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画堂春深_分节阅读_第111节
小说作者:浣若君   内容大小:1.56 MB   下载:画堂春深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09 20:56:23
些羞了,凄厉厉一声尖叫:“李代瑁,你敢!”李代瑁猛然松手,转身大步离去。*回到海棠馆,生了一番气,宝如倒有胃口了。杨氏连忙端了谢嫂子煲的汤来,就着几样菜,她倒用了多半碗饭。不一会儿,苦豆儿回来了。她两只眼儿晶晶亮,进门寻到书房,见宝如和李悠然两个在跟几个婆子安排今年中秋过节的一应事宜,只得又退到门外静等。中秋算是一年中最大的节应了,按季明德的口风,到时候李少源也该回来了,府中宴席仍按往年便可,唯独入宫一项,顾氏去不得,就得是两个儿媳妇和郡主去。宝如才入过一回宫,命都差点丢在那儿,当然不想去。尹玉卿如今在府中就是个幽魂,也去不得,剩下便是李悠容了。白太后作天作地,可她是皇帝的母亲,只要皇帝在,她就是后宫之主,该送的礼该磕的头一样也不能少。宝如笑道:“宫里什么没用,该备的礼,就按照去年的单子做一份既可。我和悠容三个,一人再贡给太后娘娘几方绣品,否则,她该说咱们不尽心的。”后院管事原本是徐妈妈,叫李代瑁给黜了以后,新换了董氏进来。董氏原是宫里的姑姑,先前一直伺候老太妃的,后来出去嫁人,又死了丈夫,遂又回来,在王府当差。董姑姑脸盘容圆,身量高挑的大个子妇人,办事很得力。董姑姑觉得如此可行,便去找李悠容商量了。宝如见苦豆儿在窗外绕着,隔窗笑问:“可跟到黛眉了否?”苦豆儿凑了过来,笑道:“岂止跟到,人都给我敲晕,抓来了,如今就在我那屋里锁着,嫂子你是准备什么时候审她?”宝如正准备答话,便见照壁处探着半扇袍子,纯白色,黯悠悠的晃荡着。方衡其人,打小儿到现在,不知为何,只需半扇袍帘,宝如就知道那是他。她笑着下了台阶,踮脚悄悄儿上前,忽得转过照壁,倒把个方衡吓了一跳。待他转过身来,宝如也叫他吓了一跳。他怀里抱着一只反剪着翅膀,连嘴都绑起来的大雁,结结巴巴道:“事不可半途而废,我爹去了,我家此时正在治丧。但既亲事论到一半,就没有再退回去的理儿,这只大雁算是我最后的诚意,烦请你专教给福安郡主。”他说着,将只扑腾扑腾的大雁就要往宝如怀中送。婚姻之中,最先的一项便是纳吉,奠雁提亲,执雁为礼,是提亲的意思。方勋去后,李代瑁并未追究其责,只说清风楼失火,误伤而死,方衡的前程,依旧是有的。经此一事,方衡才痛下决心,想来想去此时也不是提亲的时候,也不知该如何明智,遂报了只大雁来。采雁纳吉,定亲之礼,有这只大雁,这便是给李悠容最大的承诺了。宝如未敢抱过这活物,也是吓了一跳,道:“你既来了,先把它带到凌宵院去,少廷不在,你放在那儿就走既可。”方衡抱着只大雁,见宝如背着两手拒不肯收,身上还是热孝,满腔酸楚无处倾诉,欲再跟宝如多说两句,又怕季明德知道了要剥自己的皮,只得又往凌宵院去。宝如只待他一离开,便使着秋瞳道:“去,把咱家福安郡主叫到凌宵院去,只说一会儿我也去哪儿,有些话要与她说。”且不论悠容和方衡之间隔着多大的鸿沟,父母辈有什么样的爱情情仇,总得让他们见一面,那怕吵那怕闹,再那怕哭,总算有相处,有沟通,才会有进一步的关系不是。