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关山万里情_分节阅读_第10节
小说作者:晁翎   内容大小:103.91 KB   下载:关山万里情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4-29 18:06:22
点颤抖。
盒子掀了开来。
突然盒子里喷出了一道浓烟,方别秋作梦也想不到有这种变化,浓烟正好喷在了他的脸上。
只听到他惨叫一声,双手已经不由自主的捂住眼睛,急退数步。
仇天云大吃一惊。
好在浓烟只有一团,而且他也离的稍远,并没有受到波及。
他绕开烟雾,急步上前,扶助了方别秋焦急的连声道:“大哥,你怎么了?怎么了?”
方别秋拼命的揉着眼睛,回声道:“我……我眼睛好难过,好像……好像针札似的疼痛。”
仇天云急道:“你把手放下来,我帮你看一下。”
方别秋放下了双手。
只见他双眼红肿,眼眶里全是泪水,除此之外倒是没有什么异状。
然而他却又突然的惊叫了起来。
“我看不见,看不见了……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啊”
仇天云傻了。
他也惶声道:“不……不会吧!你眼睛看来好好的,也……也许过一会就会好了,你先不要急……”
方别秋感到眼睛已不再那么疼痛。
他稍稍定下心,道:“这一定是种毒烟,老天我……我该不会变成了一个瞎子吧!”
“不会的,不会的。”仇天云连连安慰,道:“我想只是暂时性的,你先不要紧张,我这就去请大夫来。”
方别秋一把拉住仇天云,道:“盒子里是什么东西?你快告诉我。”
仇天云不知道方别秋怎么还关心檀木盒子里的东西。
他凑近桌子一看,险些没有昏倒。
因为盒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
“怎么了?”
不见仇天云作声,方别秋急切道:“里面是什么?你怎么不说话?快告诉我,告诉我啊!”
仇天云回过神来,他沙哑着嗓音,道:“里……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空无一物……”
“什么?……”
方别秋震惊不已,道:“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是不是在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欺负我什么也看不到,对不对?”
激动的抓着仇天云的手,方别秋歪着头,眼睛里露着空茫的眼神,脸上却是一脸的焦急。
仇天云叹着气,道:“大哥,我怎么会骗你?真的,盒子里真的是什么也没有啊!”
“我不信,我不信”
方别秋一阵摸索,冲到了桌子旁,抓起檀木盒子就伸手进去乱摸。
盒子里的确什么也没有。
方别秋把盒子倒了过来,他拼命的拍打着,期冀著有什么东西会掉下来一样。
可是盒子里还是空无一物。
最后他颓丧的摸到身后的椅子,无力的坐了下去。
口中还念念有词,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的确是太出人意料之外了,毕竟为了一个空盒子已经弄出了好几条人命啊?
仇天云不知道方别秋为什么这么在意盒子里有没有东西?
甚至于,他好像对自己的眼睛不能视物,都没有放在心上。
收好了檀木盒子,仇天云叹声道:“大哥,我现在替你去找大夫好不好?”
方别秋心有所思,挥了挥手算是回答,一脸的迷茫看得仇天云满头雾水——
晁翎自贴


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的“四海客栈”,突然间会闯进歹人,而且还死在了客人的房间。
这对“细雨金刀”柳东山,柳老爷子来说,这简直比刨了他的祖坟,还要让他不能接受。
他一得到消息,立刻的就赶到了店里。
这个时候天才刚亮,而他却还穿着中衣,显然是从热被窝里爬了出来,惊怒的连衣服都来不及穿。
柳老爷子长相威武,七十几岁的人了仍然看不出半点龙钟老态。
浓眉环目国字脸,留了一撮花白的山羊胡子,是那种不怒而威,让人一见就感觉到,他曾经是个叱吒江湖,名重一时的风云人物。
他来到仇天云的房间,大夫刚刚看过病人要走。
很显然的,他已经得知了大概情形。
只不过,仇天云和方别秋却隐瞒了部份的事实,并没有说明这两个黑衣人跑来“四海客栈”真正的原因。
而只说是来谋财,完全没提檀木盒子的事情。
这样的解释很合理,也没有引起柳老爷子的疑心。
其实,不管为了什么事,人只要住进了“四海客栈”,柳老爷子都不能容忍有这种事情发生。
他先问了大夫,知道方别秋的眼睛只是受到了刺激物,会有一段日子不能视物而已,终究会恢复正常,他总算安了一半的心。
要不然以他的个性,那怕是倾家荡产,他也会全力的来医治方别秋的。
柳老爷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认为客人住店,不管发生了什么意外,他都必须负起全部的责任。
一个择善而固执的人。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柳老爷子指着犹未移走的尸体,道:“方少侠与仇少侠,你们两位可认识这二人吗?”
