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步天纲_分节阅读_第175节
小说作者:梦溪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步天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6 22:31:45
D-居然还认得一些路。反观宅男何遇,自从来到这里,居然没出过几回门,说去吃个烤鸭,连路都差点找错,两人瞎晃半天,最后还是冬至找对地方,进去的时候人家都快打烊了,大厅里寥寥几桌,他们倒是赶上个夜宵场。两人早已饥肠辘辘,随便点了些招牌菜,就都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等上菜。冬至假装没话找话:“刚才你去找龙老大,他没提起我吧?”何遇:“那倒没有,不过我说你有天赋,让他收你为徒。”冬至有点紧张,饥饿感瞬间不翼而飞:“那他怎么说?”“什么也没说,你虽然上次表现不错,不过老大这么多年从来没收过徒弟,想要他为你破例也有点困难。”何遇耸肩,见他竖起耳朵聆听,奇道,“怎么?难道你很想当他的徒弟?”冬至眨眨眼:“龙老大很强啊,能当他的弟子不是很好吗?”“但他也很严厉。”何遇拍拍他的肩膀,“相信我,等培训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你会被他虐得死去活来,飘飘欲仙,然后直接打消这个念头的。”不会。冬至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如是说道。只有他自己能听见。何遇忽然想起什么:“对了,还有个好消息。上回你在长白山上表现英勇,关键时刻帮了不少忙,我给你申请了两万块奖金,不过你想考进来的话,奖金也可以兑换加分,你想选哪个?”冬至精神一振,美滋滋问:“两万块能兑换多少分?二十分吗?”何遇:“两分。”冬至:……吃完饭,冬至就被何遇拽去网吧。用何遇的话来讲,他在山上修行二十多年,几乎与人类文明隔绝,刚下山的时候连手机都不知道怎么用,憋得久了就分外饥渴,乍一接触网络游戏立马就迷上了,成为万千单身狗宅男中的一份子,可惜平时工作时间太长,休假太少,同事又都是战五渣,好不容易遇上冬至,那必须过足瘾再说。冬至陪着他打了整整一夜的游戏,直到天快亮,两人才精疲力尽勾肩搭背回到特管局。龙深约莫是知道何遇伤势还没好,想趁机偷懒,也没让他出外勤,何遇乐得轻松,把沙发让给冬至,自己随手扯了张毯子往地上一卷,抱个皮卡丘抱枕就呼呼大睡。冬至虽然也很累,但何遇的打鼾声实在太惊人了,他翻来覆去没能睡着,只好又爬起来。何遇给他住的宿舍也还没收拾,里头乱糟糟一团,冬至打算去外头随便开个酒店房间先睡一觉。刚打开门,就看见龙深从外头走过。冬至:……就在这时,前方的变故也令他呼吸一滞!那七八个人里有人忽然从口袋摸出黑乎乎类似手、枪的武器,指向他们这里。砰的一声!这些人居然能带枪上长白山?!前面有狼,后面有虎,伴随着枪声响起,冬至和张行硬生生停下脚步。他们很快发现对方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他们身后的姚斌。冬至拉着张行弯腰飞快滚向一旁,姿势很不雅观,但起码能保命。七八声枪响之后,姚斌的身体只是稍稍摇晃一下,又继续朝他们走来。“别打了!这家伙根本不怕枪!”有人喊了一句。冬至看见一个女人捡起地上树枝,双手结印,嘴里念念有词,树枝蓦地自燃,她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把弓箭,将树枝搭上,朝姚斌射过去。燃烧的树枝倏地一下射向姚斌身后,正当冬至以为她准头不好射偏了的时候,却忽然听见一声凄厉嘶叫,姚斌身后陡然炸起一蓬火光!火光之中,一团黑雾扭曲变形,随即消散,冬至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但火势随即蔓延到姚斌身上。张行低低啊了一声,像是要冲上去救人,冬至将她牢牢抓住,她身体一震,随即意识到眼前的姚斌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在这里杀人不好吧?”刚才那个中年人又开口道。“他已经被潜行夜叉吸光脑髓精魂,不算是人了。”刚才以树枝为箭的女人道,她的语调有点生硬古怪,却很年轻,冬至借着手电筒的光亮偷偷往他们那里看了一眼,发现那女孩子还长得很漂亮。她旁边站着一个老头,绷着脸像欠了别人几千万。另外还有几个年轻一点的男人,手里都拿着枪。冬至没敢多看,很快将目光收回。“我们刚才碰见的也是这些鬼东西?!它们怎么冒出来的!”中年人骇然道。“肯定是有人放出来的。”另一个人冷冷道,“下次再碰见这种东西,不要开枪,直接一把火烧了,不然被它们附上来吸干脑髓,你就变成跟他一样了。”这人口中的“他”就是姚斌。