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十月蛇胎_分节阅读_第6节
小说作者:银花火树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十月蛇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10 15:56:31
D-之前,我还很在乎这件事情,但是他这么平静的语气一说,让我竟然有些觉得他只不过是跟我做了件十分正常的事,就如吃饭喝水,而我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一直都放不下。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柳龙庭,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能尴尬的嗯了一句,算是同意了他这话。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拨打了其中一张纸条上的号码,名字写的是马建国,接电话的也是个中年男人,一听我说是英姑派过去的,顿时激动的都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跟我说英姑真是个救苦救难的菩萨,她要是再不回电话给他,他们一家子就全都要毁了!

    “那你先说说是什么事情,我稍微知道情况后,也好做准备过来。”我对这男人讲,并且手机开了扩音,让柳龙庭也知道这件事情。

    马建国稍微忍住了些哽咽,跟我开始说:“这件事情,还是六十年前开始的,当时我们家老爷子,就是我的爷爷,去外面荒地割喂猪的草,甩镰刀的时候,无意看见了两条正躲在草丛里正在交配的两条黑蛇,老爷子当时脾气不好,就朝着两条蛇身上吐了口唾沫,骂了一句不知羞耻的畜生,就捆草回家了,哪知道就是这句话,给我家惹来这么大的灾难。”

    马建国说的这件事情,顿时就让我想起我和柳龙庭的事情,柳龙庭说当初我爸妈为了保住还在肚子里的我,把他配偶都杀了,这马建国家的老爷子只是吐了口唾沫,骂了句脏话,报复估计也不会很强烈,毕竟柳龙庭也只是让我爸妈离了个婚,和让我做他出马弟子。

    “后来呢?”我问马建国。

    “后来,我家人被那两条蛇害死了三个,疯了两个,老爷子回来的第二天早上,我奶奶忽然发疯,脱了全身的衣服在村子里跑,嘴里还不断的说着一些房事的那种脏话,说要报复我们全家,说完后就撞墙死了,我二姐和我大哥通女干,当着我们全家人的面做脏事,两人醒过来后,都疯了;我爸死了,我伯父前两年也死了,最近那两条蛇一直给我女儿托梦,说要害的我一家家破人亡…;…;!仙姑,你救救我们家吧!”

    马建国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简直是愣住了,一时半会,惊得根本就没办法再说出一句话来,就因为当年一个老人不善的举动,竟然遭到了这么丧尽天良的报复!

第十章:腥味还重吗()
了解了个事情大概,我挂了电话之后,询问柳龙庭这件事情我们该怎么处理,毕竟这蛇也是柳龙庭的同类。

    柳龙庭听马建国说后,脸上倒也没什么表情,跟我说对付那几个东西也不用准备什么,直接过去就行。

    马建国家离我家比较远,在铁岭,我还没买车,就只能定火车的票,时辰有五六个小时呢!

    本来我以为我一个人将要在车上煎熬,却不想出门的时候,柳龙庭随口跟我说了一句,叫我准备他的行李,他也跟我一起坐车。

    这特么就尴尬了,跟我一起去我倒是不介意,但是他为什么会想跟我一同坐车,而且我跟柳龙庭也没什么话讲吧,两人一起干坐着得有多别扭。

    不过柳龙庭既然说了这句话,我就照他的意思办,和他一块去车站。

    因为也只有我能看得见他,倒也不用身份证之类的,上车后人也少,他一个大男人忽然就这么坐在了我的身边,长的又好看,要不是他是个仙家,某个瞬间我还流露出过一种要是他是我男票的话,我可就美炸天了。

    一路上我们没说一句话,也不方便说,在快下车的时候,马建国打了我的电话,说他已经在火车站出口等我了。

    第一次见马建国,本以为也是饱受摧残的沧桑中年男人,但是见到他时我很意外,竟然是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大哥,红光满面,从外貌上来看,根本就不像是已经有四十多岁了,也不像是个常年沉寂在死亡痛苦里的人,倒像是个生意人。

    “你是马建国?”我试着问了一句。

    “你好你好,你是白仙姑吧,我就是马建国,仙姑真是年轻有为啊,长得还真漂亮。”马建国夸着我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我身旁,问我说:“他是谁?”