脸上蒙着一方白布条,方别秋抢着道:“不认识,柳老爷子能看出他们的来历吗?”
柳老爷子皱起了眉头,道:“目前看不出来,不过你们放心,我很快的就能把这两人给弄明白,到底是哪一路人,竟然存心来砸我的招牌。”
姜还是老的辣,柳老爷子有点疑心又道:“两位除了钱财之外,身上可有什么让人觊觑的东西吗?”
方别秋依旧抢着道:“没有,我们身上哪有什么可让人觊觑的东西。”
柳老爷子眉峰锁得更紧,道:“难道是为了寻仇,江湖恩怨?”
方别秋道:“这大有可能。”
柳老爷子睁目道:“怎么说?”
方别秋道:“前几天,我兄弟曾经碰到三个江湖人追杀一名镖师,而出手阻止教训了他们一顿,或许因此而种下了仇怨。”
柳老爷子想了一下,道:“这就令人更不解了,若是寻仇他们大可在别处对你们动手,怎么会笨到来得罪我呢?这岂不是多树立了一个敌人?”
方别秋道:“也许他们在报仇心切下,顾不了这么多了。”
柳老爷子道:“不管为了什么,事情既然发生在小店,老夫就必须给你们一个公道,两位若没急事,就暂且在这里住下,吃住全部免费,另外老夫也会负责把方少侠的眼睛给治好。”
方别秋道:“老爷子的盛情,我们心领了。不过我们还有要事待办,实在不能多耽搁。”
柳老爷子一楞道:“两位有什么要事?如不嫌弃,老夫或可代为处理,你们应该相信我有这个能力才是。”
方别秋笑道:“老爷子的能力我们当然相信,不过这事是不能假手他人的。”
总不能强人所难。
柳老爷子道:“既然如此,老夫也只好深感愧疚了。但请两位放心,近日内老夫一定会查出这两人的底细,一来算老夫对你们有个交代,二来也让江湖同道明白,这‘四海客栈’绝不容有人坏了规矩。”
柳老爷子唤人把尸体抬了出去。
在这之前,他亦对尸体做了一番检视,发现一人是被钢梭钉死,一人是被用重手法,给震断了心脉而亡。
他不禁对仇天云和方别秋道:“两位的暗器厉害,内功更是惊人,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英雄出少年。”
显然的,这个柳老爷子是判断错了。
方别秋什么也没回答。
他没说话,仇天云也只有尴尬的对柳老爷子笑了一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柳老爷子离开后,仇天云忍不住对方别秋道:“这人还真是热心,行事作风也面面俱到。”
方别秋不以为然道:“他也是一个爱管闲事的老家伙,老得他自以为是江湖霸主,什么事都想要插上一脚,这种人只会替自己找麻烦,将来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仇天云看方别秋似乎是心情不佳,只当他因为眼睛看不见东西才会如此,也就没有多说。
方别秋静默了一会,继续道:“二弟,人心险,江湖更险。人心隔肚皮,这柳老爷子别看他表面如此,谁知他心里打什么主意,你不会怪我对他有所隐瞒吧!”
仇天云道:“大哥说得是,我明白你是不愿节外生枝,才这么说的。”
方别秋道:“你明白就好,这檀木盒子的事,诸多可疑之处,我们千万要守口如瓶。”
“我会注意的。”仇天云想了一想,道:“依大哥看,那杀人灭口的人会不会再来呢?”
方别秋点头道:“大有可能,还有这檀木盒子必然十分重要,你要小心谨慎的收好才是。”
仇天云道:“我已经收好了,只是我实在不明白,一只空盒子怎么也会有人争夺?而且里面还藏了毒烟?”
