,脑海里两个声音不停拿着刀交战,最后小人那一面占了上风,他朝那本书伸出手。他没有拿起来,只是随手翻开最新一页。居然不是童话书,而是一个笔记本?他咦了一声,发现上面的字迹很潦草,比何遇的鬼画符还难懂,却有种快要划破纸张的惊心动魄。不像简体字,也不是繁体字,更不像外语,这是什么文字?冬至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看下去了,赶紧压抑住自己翻看其它页的欲望,将笔记本合上。下一刻,门被推开。冬至吓一跳,忙转头去看,何遇出现在门口。“对不起,我刚以为那是本童话,就想拿起来看看!”没等对方询问,他已经主动开口坦白。结果何遇嘿嘿两声:“没事,反正我也偷看过!老大闲着没事经常会在上面写写画画,不过一般人都看不懂,看了也没用。”他放下手里的热水,对冬至道:“经费紧张,买不了热巧克力,喝杯热水将就一下。”冬至:……经费有限能包下这一整间软卧?可能是他的表情太明显,何遇哀怨道:“就因为包下这里,所以才没有多余的经费了啊!”冬至很奇怪:“这里还有多余三个床位,你为什么还要去硬座?”何遇唉声叹气:“工作需要,不能集中在一个车厢,硬卧那边还有人在盯着。”冬至想起徐宛母女,就问何遇有没有追上人。何遇摇摇头:“我前后跑了好几节车厢,都没看到你说的母女,会不会是你看错了?”正说着话,男人回来了。“怎么把人带回来?”他没有跟冬至寒暄,直接就问何遇。何遇将冬至的梦境说了一下,男人果然皱起眉头,看向冬至,片刻之后又摇摇头。冬至紧张起来,不知道摇头是什么意思。何遇忙问:“怎么样?”男人道:“没发现异常。”何遇松一口气:“刚才他肩膀上中了一爪,我帮他清理了一下,就怕体内还有残余,想找你看看。”又安抚冬至:“别担心,老大说没事,那就是真没事了。”男人道:“不行,让他到站就下车。”下一站是天津,但离终点站还有很远。冬至道:“可我想去长春。”何遇见男人脸色不对,就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男人淡淡道:“那个乘务员死了。”冬至一惊。何遇追问:“死因呢?”男人道:“没有外伤,要进一步检查,我已经跟上面说了,下一站停的时候,把人交给我们处理。”何遇问:“那我们也跟着下车?”男人摇头:“有人接手,化验结果会告诉我们的。”他语焉不详,想必是有冬至在场的缘故。何遇看了冬至一眼,为他求情:“老大,反正我们也是在终点站下,不如捎他一程,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东西,万一冬至下车还跟着他,我们又一时不察,到时候收拾起来还挺麻烦的,你看呢?”男人不语。冬至忐忑不安,心情就像当年刚毕业去面试,对着面试官回答问题的时候。他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想留下还是不想留下。何遇朝冬至使了个眼色。冬至会意,忙道:“我什么都不打听,到终点站就马上跟你们分道扬镳!”男人终于点了头。冬至有点紧张,又有点开心,不知道是因为可以待在这帮来历神秘的人身边,窥见更加离奇古怪的玄幻故事,还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对方即使不说话,也像一本黑夜里的书,引诱着别人去打开。何遇将牌子收回去,笑道:“有关部门?这个称呼挺好玩,这么叫也未尝不可。火车上有些古怪,我们就是收到消息,才会上来追查的。”他又安抚道:“不过事情不大,不用太担心,我们会处理好的。”冬至听见处理两个字,莫名有点紧张:“那我会不会被失忆啊?”何遇莫名其妙:“什么被失忆?”冬至道:“美剧和电影里都这么演的,但凡看过外星人或什么不明生物的民众,被主角的记忆消除棒一照,立马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何遇大感兴趣:“还有这种电影?叫什么名字,回头我也去看!”冬至道:“叫《黑衣人》,有三部,还有美剧《x档案》,也是讲这一类的,挺出名的啊。”何遇摸摸鼻子:“我之前一直在山上,除了修炼就是修炼,两年前才下山,有点空闲都用在游戏上了,你说的那种记忆消除棒,目前我还没见过,不过说不定美国佬真有呢,上回出国交流,我就见过他们不少先进仪器,总局还说要引进,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说着说着又离题万里,虽然冬至对他说的内容很感兴趣,但还是忙将话题拉回来:“这么说,你们不会强行消除目击者的记忆?