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步天纲_分节阅读_第22节
小说作者:梦溪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步天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6 22:31:45
D-关,与石碑有关,也与人魔有关,唐净没和你说吗?”何遇道:“唐净只说徐宛就是人魔,其它的没多说。”事关重大,龙深难得说多了一些话:“这里是西夏时黑水镇燕军司的旧址,我跟潮生在这里发现一些与界碑上符箓相似的石壁符号,不过略有出入,还夹杂着西夏文,需要回去找专家破译。回头让潮生把照片发给你,你一道给你师门长辈看看。”说罢他将镜头一转,冬至也凑过去看。屏幕的另外一端,龙深置身一处戈壁洞穴之中。在他身后的石壁上,正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号与文字,其中大半已经被岁月抹去了痕迹,残存的一些符号中,的确有些与他们在长白山上发现的石碑符文十分相似。龙深的声音传来:“看见了吗?”何遇忙道:“看见了!”龙深:“这些符号分布太散,潮生估计没法一一拍下来,回头会挑一些发给你。”他说罢,忽然问:“冬至在吗?”冬至不防备龙深会提起自己的名字,忙道:“我在!”龙深对他点点头,冷肃表情稍稍柔和:“我听唐净说了,你这次表现不错。”冬至没想到一面之缘的唐净还会帮自己说好话,脸都红了,忙道:“是唐哥过奖,我也帮不上什么忙……”龙深微微一笑。笑容只有短短一瞬,却被冬至捕捉到了。他忽然意识到,这世上真的有人,能一笑拂尽心头尘。一路走来的舟车劳顿,面对魔物时的忐忑惶恐,这一刻悉数化作碎末细屑,被风一吹,就散得干干净净。他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安抚,又能满血复活了。这就是一个耿直颜狗没出息的追求。“没有没有!唐净没有过奖,冬至是真的帮了大忙,没有他的话,现在我们估计全歇菜了!”何遇从小不知道谦虚两个字怎么写,他赶紧推开冬至,打蛇随棍上,露出狗腿笑容:“老大,那魔物是真难对付啊,我们这次差点就团灭了,冬至又立了大功,咱不说走后门,是不是也该给点奖金啊什么的?你看你看,这是医生的诊断结果,我都带出来了!”冬至想说不用,就看着何遇从小熊背包里摸出一堆诊断和报销单子,眼角直抽抽。他眼尖地发现那里头还有自己和张充的诊断单子,被夹在中间,看上去越发厚厚一叠。龙深一脸“请开始你的表演”的表情。何遇嘤嘤嘤道:“老大,人家在长白山被骨龙拍的那一爪子,现在还在时不时的疼,又千里迢迢跑到广州来抓魔物,平时很多人背地里说你坏话,说你铁石心肠,我每次都卖力帮你洗白,你忍心伤害这么幼小无助的我吗……”龙深:“说完了没有?”他额角微跳的青筋表示副局长大人已经快到忍耐的极限,何遇立马用手作出给嘴上拉链的动作:“说完了!”龙深:“结合你这两次的表现,功过相抵,下个月起工资照常发放,今年的年假也照常。”何遇:“谢谢老大!老大你真是世上最好的人,啊不,是世上最好的……”龙深关掉视频了。何遇兴高采烈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有点不对:“我怎么感觉好像左手出右手进一样?工资跟假期不原本就是我的吗?”冬至:……恭喜你少年,还没傻到家。他顺口道:“能不能把龙老大的电话给我?”何遇奇怪:“你要这个做什么?”冬至道:“上回我们在流花桥误入结界的时候,不是龙老大救了我们吗,我想亲自谢谢他,请他吃个饭什么的,不然太过意不去了。”何遇忽然道:“我知道了!难道你……”他露出恍然的表情,一脸坏笑地嘿嘿嘿。冬至:……何遇:“是想趁机套近乎,好在之后的招考中走后门是吧?”他一惊一乍,弄得冬至跟着吓一跳。何遇见他一脸无力,不由哈哈大笑:“就逗你玩玩,知道你不是那种人,给你给你。”他把电话号码复制给冬至,冬至问:“你要不要先征求龙老大的同意?”何遇:“不用,我给老大发条信息。”他拿过冬至的手机,向龙深发出添加好友的请求,备注写上:龙局,我是李涵儿。冬至莫名其妙:“???李涵儿是谁?”何遇:“我们局里顾问李森的女儿,长得很漂亮,李森是龙虎山出身,据说李涵儿小时候也是在龙虎山学艺的,现在在华南分局,一堆狂蜂浪蝶追求,可她偏偏喜欢咱们老大。”冬至知道他是典型的直男审美,这么形容,对方应该真是个白富美。“那龙老大也喜欢她?”何遇耸肩:“不晓得,所以要试试啊,他要是肯加好友,那不就说明八字有一撇么!我跟看潮生打赌了的,输的人要连请一个月饭。”冬至黑线,心说你这胆子不小,开玩笑开到顶头上司头上去了。过了一会儿,好友请求被拒绝了。