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暗黑之路_分节阅读_第24节
小说作者:萧鼎   内容大小:729.12 KB   下载:暗黑之路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22 00:10:39
德华四世正凝神倾听,却见修肯突然停了下来,追问道:“而且什么?”
修肯叹了一口气,道:“而且陛下你病体沉重,天下皆知。而膝下一子一女,亚力王子年仅七岁,妮娅公主也才十七,无法监国。若是……若是陛下不幸,则必是权臣争权的局面,到时不要巴兹动手,玛咯斯也差不多了。”
爱德华四世沉默良久,一言不发。修肯看着这个老人,面色如常,也不知心里在想着什么。
半晌,爱德华四世突然微笑道:“刚才你对我说的那些话,若是有第三个人在场,虽然你我是几十年的交情,但为了掩人耳目,我也是一定要杀你的。”
修肯眼角一跳,但面色不变,笑道:“我也是在你我二人独处时才会说的。”
爱德华四世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说的话都是真的,我也信得过你。但我的命还没这么快死,而巴兹应该也不会等得太久。你认为他最迟会在什么时候行动?”
修肯沉呤了一会,道:“按我想来,最迟在他寿宴之后,纳斯达军必有动作。征服玛咯斯是历代纳斯达皇帝不死的野心,巴兹年已六十一,决不会再等太久。而且此次纳斯达各地军中重将云集梵心城,显然巴兹是要尽起举国精锐,毕其功于一役。”
爱德华四世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才缓缓停下,但脸已涨的红了。他喘息着,但一双眼却分外明亮,没有一丝浑浊,仿佛在许久的沉寂之后,终于有个机会燃烧自己的生命,而不用担心平凡死去。
“那开兰王国弗罗斯特那个老家伙,现在是什么态度?”
修肯皱了皱眉,道:“开兰王国和纳斯达在半年前签下了十年来的第四份和书,但这次似乎两国的和平诚意很是认真。听说开兰王子克利姆此次也要前去梵心给巴兹祝寿呢。”
“哼,”爱德华四世冷笑一声,也不说话。过了一会,他才道:“我现在精力不行了,朝政上的事都是斯帕因在打理,但好象问题很多,你帮我多盯着他一点。”
修肯看了这个躺在床上的老人一眼,道:“好的。若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
爱德华四世点了点头。修肯在离开这间房子时,眼角悄悄往爱德华四世身后那扇巨大奢华的屏风望了一眼。
纳斯达帝国,梵心城。
拉凯尔公爵府。
摆在夏尔蒙等人面前的是一桌丰盛的酒席,这是拉凯尔为众人接风而设下。
酒足饭饱之后,拉凯尔微笑地看着满意的打着饱嗝的罗德等人,转头对安静的坐在一旁的暗黑法师道:“贤侄,你好象吃的很少啊,不要紧吧。”
夏尔蒙道:“大人多虑了,我今晚胃口不大好,辜负了大人的好意了。”
拉凯尔笑道:“哪里话,反正日子还长,还怕日后没有机会?恩,明日我们还要进宫晋见巴兹陛下,你也早些休息吧。”
夏尔蒙一拱手,道:“那我就失礼了。”
看着众人随着夏尔蒙走出大厅,拉凯尔长出了一口气,吩咐下人过来收拾桌子,自己也走回了位于后宅的卧室。拉凯尔的结发妻子早死,他对亡妻感情很深,一直单身没有再娶。
拉凯尔走进卧室的时候,天色已暗了下来。他径直走到桌前,点燃了蜡烛。
那一丝昏黄的灯光下,卧室中赫然还坐着另一个人。
一个身着便装但眉宇间有着高傲气度的年轻人。
奇异的,拉凯尔竟然也没有惊讶,看来早已知道了这个人的存在。只道:“殿下,你来了。”
那年轻人站起身,向拉凯尔行了一礼,道:“姨夫,三年未见,看见你身体安康,小侄我欣喜不已。”
拉凯尔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道:“你母亲她还好吗?”
年轻人道:“母后她身体一向多病,近日里又有些不适了。”
拉凯尔摇了摇头,示意他坐下,道:“今日我回来途中,遇见一个自称席娜的女子,看样子是你三弟那一系的人,而且言辞间很不客气,难道你们兄弟之间又起了什么纷争了吗?”
那年轻人冷笑一声,道:“席娜是三弟一年前到亚克格里布王国的无忧湖游玩时带回梵心城的,从那之后他就卯足了劲要和我争这个王位,真是不自量力。”
拉凯尔沉呤许久,道:“看来这三年来你们三兄弟仍未分出胜负啊,不知陛下他的意思如何?”
那年轻人突然陷入了苦恼之中,道:“就是因为父王他的意思始终不大确定,所以我们三人才越发的争个你死我活。其实按道理长子继位,天经地义,我真不明白父王为什么要这个样子?”