*她回头便问苦豆儿:“黛眉可还晕着,能不能弄醒,咱问她几句。”苦豆儿抿唇一笑:“想让她什么时候醒,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儿。”正房的灯光透出来,照在她脸上,那笑容阴森森的,像极了季明德。宝如跟着她进了后院,将角门锁紧,迎门入内,便见顾氏那大丫头,黛眉叫苦豆儿双手紧绑,高吊,绳子直接绑在后罩房顶的横梁上。她还晕着,两手高挂,一张头深垂,看不清容样。苦豆儿提起墙角一桶水,扑的一声,迎面而泼,再一脚踢上去,叫道:“唉,醒醒,醒醒。”见不醒,苦豆儿啪的就是一个耳光,打的宝如心都一抽。黛眉缓缓睁开两只眼,好半天,都认不出眼前的人是谁。苦豆儿提起裙子,一脚踏上去,指着自己的鼻尖道:“若再想不起来,我今儿就喂你一整碗的十香软筋散,让你浪上一天一夜,然后明晚拉你到马棚里,挑匹马跟你做夫妻,如何?”宝如是想审人的,可她的招数,想来都是好言婉劝。苦豆儿的爹本就是季白手下的家丁,比土匪还土匪的东西,她这审法,季明德都比不得,也就难怪季明德会那样打她了。都是铜碗豆,比的就是谁比谁更硬。黛眉看一眼宝如,再看一眼苦豆儿,咧嘴一笑:“竟是你俩,你们奈何我不得。我这里,可握着赵宝如和李代瑁私通的证据了,只要知道我死了,王妃立刻就会把东西抖落出来,叫你赵宝如身败名裂。”宝如咦的一声,心说她陷害栽赃,竟还有理了,挽起袖子准备学苦豆儿使回泼,苦头儿一脚已经踏上黛眉的心窝了。这一脚直接踢的黛眉吐了满口的血出来,两手高吊,难过的屈起了腰。宝如搬了把椅子,坐在她对面,道:“王妃和小叔私通,把个奸生子大剌剌养在荣亲王府,愚弄荣亲王,简直不把丈夫当人看,那般的人品,等不到她拿出证据来,王爷就会要了她的命,你还拿她当靠山?”黛眉惨白的脸瞬时蜡黄,下意识摇头道:“不可能,王爷怎会知道?”宝如暗喜,心说押准了,果真永儿是顾氏生的。那和李代圣偷情,显然也是真的。唯独一点,李代圣都死了,不能捉奸在床,实在可惜之极。偷情这种事,捉到两个妖精打架才好,但凡提起了裤子,谁会认?若奸夫只有李代圣一人,秦/王府肯定不是好的偷情之处,且黛眉这丫头似乎常在菜市那附近逛,顾氏私下应当有处宅子,供二人私会的,若猜的不错,离此还不远。宝如站了起来,道:“用你们秦州土匪的手段,给她上刑,让她不吐口秦王和顾氏是在那儿幽会的,我就在外等着。”双身子,不好见血腥的。宝如转身出了后罩房,进了花园,一轮眼看要盈的满月,正在远处冉冉升起,秋风凉凉,见秋瞳在从墙角的大水缸里往外舀水,舀好水,就着明亮亮的月光,她便蹲在井台子上洗起了衣服。眼看中秋,葡萄繁嘟嘟挂在枝头,金菊开了满园子,淡淡的香气。宝如蓦然发现,自打八月初二宫变之后,连着十天的功夫,季明德都是在宫里用饭的。陪客还皆是白太后和白明玉。白太后当年喜欢李代瑁,可是连她都能看出来的,宝如颇有些狭促的想,会不会是李代瑁一片痴情待顾氏,看不上白凤,白凤转而又瞅上她丈夫了?想到这儿,宝如心中颇有些恼郁,轻轻叹了一声,眼瞧着当空那轮明月越来越大,笑道:“秋瞳你瞧,今夜的月亮格外大了。”刚从凌宵院回来的秋瞳端着盆子衣服,欠腰正在晾了,回头笑道:“二少奶奶,那分明是个孔明灯,您眼花了,才将它当月亮。”还真是,宝如留心去看,果真是个孔明灯。