拒绝理由:何遇,今年年假扣光。冬至、何遇:……何遇抓狂:“不可能,他又没千里眼,怎么知道是我?!”冬至嘴角抽搐:“可能是看潮生出卖了你。”何遇光速在他们的内部社交群里发了个马景涛咆哮的表情,然后在下面配文字:看潮生!!!!!!!!!一串数都数不过来的感叹号足以表示他内心的激动。看潮生很快在群里回复:?何遇:私聊!看潮生:拒绝,有本事当着大庭广众说,你是不是背着老大又干坏事了?何遇:(冷漠脸jpg)哦,我不会跟老大说你上回趁老大不在,躲在他办公室吃零食,还干了一件坏事。看潮生:私聊!何遇:呵呵。下一秒,看潮生给何遇发了个私聊红包。何遇点开一看,六十六块。他勉勉强强收下,转而在私聊质问:你是不是把我跟你打赌李涵儿的事情告诉老大了?!看潮生:……何遇:省略号是什么意思,快给我回答!看潮生:上次老大路过,正好看见我在跟你发短信,我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这不能怪我。何遇:我就知道你的嘴巴比河马还大!正当何遇咬牙切齿在手机上声讨看潮生的时候,冬至也再次给龙深发送了好友请求。这次他写的是:对不起,龙老大,我是冬至,刚才是何遇恶作剧。发完之后他就开始忐忑不安等着回复。爬山的疲惫已经完全被转移,注意力大部分放在手机上,时不时就要拿出来看一下。何遇也忙着跟看潮生在微信上语音斗嘴,一时没顾得上管他。龙深迟迟没有回复,冬至不由得展开各种各样的联想。最正常的情况应该是对方正在忙,没空看到这条信息,但也有可能是他已经看到了,却置之不理,内心冷哼一声:小样,还想骗我!又或者是觉得冬至区区一个普通人,还想套近乎……他脑补龙深对着手机露出霸道总裁般的冷笑,说道“小妖精,就凭你还想跟本局长攀交情”的情景,觉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不不不,龙老大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太可怕了!正胡思乱想间,他低头一看,手机屏幕多了一条提示。龙深已经通过你的好友请求。冬至:?!他的心快要飞起来,赶紧点进去一看,还真就是好友的聊天界面了。第一句话要说什么?光是打招呼太没营养了吧,龙老大那么忙,估计也不会专门回复一个你好,要不就直接开门见山说想请吃饭?不行不行,太直接了,被拒绝怎么办?现在冬至的心情大抵就像终于加上男神的微信之后,却不知道怎么跟男神开始进行交流的粉丝。犹豫半天,他打下一行字:龙局您好,我是冬至,在羊城的时候非常非常感谢您的救命之恩,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请您吃个饭?(*^__^*)最后再加上一个表情,应该没问题吧?冬至删删减减,终于把信息发了出去。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如果您很忙的话就不要回复我了,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o(n_n)o第二句话发出去之后,冬至又有点后悔,心想对方估计十有□□是不会回了。能跟偶像互加好友已经是粉丝的最高追求境界,他不能奢望更多。估计是老天爷听见他纠结的心声,很不耐烦帮他作出了选择,等他跟何遇快抵达目的地时,冬至居然又收到了回应。好。简简单单一个字,连标点符号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附带表情了。却足以让冬至牌粉丝的心情从谷底飞上云霄。哎呀妈呀,男神回复我了!他立马回了一句:谢谢男神!那等我回北京,马上就请您吃饭!发出去之后冬至才发现,自己本来想打“龙局”的,结果爪子比脑子还快,把“男神”给打出来了。他顿时懊恼。不过龙深没有再回复了,他那边正在沙漠里勘察石碑,忙着重要的正事,能够给自己这么一个回应,已经殊为不易,冬至心满意足将手机收回兜里,开心地快要飞起来。那头何遇跟看潮生斗完嘴,转头看见冬至脚步轻快,飘飘欲仙,疑惑道:“你不累吗?”冬至转过头,脸上洋溢励志的笑容:“我一想到要努力奋斗,争取跟你做同事,心里就充满了动力!”何遇:……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人进了洗手间,门随即上锁。冬至懒得走更远去上洗手间,就坐着没动,等对方出来,一边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游。出来前,他就料到火车上网络流量肯定用得多,为此特地去买了个8g的流量包,刚一上游戏,世界频道上就有人喊组队,他立马加进去,打完团战再看时间,居然已经半小时过去。