    我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柳龙庭,别人不是看不见他的吗?马建国怎么看到柳龙庭了?这被马建国忽然一问,我竟然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和柳龙庭的关系。

    “我是她爱人,陪她来一起看看。”柳龙庭看着马建国的脸色忽然有些沉了下来。

    马建国倒是热情,脸上都笑出花来了,跟我说想不到我这么快就结婚了咋咋咋,真是看不出来…;…;。

    可能是马建国这笑声与在电话里跟我哭的泣不成声的反差极大,我对他忽然之间就没了什么好感,也没跟他客套,跟他说:“你女儿在家吗?你带我去问问她,那两条蛇到底是怎么说的。”

    经我这么一提醒,马建国这才像是想起来他请我来的正经事情,赶紧的说了三个在在在,然后请我上车,去往他家。

    他家在郊区买了栋小洋楼,装修款式都还挺上档次,我进门之后却闻到家里弥漫着一股十分浓郁的腥臭味,这种腥味,和柳龙庭进来我房间的那个晚上有点像,但是却难闻很多,站在他们家,就感觉是站在了一个蛇窟里,让我浑身都不自在,恨不得想立马出去。

    马建国朝着二楼大喊,喊他的女儿下来,他自己就去给我和柳龙庭泡茶。柳龙庭环视了屋里一眼,转头对我说等会当心一点,可能情况,并不是像马建国说的那样。

    我正想问柳龙庭,但是马建国已经端着茶具过来了,她的女儿,也抱着个娃娃从楼上下来。

    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不爱说话,见到我和柳龙庭,揉着眼睛问了一句马建国我是谁?

    “这是来给我们赶走妖怪的仙姑,晓玲,你把那两条蛇是怎么给你托梦的全都说出来。”

    小女孩一听说我是仙姑,眼睛看了我两眼,本来好好的脸,开始有些扭曲,接着眼神犀利的就像是刀子似得,狠狠的盯着我看,就像我是什么巨大怪兽,忽然丢了手里的娃娃朝我跑了过来,张开就朝着我的胳膊咬了下来,嘴里还能发出一阵呜咽的尖叫:“叫你来多管闲事,这件事情谁都不许管,谁管我杀了谁!”

    那声音无比凄厉,听起来就像是粉笔擦着玻璃那般尖利刺心,好在衣服穿得多,小孩子也没咬到我的皮肉,加上柳龙庭出手也比较快速,直接抓住小孩的脑袋用力往后一推,小女孩直接摔倒在了沙发上,也老实了下来,坐在沙发上呜呜的哭。

    马建国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这又是那两条蛇上身了,又是那两条蛇上身了,仙姑,你可要救救我女儿啊!”

    从见马建国到现在开始,马建国这才开始哭。本想和马建国说这件事情我会给他办好的,但是还没等我说出口,柳龙庭抢了我的话,对马建国说:“你家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确实有点难办,并且这一两天也没办法办好,这样吧,今天就算了,我夫人坐了这么久的车也累了,你送我们去个酒店休息,明天再来解决你的事情。”

    我还打算将这件事情尽快处理了,柳龙庭这忽然拖了时间,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想法,不过我跟他毕竟是合作的,也配合他顺势说确实是很累了。

    “累了去什么酒店,直接在我家啊,我家有好几间客房。”马建国从地上站起来,说着叫他女儿带我们上楼。

    柳龙庭看着马建国的眼眶一窄,起身就走。

    这样也没办法了,马建国还指望我们给他驱邪,就带我们去市里酒店开了个房间,说明天再过来接我们。

    柳龙庭直接把门给关上,并没有理他,我觉的好奇,问柳龙庭为什么不早点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我们也好早些回去。

    “他们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在作祟,相反,他家可能还供了仙,所以他才能看见我,把我当成正常人。”

    家里供了仙,一般都不会再受邪灵侵扰,但是马建国又请了我们给他驱邪,这不是穿了雨衣又打伞,多此一举吗?

    “那小姑娘刚才上身也是装的吗?还有他家的那股难闻的蛇腥味?”

    当我说到蛇腥味的时候,柳龙庭莫名的看了我一眼,点了下头:“应该是为了混淆我们判断提前就安排好了的,不出所料的话,他这次真正的目的,是我们。”

    “我们跟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对付我们?”

