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暗黑之路_分节阅读_第49节
小说作者:萧鼎   内容大小:729.12 KB   下载:暗黑之路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22 00:10:39
尔蒙因看到青瞳眼睛而想到她的情景,十分的相似。
※※※
纳斯达帝国,克顿城。
暗黑法师缓缓走过长廊,走向他那间孤独的小屋。
夜色渐深,黑暗逐渐来临。
在刚才的联合会议上,阿利耶和他手下的高级将领们见了面,众人大都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他注意到艾尔文的脸色却有点不大正常。
关于这个叫阿利耶的男子,他没有说出他的来历,而塔尔似乎也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虽然可以看出有些歉意,但还是没有说。不过暗黑法师也没有去问,对他来说,也许才能才是第一位的。
至于那些世俗看法,又有什么人的名声比他更差呢?
他在心里苦笑了一声,脸上却依旧是那般苍白不动声色,向前走去。
身后,有幽幽的绿芒闪动。
青瞳在黑暗深处凝视着他。
走过了长廊,走过了黑暗,他来到了小屋前。
四周寂静,连虫鸣声似乎也远离了这个男子。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忽然心里有熟悉而说不出的情绪掠过。
那被黑暗包围的岁月,常常面对着自己影子的人啊,在这般熟悉的夜色中,却还是感觉到了寂寞。
曾经,他以为已经麻木。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却忘了关门。
青瞳站在远处,望着那门里的一点白光,远远的,倒影在她淡绿色的眼中,却如燃烧的!
突然,她浑身一震,一阵战栗掠过全身,以至于她全身发抖,忍不住握紧了双拳。
她淡绿色的眼甚至隐隐有血红光芒!
远处,屋中,暗黑法师在桌旁坐下,沉吟一会后,从怀中拿出一个扁平物体,放在桌面。
那是冥神达斯的面具……
 


夏尔蒙忽有所感,抬头望去,见青瞳不知何时已站在门口。
他皱了皱眉,平日里青瞳虽整日跟着他,但若非有事,一般不会进入这间屋子。
这是暗黑法师一个人的天地。
“什么事,青瞳?”夏尔蒙看着她,道。
青瞳不答,却向前迈了一步,一脚踏进了房间。
暗黑法杖在此刻,突然亮了一亮。
夏尔蒙立刻感觉到了黑暗力量的微弱异动,眉头一皱,重新抬头审视那个奇异的女子。
她怔怔地看着,暗黑法师面前桌上,那狰狞的面具。
不知何处而来的风,轻轻吹动门扉,缓缓移动,在“砰”地一声后,关上了门。
一片漆黑。
只有房间深处,那微弱柔和的白光,照在黑袍男子的身上,拉出淡淡的影子。
夏尔蒙站起身子。前方,是暗黑法杖白光没有到达的地方,青瞳的身影完全被黑暗淹没。只在隐约间,望见她淡绿色的眼睛。
那本是短短的一段距离,在被浓浓黑暗横在其间后,竟变得如此遥不可及。
夏尔蒙心中忽然觉得,那咫尺天涯间,他其实一直都不曾真正看清,那黑暗中的妖异女子。
小屋中,那一片黑暗,与那白光,就这么彼此凝望着,仿佛留住了时光,凝固了岁月。
直到,淡绿的目光,又看见了狰狞的面具。
那是灵魂深处的一声狂吼!
刹那间百世千生的悲愤哀愁冲入胸膛,无数的魂灵在黑暗中仰天长啸,黑暗在片刻间获得了不朽的生命。
她一声嘶喊,向前冲去。冲向那仿佛看来遥不可及的面具。
那喊声,竟如受伤的魔兽,痛楚中感到绝望,绝望里却依旧不屈。
寂静的黑暗随着她的身影,化为了利箭,发出了撕裂空气的锐响,破空而去,声势所及,连白光都往后一缩。
她藏身于黑暗中,伸出手去,抓向冥神面具。
她淡绿色的眼睛甚至开始闪动疯狂之光!
可是她抓了个空。一只苍白的手在她之前,轻轻拿走了冥神面具。
青瞳霍然抬头,狠狠地盯着那手持暗黑法杖的黑袍男子。
“你做什么?”暗黑法师冷冷地看着她,道,“你要它做什么?”
青瞳手扶着桌子边缘,喘息着,直视夏尔蒙,半晌,才低沉着声音道:“给我!”
夏尔蒙皱了皱眉,寒下了脸,不再说话。
青瞳原本秀丽的脸,此刻在白光下,已是狰狞可怕。
一声低啸,只听“啪”地一响,坚硬的木桌硬生生被她抓下一块,裂为碎屑。绿芒闪动间,青瞳身影晃动,再次向暗黑法师扑了过去。
夏尔蒙盯着她扑来的身影,瞳孔收缩,那强大的暗黑之力扑面而来,几令人无法呼吸。眼见她扑到半空,夏尔蒙忽地把暗黑法杖往地下一顿,口中低喝一声。
青瞳身形一挫,只觉得两耳雷鸣,心头发闷,前方黑袍男子的身影竟在瞬间放大又缩小,巨大的黑暗之力倒灌回来。风声如刀,眨眼已到跟前。
操魔术!
