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步天纲_分节阅读_第75节
小说作者:梦溪石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步天纲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6 22:31:45
D-昏睡,仿佛刚才只是他的错觉。两人穿过后门走廊来到大堂,扑面而来一股积尘的味道,让冬至忍不住咳嗽两下。“为什么要走消防通道?”“因为我们没交维修费,电梯被停很久了。”冬至:……要不是在长白山上经历的那一切,他真要以为自己是被带进一个传销窝点了。何遇一边爬楼梯一边介绍:“其实停掉电梯也是为了隐蔽性,前门锁了的,后面又有云伯守着,闲杂人等一般进不来,贼也看不上这里。”冬至奇怪:“为什么不干脆换个地方?老郑他们的部门就挂靠在社保局里面,根本没有人发现。”何遇没好气:“我们是总局,怎么能没有独立办公的大楼,跑去跟别的机关挤呢!”冬至看着脚边迅速爬过的小强,默默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他又安抚道:“不过事情不大,不用太担心,我们会处理好的。”冬至听见处理两个字,莫名有点紧张:“那我会不会被失忆啊?”何遇莫名其妙:“什么被失忆?”冬至道:“美剧和电影里都这么演的,但凡看过外星人或什么不明生物的民众,被主角的记忆消除棒一照,立马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何遇大感兴趣:“还有这种电影?叫什么名字,回头我也去看!”冬至道:“叫《黑衣人》,有三部,还有美剧《x档案》,也是讲这一类的,挺出名的啊。”何遇摸摸鼻子:“我之前一直在山上,除了修炼就是修炼,两年前才下山,有点空闲都用在游戏上了,你说的那种记忆消除棒,目前我还没见过,不过说不定美国佬真有呢,上回出国交流,我就见过他们不少先进仪器,总局还说要引进,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说着说着又离题万里,虽然冬至对他说的内容很感兴趣,但还是忙将话题拉回来:“这么说,你们不会强行消除目击者的记忆?那要是有人泄露出去怎么办?”何遇耸肩,一脸没所谓:“那也得有人相信啊,你出去给别人说你碰见妖怪,和你被下了迷、幻、药,你觉得别人会相信哪一种?肯定觉得你是个神经病吧!”冬至:……好有道理,他竟无法反驳。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他们跑近了才看清楚,对方大约有七八个人,手里拿着手电筒,哪怕对着冬至和张行一脸敌意,那起码也比追在他们身后的姚斌好——也许已经不是正常人类的姚斌了。对方皱眉看着他们跑来,脸上明晃晃写着不欢迎,但冬至和张行顾不了那么多,嘴里一边喊着救命,脚步踉踉跄跄,提着一口气往前狂奔。身后的姚斌并没有因为遇见生人而停下来,他紧紧缀在后面,维持着不紧不慢的动作,却因为步子迈得大,很快就追到他们身后。冬至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身后五指抓来时带起的风声,羽绒服发出难听的抓挠声响,他甚至觉得衣服已经被划破了。那是多大的力道,看张行满头鲜血就知道了。就在这时,前方的变故也令他呼吸一滞!那七八个人里有人忽然从口袋摸出黑乎乎类似手、枪的武器,指向他们这里。砰的一声!这些人居然能带枪上长白山?!前面有狼,后面有虎,伴随着枪声响起,冬至和张行硬生生停下脚步。他们很快发现对方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他们身后的姚斌。冬至拉着张行弯腰飞快滚向一旁,姿势很不雅观,但起码能保命。七八声枪响之后,姚斌的身体只是稍稍摇晃一下,又继续朝他们走来。“别打了!这家伙根本不怕枪!”有人喊了一句。冬至看见一个女人捡起地上树枝,双手结印,嘴里念念有词,树枝蓦地自燃,她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把弓箭,将树枝搭上,朝姚斌射过去。燃烧的树枝倏地一下射向姚斌身后,正当冬至以为她准头不好射偏了的时候,却忽然听见一声凄厉嘶叫,姚斌身后陡然炸起一蓬火光!火光之中,一团黑雾扭曲变形,随即消散,冬至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但火势随即蔓延到姚斌身上。张行低低啊了一声,像是要冲上去救人,冬至将她牢牢抓住,她身体一震,随即意识到眼前的姚斌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在这里杀人不好吧?”刚才那个中年人又开口道。“他已经被潜行夜叉吸光脑髓精魂,不算是人了。”刚才以树枝为箭的女人道,她的语调有点生硬古怪,却很年轻,冬至借着手电筒的光亮偷偷往他们那里看了一眼,发现那女孩子还长得很漂亮。