一到中秋节气,长安人是爱放个孔明灯祈愿的。人们总爱在灯上写几句祈愿文,或者诗词,上达天听,对月以应,灯顺夜风遥上九重天,便能把人们的心愿带上去。这盏孔明灯大约是沾的不合适,或者漏气了,才会落下来。它越来越大,亦飞的越来越快,猛然撞在葡萄架上,这时候灯芯还是燃的呢。秋瞳见宝如够着想要取下来,搬了把椅子来,轻轻将它揭了下来,一盏完好的孔明灯,果真上面书着字儿。她转给宝如,笑道:“小麦青青大麦枯,谁当获者妇与姑……二少奶奶,这大约是首歌,不过奴婢可不会唱。”宝如接了过来。一笔一画,果真写着首《小麦谣》,末尾还缀着两句:欠我一日,该如何补偿?末尾并无署名,只画着一株油菜花。宝如款款将孔明灯放在石几上,歪坐在石凳上,心说这个尹玉钊,狼尾巴一突一突,实在不像个哥哥。可他分明又是同罗绮生的,是她货真价实的哥哥。叫尹继业打成那样,可怜,又叫人觉得有些可怕。毕竟真正的哥哥,决计不会问妹妹:也让我睡在你身上那种话。昨天她答应过,每天都到四夷馆看他一回的,才答应过,转身就食言了。他倒好,从府外送进个孔明灯来提醒她。*明月高悬,朱栏露冷,皇宫大内,两行翰林学士依次恭身退出崇文馆,侍于殿侧丹墀之上。再接着,便是在此读书的二十位学生,这些学生,皆在皇族五服之中,便有外姓,也是开国功臣,世袭公侯府的孩子。他们依次并列,恭迎,哑雀无声片刻,小皇帝才在季明德的陪伴下走了出来。出崇文馆,小皇帝和声道:“耗牛河一战,二哥讲的深入浅出,朕亦听的过瘾。至今日,您和三哥在外的每一场战役,朕算是全听完了。待朕成年,也要与你们一般披甲上一番战场才是。”季明德道:“您是万金之躯,文治武功,皆需学习,战事,是武将之责,是臣等应尽的本分。”小皇帝连连点头:“二哥说的是。”转眼,到延正宫的宫门上了。遥看两道宫门之前一袭豆青色纱衣的身影,脚步哒哒,趿着木屐。季明德不由鼻息略粗,眉头皱了起来。小皇帝李少陵在性格的某一方面,和宝如很像。比如,他大约是全天下最好的听众,这些日子来,一直在极有耐心的听季明德讲与土蕃的每一场战役,问的详之又详,以表来看,确实是个谦虚好学的学生。但每每论到月上梢头,季明德就不得不留在皇宫中吃饭。


白太后倒还罢了,季明德虽见过,但甚少与那个妇人说过话。独独这白明玉,润物细无声,待他简直有他待宝如的耐心,也不知图个什么。他恍惚记得昨天宝如便穿着件豆青色的对襟纱裳,鼻息略重,正准备要拒小皇帝的赐宴,便听暮色中一阵爽朗无比的大笑之声。恰迎门,齐国公尹继业双手拄剑,就在延正宫宫门上站着。老国公胡须花白,双目如狼,堵住正门,盯着小皇帝看了半晌,对于这个他近来颇为依赖的哥哥季明德投去不屑的眼神,冷冷一笑,气沉丹田,说道:“皇上,回纥汗王薛育义眼看就要入长安朝/拜,关于和亲一事,不知您可想好了,要不要和亲?”回纥如今是漠北强国,虽臣服,但就好比一头雄狮臣服于一只山羊,他的臣服,不过装个样子而已。尹继业把自己的女儿尹玉婉许给了薛育义,但薛育义觉得一个国公府的小姐配自己还有点儿委屈,转而上疏,想叫皇帝尚自己一房公主。他听说荣亲王妃顾氏贤誉满长安,遂特地上疏,要求小皇帝为自己和福安郡主赐婚。小皇帝自己并没什么主见,至交泰殿落了座,才问白太后:“母后,薛汗王求娶一房公主,此事您觉得该怎么办?”白太后道:“能怎么办呢?你二叔不肯嫁,薛育义又惹不起,听听明德怎么说?”