火势越来越大,很快将姚斌整个人包裹其中,最诡异的是,在此过程中,姚斌连一声呼喊呻、吟都没有,甚至一动不动,这根本不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似乎正应了女孩子的话——他已经不是人了。冬至见过火车上那个乘务员的样子,心里还算有些准备,张行却要面对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熟人被烧死的巨大冲击,要不是冬至死死拉住她,捂住她的嘴巴,她已经尖叫出声,瘫软在地上了。那几个人交谈几句,分出两个人在周围戒备,其他人则朝冬至和张行望过来。“你们是什么人!”一个穿着冲锋衣的男人问道,腔调一如那女孩子的生硬。张行神情恍惚,显然暂时不适合出面,冬至只好将他们在山上遇见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又硬着头皮问:“请问你们也在找出路吗,我们能不能跟在你们后面?我们保证绝对不会拖累你们的!”冲锋衣男皱了皱眉,回头看老人和少女。这时候中年人出声道:“多一个人多一份照应吧?”冬至注意到他用的是商量的口吻,不管冲锋衣男也好,中年人也好,他们说了都不算,真正做决定的是少女旁边的老人。老人看了冬至一眼,面无表情,一双眼睛却如鹰隼锐利,被那种眼神看上一眼,冬至只觉五脏六腑都被看透似的。对方微微颔首,对冲锋衣男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后者挺直腰杆,低头答应一声,对所有人道:“到前面找个地方休整一下!”冬至暗暗松了口气,拉起张行跟在后面。天昏地暗,全靠前面那几支手电筒开路,冬至不想把手机的电耗光,强忍着拿手机出来照明的冲动,紧紧跟着他们,生怕被甩下。虽然对方有枪,也不像善类,但怎么都还在人类的范畴内,比起姚斌,冬至宁愿跟他们一起。走在后面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冬至很快发现这一群人其实是分作两拨。一拨就是以老人和少女为中心,一共六个人。一个穿着羽绒服的男人走在他们旁边,偶尔交谈几句,看上去有些地位,但他对老人和少女的态度也比较讨好。冲锋衣男带着另外两个人簇拥着他们,则像是保镖。另一拨则是刚才那个中年人,和另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年轻人。很古怪的组合,还带枪上山,怎么看都像是在从事某种见不得光的行业。那一瞬间,盗墓走私贩毒等等名词在冬至脑海掠过,要是手机没信号,他估计就要控制不住自己身为祖国大好青年的举报义务了。这一路没再碰见什么古怪,众人走到一条河流边上,冲锋衣男抬手作了个手势,众人停下来,就地生火休息。冬至不想太靠近他们,也不敢离得太远,就找了块大石头把张行安置下来。“靠,怎么没电了!”黑色羽绒服的青年看着手机小声骂了一句。冬至意识到这是个机会。“大哥,我这有充电宝。”他从背包里拿出充电宝,机灵地递过去。青年看了他一眼,有点意外,冬至发现对方脸上有道疤。“我叫小冬,大哥怎么称呼?”冬至拿出平时跟别人套近乎的笑容,对方的脸色和缓许多。“叫我疤子就行。”青年道。“疤子哥,你们是要去哪里?我不是想打听什么,是想知道半道上有没有比较安全的地方,我们可以独自离开,等天亮再找路下山就成。”冬至小声道。疤子哂道:“别做梦了,除非跟着我们一起上去,再一起下来,我们打从上山就碰见过不少那些鬼东西了,有的没有实体,有些就像刚才那样,操纵个人来攻击我们,没有他们……”他努努嘴,朝老人和少女的方向示意,“你们是不可能安全离开的。”冬至心头一凉,试探道:“他们的口音不太像中国人?”疤子撇撇嘴,倒没隐瞒:“对啊,小日本嘛!连我师父都不放在眼里,据说是什么财团的总裁,拽得二五八万,眼睛都长头顶上了,呸!还不是在中国人的地盘上!”不满之情溢于言表,但他也只敢压低声音说。这几个日本人身份既然不一般,大半夜上长白山,目的肯定不单纯,疤子师徒跟这伙人混在一起,必定也不是什么善茬,冬至意识到这一点,没再多问,谢过疤子,起身回到张行那里。原本已经逐渐平静下来的张行,忽然又像一张绷紧的弓弦,被冬至一碰,差点没跳起来,冬至忙把她按住,发现她浑身抖得像筛子,连牙齿都上下打战。冬至吓一跳:“你很冷吗?”张行反手抓住他的胳膊,好一会儿才抖抖索索在他掌心上写字。“我懂日语,刚才他们说话,听见一些。”冬至一凛,随即意识到对方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不然张行不会吓成这样。果不其然,张行又在他手上写道:“他们好像在找什么,留着我们,是为了遇到危险,可以把我们两个抛出去。”冬至无声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还真是才出狼窝,又掉虎穴啊!他也学着张行,在对方掌心一笔一划地写字:“我们不认路,跑不了,跟在后面,见机行事,别靠太近。你听见他们要找什么了吗?”张行写道:“听不清,但他们提到什么麻生财团。”麻生财团?日本出名的大财阀,如雷贯耳,冬至偶尔也在新闻上看见。