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步天纲_分节阅读_第7节
小说作者:梦溪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步天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6 22:31:45
D-,也不敢离得太远,就找了块大石头把张行安置下来。“靠,怎么没电了!”黑色羽绒服的青年看着手机小声骂了一句。冬至意识到这是个机会。“大哥,我这有充电宝。”他从背包里拿出充电宝,机灵地递过去。青年看了他一眼,有点意外,冬至发现对方脸上有道疤。“我叫小冬,大哥怎么称呼?”冬至拿出平时跟别人套近乎的笑容,对方的脸色和缓许多。“叫我疤子就行。”青年道。“疤子哥,你们是要去哪里?我不是想打听什么,是想知道半道上有没有比较安全的地方,我们可以独自离开,等天亮再找路下山就成。”冬至小声道。疤子哂道:“别做梦了,除非跟着我们一起上去,再一起下来,我们打从上山就碰见过不少那些鬼东西了,有的没有实体,有些就像刚才那样,操纵个人来攻击我们,没有他们……”他努努嘴,朝老人和少女的方向示意,“你们是不可能安全离开的。”冬至心头一凉,试探道:“他们的口音不太像中国人?”疤子撇撇嘴,倒没隐瞒:“对啊,小日本嘛!连我师父都不放在眼里,据说是什么财团的总裁,拽得二五八万,眼睛都长头顶上了,呸!还不是在中国人的地盘上!”不满之情溢于言表,但他也只敢压低声音说。这几个日本人身份既然不一般,大半夜上长白山,目的肯定不单纯,疤子师徒跟这伙人混在一起,必定也不是什么善茬,冬至意识到这一点,没再多问,谢过疤子,起身回到张行那里。原本已经逐渐平静下来的张行,忽然又像一张绷紧的弓弦,被冬至一碰,差点没跳起来,冬至忙把她按住,发现她浑身抖得像筛子,连牙齿都上下打战。冬至吓一跳:“你很冷吗?”张行反手抓住他的胳膊,好一会儿才抖抖索索在他掌心上写字。“我懂日语,刚才他们说话,听见一些。”冬至一凛,随即意识到对方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不然张行不会吓成这样。果不其然,张行又在他手上写道:“他们好像在找什么,留着我们,是为了遇到危险,可以把我们两个抛出去。”冬至无声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还真是才出狼窝,又掉虎穴啊!他也学着张行,在对方掌心一笔一划地写字:“我们不认路,跑不了,跟在后面,见机行事,别靠太近。你听见他们要找什么了吗?”张行写道:“听不清,但他们提到什么麻生财团。”麻生财团?日本出名的大财阀,如雷贯耳,冬至偶尔也在新闻上看见。张行手心全是汗,冬至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人在黑暗相视苦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为了小命,两害相权取其轻,没办法,继续走吧。对方休息够了,冲锋衣男点起几支火把,居然也给冬至两人分了一支。一行人重新启程,冬至暗暗留心,发现自己走的大多数是上坡路。难道是要重新上山?即使发现这一点,冬至和张行也别无办法,只能祈祷一路平安。但现实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冬至举着火把的手有些酸,正想换一只手,余光一瞥,就看见一团黑雾若有似无,飘向疤子身后。“小心!”冬至眼尖,下意识就喊出声。疤子反应很快,猛地转身,火把往前一扫,另一只手已经扣动扳机,向身后开枪。这只是下意识遇到危险时的举动,他也知道开枪根本没有用,很快又朝旁边一滚,与黑暗融为一体的灰雾遇火稍滞,随即又粘了上来,疤子破口大骂,扔了手中的抢,居然向张行抓来,想拿她当垫背!


