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步天纲_分节阅读_第182节
小说作者:梦溪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步天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6 22:31:45
D-,正在结账,乘务员将水递过去。这一看不打紧,冬至差点叫喊出声。被夜灯照射,倒映在车厢顶部的模糊影子,不知何时自己动起来,做着与底下人完全不一样的动作,正慢慢朝座位上方伸出手!原本扁平的黑影到了前座的头顶,却化为实质性的黑雾往下渗透。眼看就要碰触到前座乘客,四周竟然无人察觉!惊骇之下,冬至想也不想,摸出口袋里的明光符就朝黑雾掷去!符箓穿透黑雾的瞬间爆出一团光芒,像是灯光骤然闪了又灭,冬至看到那张符箓与黑雾一道爆开,化为粉末又消失无踪。那个乘务员倏地望向冬至,刚才满面笑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令人颤栗的扭曲狰狞,眼神里的怨毒几乎要溢出来。他将餐车往前一推,人却扑过来!冬至甚至没能看清对方到底是如何动作的,肩膀已经被狠狠抓住。痛楚瞬间穿透衣服和皮肉,直接抵达骨头,眼前视线一片模糊,仿佛被血雾覆盖,冬至有种整个肩膀要被撕裂下来的错觉,极度的疼痛让他不由自主大叫起来。“啊!!!”忽然间,眼前大亮,如同烟花骤然在夜空炸开,炫目却不刺眼,火焰散作流光,璀璨华丽,充斥着他的视线。耳边传来一声尖利的惨叫,极具穿透力,凄厉中带着不甘怨恨,让人禁不住浑身发抖,想要捂住耳朵。被紧紧抓住的肩膀陡然一轻,冬至无力倒向后座,大口大口喘息。但混乱才刚刚开始。眼前骤然黑暗,连原本开在车厢里的夜灯也齐齐灭掉,随着餐车乒铃乓啷的动静,乘客们惊叫起来,不少人慌忙大喊“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就在这个时候,冬至的肩膀微微一沉,像是有人按住。还没彻底从惊吓中恢复过来的他下意识就要惊叫,嘴巴却适时被捂住,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是我。”是被何遇喊老大的那个男人!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也许是何遇的原因,冬至几乎跳出嘴巴的心脏好像被一只手接住,又慢慢放回原地。似乎察觉到他的放松,男人这才松开手。“给你治一下肩膀。”对方言简意赅道。冬至随即感觉自己受伤的肩膀像是被一盆冰水灌入,瞬间缓和了火辣辣的痛楚,他本来半边手臂都没了知觉的,但现在试图动了动手指,发现居然比刚才好上许多。他张口想要道谢,喉咙干涩疼痛,刚才的出汗好像把所有的水分都带走了,身体也软绵绵的,根本站不起来。车厢里的大灯亮起来,不知谁喊一声“有人昏倒了”,茫然的乘客们这才发现刚才推着流动餐车的乘务员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冬至脑海里一直浮现对方朝自己露出的诡异笑容,忍不住朝地上看去。这一看之下,冬至不由心头狂跳。不知是否光线造成的错觉,他似乎看见对方额头上有一线淡淡红痕。冬至没敢上前仔细查看,转头想把这个发现告诉男人,却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来无影,去无踪,不留任何痕迹,要不是肩膀上的痛楚确实好很多,冬至几乎又要怀疑自己出了幻觉。乘务长带着乘警过来很快赶来,拨开人群,弯腰察看,脸色随即变得凝重。车厢内一片乱糟糟,有小孩惊吓啼哭的,有乘客抱怨的,倒地的乘务员很快被带走,过了一会儿,乘警去而复返,开始挨个询问当时的情形。冬至被问到的时候,当然不敢把实情说出来,只说乘务员不知怎的突然倒下去,紧接着灯光一灭,他也看不见了,跟其他乘客的说辞大同小异。何遇回来的时候还被乘警盘问了一下,还好他随身带着车票,冬至看到他,如获救星,反倒是何遇见他一脸惨白,很是惊讶。“出事了?”冬至点点头,低声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一遍。“老大来过了?”何遇如释重负,“还好,有老大在,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你肩膀怎么样了,我看看。”冬至也想看看自己肩膀的伤势,刚才那一抓,他感觉自己肩胛骨都要碎掉了。他脱下上衣,低头一看,果然吓一大跳。左肩多了一个青紫近黑的五指印,正好就是刚才对方抓在他肩膀上的位置。何遇脸色凝重在掌印上摸了又摸,终于松一口气:“没事,只是有点淤青,还好你遇上老大,不然就不止留下痕迹了。”