    “有些时候想要一个人的性命,并不一定是有仇,况且我们两个现在都是在修炼的人,刚才我感觉到他家的仙气微弱的几乎都没了,如果仙家不是耗用了很大的修为,是不会如此狼狈,我怀疑,马建国是想拿掉我们的灵气,供给他家的仙。”

    这身为仙家,却要靠夺取别人的灵力提升自己,这不就是妖怪了吗,还没等我问明白,柳龙庭却跟我说他先去洗个澡,我们也不怕他们,毕竟目前来看,我们还是占优势的。

    原本柳龙庭在我心里,那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毕竟他在我面前,除了跟我做那种事情,就是一副天上仙人坠凡间的模样,他这么一说要去洗澡,倒是让我觉的接了不少地气,觉的有些好笑,便也没缠着他问。

    浴室里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听着这水声,我竟然不怀好意的意淫起柳龙庭来,那天在山神庙里的时候我见过他的身材,那简直就跟电视里的男模有的一拼,肌肉紧致肤质细腻,那段结实有力的腰身前后动起来的时候,都能把女人看潮高。

    “白静,你帮我把衣服拿进来一下。”柳龙庭在浴室喊我。

    他这一声喊,顿时把我思绪给拉了回来,我到底是多缺男人,不要脸到连柳龙庭都yy,顿时就觉的有些羞愧,赶紧把睡衣之类的拿过去,只见柳龙庭已经将浴室的门打开,直直的站在浴室的细细水流下,身上可耻的都不找东西遮挡下,我吓得赶紧的转过头去不敢看他,将衣服递给他,说给他拿过来了。

    柳龙庭的手搭了衣服上,手腕一转,却直接拉住了我的胳膊往浴室里拉了进去,门一关,将我抵在门上,用还流着水珠的胸膛直接贴在了我脸上,问我说:“现在我身上的腥味还重吗?”

第十一章:巨大女人头()
我顿时就懵逼了,这种姿势实在是太尴尬,一边推开柳龙庭,问他说:“什,什么腥味?你赶紧的把我放开了。”

    “什么腥味?当然是蛇腥味了?你嫌我有腥味吗?”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根本就不顾我推开他的力道,手掌顺着我的腿摸了上来,用力往他腰上一提,我整个人都跨挂在他的腰上了,花洒下的水如同大雨般撒在我和柳龙庭的头上身上,把我身上的毛衣都淋的浸满了烫呼呼的热水。

    本来想朝柳龙庭发火,他这是什么意思?故意要把我淋的跟落汤鸡似的吗,可我抬头看到他的脸的模样时,水的雾气将他的脸遮掩的迷蒙洁白,一头被水帘打湿的软发微微贴着鬓边,眼神迷媚的盯着我看,十分撩人。

    我喉咙咽了口水,也不敢直视柳龙庭那双带些迷醉的眼睛,湿着一头头发,赶紧的把脸转向旁边,跟他说:“你身上又不腥,我有什么好嫌弃的。”

    “不嫌弃的话,那让我亲亲。”

    柳龙庭说着这话,直接低头下来含住了我的唇。

    我也不知道此时我在想什么,仿佛就像是被柳龙庭洗脑了,当他把我腿抬起来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反抗,只想来一场醉生梦死。

    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门外忽然的门铃响了起来。

    这门铃的声音十分刺耳的穿透哗啦啦水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顿时就惊醒了我被柳龙庭迷住的大脑,看着我眼前满眼温情的柳龙庭,我一下有点慌张,捡起吸满了水的衣服,对柳龙庭说外面来人了,我去开门。

    柳龙庭拉住了我的手,不让我出去,可是门铃一直都在按,我跟柳龙庭说我还是先去看看是谁,然后拉开了他握着我手腕的手,顺手拿了件睡袍穿在身上去开门。

    出了浴室后,我心里还有些惊悸,如果不是门铃打断了我和柳龙庭,要是我这次真的自愿和他发生了关系,以后恐怕想收手都难。

    门一打开,竟然是马建国!

    他又来了,马建国神色一脸慌张的跟我说:“仙姑,你赶紧救救我女儿吧,那东西在你们走后,又附在了我女儿的身上,现在在房间里疯闹,说要今天晚上要杀了我女儿!”

    柳龙庭刚才说了马建国家里根本就没有作祟的东西,想到马建国还在骗我,我心里顿时就没好气的跟他说:“是吗?可是我刚才去你家的时候,你家并没有不好的东西作祟,你为什么要骗我?”

    “仙姑,我哪敢骗你啊,我女儿现在就快要死了,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马建国现在说着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495页 当前第6
首页   上一页   ←   6/49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十月蛇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