,最快更新步天纲最新章节!早在上路的时候,冬至就时刻提高戒备,此时也顾不上骂人恩将仇报,他眼明手快将张行用力往后一扯,让疤子抓了个空!他和张行两人往后踉跄几步,摔倒在地,顺带还翻了个滚,但也因此避开疤子想要拿他们当挡箭牌的企图。疤子那一抓落空,只好连滚带爬往前跑,一边喊着“救命”。四周的黑色雾团越来越多,冲锋衣男挥舞着火把驱赶,然而杯水车薪,那些雾团如水一般遇火则避,流动四散,随即又聚集起来,伺机下一次的吞噬。这些是黑暗中的怪物,黑暗就是它们天然的庇护所,普通人类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想起火车上那个乘务员,还有姚斌的惨状,冬至觉得要是真被这些东西侵入身体吸光脑髓,变成傀儡,还不如提前给自己一刀了结算了。那些人也很快有了反击。疤子的师父,那个中年人从背上抽出一把桃木剑,将周身舞得密不透风,那些黑雾居然有所忌惮,没敢近身。少女看似随意地抛出几张符文,那些符文到了半空就自燃起来,掠向黑雾,被掷中的黑雾随即爆起火光,轰然炸为粉末。冬至不由睁大眼睛,同样是用符,少女这几手可比何遇华丽高调多了。老人双手结印,念了一句什么,从他背后忽然跃出一匹通体灰白的狼。狼咆哮着扑向黑雾,张开嘴,亮出森森獠牙,原本并无实质躯体的黑雾竟轻易被撕下一块,虽然黑雾很快又聚拢起来,但雪狼同样凶悍无畏,黑雾企图依附在它身上,却每每被雪狼周身的白色莹光化开。疤子突然惨叫:“师父救我!”冬至循声望去,疤子手上的火把将要熄灭,前面的黑雾步步紧逼,似随时都会扑上去,疤子后脚跟被石头绊倒,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能蹭着身体往后拼命挪动,但他顾得了前面,却顾不了后面,一团黑雾正朝他掠去。“后面!”疤子的师父也看见了,他大喝一声警告徒弟,但为时已晚,话音方落,黑雾就冲疤子后面扑去,疤子拼命挣扎,一边厉声喊救命,各种脏话狂飙而出,但那团黑雾仍旧从他头顶没入,很快消失无踪。冬至毛骨悚然,张行更是紧紧攥住他的胳膊,抖得厉害。疤子在地上打滚,仅仅只是喊叫一声,声音就戛然而止,只有喉咙还发出嗬嗬的动静,冲锋衣男等人的手电筒照在他脸上,冬至看到疤子脸上的血管根根浮现出来,眼睛也开始翻白,与先前的姚斌一模一样。疤子五指用力扣入身下的泥土里,一半手指几乎都陷了进去,青筋暴起,狰狞险恶。少女将手中符文掷了出去,疤子暴起发难,在半空将燃烧的符文撕碎,又咆哮着朝人群扑过去,一头白狼从边上跃出,却被团团黑雾缠住,脱身不得。疤子就近抓住冲锋衣男手下的一个保镖,那保镖连连开枪,却仍是被疤子扑倒,双手掐在保镖脖子上。“藤川先生,北池小姐,求你们救救我徒弟吧!”中年男人大急道。少女双手结印,念出音调不同的九个字符,手上仿佛有白光蒸腾而起,一只白鹤从少女身后飞出,扑向疤子。白鹤身形优雅,去势却极凶,当即在疤子额头正中啄出一个血洞,说时迟那时快,少女又掷出一张符箓,正正贴在那个血洞上,火光霎时轰然炸开,将疤子整个人都卷了进去,就像先前的姚斌一样。“疤子!”中年男人气急败坏,转头冲少女骂道:“老子给你们带路,你们这帮王八蛋却杀我徒弟!”“殷先生,你弄清楚,你徒弟已经没救了,我们不杀他,死的就是我们!”冲锋衣男冷冷威胁。“你最好对我们放尊重些,不然下次我们也救不了你。”中年男人被怒火熏染的面容抽搐扭曲,却终究不敢再说出什么狠话。正当冬至的注意力全部被这场变故吸引过去时,张行忽然啊了一声,他闻声回望,就看见一团黑雾朝他们身后飘过来。冬至想也不想,掏出口袋里的符文扔过去。符文与黑雾接触的瞬间亮起一丝红光,黑雾凝滞了片刻,飘来的速度似乎也减缓些许。原来他的符文也不是完全不灵!冬至闪过这个念头,没来得及得意一下,赶紧拉着张行跑开。不远处的少女瞧见这一幕,不由咦了一声。“怎么?”老者在驱赶黑雾的同时,犹有余力关心少女这边的状况。“那人有点奇怪,我试试。”少女回答道,纤手一引。那只白鹤忽然掠过冬至身前,把他吓了一跳,脚步随之踉跄一下,摔倒在地,那黑雾很快又追到身后,这回他身上再没有什么符文,只能眼睁睁看着黑雾飘至他与张行的头顶。见他再拿不出什么保命的本事,少女有些失望,不再往那里看上一眼。对她而言,这些黑雾聚散无形,对付起来很麻烦,还不如等它们附上人体之后再直接用符火消灭掉来得容易。黑雾近在咫尺,想起姚斌和疤子的下场,冬至内心一片凄凉,脑海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张行的肺活量太好了,尖叫也不用换气。黑暗中蓦地出现一道白光,仿佛撕裂空气,直接抽在黑雾身上。那黑雾嘶鸣一声,霎时爆裂四散,化为齑粉。张行不知道自己死里逃生,还在闭着眼尖叫,冬至忍无可忍,直接捂上她的嘴巴。山峦尽头与天相接处,雷声阵阵,紫白色闪电不时照亮天空。冬至已经记不清这雷声响了多久,起码从他迷路之前就开始了,却一直不见下雨,令人心神不安,仿佛即将发生大事的征兆。微光闪烁中,黑雾再度飘来,又被一鞭打散,伴随空气里撕裂耳膜的惨叫。那是妖魔最后的挣扎与哭嚎。在死亡面前,所有生命无异。