她旁边站着一个老头,绷着脸像欠了别人几千万。另外还有几个年轻一点的男人,手里都拿着枪。冬至没敢多看,很快将目光收回。“我们刚才碰见的也是这些鬼东西?!它们怎么冒出来的!”中年人骇然道。“肯定是有人放出来的。”另一个人冷冷道,“下次再碰见这种东西,不要开枪,直接一把火烧了,不然被它们附上来吸干脑髓,你就变成跟他一样了。”这人口中的“他”就是姚斌。火势越来越大,很快将姚斌整个人包裹其中,最诡异的是,在此过程中,姚斌连一声呼喊呻、吟都没有,甚至一动不动,这根本不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似乎正应了女孩子的话——他已经不是人了。冬至见过火车上那个乘务员的样子,心里还算有些准备,张行却要面对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熟人被烧死的巨大冲击,要不是冬至死死拉住她,捂住她的嘴巴,她已经尖叫出声,瘫软在地上了。那几个人交谈几句,分出两个人在周围戒备,其他人则朝冬至和张行望过来。“你们是什么人!”一个穿着冲锋衣的男人问道,腔调一如那女孩子的生硬。张行神情恍惚,显然暂时不适合出面,冬至只好将他们在山上遇见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又硬着头皮问:“请问你们也在找出路吗,我们能不能跟在你们后面?我们保证绝对不会拖累你们的!”冲锋衣男皱了皱眉,回头看老人和少女。这时候中年人出声道:“多一个人多一份照应吧?”冬至注意到他用的是商量的口吻,不管冲锋衣男也好,中年人也好,他们说了都不算,真正做决定的是少女旁边的老人。老人看了冬至一眼,面无表情,一双眼睛却如鹰隼锐利,被那种眼神看上一眼,冬至只觉五脏六腑都被看透似的。对方微微颔首,对冲锋衣男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后者挺直腰杆,低头答应一声,对所有人道:“到前面找个地方休整一下!”冬至暗暗松了口气,拉起张行跟在后面。天昏地暗,全靠前面那几支手电筒开路,冬至不想把手机的电耗光,强忍着拿手机出来照明的冲动,紧紧跟着他们,生怕被甩下。虽然对方有枪,也不像善类,但怎么都还在人类的范畴内,比起姚斌,冬至宁愿跟他们一起。走在后面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冬至很快发现这一群人其实是分作两拨。一拨就是以老人和少女为中心,一共六个人。一个穿着羽绒服的男人走在他们旁边,偶尔交谈几句,看上去有些地位,但他对老人和少女的态度也比较讨好。冲锋衣男带着另外两个人簇拥着他们,则像是保镖。另一拨则是刚才那个中年人,和另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年轻人。很古怪的组合,还带枪上山,怎么看都像是在从事某种见不得光的行业。那一瞬间,盗墓走私贩毒等等名词在冬至脑海掠过,要是手机没信号,他估计就要控制不住自己身为祖国大好青年的举报义务了。这一路没再碰见什么古怪,众人走到一条河流边上,冲锋衣男抬手作了个手势,众人停下来,就地生火休息。冬至不想太靠近他们,也不敢离得太远,就找了块大石头把张行安置下来。“靠,怎么没电了!”黑色羽绒服的青年看着手机小声骂了一句。冬至意识到这是个机会。“大哥,我这有充电宝。”他从背包里拿出充电宝,机灵地递过去。青年看了他一眼,有点意外,冬至发现对方脸上有道疤。“我叫小冬,大哥怎么称呼?”冬至拿出平时跟别人套近乎的笑容,对方的脸色和缓许多。“叫我疤子就行。”青年道。“疤子哥,你们是要去哪里?我不是想打听什么,是想知道半道上有没有比较安全的地方,我们可以独自离开,等天亮再找路下山就成。”冬至小声道。疤子哂道:“别做梦了,除非跟着我们一起上去,再一起下来,我们打从上山就碰见过不少那些鬼东西了,有的没有实体,有些就像刚才那样,操纵个人来攻击我们,没有他们……”他努努嘴,朝老人和少女的方向示意,“你们是不可能安全离开的。”冬至心头一凉,试探道:“他们的口音不太像中国人?”疤子撇撇嘴,倒没隐瞒:“对啊,小日本嘛!连我师父都不放在眼里,据说是什么财团的总裁,拽得二五八万,眼睛都长头顶上了,呸!还不是在中国人的地盘上!”不满之情溢于言表,但他也只敢压低声音说。这几个日本人身份既然不一般,大半夜上长白山,目的肯定不单纯,疤子师徒跟这伙人混在一起,必定也不是什么善茬,冬至意识到这一点,没再多问,谢过疤子,起身回到张行那里。原本已经逐渐平静下来的张行,忽然又像一张绷紧的弓弦,被冬至一碰,差点没跳起来,冬至忙把她按住,发现她浑身抖得像筛子,连牙齿都上下打战。冬至吓一跳:“你很冷吗?”张行反手抓住他的胳膊,好一会儿才抖抖索索在他掌心上写字。“我懂日语,刚才他们说话,听见一些。”冬至一凛,随即意识到对方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不然张行不会吓成这样。