青瞳眼中绿芒大盛,半空中硬生生顿下身形,连退五步,脚尖用力,尽力向旁边闪开。“轰”地一声低响,她身后桌椅在片刻间被那股黑暗之力击中,一阵摇晃,呼啦啦垮了下来,尽为粉屑。
暗黑法师下手竟毫不容情。
青瞳眼光余角扫处,见那桌椅之状,面色为之一变。一疏神间,立刻感觉巨大的黑色阴影笼罩而来,再想反应,已来不及。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胸口已为暗黑法杖击中。巨大的能量冲撞过来,把她整个身子打得飞了起来,往后直撞到墙上,发出了一声大响,落到地上。
青瞳喉间一甜,“哇”地吐出了一口鲜血。只是在她心中,却在此时感觉到了最后时刻暗黑法师不知为何又收了手,留了情。
夏尔蒙走近这受伤委顿于地的女子,缓缓在她面前蹲下。她的脸色因失血而苍白,胸口急剧地起伏,一缕殷红的血丝从她嘴角留出,淌过她白皙的肌肤,衬托着她分外妖异的美丽。
她,仿佛是一朵摇曳于黑暗中的花!
暗黑法师看着她淡绿色的眼睛,那里光波晶莹流转,却不知那里深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他伸出手,替青瞳轻轻擦去嘴角的血迹。
黑暗,不知何时,也变得温柔。
夏尔蒙忽然有些悔意,为什么自己要如此在乎呢,不就是一个面具吗?
他这般地想着,从怀中拿出了那个冥神面具,就要露出微笑,递给青瞳。
暗黑法杖幽幽的白光下,冥神面具倒映着暗色妖异的光芒,那般狰狞。
正如青瞳看到它时的眼神一样!
那苍白的手,伸到了一半,忽地停了下来。
仿佛凝固。
撕裂肌肉的疼痛,刹那间传遍全身,绿色的鲜血源源涌出,如狂奔的洪水。他再也无力握住面具,“啪”地一声,被青瞳夹手夺去,戴到脸上。
暗黑法师怔怔看着手上留出的血,恍惚间,那曾经以为麻木甚至强迫忘却的记忆又开始残酷闪光:
那从小就一直微笑着站在身旁如战神般耀眼的男子!
那一身白衣长发披肩温柔如水的女子!
“雪莉!雪莉!雪莉!雪莉!雪莉!雪莉!雪莉!……”
他在片刻间从灵魂深处狂喊了无数次,直到世界毁灭,直到灵魂崩溃!
那被至爱至交出卖欺骗的痛苦,又一次的,啃食他的灵魂。
在此刻,他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原来曾几何时,他已把青瞳视为自己最亲近的人。
黑暗中,隐约有一声低低的呻吟。
无边无际的,无限的,无穷的黑暗力量,在此刻,一起歌唱!
青瞳抬头。
她面上是那狰狞的冥神面具。面具之后,发出被压抑的沉重呼吸声,而在面具之上,赫然是传说中冥神特有的标志:一双深紫色的眼睛!
她冷冷地看着面前那个黑袍男子,他全身紧绷,依稀可以看见轻微的颤抖。原来,他也有软弱的时候么?
她闭上了眼,感觉着那充盈身体的力量。那是远古祖先的诅咒怨灵历经千世万代形成的强大黑暗之力,充斥了死亡破灭,充满了杀戮血腥!
那是怎样一种,对鲜血生命的掠夺渴望啊!
深紫的眼睛霍然张开,伴随着冥冥中无数怨灵的呼啸,她化掌为刀,往暗黑法师头顶,断然斩下。
那一掌锋锐似刀,眼看着就斩断了世间情义,人世牵绊。
可是她看见了伤痕。
在夏尔蒙血如泉涌的伤口旁,还有一道淡淡的伤痕,那是许久以前,她第一次弄伤他发现了绿血秘密时留下的伤口。
那时,他正端着饭菜,劝她进食。
那时,漫漫的长夜里,他的眼是清澈的。
那时,全世界的人群中,只有他黑色的身影,站在了她的身前。
风声消失了,她全身忽然无力,从未有过的温柔之意,缓缓泛上心头。那痛苦中的男子,身影竟如此孤单么?
“为什么?”她在此刻听到了暗黑法师的声音。
他缓缓抬头,面色苍白如纸,眼中尽是痛苦痛恨之色,道:“为什么连你也骗我?”
青瞳看着他,忽地,咬着牙,重重地摇头。
夏尔蒙喉间一声低吼,右手一伸,扼住青瞳的咽喉,连进几步,把她重重推在墙壁之上,发出“砰”地一声重响。
剧烈震动之下,冥神面具“啪”地一声掉落下来,落在地上。只是此刻,谁都没有去注意它。
青瞳只觉得呼吸渐渐困难,喉间痛楚越来越甚。她几乎可以感觉出生命正一分一分地离她而去。
可是她却全无挣扎之意。
她全身心地注视着夏尔蒙的眼睛。
那原是清澈明亮的眼睛,此时正燃烧着痛苦的火焰,疯狂中那带着绝望的深情!