那要是有人泄露出去怎么办?”何遇耸肩,一脸没所谓:“那也得有人相信啊,你出去给别人说你碰见妖怪,和你被下了迷、幻、药,你觉得别人会相信哪一种?肯定觉得你是个神经病吧!”冬至:……好有道理,他竟无法反驳。换了半个小时前,有人给他说火车上有妖魔鬼怪,他也会觉得对方是神经病。假装淡定没几秒,他又按捺不住满心好奇,问道:“那些东西是什么?为什么会在火车上出现?”他本来想问刚才那男人的身份,但对方估计是何遇的领导,这么问也有些唐突,话到嘴边,又勉强换成别的问题。何遇倒没有卖关子:“现在还不确定,它们背后可能还有人在操纵,不过这些跟你没关系,你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比较好,免得晚上做噩梦。”冬至眨眨眼:“那除了我之外,火车上还有别人遇到过这种怪事吗?要是我再碰上怎么办?”“目前为止,发生状况的只有你一个。”何遇想了想道,“这样吧,我给你张平安符。”说着,他打开自己的背包,往里头翻找。冬至看着那个毛绒绒的轻松熊背包,熊脑袋睁着一对萌萌的绿豆眼,跟自己四目相对。“这背包是你的?”“对啊,怎么了?”何遇反问,头也不抬。“我以为是你女朋友的。”冬至干笑。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背着个萌萌的熊包,那画面简直太美。何遇幽幽道:“我也想要有个女朋友啊,听说游戏公司的女孩子都很漂亮,你要不给我介绍个?”冬至挠挠头:“我要是能给你介绍,自己就不会是单身狗了。”那头何遇找了半天都没能找到东西,急得满头大汗:“我出门前明明放进去了的!也没像上次一样当厕纸用掉啊!完了完了,又要被老大骂了!”冬至:……他突然觉得何遇的符箓效果可能有限。“算了算了!”何遇掏出一支笔和一盒朱砂。“没带黄纸,先将就一下,你带纸了吗?”这也能将就?冬至从背包里掏出一叠空白的草稿纸。“白纸也可以?”“可以,就是效果差一点。”何遇接过一张,对半折叠,再裁成原来大约三分之一的尺寸,放在桌子上捋直,打开朱砂盒子,用毛笔蘸了,屏息凝神,低头写下一串字符。冬至是学美术的,对各种图案有种天生的敏锐,他发现上面的图案乍看上去似乎毫无意义,一个圆圈连着一个圆圈,仔细端详,却似乎连接出一个又一个生生不息的宇宙洪荒。何遇认真的神情就像自己在作什么绝世名画。车厢里虽然是深夜,还比较安静,但不乏有人窃窃私语,车轮在铁轨上滚动的噪音,何遇心无旁骛,全然不为所动,嘴里还喃喃自语,听不清在念什么。最后笔画长长拖过的瞬间,何遇飞快咬破手指,往符纸上一弹。对方动作太快,冬至看见血弹到朱砂笔划中,似乎还伴随着金光隐隐掠过一瞬,随即消失不见。何遇一气呵成写好一张符箓,其实也还不到一分钟的事情,但却好像过了很久。“好了!”他长舒口气,擦掉额头上的汗,又吹干符箓,将它折成等边三角形,递给冬至。“这是明光符,最常见的一种驱邪符,你放在身上,可保灵台一点清明,不受邪魔内侵。”何遇抓抓头发,“本来用黄纸写是效果最好的,但现在没有,没办法,我已经用我的血加强了符胆,可以稍加弥补一下效果,你带在身上,最好上厕所也别离身。”对方毕竟一片好意,冬至郑重感谢,把符箓放进口袋里。何遇好像没心没肺的样子,又开始拿出手机玩游戏,一边和他聊游戏开发和设置。冬至闲得无聊,想起何遇刚刚画的符,也在草稿上随意涂鸦。何遇余光一瞥,咦了一声。冬至在画刚才何遇画过的符箓,那么复杂的字符,他居然看一眼,就随手画了个七七八八,虽然形似神不似,更谈不上效力可言,但已经足够让何遇意外的了。“我学了一天才画出来的符,你居然看一眼就会了!”“我毕竟有美术功底。”冬至有点小得意,又要保持谦虚,睫毛跟着眼睛上下眨动,甭提多可爱了。何遇又羡慕又嫉妒:“还好你没在我师父手底下,不然我肯定天天被他拿着你念叨!”刚说完,他心头一动:“这样吧,我把画明光符的诀窍教给你,下次你可以拿黄纸和朱砂自己画。”冬至跃跃欲试,又有点犹豫道:“那你这样算不算泄露师门秘密?”何遇大手一挥,很是豪爽:“没事,就一张符而已,谁让你是我喜欢的作者呢!”“人有头有脚,符也一样,分符头,符腹,符胆,符脚,缺一不可,降妖伏魔,保家平安的符文,一般符头都是敕令,有些符是请神的,还得加上想要请的神明,但各派都有不同秘法,同样一种符,不同派别也有出入……”何遇絮絮叨叨讲了一堆,又给他说画符时的诀窍。“画符经常会失败,你没有修习内家功夫,更是事倍功半,刚才只是能把图案画出个轮廓,离注入符胆还远得很,回头我再给你画一遍明光符,你回去之后照着练习,切记画符的时候,要气沉丹田,心念合一……”冬至虚心请教:“丹田在哪里?