张行手心全是汗,冬至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人在黑暗相视苦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为了小命,两害相权取其轻,没办法,继续走吧。对方休息够了,冲锋衣男点起几支火把,居然也给冬至两人分了一支。一行人重新启程,冬至暗暗留心,发现自己走的大多数是上坡路。难道是要重新上山?即使发现这一点,冬至和张行也别无办法,只能祈祷一路平安。但现实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冬至举着火把的手有些酸,正想换一只手,余光一瞥,就看见一团黑雾若有似无,飘向疤子身后。“小心!”冬至眼尖,下意识就喊出声。疤子反应很快,猛地转身,火把往前一扫,另一只手已经扣动扳机,向身后开枪。这只是下意识遇到危险时的举动,他也知道开枪根本没有用,很快又朝旁边一滚,与黑暗融为一体的灰雾遇火稍滞,随即又粘了上来,疤子破口大骂,扔了手中的抢,居然向张行抓来,想拿她当垫背!领队就说,长春有个吊水壶,哈尔滨也有个吊水壶,但哈尔滨的吊水壶没有水,有一次几个旅客没搞清楚,上错车,结果一路坐到哈尔滨松峰山,放眼望去一滴水也没有,都傻眼了。众人听得笑起来,冬至也跟着笑。领队要大家轮流讲个自己在外头游玩时遇到的趣事,等张行讲完时,她就对冬至说:“要不你也讲一段。”领队也注意到冬至了,见状笑道:“小帅哥也说说吧,张大美女难得主动开口邀请别人呢,我们团队里的帅哥可都没有这样的荣幸!”车上众人听见了,纷纷转头过来看冬至,刚才上车的时候别人余光一瞥,已经觉得这小伙子特别耐看,眼下见他坐在漂亮的张行旁边,居然也没被比下去,有爱开玩笑的已经起哄道“哇,金童玉女啊”。张行微微红了脸,却没否认。冬至也不矫情,就说他上回去四川九寨沟,那儿有个酒店,叫九寨天堂,一下飞机,就有酒店的车来接送。司机是个大大咧咧的汉子,见客人上车就问,你们是去天堂的吗?客人大怒,立马反驳,说你才去天堂呢。众人很给面子,听他说完,都稀稀落落地捧场笑起来,张行顺势就问:“九寨好玩吗?”冬至笑道:“挺好玩的,九寨归来不看水,那里的水就像有生命的精灵,有机会你真应该去看看。”张行被打动了,用俏皮的语气道:“那我下次去,能不能找你当导游?”冬至眨眨眼,假装没听懂她的话意:“我去过了。”张行有点失望,刚才的勇气一下子消失没再说什么。大家说说笑笑,一路也过得飞快,不过半小时就到了长白山北坡。买票时,冬至趁机与徒步团分手,张行倒是有心想挽留,但他借口自己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作画,还是婉拒了。这里向来是热门旅游景点,虽然是淡季,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冷清,冬至乘车上了天池,在那里画了两个小时,又沿着指引往另一个方向走。山中清寒,草木却已有了春意,他体力还不错,上来时坐了车,下去就想徒步,半途走走停停,写写画画,不知不觉走出景区标识的范围,再回头一看,苍林茫茫,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正考虑要不要循原路回去,他就听见“喵”的一声。一只胖乎乎的大黄猫在他身后,好像在叫他。冬至愣了一下,走近几步,那猫居然也不怕生,一动不动。“小家伙,你是家养的还是野生的,迷路了吗?”冬至笑道,“我身上只带了巧克力和水,但你不能吃巧克力。”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 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他拿出回来途中买的黄纸和朱砂毛笔, 用矿泉水调了朱砂,兴致勃勃开始学画明光符。按照何遇的说法,调和朱砂时, 用矿泉水比用自来水效果要更好,因为矿泉水蕴含的矿物质更多, 也更接近天然。画符其实是以人为媒介, 用符箓来沟通天地的一种方法。纸以木造, 本身属木,但黄纸的颜色又代表了土,土在五行方位里位于正中,取的又是天地中正之气,而朱砂本身属火, 调了水的朱砂又蕴含水属性,这就差不多集合了五行属性。据何遇所说,还有的人会特意在朱砂里再加入金粉, 令五行俱全, 交织流淌, 生生不息, 达到真正降妖伏魔的效果。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嬉皮笑脸,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99页 当前第175
首页   上一页   ←   175/19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步天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