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步天纲_分节阅读_第72节
小说作者:梦溪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步天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6 22:31:45
D-甩落下去,另外一边的冬至不声不响,趁着骨龙把注意力放在龙深和藤川葵身上时,已经把七个方位的符都贴好了。还剩最后一个。此时他的浑身已经湿透,分不清是累的还是吓的,羽绒服穿在身上沉甸甸的,冬至很想脱掉,又怕更冷,只得硬着头皮步步往前,朝十米开外的目的地走去。风很大,几乎要将人吹跑,他匍匐着身体在地上一点点往前爬,一边抵抗寒风呼啸,一边想起红军战士埋伏炸碉堡的情景,莫名有点苦中作乐的喜感。不过没等他乐出来,就听见一声怒吼:“闪开!”骨龙自半空俯冲下来,一眨眼,白骨遮天蔽日,在冬至头顶罩下一片阴影,哪怕没有抬头,他也能感觉到腥风扑面而来,仿佛就在咫尺之间。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他索性咬咬牙,朝前方扑过去,手里紧紧捏着最后一道符文,在骨龙撞下来的那一刻,他将符文往何遇指定的方位狠狠一拍!头顶飓风席卷而过,冬至只觉后脑勺一痛,身体随即被摔出去,撞上旁边满是嶙峋碎尸的山壁,登时一阵剧痛传来,分不清前胸还是后背,只觉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了。周遭全是飞沙走石,模糊了一切景物,他按照何遇要求布下的那个符文阵法似乎起了作用,在骨龙周身形成一道束缚屏障,隔绝了天雷与骨龙之间的联系,但这个阵法坚持不了多久,八个方位的符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并同时爆炸!轰然巨响中,他已经分不清自己脸上手背上的疼痛,到底是被风刮的,还是碎石划擦,即使紧闭嘴巴,风沙还是想尽办法从鼻子耳朵钻进来,整个人像要被砂石淹没,一切变得麻木,连生死都仿佛不再重要。一天之前,他绝对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能看见龙这种生物,还差点死在它的手里。冬至费力地仰头,只见龙深手中一把剑刺入另一只龙目中,他紧紧抓着剑柄,任由骨龙狂乱挣扎,整个人悬在半空,如同风中枯叶,摇摇欲坠,惊心动魄。骨龙眼中的红火渐渐湮灭,怒吼化为哀鸣,响彻荒野重山,回荡在每个人的心头,震撼着他们的心神。那是天地造物不甘死亡的挣扎,更是对自己被当作邪物唤醒的愤怒。它曾啸傲四海,成为这片大地的象征,如今却只能以这样狼狈而仓促的形式魂飞魄散。不知不觉,冬至湿润了眼睛,泪水泉涌而出。他好像听懂了骨龙临死前的心声,也听懂了它与天命抗争的不屈不挠。其他人的脸色同样沉重,藤川葵更是跪在天坑旁泪流满面,也不知道是对强者的哀悼,还是在哭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冲锋衣男躺在地上,满脸鲜血,麻生善人身手去探他的鼻息,腿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刚刚骨龙垂死挣扎之际迸发出巨大能量,冲锋衣男为了帮麻生善人挡下这一击而被扫中,他没有冬至那么幸运,要害受伤,当场就死了。何遇见状嘿了一声:“没想到小日本里也有忠勇的,为了自己的雇主连命都不要!”老郑摇摇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日本一些古老的豪门里都有世代服役的武士,刚才要是麻生死了,那人保护不力,回去也活不了,还不如搏个为主尽忠的名头。”何遇咋舌:“看来他们不光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藤川葵摇摇晃晃走到北池绘身边,察看她的伤势,又抬头看向龙深他们,阴沉着脸道:“阁下对我弟子的厚意,我一定不会忘记的!”何遇哂笑一声:“怎么着,想报仇啊?你徒弟自己学艺不精,还怪别人?别忘了你们未经特殊通报就跑来这里,没有趁机把你们变成失踪人口,已经算是我们厚道了!”藤川葵脸色更加难看,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重重吐一口气。反倒是麻生善人一瘸一拐过来,朝龙深等人弯腰鞠躬:“非常抱歉给你们造成的麻烦,感谢几位相救,回去之后我们一定补办手续,对这次的情意,我们也会铭记在心!”