果不其然,张行又在他手上写道:“他们好像在找什么,留着我们,是为了遇到危险,可以把我们两个抛出去。”冬至无声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还真是才出狼窝,又掉虎穴啊!他也学着张行,在对方掌心一笔一划地写字:“我们不认路,跑不了,跟在后面,见机行事,别靠太近。你听见他们要找什么了吗?”张行写道:“听不清,但他们提到什么麻生财团。”麻生财团?日本出名的大财阀,如雷贯耳,冬至偶尔也在新闻上看见。张行手心全是汗,冬至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人在黑暗相视苦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为了小命,两害相权取其轻,没办法,继续走吧。对方休息够了,冲锋衣男点起几支火把,居然也给冬至两人分了一支。一行人重新启程,冬至暗暗留心,发现自己走的大多数是上坡路。难道是要重新上山?即使发现这一点,冬至和张行也别无办法,只能祈祷一路平安。但现实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冬至举着火把的手有些酸,正想换一只手,余光一瞥,就看见一团黑雾若有似无,飘向疤子身后。“小心!”冬至眼尖,下意识就喊出声。疤子反应很快,猛地转身,火把往前一扫,另一只手已经扣动扳机,向身后开枪。这只是下意识遇到危险时的举动,他也知道开枪根本没有用,很快又朝旁边一滚,与黑暗融为一体的灰雾遇火稍滞,随即又粘了上来,疤子破口大骂,扔了手中的抢,居然向张行抓来,想拿她当垫背!毕竟不是人家单位的员工,还成天往这里凑,冬至有点不好意思,生怕给领导留下什么坏印象。龙深问:“何遇呢?”冬至老老实实道:“在里面睡觉。”他没敢把两人昨晚通宵玩游戏的事情说出来,龙深也没再追问,点点头,却说了一句:“你跟我来。”冬至愣了一下,心说该不会是看他长得顺眼,打算给他开个后门,提前招聘进来吧?他半是忐忑半是期待地跟着进了对方的办公室。龙副局长的办公室就跟他这个人一样,简洁干净到极点,唯一特别的地方,是其中一面墙上挂着两把剑,剑鞘古老陈旧,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连上面镶嵌的宝石都蒙上一层雾色。“把这个填了。”龙深拿出一张表格,推到他面前。上面需要填个人资料,甚至还有银行账号。难道是为了入职以后方便发工资?冬至有点不好意思:“这么快就填吗?没有经过考试,会不会对别人有点不公平?”龙深莫名其妙:“考什么试?何遇没跟你说过吗,你上次在长白山立了功,他帮你申请了两万块奖金,填表之后十个工作日内应该就会到账了。”冬至:……他从脖子往上迅速蔓延出红色,为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羞愧。龙深眼中的笑意一闪而逝,缓缓问道:“我听何遇说,你想考进这里?”“对,我会好好复习的!”冬至忙道。龙深却道:“我建议你放弃这个想法。”冬至愣住,满腔热情被冷水当头脚下:“为什么!”“因为你不适合。”龙深面色淡淡,“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特殊不凡的来历,别人不说,就说何遇,他出身閤皂派,这个门派起源于唐代,曾是与茅山,龙虎山齐名的三大传箓宗门,只是到了明清才逐渐低调。你的确有些小聪明,但也仅止于此,归根结底,你还是一个凡人,这里藏龙卧虎,你根本进不了,不必白费力气了。”冬至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知道龙深一点也没说错。何遇会画符,看潮生会变猫,连老郑都能一鞭子抽散那些神出鬼没的潜行夜叉,而他自己会做什么?就连唯一会画的符箓,也是何遇教给他的。但他不甘心,就像小时候有老师说他手脚笨拙,不适合画画一样,他骨子里有一份倔强,想要去付出努力。“龙老大,我知道,像你这种有本事的人,都挺瞧不上我的,我也知道我比起你们,什么也不会,但何遇说,考试之后会有培训,之前也有个人什么术法都不会,通过培训之后能独当一面……”“最后死在前线。”龙深接过他的话。冬至一惊。龙深冷冷道:“那个人是武当的外门弟子,身手比你好太多,也通过考试考进来,在这里任后勤人员,十几年前西南出了一些事情,当时人手不足,他被派过去,结果在执行任务中牺牲了。你就算考进来,顶多只能当后勤,命令一下,该上也得上,我不会吝惜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99页 当前第75
首页   上一页   ←   75/19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步天纲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