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步天纲_分节阅读_第192节
小说作者:梦溪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步天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6 22:31:45
D-样的情况,连符也起不了作用,还可以咬破手指,对着虚空画明光符,只要定下心,说不定威力还要更大一些。”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转头问冬至:“你还是童男吧?”冬至根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何遇嘿嘿一笑,拍上他的肩膀,挤眉弄眼:“我懂,我懂!是就更好了,你这种生辰,本来就应该注意一下。”冬至迷茫:“我的生辰怎么了?”何遇道:“冬至是一年阴消阳长之时,换而言之,正好脚踩阴阳,这本来也没什么,但你名字居然也叫冬至,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八字里同样是阴阳消合,互取平衡。其实论凶论煞,你不算最差的,还有很多不好的八字排在你前面,但对一些有歹心的人来说,你的八字也不是全无作用。”他没具体再说下去,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冬至点点头,虚心受教。何遇看见他乖巧的样子,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发:“乖。”随后又觉得自己不好意思,咧嘴一笑:“我有个毛病,一看见毛绒绒的可爱小动物就受不了。”冬至嘴角一抽:“我哪里毛绒绒?”何遇理直气壮:“头发!”冬至照着何遇画出来的符文又画了几遍,一遍比一遍流畅,连何遇也觉得他在画符上很有天分,不免暗道可惜。“你要是早十年被我师父看见,估计还能当我师弟。”冬至很好奇:“现在还真的有那种隐士高人吗?你们是什么门派?平时隐居在哪里?可我看到峨眉山青城山那些现在每天都挤满游客,你们哪有地方修炼?”他不问则已,一问就滔滔不绝,对熟人更是话痨。不过何遇自己也是个话痨,所以两人一见如故。这些问题不涉及什么机密,何遇也没打算隐瞒,就道:“我们门派叫閤皂派……”话音未落,冬至忽然啊了一声。“我看见徐姐母女了!”何遇腾地起身:“在哪里!”冬至指着前面的车厢通道:“刚走过去,我看着很熟悉,应该就是她们!”“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坐着别动!”何遇抛下一句话,人已经没影了。火车依旧高速前进,令窗外光与影飞速闪逝重叠,恍惚有种时空穿越的感觉。耳机里放着蔡琴的《你一定要是个孩子》,醇厚华丽的女声流淌而出,冬至灵感泉涌,忍不住拿着笔在草稿纸上涂涂画画。乘务员推着流动餐车过来。轮子跟车厢地面接触,制造出不小的动静。“饮料零食水果小吃方便面,有人要的吗?”这种吆喝声打从上火车就隔三差五听见,冬至耳朵已经长茧了,一般头也不抬。但此刻,不知怎的,神使鬼差,他抬起头看了一眼。乘务员看着有点眼熟。冬至记忆力不错,几秒的时间就想起来了。刚刚餐车里,就是这个乘务员在值班。但她怎么会跑来推流动餐车?流动餐车和固定餐车的工作,一般来说不会是同一个人在做啊!正想到这里,那乘务员也朝他看过来。四目相对,对方的眼神在昏暗光线下似乎倍加诡异,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正对着他笑。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冬至也不矫情,就说他上回去四川九寨沟,那儿有个酒店,叫九寨天堂,一下飞机,就有酒店的车来接送。司机是个大大咧咧的汉子,见客人上车就问,你们是去天堂的吗?客人大怒,立马反驳,说你才去天堂呢。众人很给面子,听他说完,都稀稀落落地捧场笑起来,张行顺势就问:“九寨好玩吗?”冬至笑道:“挺好玩的,九寨归来不看水,那里的水就像有生命的精灵,有机会你真应该去看看。”张行被打动了,用俏皮的语气道:“那我下次去,能不能找你当导游?”冬至眨眨眼,假装没听懂她的话意:“我去过了。”张行有点失望,刚才的勇气一下子消失没再说什么。大家说说笑笑,一路也过得飞快,不过半小时就到了长白山北坡。买票时,冬至趁机与徒步团分手,张行倒是有心想挽留,但他借口自己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作画,还是婉拒了。这里向来是热门旅游景点,虽然是淡季,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冷清,冬至乘车上了天池,在那里画了两个小时,又沿着指引往另一个方向走。