冬至战战兢兢:“会怎样?粉碎性骨折吗?”何遇摇摇头,脸色有点紧绷:“这还是好的,一旦魔气渗入皮下,通过血肉流遍全身,整个人的精魂就会被魔气侵袭殆尽,成为一具徒有皮肉的躯壳,到那个时候就无力回天了。”变成僵尸吗?冬至瑟瑟发抖:“能不能说明白一点?”何遇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反正就是一个字,死!”冬至被他那一拍,吓得一个哆嗦。老实说,在这之前,哪怕是何遇写下那张符给冬至的时候,他心底对这种怪力乱神的事还抱有半信半疑的态度,但那张符跟黑雾碰撞时爆开的火花,以及现在他肩膀上这个手印,都让他不得不去相信何遇的话。正常人类抓住他的肩膀,哪怕再用力,都不可能留下这样的痕迹。新世界的大门正在朝冬至缓缓打开。冬至也想学公司里那些女生嘤嘤嘤,他能不能把这道门重新锁上啊?!他平复了一下呼吸:“还有一件事,刚刚倒下去的那个乘务员,额头上有一条红痕,我曾经在梦里见过!”他把自己之前的梦境和何遇描述一遍。何遇的表情严肃起来:“我带你去见老大。”冬至惊悸未定,走路跟踩在棉花上似的,还是靠何遇半托半扶,才来到软卧的车厢。软卧里空无一人,连行李都没有,只有左侧下铺枕头边放着一本彩色封皮的书。“老大不知道又去哪了,这间软卧被我们包下了,你随便坐吧,我去给你买点热饮喝。”何遇说完就走了,冬至很想拉住他,但又觉得这样太怂了,只好强装镇定,四处打量,视线不知不觉就落在那本书上。凑前一看,书名是《三百六十五个童话故事》。他脑海里不自觉浮现那个男人拿着童话书看得一本正经的样子,觉得简直难以想象。难道对方是买给孩子的?冬至觉得未经主人同意擅自去翻人家的书不太好,又控制不住好奇心,脑海里两个声音不停拿着刀交战,最后小人那一面占了上风,他朝那本书伸出手。他没有拿起来,只是随手翻开最新一页。居然不是童话书,而是一个笔记本?他咦了一声,发现上面的字迹很潦草,比何遇的鬼画符还难懂,却有种快要划破纸张的惊心动魄。不像简体字,也不是繁体字,更不像外语,这是什么文字?冬至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看下去了,赶紧压抑住自己翻看其它页的欲望,将笔记本合上。下一刻,门被推开。冬至吓一跳,忙转头去看,何遇出现在门口。“对不起,我刚以为那是本童话,就想拿起来看看!”没等对方询问,他已经主动开口坦白。结果何遇嘿嘿两声:“没事,反正我也偷看过!老大闲着没事经常会在上面写写画画,不过一般人都看不懂,看了也没用。”他放下手里的热水,对冬至道:“经费紧张,买不了热巧克力,喝杯热水将就一下。”冬至:……经费有限能包下这一整间软卧?可能是他的表情太明显,何遇哀怨道:“就因为包下这里,所以才没有多余的经费了啊!”冬至很奇怪:“这里还有多余三个床位,你为什么还要去硬座?”何遇唉声叹气:“工作需要,不能集中在一个车厢,硬卧那边还有人在盯着。”冬至想起徐宛母女,就问何遇有没有追上人。何遇摇摇头:“我前后跑了好几节车厢,都没看到你说的母女,会不会是你看错了?”正说着话,男人回来了。“怎么把人带回来?”他没有跟冬至寒暄,直接就问何遇。何遇将冬至的梦境说了一下,男人果然皱起眉头,看向冬至,片刻之后又摇摇头。冬至紧张起来,不知道摇头是什么意思。何遇忙问:“怎么样?”男人道:“没发现异常。”何遇松一口气:“刚才他肩膀上中了一爪,我帮他清理了一下,就怕体内还有残余,想找你看看。”又安抚冬至:“别担心,老大说没事,那就是真没事了。”男人道:“不行,让他到站就下车。”下一站是天津,但离终点站还有很远。冬至道:“可我想去长春。”何遇见男人脸色不对,就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男人淡淡道:“那个乘务员死了。”冬至一惊。何遇追问:“死因呢?”男人道:“没有外伤,要进一步检查,我已经跟上面说了,下一站停的时候,把人交给我们处理。”何遇问:“那我们也跟着下车?”男人摇头:“有人接手,化验结果会告诉我们的。”他语焉不详,想必是有冬至在场的缘故。何遇看了冬至一眼,为他求情:“老大,反正我们也是在终点站下,不如捎他一程,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东西,万一冬至下车还跟着他,我们又一时不察,到时候收拾起来还挺麻烦的,你看呢?”男人不语。冬至忐忑不安,心情就像当年刚毕业去面试,对着面试官回答问题的时候。他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想留下还是不想留下。何遇朝冬至使了个眼色。冬至会意,忙道:“我什么都不打听,到终点站就马上跟你们分道扬镳!”男人终于点了头。