拉凯尔看着这个纳斯达帝国的大王子,又叹了一口气,道:“殿下,恕老臣直言。你在这里自怨自叹,对人对己都没有好处。陛下他非常人,当年以弱冠之年,在危难之际继承我纳斯达王位,几十年来呕心沥血,把我纳斯达帝国治理成这三百年来最鼎盛的局面。他所需要的继承人必定是不能让他失望的。只要你严以律己,在陛下面前表现出过人之处,这王位还是你的囊中之物。你又何必如此?”
那大王子怔了一下,忽然笑了笑,道:“毕竟还是姨夫懂得父王心思,看来是我错了。恩,今日希拉尔他派席娜到城门口去迎接那个暗黑法师,不知姨夫你怎么看?”
拉凯尔心下一凛,自己刚才并没有说过席娜是希拉尔派去迎接夏尔蒙的,但这大王子显然知道,看来他也非三年前那个卤莽少年了。想归想,拉凯尔口中道:“夏尔蒙此次立下大功,明日晋见陛下后大有可能得宠。希拉尔在军方一向势力薄弱,看来是想把这新人拉到自己一方。”
大王子眉头一皱,道:“以姨夫看来,这个叫夏尔蒙的暗黑法师就真的会得到父王宠爱吗?”
拉凯尔正色道:“殿下,难道你还不了解陛下的性格吗?他老人家最喜欢的就是能够脚踏实地地做出事业的人。这次我回梵心城中听到了一种说法,即克顿城之战的功劳其实大部分是我和拉曼的,夏尔蒙他自己对人也是这么说。但殿下你要紧记,不管怎样,最终攻下克顿城的是这个叫夏尔蒙的暗黑法师,而且其人的确是个难得的将才,以我之见,陛下对这种人才最是欢喜。六年前的拉曼就是最好的例子。”
顿了一下,拉凯尔又道:“眼下的局面,陛下在过完寿诞之后,很可能就要西征玛咯斯。到时必然是举国精锐尽出,以夏尔蒙的才华,再加上他拥有那支可怕战斗力的半兽人军队,立功是迟早之事。可以想见,此人将来必是我纳斯达军方一个举足轻重之人,希拉尔之所以要争取此人,就是看出了这点。”
昏黄的灯光不停闪烁,照得王子的脸上忽明忽暗。半晌,他忽然笑道:“明日他就要进宫晋见父王,我也早点去准备准备。呵呵,我倒想看看这众人口中的传奇人物,究竟是什么模样?”
说着一拱手,转身向外走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屋子中只剩下了拉凯尔一个人,从灯下看去,他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
半兽人杰拉特父子明早也要同夏尔蒙一同进宫,所以早早回房间去休息了。罗德和维西走在夏尔蒙的前面,向着三人的卧室走去。
罗德打了个饱嗝,回头看了看黑袍男子,见他一个人走在后边,在这天色渐暗的走廊中,仿佛已融入了黑暗。
维西觉得气氛有些压抑,道:“我说死木头啊,今天那个漂亮女人,呃,罗德你的眼睛干嘛一下子发亮?那个叫席娜的女人对你好象特别好啊!”
夏尔蒙一愣,摇了摇头,道:“你们要小心,那女人不简单的。”
看着二人疑问的目光,夏尔蒙道:“她是属于三王子那一系的人,但从她对拉凯尔大人的态度来看,纳斯达皇家内部只怕矛盾很深,多半是为了将来的王位之争。我们初到此地,千万要小心,若站错了阵营,立刻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维西嘴里骂了一句,道:“怎么这里好象比克顿城打战还要危险似的,起码打战还知道谁是敌人,现在倒好,谁是朋友谁是敌人都搞不清了。”
罗德却道:“我说死木头,我看那个叫希拉尔的三王子很有诚意啊。你看白天你说要那铁笼中的女人,那老板不要脸一开口就是4000个金币,偏偏我们那个小气鬼(维西大喊:你在说谁?)一毛不拔,结果席娜居然一口应承了下来,替你付了那一大笔钱。呵呵,不简单啊!”
夏尔蒙沉默半晌,只道:“我们还是要小心些。”说着,他看了看前方越来越浓的黑暗,道:“夜深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维西讶道:“那你呢?”