何遇大大咧咧一挥手:“用不着铭记于心,以后少带些不三不四的人踏上我们国土,再有下次,那可就别怪我们了!”被贴上“不三不四”标签的藤川葵脸色都快变紫了。如果他听不懂中文也就算了,偏偏他中文还很溜,藤川葵在日本神道教备受尊崇,从未受过这样的对待,这对自尊心极高的他来说,简直受不了。等何遇说完,龙深才道:“这次事件,我们会从外交层面上提出严正交涉。”这回轮到麻生善人脸色不好看了。交涉意味着扯皮,扯皮就意味着要被奸诈的中国人敲诈,但这次的确是他们被抓个正着,把柄落在别人手里,没什么可说的。他笑容勉强地向众人道别,主动背起昏迷的北池绘,与藤川葵一道往山下的方向走去,形容狼狈,如残兵败将。一夜激战,天已经蒙蒙亮。来时披星戴月,归时晨曦微露。背着晨光,龙深站在天坑旁往里下看,手里提着长剑,剑鞘没了踪影。也不知是万山孤雪还是这硝烟散尽的安静,他的身影,非是被冬至看出几分寂寥的感觉。千言万言,只在一眼。冬至的目光,落在外围那个抱着桃木剑不放的中年男人身上。“拿剑的那个,好像是中国人?”老郑更是不屑了:“那人叫殷槐,是个倒卖文物的二道贩子,不知道从哪儿学了些歪门邪道的本事,专门从盗墓贼手里买文物,再转卖给外国人。前段时间刚放出来,也在我们的黑名单上,这次跟着那帮日本人进山,能有什么好事!”冬至很惊讶:“长白山上有文物吗?”老郑摇摇头,脸色变得凝重:“这附近最近有些异常,我们本来想封山,但上面觉得情况还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贸然封山反而打草惊蛇,你们刚才碰见的那些黑雾叫潜行夜叉,不是鬼,而是一种噬人精魂的妖魔。”受动漫影响,冬至印象里的夜叉,是很美貌的一个种族,但这些潜行夜叉明显不是,它们甚至比鬼还要恐怖。他想起火车上遇见的事情,将那名乘务员的死也给老郑说了。老郑皱眉道:“潜行夜叉只能在怨气妖气深重的地方衍生,长白山以前从没有过,它们突然冒出来,本身就已经很不寻常了,照你这样说,背后肯定还有别的原因,说不定是有人刻意将这些邪物放出来,并一路操纵它们。”听出他话语里的沉重,冬至的心情也不由跟着紧张起来:“何遇他们现在应该也在这山上了?我们等会儿要去找他们吗?”老郑叹气,小声道:“何遇跟龙老大他们是总局的人,早知道他们要来,我们就多等两天了,我们上山之前还没得到他们过来的消息,结果现在我跟另一个同事也失散了。”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那小孩子还在说话:“那些东西没有神智,只会吸人精血,怎么可能特意挑选对象?”男人道:“死掉那个乘务员的身份证出生日期是1975年8月21日。”四周忽然安静下来。这个日期有什么特殊?冬至浑浑噩噩地想。何遇啊了一声:“1975年的8月21日,农历就是七月十五!阴年阴月阴日,该不会他的出生时辰也属阴吧?”小孩骇然:“难不成真有人在背后操纵?!”何遇:“所以我才把他留下来,免得他变成下一个受害者。”沉默了片刻,冬至听见男人说:“你一路看好他。”何遇拍胸脯保证:“我办事你就放心吧!”小孩凉凉道:“就因为是你才不放心,也不知道是谁上次上厕所忘了带厕纸,把画符的黄纸都用掉,害我们那一队差点挂掉!”何遇哦了一声:“为了一袋零食,特地返回酒店去拿,错过时间,放走了几条漏网之鱼,害我们现在都要在火车上通宵的人肯定也不是你啦?”男人:“吵够了没?”他的声音听不出生气,但其余两人一下子没声了。冬至还想听下去,却陡然一股倦意袭来,让他再也无法维持神智的清醒,就这么沉沉昏睡过去。他以为自己估计还会做个噩梦,结果别说人皮灯笼了,连那个乘务员都没见着,一夜好觉,再睁眼已经是天色大亮。余光一瞥,火车停着没动,正在到站上下客,他看了下手表,早上九点出头,应该是到山海关了。天色蓝得像九寨的海子,一层浅一层深,连心上的阴霾也被驱散,变得明亮起来。冬至试着活动胳膊,顿时腰酸背痛,不由□□一声,翻身坐起。一双眼睛正一眨不眨盯着他。冬至吓一跳。对面下铺盘腿坐着一个小孩,手里拿着一包旺旺果冻在吸,嘴巴一鼓一鼓。“小朋友,你是不是迷路了?”他问道。小孩没理他,直到把一包果冻都吸光,才道:“你是猪投胎吗,可真能睡!”冬至:……他听出来了,昨晚跟何遇他们讨论的,好像就是这小孩。小孩见他坐着发呆,嗤笑一声,不知从哪里摸出一袋果冻,又开始吸。冬至心说你才是猪吧?不过想归想,跟一个小孩计较太丢分,他还是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袋黄桃干。“吃吗?”小孩面露犹豫。冬至把零食递过去:“这个牌子的黄桃干有水分,酸酸甜甜,它们家的冰糖山楂和红杏干也都不错。”对方果然动心了,接过零食,二话不说拆开,拿出好几块丢进嘴里,脸颊顿时鼓起来。但他长得可爱,再难看的吃相也好像变得可以原谅了。