山中清寒,草木却已有了春意,他体力还不错,上来时坐了车,下去就想徒步,半途走走停停,写写画画,不知不觉走出景区标识的范围,再回头一看,苍林茫茫,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正考虑要不要循原路回去,他就听见“喵”的一声。一只胖乎乎的大黄猫在他身后,好像在叫他。冬至愣了一下,走近几步,那猫居然也不怕生,一动不动。“小家伙,你是家养的还是野生的,迷路了吗?”冬至笑道,“我身上只带了巧克力和水,但你不能吃巧克力。”大黄猫好像听懂了,居然还翻了他一眼,转身慢慢往前走。冬至觉得很好玩,忍不住跟在黄猫后面,一人一猫维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走了快要半个小时,他隐隐听见前面传来瀑布落入水潭的动静,间或还有说话喧哗,大黄猫却似受了惊吓一般,嗖的一下蹿入丛林,霎时消失不见。眼前瀑布仿佛骤然展开的天地,令人不由自主呼吸一滞。三三两两的游客正忙着拿手机拍照合照,像冬至这样光是站着欣赏风景的人反而不多。“冬哥!”冬至回神抬头,看到张行和那个旅游团的人在一起。他走过去打招呼:“又见面了。”“是啊,刚在天池没看到你,我还以为你落在我们后面呢!”张行有点兴奋,“要不等会儿一起走吧?”冬至亮出手上的画板:“不了,等会儿我还得找个地方写生呢。”张行哦了一声,露出失落神情,冬至假装看不见,从背包里拿出两份巧克力,递给张行一份,她这才重展笑颜。“张行,吃烤鱼吗?”一个男生走过来,给张行一袋烤鱼片,顺带在他们旁边坐下。“聊什么,这么高兴?兄弟怎么称呼?”他问的是冬至,但目光明显落在张行身上。张行有点不高兴,把烤鱼片往冬至手里一塞,说了句没什么,就起身走开。男生也顾不上冬至,起身就去追,冬至瞅着手里的烤鱼片,正犹豫要不要拿去还给人家,就看见那只大黄猫不知何时又冒出来,正蹲在前边的石头上,歪着脑袋瞅他。一人一猫大眼对小眼,冬至恍然大悟,把烤鱼片递出去:“你要这个?”大黄猫又给了冬至一个白眼,一跃而上,朝冬至扑来。冬至吓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手上那袋烤鱼片已经被叼走。拿到食物的大黄猫立刻过河拆桥,直奔林中,再也没回头看他一眼。冬至哭笑不得,他休息得差不多,见张行还在跟那男生说话,两人的表情都还算平和,没有吵架的意思,他也没过去打扰,背起包就继续上路。他有意避开游客,就专门照着山下买的指引走偏僻小路,这些小路有个好处,路大多崎岖陡峭,却还在景区开发范围内,符合规定,但一般怕苦的游客又不会去走。冬至绕过潭子,眼见蓝天白云,雪山延绵,就忍不住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画画。他的性格不算闷,但画画时却能沉住气,一旦画笔开始动,就会忘记时间。这次也不例外,等他把初稿画好,才被雷声惊醒。一抬头,蓝天不知何时被沉沉乌云覆盖,远雷滚滚而来,云层翻涌之际偶尔还闪过狰狞亮光,人间仙境的画风顿时为之一变。冬至左右四顾,发现早前的零星游客也没了踪影,他也赶紧收拾背包,准备找个地方躲躲雨。若说一个游客也没见着,是因为大家早就避雨去了,但走出一段路之后,冬至怪异的感觉就更加强烈起来。他猛地停住脚步,盯住眼前那块石头。如果没有记错,刚刚他就是靠着这块石头画画的,旁边草地还有自己坐下半天的痕迹。但为什么又绕回来了?这次他留了个心眼,拿出马克笔,在那块石头上画了一个小小的标记,然后继续往前。记忆里,往后一直走出不远,就能回到主干道上,并看见景区的指示牌,然而现在他走了快五分钟,好不容易看见小树林的尽头,他加快脚步穿过林子,就看见眼前的草地悬崖,和远处的天池和雪山。果然又是那块石头。冬至盯着石头上自己刚刚才作过记号的圆圈,心里想到小时候家乡老人讲古,经常会讲到的鬼打墙。如果在来长春之前碰到这种事,估计他现在已经吓死了,但经过火车上那一系列怪事之后,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显然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乌云越聚越多,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滚滚雷声似有人在云间擂鼓,誓要将雪山擂碎,更像神仙在天上斗法,电闪雷鸣齐齐登场,牵动凡人跟着躁动不安。这场景放在网络上,可能有人会开玩笑说有人在渡劫,就连冬至活了二十几年,也没见过这样翻滚不休如同山海咆哮的乌云。他定了定神,转身朝回路望去,就看见一个人在不远处路过,行色匆匆,也没朝这边望上一眼。对方的容貌身形极为熟悉,让冬至忍不住脱口而出:“徐姐?!”声音足够大,但徐宛好像没听见,她身边甚至没有带着彤彤,独自一人往前奔走,也不知道想去哪里。冬至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上去。