洗手间的门依旧关着。刚才打游戏的间隙,他不忘抬头看几眼,前面那人进去之后一直没出来过,也不知在里面干什么,居然待了半个小时那么久。冬至只好去敲门。他不仅想上厕所,也是怕里面的老人那么久不出来,出个什么状况。结果敲了好一会儿,都没人应答。不会是在里面晕倒了吧?冬至想道,心生不妙。正好巡夜的乘务员路过,他赶紧叫住对方,说明情况。乘务员一听也皱起眉头,开始敲门叫人。冬至实在憋不住了,只好一路小跑去另一头的洗手间,结果回来时乘务员还在那儿敲门。他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这种动静下,里面那个人只要不是失去意识或聋子,应该都会听见。乘务员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她用对讲机找来另外一名乘务员,带着钥匙过来开门。钥匙一到,门终于打开。深夜车厢人不多,大都靠在座位上睡觉,要么三三两两打牌,但也有几个人闲极无聊凑过来看热闹。但此时,围观的人都愣住了。因为狭窄的洗手间里一个人都没有!乘务员第一反应是冬至在说谎,但她随即又觉得不对劲。如果真没有人进去,为什么门会反锁?火车高速运行,对方跳车的可能性也不大。就算真的跳了车,可洗手间的窗户也是锁着的!冬至肯定道:“我亲眼看着那人进去的!”乘务员怀疑:“会不会是对方出来了,你没看见?”可这门反锁了又怎么解释?众人面面相觑,乘务员嘴里嘟囔,给自己,也给别人找了一个答案:“可能是锁坏了吧!”冬至下意识往自己座位后面望去,这节车厢的人不多,灯光昏暗,有的在睡觉,有的在打牌,有的戴着耳机在看电影,但似乎并没有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个老人。是灯光太暗,自己没看清,还是对方已经去了别的车厢?这是第一件怪事。冬至回到座位上,不时望向厕所方向,后来又有几个乘客进进出出,都很正常。他的邻座没有人,对面的乘客也在上一站下车了,后面有几个分散坐开的年轻人想玩斗地主,正好看见他这里空位多,就过来询问,并邀请冬至一起打牌。冬至本来是个挺爱热闹的人,但经过刚才一幕,他心里总觉得奇怪,想自己琢磨琢磨,就婉言谢绝了,但把放在邻座的书包拿起来放在地上,很大方地将空位让出来。几个年轻人笑嘻嘻拿着牌和零食过来,大家很快混熟,冬至得知他们是将近毕业约好一起出来玩的学生。“我以为你比我们还小呢!”高大英俊的男生听说冬至已经工作好几年之后很惊讶。冬至的脸轮廓柔和,连头发也软软的,这种长相很占便宜,年轻时显小,年纪大时还显小。尤其他的皮肤,比女孩子还白。冬至经常被这么说,早就麻木了,闻言笑嘻嘻,也不反驳,脑海里却不自觉浮现出刚才老人从他身边走过去的情景。为什么人会进了厕所凭空不见?难道厕所里有个谁也看不见的异次元通道?想着想着,他的脑袋一点一点,不自觉打起瞌睡。旁边打牌的女生看见了,忙嘘了一声,大家的谈笑声顿时变小。睡觉的人将脑袋歪在车窗上,睫毛在眼窝投下浅浅阴影,连闭着眼的时候都眉眼弯弯,像是在笑。但这种恬静没能维持多久,火车路过一段不平的轨道,略大的震动让后脑勺撞上窗沿,冬至哎哟一声,立刻捂着脑袋清醒过来,一脸半梦半醒,茫然无辜。对面的女生看见他的样子,觉得又可爱又好玩,禁不住笑出声,手里的牌失手掉在地上,溜到冬至脚下。他弯腰帮忙捡起,一翻牌面,是张“鬼”。冬至忽然有了些灵感,将牌还回去,从背包里拿出纸笔,在上面信笔游走。“这画的是什么?”坐在旁边的男生抽空瞄了一眼。“水鬼。”他头也不抬,笔尖飞快。一只四肢着地,面目狰狞的妖怪跃然纸上。他不是心血来潮想炫技。踏上这趟旅途之前,冬至还有份工作——比游戏程序员还要苦逼的游戏美术。工作三年,部门里的同事一个个跑掉,最后连主美术也跑了,胸无大志的冬至稀里糊涂被提拔成主美术。不过,这不是因为他运气好或能力强,而是因为他们部门的项目经理是个特别难缠的人,明明做的是中国古风神话手游,非要他们加入q版元素。等美术将q版画出来,项目经理又开始嫌弃不够古典。就这样来回折腾三四次,美术们连续加了几个月的班,头发都快拔光了,差点没被他给逼疯,一个个陆续跳槽。现在冬至也受不了了,当对方第n回让他们改画稿的时候,他直接把笔往胖子经理脸上一扔,辞职不干了。但辞职归辞职,他还有几张画稿需要完成交接,“水鬼”就是游戏里即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99页 当前第22
首页   上一页   ←   22/19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步天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