冬至有点紧张,又有点开心,不知道是因为可以待在这帮来历神秘的人身边,窥见更加离奇古怪的玄幻故事,还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对方即使不说话,也像一本黑夜里的书,引诱着别人去打开。这些是黑暗中的怪物,黑暗就是它们天然的庇护所,普通人类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想起火车上那个乘务员,还有姚斌的惨状,冬至觉得要是真被这些东西侵入身体吸光脑髓,变成傀儡,还不如提前给自己一刀了结算了。那些人也很快有了反击。疤子的师父,那个中年人从背上抽出一把桃木剑,将周身舞得密不透风,那些黑雾居然有所忌惮,没敢近身。少女看似随意地抛出几张符文,那些符文到了半空就自燃起来,掠向黑雾,被掷中的黑雾随即爆起火光,轰然炸为粉末。冬至不由睁大眼睛,同样是用符,少女这几手可比何遇华丽高调多了。老人双手结印,念了一句什么,从他背后忽然跃出一匹通体灰白的狼。狼咆哮着扑向黑雾,张开嘴,亮出森森獠牙,原本并无实质躯体的黑雾竟轻易被撕下一块,虽然黑雾很快又聚拢起来,但雪狼同样凶悍无畏,黑雾企图依附在它身上,却每每被雪狼周身的白色莹光化开。疤子突然惨叫:“师父救我!”冬至循声望去,疤子手上的火把将要熄灭,前面的黑雾步步紧逼,似随时都会扑上去,疤子后脚跟被石头绊倒,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能蹭着身体往后拼命挪动,但他顾得了前面,却顾不了后面,一团黑雾正朝他掠去。“后面!”疤子的师父也看见了,他大喝一声警告徒弟,但为时已晚,话音方落,黑雾就冲疤子后面扑去,疤子拼命挣扎,一边厉声喊救命,各种脏话狂飙而出,但那团黑雾仍旧从他头顶没入,很快消失无踪。冬至毛骨悚然,张行更是紧紧攥住他的胳膊,抖得厉害。疤子在地上打滚,仅仅只是喊叫一声,声音就戛然而止,只有喉咙还发出嗬嗬的动静,冲锋衣男等人的手电筒照在他脸上,冬至看到疤子脸上的血管根根浮现出来,眼睛也开始翻白,与先前的姚斌一模一样。疤子五指用力扣入身下的泥土里,一半手指几乎都陷了进去,青筋暴起,狰狞险恶。少女将手中符文掷了出去,疤子暴起发难,在半空将燃烧的符文撕碎,又咆哮着朝人群扑过去,一头白狼从边上跃出,却被团团黑雾缠住,脱身不得。疤子就近抓住冲锋衣男手下的一个保镖,那保镖连连开枪,却仍是被疤子扑倒,双手掐在保镖脖子上。“藤川先生,北池小姐,求你们救救我徒弟吧!”中年男人大急道。少女双手结印,念出音调不同的九个字符,手上仿佛有白光蒸腾而起,一只白鹤从少女身后飞出,扑向疤子。白鹤身形优雅,去势却极凶,当即在疤子额头正中啄出一个血洞,说时迟那时快,少女又掷出一张符箓,正正贴在那个血洞上,火光霎时轰然炸开,将疤子整个人都卷了进去,就像先前的姚斌一样。“疤子!”中年男人气急败坏,转头冲少女骂道:“老子给你们带路,你们这帮王八蛋却杀我徒弟!”“殷先生,你弄清楚,你徒弟已经没救了,我们不杀他,死的就是我们!”冲锋衣男冷冷威胁。“你最好对我们放尊重些,不然下次我们也救不了你。”中年男人被怒火熏染的面容抽搐扭曲,却终究不敢再说出什么狠话。正当冬至的注意力全部被这场变故吸引过去时,张行忽然啊了一声,他闻声回望,就看见一团黑雾朝他们身后飘过来。冬至想也不想,掏出口袋里的符文扔过去。符文与黑雾接触的瞬间亮起一丝红光,黑雾凝滞了片刻,飘来的速度似乎也减缓些许。原来他的符文也不是完全不灵!冬至闪过这个念头,没来得及得意一下,赶紧拉着张行跑开。不远处的少女瞧见这一幕,不由咦了一声。“怎么?”老者在驱赶黑雾的同时,犹有余力关心少女这边的状况。“那人有点奇怪,我试试。”少女回答道,纤手一引。那只白鹤忽然掠过冬至身前,把他吓了一跳,脚步随之踉跄一下,摔倒在地,那黑雾很快又追到身后,这回他身上再没有什么符文,只能眼睁睁看着黑雾飘至他与张行的头顶。见他再拿不出什么保命的本事,少女有些失望,不再往那里看上一眼。对她而言,这些黑雾聚散无形,对付起来很麻烦,还不如等它们附上人体之后再直接用符火消灭掉来得容易。黑雾近在咫尺,想起姚斌和疤子的下场,冬至内心一片凄凉,脑海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张行的肺活量太好了,尖叫也不用换气。黑暗中蓦地出现一道白光,仿佛撕裂空气,直接抽在黑雾身上。那黑雾嘶鸣一声,霎时爆裂四散,化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99页 当前第182
首页   上一页   ←   182/19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步天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