怎么把气沉下去?”何遇想了想道:“你酝酿一下放屁的感觉,但不要把屁放出来。”冬至:……何遇道:“普通人画出来的符,空有符形,没有符窍,不过你要是真能把这道符原原本本画出来,就算是空有符形,震慑一般小魔小怪也足够了。要是下次再碰见那样的情况,连符也起不了作用,还可以咬破手指,对着虚空画明光符,只要定下心,说不定威力还要更大一些。”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娘的,那小日本龟孙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看我何大爷的!”何遇咬牙切齿道,提笔蘸了朱砂开始画符,结果一张符还没画完,他一口血就喷出来,要不是冬至眼明手快扶住他,他整个人就直接往尖锐的石头上栽了。眼看他喷出的那口血都有半杯马克杯那么多了,冬至忍不住嘴角抽抽:“要不你歇一会儿吧,龙……老大好像挺有把握的。”何遇面如金纸,有气无力:“龙本身就是夺天地之造化的生物,能与自然变化契合,被血魂怨气喂养诈尸的龙更难对付……老大当然很强,但他前段时间受了点伤,剑也不是他用惯的那把,哎!”冬至道:“我能做什么吗?”何遇咽下满嘴的血腥味,咬咬牙道:“你来帮我画符吧,我教你口诀手印!”冬至觉得自己可能做不好,但事到如今,根本没有犹豫的余地。美貌的日本少女北池绘盘腿而坐,双目紧闭,看似正在疗伤,她那两只式神一左一右盘踞在她身后,偃旗息鼓。人龙搏斗,飞沙走石,天地变色,冲锋衣男蠢蠢欲动,想要靠近,被眼尖的老郑发现,捏紧半截鞭子冷冷盯住他。就在这时,麻生善人啊了一声,惊恐道:“怪物!那些怪物来了!”他是用日语说的,但所有人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恐惧,纷纷循声望去,却见雷光闪烁之中,一团团灰色半透明的雾气朝他们飘来,却令人头皮发麻。从它们的外形来看,根本想象不出它们的恐怖之处,但冬至想起火车上那名乘务员的诡异情形,想起宾馆里踮着脚尖走路,后来又去跳楼的客人,还有变得如同行尸走肉的姚斌,整个人顿时置身冰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别愣着了,快来帮我画符!”何遇道。那几团灰雾不敢靠近龙深与骨龙他们搏斗的周身,像被龙威所慑,又像有其它所顾忌,但对老郑这些人,却毫不客气,目标明确。老郑余威犹在,半截鞭子抽下去,灰雾微微震颤,却没有像先前那样破碎消散,仅仅是速度减缓片刻,又往前飘去。枪声响起,冲锋衣男手下的保镖惨叫一声,灰雾一点点从他的头顶没入,他在地上拼命翻滚挣扎,却无济于事,冲锋衣男连忙朝他胸口开一枪,对方腿脚蹬了几张,双眼圆睁没了动静,但过了一会儿,身体却慢慢爬起,僵硬迟缓,冲锋衣男又开了好几枪,血从对方身上涌出,他朝冲锋衣男露出一个狰狞笑容,猛地扑了过去。白鹤飞掠而至,将保镖扑倒,麻生善人跟冲锋衣男连滚带爬退到北池绘后面,惊恐万分,早已没了刚才对待冬至和张行的威风。何遇在地上布了一个小型阵法,把老郑一道给圈进来,灰雾只能在外面徘徊,却无法上前一步,但冬至余光一瞥,发现贴在地上的符文都在缓缓变黑,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失去效用。他加快手速,但越急越乱,已经写坏了好几张。何遇忽然在他背后拍了一下,冬至发现自己耳边一下子听不见任何声音,他抬起头,场面依旧混乱,何遇却朝他作了个手势,意思是让他专心写符,冬至明白对方应该在他身上做了什么手脚,让他可以不被耳边的噪音干扰。他强迫自己定下心,专注眼前的符纸,先在心中模拟符箓图案,然后一笔一划画下符箓,一边在心中默念口诀:“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五居中宫,制伏凶恶,克伐灾危,斩邪灭踪!”符文还是明光符,现在现学其他符箓已经来不及,效果也不会太好,何遇索性就让他一直画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99页 当前第170
首页   上一页   ←   170/19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步天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