瞧她此刻的态势,全然是一个在权臣和宗亲之间委曲求全,孤苦无依的深宫艳寡之态。但她时不时会看尹继业一眼,显然非常信任尹继业。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是个颇奇怪的东西,白凤急于让小皇帝挣脱李代瑁的樊笼,但似乎从未曾想过,李代瑁便摄政,尚且是个君子,尹继业却完完全全是个小人,若叫他掌权,小皇帝非但亲不得政,也许连小命都会没的。虽然当初在宝如面前夸口,说自己亲妹妹也卖得,但真有了悠容那样一个性子柔婉,乖巧的妹妹,季明德疼爱都疼爱不过来,又岂会任由白凤和尹继业又把她给卖掉?他道:“薛育义年近五十,齐国公喜欢给女儿找个爹,但我们荣亲王府没这习惯,非年青俊貌的才朗而不嫁,绝不会让郡主和亲。”尹继业等的就是这句,顿时哈哈大笑:“汗王雄踞于北,不过讨个公主而已,皇室都不肯给,看来是想逼着薛汗王自立称帝了。”季明德已经起身了,揖礼道:“皇上,臣已有十日不曾回府用过晚饭,今日再不归,你二嫂怕要发河东狮之怒了。”李少陵噗嗤一笑:“二哥英明神武,辖两府都护府几十万兵马,竟还惧内?”季明德回之一温温一笑:“惧内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臣确实惧内。有些人在家耀武扬威,欺男霸女,从不惧内。但出门却软成一团怂蛋,稍有个强邻便颤颤兢兢,恨不能跪上去舔别人的靴梆子,这等惧外之人,才真真叫人鄙视。”礼罢,季明德转身便走,扬长而去。尹继业这个惧外之人,打嘴仗没有占到一丝的上风,而季明德所对,也不过三言两语,竟将他堵的哑口无言。此时尹继业才知,荣亲王几番叫这孽子气到吐血,并非传言,而是真的。季明德这厮,真有把人气到吐血而不自知的本领。出交泰殿不远,白明玉又疾步追了来。她身量矮小,腿短,裙面又太长,连着追了几步,险险要绊倒。又在后面不停大声的唤着,引两旁侍卫齐齐侧目。不得已,季明德只得止步,停在原地等她。天上一轮明月,地上融融灯火,白明玉总算慢了下来,收敛裙衽,微步而摇。季明德冷眼看着她走路的姿势颇有几分怪异,细看之下,才见她是因裙摆太长,每走一步,便要把裙摆往前踢,所以才走的格外艰难。而裙摆之下,她竟是一双赤足,显然为了能跑的快,她是把方才那双能增加身高的木屐给脱了。看她走的这般艰难,季明德只得又折回去,迎上她,问道:“何事?”白明玉笑道:“荣亲王夫妇恩爱,王妃之行事,亦是满长安城的人都要称赞。她此生唯独一个眼中钉,便是宝如妹妹,只怕妹妹在王府日子不好过了。”这是要投其所好了。季明德稳稳的站着,要看她怎么说。白明玉掏了封信出来,仰面递给季明德,笑道:“我姑母又何尝不是,那怕贵为太后,这些年叫荣王妃在言论上欺压到毫无还手之力?这儿有封信,是宫变那日,死在延嘉殿外那位姑姑寝室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64页 当前第111
首页   上一页   ←   111/164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画堂春深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