按理说徐宛一个女人,速度不快,冬至又是跑过去的,应该很快就能追上,谁知他追了好一会儿,两人之间居然还是维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就算是个傻子都能意识到不对劲了。冬至停下脚步,眼看着徐宛越走越远,最终消失在视线里,他转而在林子里四处寻找出路。如果说刚才碰见鬼打墙的话,现在就是在迷宫里打转,林子明明看着不大,可他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去。冬至有点急了。他想起上回看见两个大学生跑来长白山探险,结果被困,不得不报警求助的新闻,心想自己要是也那样,那真是丢脸丢到全国人民面前去了,可等他打开手机,顿时傻眼了,上面没有半点信号,连应急电话都打不了。冬至又点开应用软件里的指南针,电子指南针比机械的偏差要大一些,但平时好歹还能用,然而现在,冬至看着手机屏幕上一直在疯狂转圈的指南针,心一点点沉下去。没等心情更沉到地底,他就听见一声尖叫。“救命啊!”是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还有点熟悉。对比雷声,这声尖叫更令他精神一振,冬至想也没想就循声跑去。叫声越来越近,眼前豁然一亮,他发现自己居然跑出了林子,来到原先路过的瀑布下。一个男人正抓住一个女孩子的头发,将她在地上拖行,女孩子拼命挣扎哭叫,可对方力气极大,她竟怎么也挣不脱,背部从崎岖不平的石头路上磨过,承受着整个身体的重量,更让她的哭声充满痛苦和凄厉!冬至惊呆了。他认出那个女孩子就是张行,而那个男的,则是不久前拿着烤鱼片向张行献殷勤的小伙子。“冬哥!救我!救我!”张行显然也发现了他,更加凄厉地哭喊起来。但揪住她头发的男人不为所动,也没有回头看冬至,依旧机械性地一步步往前走,不知要把张行拖到哪里去。来不及多想,冬至跑过去。前座有人要了一瓶水,正在结账,乘务员将水递过去。这一看不打紧,冬至差点叫喊出声。被夜灯照射,倒映在车厢顶部的模糊影子,不知何时自己动起来,做着与底下人完全不一样的动作,正慢慢朝座位上方伸出手!原本扁平的黑影到了前座的头顶,却化为实质性的黑雾往下渗透。眼看就要碰触到前座乘客,四周竟然无人察觉!惊骇之下,冬至想也不想,摸出口袋里的明光符就朝黑雾掷去!符箓穿透黑雾的瞬间爆出一团光芒,像是灯光骤然闪了又灭,冬至看到那张符箓与黑雾一道爆开,化为粉末又消失无踪。那个乘务员倏地望向冬至,刚才满面笑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令人颤栗的扭曲狰狞,眼神里的怨毒几乎要溢出来。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影子还是影子,顶多只随着列车的前进而微微颤动,刚才的情景仿佛是他眼花了。冬至定了定神,发觉自己手心全是汗,摸在车壁上滑滑的。他赶紧加快脚步,没敢再往地面看。餐车里灯火通明,里面也有三三两两的人坐着,冬至下意识松口气。他点了一碗红烧牛肉面,又给何遇买了方便面和若干零食,正准备走到空位上,一个孩童忽然从旁边座位上跌出,摔落在冬至面前。冬至吓一跳,随手放好东西,赶忙弯腰扶起孩童。“小朋友,你没事吧?”小女孩六七岁的年纪,梳着两条辫子,整齐刘海下面是一张苹果脸,非常可爱,就是神情有点呆,听见冬至的话,隔了片刻,才缓缓摇头。冬至低头看她膝盖,没摔破,还好。一名少妇匆匆走过来:“彤彤!”小女孩回身张开双臂,顺势让少妇抱起来,依赖的举动足以说明两人关系。冬至生怕对方误会,忙解释道:“小朋友刚才摔下来了,正好让我碰上。”少妇倒没有迁怒,反是连连道谢,说是孩子太顽皮,自己本来想去订餐的,结果离开一会儿就出状况。冬至就道:“我正好也要在这里等送餐,要不你把小朋友放在这儿,我可以帮忙看一会儿。”少妇一脸感激,连番道谢,将女儿放在冬至对面的座位上,嘱咐她要听哥哥的话,就去订餐了。小女孩很安静,一点儿也没有妈妈口中所说的“顽皮”,她与冬至两人大眼瞪小眼,竟也忍住一句话都没说。冬至觉得有些怪怪的,这时乘务员端上牛肉面,买好了东西的少妇也很快回来。“太谢谢你了,我一个人带着彤彤出来,有时候实在没办法兼顾到她,幸好一路上总有你们这些好心人!”少妇二话不说硬塞给冬至一瓶矿泉水。冬至笑道:“没关系,彤彤本来就很乖。”“乖过头了吧?”少妇露出苦笑,“其实彤彤有自闭症,她爸爸也是因为彤彤这个病,才跟我离婚的,我平时忙工作,好不容易放个假,就想带着彤彤出来玩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99页 当前第192
首页   上一页   ←   192/19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步天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