手持鞭子的男人慢慢走来,停在冬至和张行的不远处。冲锋衣男用手电筒往对方脸上照,照出一张四十多岁,样貌普通的面容。“你是谁!”“少拿你手上那破玩意儿在老子脸上照来照去!”男人又是一鞭抽散一团黑雾,语气不善瞪过去,“我还没问你们,一帮小鬼子三更半夜跑长白山想干嘛!”冲锋衣男大怒,正想回嘴,却被老人制止了。“先生,我们有共同的敌人,现在最重要的是合作。”冬至还是第一次听见老人开口,对方之前被众星拱月似的捧着,一直保持着倨傲的态度,现在虽然语调依旧生硬,但明显表达了看重之意。用鞭子的男人冷笑一声,没说什么,手中动作未停,他的鞭子似乎威力极大,每回一鞭下去,隐隐带着风雷之势,就有一团黑雾被彻底粉碎。但似乎也因为如此,每一鞭出手之后,男人都要休息片刻,才能挥出下一鞭。有了他的加入,其他人明显轻松许多,三下两下就将这一拨黑雾的进攻化解。众人损失惨重,但总算可以喘口气。死了一个疤子,以及冲锋衣男的一个手下。老人还好,少女脸色苍白,明显也已经气力耗尽,不得不靠着树坐下休息。反倒是本来没有自保之力的冬至和张行两人,因为使鞭男人的及时出现而毫发无损。抓着桃木剑的中年男人对着刚才徒弟被烧成灰烬的地方发愣。解决了那些诡异的黑雾,矛盾立刻凸显出来。男人冷笑:“跟一帮贼有什么好合作的?”老人身旁的胖子轻咳一声:“阁下何必咄咄逼人?长白山是旅游胜地,又没有规定外国人不能来玩,我们中途迷路,所以才……”男人不耐地打断他:“麻生财团的总裁,带着二道贩子,和日本的阴阳师来长白山旅游,这个组合还真是别出心裁啊!”对方几人都没想到自己身份被一语道破,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少女神色一动:“您是三年前随团来访过的……郑先生?”见对方只是冷哼,没有否认,她转头对老人低声说了几句,老人微微皱眉,看向老郑,片刻之后才鞠了一个躬,生硬道:“在下藤川葵,是绘子的老师,请多指教。”他口中的绘子,便是旁边那少女。老郑没好气:“相关部门没有收到你们的入境特别报备,几位对此有什么解释?”少女柔声道:“我们已经申请过相关手续,只是贵部门一时还未批复下来而已,还请郑先生回去再查一查。”老郑嘿嘿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先入境再申请,我当然没收到批复,既然被我撞见了,就请乖乖跟我回去补办手续吧,否则我完全可以将你们当作非法入侵来处理!”场面立刻变得剑拔弩张。那个胖子,也就是麻生财团的总裁,麻生善人开口道:“郑先生,我们现在都被困在这里,想走也无能为力,不如先精诚合作,设法出去之后,再谈其它。您认为呢?”老郑的目光冷冷扫过他们,最终没有再说什么。见老郑没反对,日本人那边总算松一口气。拿着桃木剑的中年男人坐在日本人的外围,对方似乎对老郑很是忌惮,不敢过来,老郑也没朝他看一眼,双方泾渭分明。冬至看了看两边,不动声色地挪动一下,再挪动一下,终于挪到老郑身边。老郑知道他们俩是普通人,自然也没抱着针锋相对的恶意,只问:“你们怎么会跟他们混在一起?”冬至就将他们迷路和姚斌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老郑拧起眉头,神情更加凝重,说:“难怪!”难怪什么,他也没有多说。冬至向他道谢,又问起他的姓名。对方随口道:“叫我老郑就行。”张行哆嗦着小声问:“刚才那些东西究竟是什么,是闹鬼吗?”“要是闹鬼就好了,还容易收拾!”老郑低声道,“等会儿跟着我走,我带你们到安全的地方,等天亮了你们就赶紧下山,不要多逗留!”冬至忽然问:“请问你认识何遇和龙深吗?”老郑一愣:“你认识他们?”冬至点点头。刚刚老郑跟那帮日本人的对话,让他自然而然有了猜测。老郑并不轻易相信:“有证明吗?”冬至道:“何遇的工号是2491。”说罢又捡起树枝,在地上画了个符号,正是何遇教给他的明光符。“明光符?”老郑是个识货的,听他说对了何遇的工号,又看见这鬼画符,神情顿时缓和许多,“原来是自己人,那就好办了。”他也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牌子。冬至一看,原来是张跟何遇一样的工作证,上面也写着特别管理局,不同的是底下还有东北分局四个字,老郑的名字是郑穗,工号1334。看见这块工作证,冬至忽然理解那些受灾群众见了解放军的激动心情,他现在也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他忙解释道:“我不是你们的人,也才刚认识何遇不久!”老郑笑道:“何遇那小子虽然吊儿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99页 当前第7
首页   上一页   ←   7/19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步天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