你一生中,有没有被那狂野的目光,注视过?
那忘却了世界忘却了理性忘却了所有只看着你一人的目光!
那少年的单纯年少的疯狂如今你是否依然记得?
咬住牙屏住呼吸吧!
听,
你的心跳!
如果死,就死在这未曾见过的深情中吧!
青瞳吃力地伸出手去,向那男子苍白的脸。
她的眼,不知何时,变回了妖艳的淡绿色。
一切,就这样,结束吧。
如果,我们放弃了!
忽然,喉间的压力一松,青瞳本能地咳嗽起来,大口喘息,无力地滑倒,蹲坐在地。
暗黑法师深深,深深地吸气,他在片刻前终于强迫自己恢复了理智。
然后,他望着那个女子,嘴角动了动,却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是不是,把话藏到了心底的人,注定要孤单呢?
他不愿去想这个问题,最后看了青瞳一眼,把所有的关心歉意都埋在深心,转身就要离去。
可是他没有迈步,因为他的衣角被人抓住。
他没有回头,没有转身。
身后的喘息声逐渐平息,许久,那幽幽的声音传来:“我会和你在一起的!”
手,松开了。
他向前走去,一步,两步,三步……
这句话竟这般熟悉么!他忽然想起,在几个月前玛咯斯大会战中,他做出向赤苏城进军的关键抉择时,青瞳也曾经对他这般说过。
在他黑色的身影后,那淡绿的目光流转闪动,直望着前方的男子。
也许,这就是岁月长河里黑暗岁月中那用真心镂刻的一句诺言么?
门打开了又关上,暗黑法师走了出去。黑暗堂而皇之地占领了这个地方,包围了那孤单的女子。
一切都归于黑暗,只有僻静处的冥神面具却在黑暗中隐隐发出暗淡的血色红光,映出它面容上那两个空洞的眼睛,就连它狰狞的笑容,似乎也在嘲笑这世间无知的人类。
※※※
纳斯达帝国,北部边境,开兰军营。
数十万的开兰雄兵扎营连里,连绵不绝。大门之前,十几位将军戎装整齐,并列于门前,目视远方,等待着。
风,从大陆南方吹来,把飘扬的开兰军旗吹拂不定,咧咧作响。
不久,前方响起了马蹄声。很快视线中出现了一行人,当先骑在高大骏马之上的是个金发英俊的青年,意兴风发,神采飞扬。远远看去,就感到了那一股青春冲动的情怀,仿佛只要看他一眼,就给人的心情带来阳光一般。
站在最前端的埃瓦将军看着那个年轻人,经历了五十多年风霜的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那一行人很快走近,英俊青年离鞍下马。埃瓦微笑地走上,拱手行礼道:“殿下辛苦了。臣在军中,戎装在身,不便行礼,还请殿下恕罪。”
开兰王国唯一的继承人,王子克利姆殿下露出了潇洒的笑容,往前一步,拉住埃瓦的手道:“埃瓦叔叔,你我是什么关系,何必如此多礼。”
埃瓦一笑,转身领着克利姆走到那排将领面前,逐一介绍。克利姆含笑一一应答。
介绍完毕,克利姆和埃瓦当先而行,众将众星拱月般拥着二人,进了大帐。
众人在大帐中站定,克利姆很自然地走上主位,环顾四周一眼,朗声道:“诸位,父王他虽身在红雪之城,但对全军将士为国尽忠竭力之心,仍是有感于怀,故特派我前来探望诸位,并为全军将士带来粮草辎重,先行抚慰。待到大功告成之日,自当对诸位论功行赏,还望诸位为我开兰王国千秋大业,再尽一分力。”
众人齐声道:“多谢陛下洪恩,愿为开兰效命。”
克利姆含笑点头,目视埃瓦。埃瓦会意,踏前一步,道:“殿下远来劳累,今日暂且到此。待明日午间,诸位再来相聚。”
众人向克利姆和埃瓦行了一礼,依次退了出去。
克利姆看着埃瓦,微笑道:“埃瓦叔叔,许久未见,你身体依旧矫健,真是我开兰大幸。”
埃瓦大笑,道:“殿下说笑了。想来老臣追随陛下近四十年,从近身侍卫做起到如今的大军总将,所有一起,都是陛下恩赐,自当对开兰尽忠效死。倒是多日未见殿下,今日一见,英气勃发,气宇轩昂,果然那一表人才。”
克利姆亲热地一拍埃瓦肩头,笑道:“我还不是埃瓦叔叔你看着长大的,我是什么人才难道叔叔你不知道么?”
埃瓦目光一闪,又是大笑。
克利姆和他对望一眼,也笑了起来。半晌,二人笑声稍止,克利姆踏前一步,道:“不过我此来还有另一任务,父王他有密函要我转交给埃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49
首页   上一页   ←   49/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暗黑之路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