吃人嘴软,小孩的态度稍稍好了一些。冬至主动自我介绍:“我叫冬至,姓冬,就是冬至节的那个冬至。”小孩傲慢而矜持地点点头:“看潮生。看见的看,满川风雨看潮生。”冬至茫然:“有这个姓吗?”小孩翘起下巴,眼睛都快长到天上去了:“就算之前没有,从我之后,就有了。”这话挺霸气,但不适合小短腿。冬至想象着一只猫咪站在假山上咆哮,没计较他的态度,心里还哈哈哈地笑。他转而跟对方聊起零食,看潮生果然很感兴趣,不再像刚才那样拒人千里之外。天亮之后的火车更加热闹,昨夜发生的一切仿佛梦境,只有衬衫下面那个还未褪去青紫的掌印,提醒着他并非幻觉。一直到下午四点,火车即将抵达终点站时,男人才终于出现。他神色疲倦,已经到了难以掩饰的地步。看潮生立马从床上跳下:“龙老大,怎么样?”冬至想,原来他姓龙。男人道:“消灭了三只,应该差不多了。何遇呢?”看潮生耸肩:“不知道又跑哪去了!”火车缓缓停靠在终点站长春,提醒旅客下车的广播响起,男人看向冬至,似乎在问他怎么还不下车。冬至摸摸鼻子:“这次太感谢你们了,等下车之后我能不能请你们吃顿饭?”看潮生眨眨眼:“吃什么?”男人却道:“不用了。”看潮生鼓起嘴巴,但也没抗议,完全没有在冬至面前的嚣张。不知是不是光线折射的缘故,冬至发现男人的脸色白得近乎透明。瞬间有了勇气,他忍不住问:“不让我请饭,那我能不能知道你的名字?”对方又是淡淡一句:“不用了。”看潮生在男人背后对冬至挤眉弄眼,露出嘲笑表情。他有点泄气,想继续待下去也没了理由,只好起身和他们道别,又把背包里的零食都送给看潮生,请对方帮忙向何遇告别。也许是看在那些零食的份上,看潮生主动提出送送冬至,在他下车时,又大发慈悲告诉他:“老大叫龙深。”冬至下意识问:“哪个深?”看潮生翻了个白眼:“深浅的深!”冬至愣愣哦了一声,眼看着看潮生折返车厢,身影消失在视线内。龙出深潭,灵通九天。好名字。身旁的人行色匆匆,偶尔有人回头看他一眼。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龙深和看潮生他们出来,冬至猜想他们可能已经从另外的出口离开,只好独自出站。他听老家长春的同事说过,这地方空气不像名字那么美,每年也没少雾霾,但冬至觉得自己挺幸运,遇上个不错的天气,出站一抬头,蔚蓝天空在他头顶徐徐铺开,令人打从心底感到愉悦。他打车到事先在网上订好的酒店下榻,辞职之后一身轻松,冬至的心情很欢快,过了一夜之后,火车上那些阴影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他把行李安顿好,又去酒店前台询问本地的旅游路线。前台是个小姑娘,很热情地给他推荐长春一日游,冬至扫了一下内容,发现上面全是什么虎园和民俗馆,就摇摇头:“有没有那种两三天的路线?要自然风光比较多的。”“那要不你去长白山吧,从这里坐火车过去也不远,明早一早的火车,下午就能到,到站之后有拼车去景区的散团,你直接给钱搭个顺风车过去就行了。”冬至觉得这主意不错,现在不是寒暑假,淡季想必人也不多,可以待上好几天,也能找个安静的地方写生。谢过对方,他又问了当地的夜市和附近可以游览的地方,就离开酒店直奔夜市。时间还早,但马路两边已经陆陆续续摆开摊子,准备为夜晚的降临拉开序幕,冬至在火车上吃的早就消化得差不多了,见状一路逛一路吃,等走到夜市尽头,不知不觉肚皮滚圆。冬至意犹未尽,又买了一袋椒盐鸭舌,这才往酒店的方向走。几张纸钱被风吹到脚下,被他不小心踩到,旁边香烛店老板赶紧跑出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风大了点!”老板忙道歉道,他知道有些人对这种事比较忌讳,一个不好就要引起纠纷。冬至却心头一动:“老板,你们店卖黄纸吗?”老板:“有有,你想要什么样的?”冬至:“画符烧纸那种,如果有细金粉的话也顺便来一些。”“黄纸有,金粉也有,正巧库存还有一批,我给你找找!”老板没想到刮风还能刮来生意,当即喜滋滋地翻出一箱黄纸和几瓶金粉,还要打折卖给冬至。冬至本来不想买那么多,但转念想起何遇的话,就把一箱子都买下来,又去文具店买了毛笔砚台,然后打车回酒店。酒店在市中心,闹中取静,地段不错,价格合适,冬至跟前台小姑娘已经混熟了,进门也彼此点头微笑,他往电梯走时,隐隐还听见旁边有同事怂恿小姑娘问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99页 当前第72
首页   上一页   ←   72/19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步天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