夏尔蒙淡淡道:“我去看看那个冥神达斯的后裔。”
说完,在两人的目光中,他向前走去。没过多久,他黑色的身影,就融入了黑夜之中。


应夏尔蒙的要求,那个紫瞳女子被安置在一个僻静房间,就在他的房间附近。因为她的身体很是虚弱,看上去连走动都有些困难。所以众人还叫了医生来看了看,结果令人松了一口气,那女子身上大部分都是皮肉伤,身体虚弱只是饥饿和无休止的折磨造成的。
夏尔蒙在她的门前停下了脚步。
不知为什么,原本应当在门前的侍者,却不见了。
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这个夜晚,似乎连月亮都不见了。
熟悉的黑暗,仿佛在这个夜里,轻轻地跳舞。
他推开了这扇门,门内一片黑暗。
暗黑法师皱了皱眉,走了进去。暗黑法杖上的白色宝石散发着柔和的光,照亮了这间屋子。
他很快看见了那个女子。
在这间宽敞的房间中,她却蜷缩在墙角,双手紧抱着身体,透过依旧凌乱的头发,那双紫色的眼睛正盯着这个黑袍男子。
夏尔蒙眼光一扫,发现先前吩咐侍者拿来的饭菜居然原封不动的放在桌上。他又皱了一下眉,向着那女子走去。
那女子身子一缩,双手把身体抱得更紧了,从她那发丝后的眼睛中射出了仇恨和警惕的眼光。
夏尔蒙立刻停下了脚步。
房间里一片寂静,在黑暗里的那一丝柔和白光中,两个人象是深夜旷野中不期而遇的野兽,彼此注视着,在想了解对方的同时极力去隐藏自己。
看着对方的眼睛,听见了彼此的呼吸,在这样安静的夜,仿佛连心脏也跳动的特别响亮。
终于,夏尔蒙先开口了,他低沉着声音,道:“你听得懂我的话吗?”
那女子盯着他,毫无反应。
“你叫什么名字?”
房间里一片安静。
夏尔蒙看着她,又看了看桌上的饭菜,道:“你身体很是虚弱,还是吃一点东西好。”说着,他从桌上拿起了一碗饭,走到她的面前,递给了她。
那女子看了看黑袍男子递到面前的饭,又抬头看了看那男子苍白的脸,下意识地咬了咬下唇。
夏尔蒙注视着她的表情,做出了一个微笑的表示。
那女子双目死死地盯着他,却依旧没有动作。
夏尔蒙一犹豫,又把手向她伸过去了一点,道:“你别怕,我不会……”
“呃~~~”他的话被一声嘶哑的从牙缝里发出的呼喊所打断,在那一刹那,望着那女子紫芒大盛的双瞳,夏尔蒙竟感到一阵眩晕。忽地,从他拿碗的左手上传来了一阵剧痛,紧接着,那女子艰难地逃到了另一个屋角,双手紧抱着头,像是做好了挨打的准备。然后从手缝中,狠狠地看着黑袍男子。
那个碗“砰”地一声在地上砸了个粉碎,暗黑法师看着自己被划破的手,看着缓缓流出的鲜血,不知怎么,他的眼竟在瞬间充满血丝。暗黑法杖象是体验主人心情似的,一下子光芒大盛,把整个屋子照的通亮。
黑夜里传来了野兽般的喘息和地狱般的杀意,竟都来自这一向冷静的暗黑法师。
紫瞳女子的眼中也有了一丝惊慌,但她似乎早已习惯了这一切,带着自暴自弃的目光,她恨恨地盯着面前这个人类。
然而,她的目光在一刹那间仿佛凝固了,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不可思议和从未出现过的恐惧。
她的眼,直勾勾地盯着暗黑法师流血的手臂。
那从身体中不断流出的,绿色的鲜血!
在这个世界中,只有高级魔兽才拥有的!
绿色的!
鲜血!
罗德打着哈欠走出房门,就看到了住在隔壁的维西一早已站在了门口,怔怔出神。罗德奇道:“你站在这里干嘛?”
维西看了他一眼,道:“好象死木头昨天一晚上都没回来。”
罗德立刻来了精神,道:“这死家伙难道也不是好东西,嘿嘿,走,我们去看看。”
说着拉了维西就向那紫瞳女子的房间走去,走了一会儿,默默跟在后边的维西突然低声道:“罗德,我昨晚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突然心脏一阵跳动,惊醒了过来。不知怎么,一身大汗。”
罗德停下脚步,回头望着维西,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维西低下头,半晌才道:“我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阿尔夏特村夏尔蒙全力诛杀那一队玛咯斯士兵时。你说会不会是昨晚夏尔蒙又……”
罗德不禁吞了口口水,眼珠转了转,道:“我想是不可能吧,夏尔蒙好好的去杀那个女人干嘛?不过这家伙终究是暗黑法师,说不定也……算了,我们还是去看看再说吧。”
很快的,两人走到了那女子的房间门口,却看见远远的有侍者站在一旁,不敢过去。罗德奇道:“你站在那么远干什么?”
那侍者哭丧着脸道:“我昨天进去给那位小姐送饭,结果她看人就抓,好几个人都被她抓的鲜血淋淋的。”
罗德和维西面面相觑,心里都隐隐有些担忧。走到门前,罗德深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
房间中的景象令两个人目瞪口呆。
房间中,夏尔蒙站在屋子中央,紧握着暗黑法杖;那女子蜷缩在一角,双手抱膝,彼此紧紧地盯着对方。
然后,这间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24
首页   上一页   ←   24/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暗黑之路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