方别秋茫然道:“世界上本就有许多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不过也都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现在去做多余的猜测也没用。好了,我有点倦了,还麻烦你扶我回房休息。”
瞎子的世界是处处不便,方别秋没有想到失去了眼睛,使得他几乎寸步难行。
仇天云依言扶着方别秋回房,服侍他上床后便轻轻的走了出来,随手也关上了房门。
天已大亮。
仇天云也没有了睡意,他信步走出了客栈,无意识的在街上逛着。
早晨的街道颇为热闹,有许多挑着担子的小贩,也有许多-狗,-鸟,以及做运动,和出来买菜的家庭主妇。
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们,仇天云对一切仍有着新鲜与好奇。
与世隔绝了十几年,他迫切的想要多认识一下这个世界。
不知不觉的,他忽然撞到了一个人。
与其说他撞到了人,不如说是那个人来撞他比较恰当。
因为那个撞到他的人,是低着头走路,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
当发现那个人竟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颇为俏丽,婀娜多姿的少女。
仇天云连忙的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姑娘你没有伤到吧!”
那少女显然被撞得不轻,她坐在地上欲起身,却“哎哟”一声,捧着足踝又倒了下去。
仇天云赶紧上前扶住人家,急声道:“怎么了?你要不要紧?”
那少女抬起了头,居然是恢复了女儿装的小雀儿。
仇天云只觉得这少女一口编贝也似的牙齿很眼熟,不觉楞了一楞。
小雀儿则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脸上有着痛苦的表情,道:“糟糕,我……我扭到脚了,好……好疼……”
仇天云蹙眉道:“你先不要急,我扶你站起来,活动活动也许就好了。”
小雀儿在对方的扶持下勉强站了起来。
然而她一抬步,却又疼得低声叫了起来。
仇天云慌了。
他想也没想的就一把抱起了小雀儿,冲到了街边一棵树下。
树下有几张石凳子,他放下小雀儿便抬起她的脚,准备掀起裙子查看。
小雀儿吓了一跳,立即道:“你……你要干什么?”
仇天云抬头道:“替你把鞋子脱下来,看看严不严重呀!”
小雀儿脸都红了。
她连忙缩脚,道:“这……这怎么行?”
仇天云奇怪道:“为什么不行?我略懂跌打,可以替你搓揉一下。”
小雀儿连忙摇手道:“算了,算了,我休息一下就成了。”
仇天云哪里明白男女之间,有许多地方是不能逾矩的。
在他认为,替对方揉一揉脚踝应该没什么大不了才对。
他又怎知道,一个女人的脚,即使她自己的丈夫都不一定看得到,而光天化日下,小雀儿又怎么可能让一个男人,去又摸又捏她的纤足。
摇了摇头,仇天云站了起身,仍不知趣的追问,道:“你真的不用我替你瞧一瞧吗?”
瞧你个大头鬼。
小雀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实在不明白世上怎会有这种二百五?
要不是她了解仇天云有着异于常人的怪思想,她真的会一巴掌打了过去。
毕竟,在那个时代里,一个男人会对女人说出这种话来,就等于说“你可不可以和我上床”是同样的意思。
赧然一笑,小雀儿拉了拉裙裾,道:“真……真的不用了。”
仇天云没辙道:“那么我替你找一顶轿子来,你要去什么地方?我送你去。”
小雀儿缓声道:“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就住在‘四海客栈’里,走几步路就到了。”
“这么巧?”仇天云惊喜道:“我也住在‘四海客栈’。怎么?姑娘不是本地人吗?”
见你的大头鬼,巧个屁,本姑娘可是为了你用心良苦啊!
小雀儿故做惊讶,道:“真的那么巧?我当然不是本地人,要不怎然怎会住在客栈里面。”
“说的也对。”仇天云搔着头,赧然一笑,道:“我真……真是反应迟钝,笨得要命。”
小雀儿看到他的窘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一笑虽然没有倾国倾城这么夸张,但却如春天的花朵般娇艳,如夏日阳光般的灿烂。
仇天云从没有见过这么迷人的笑容,他看得有些痴了。
他不是一个懂得做作的人,个性也是直爽豪迈,看到这么美的笑颜,不禁赞叹道:
“你……你笑起来好好看,好美……”
女人没有不喜欢听人赞美的,尤其是更爱听自己意中人的甜言蜜语。
即使她们有时明知男人说的是谎话。
小雀儿低下了头。
她有点羞赧,却也高兴的心花怒放,喜不自胜。
偷觑了对方一眼,她发现仇天云仍像个呆子似的望着自己,不觉露出了少见的少女娇羞。
“讨……讨厌,你……你到底看够了没有?”
她跺了一下脚,奇怪的是这会儿她的脚竟然不疼了。
仇天云回过神来,顿感窘迫,道:“我说得是真的,你是我见过仅次于她的美女。”
她?
小雀儿脸都绿了。
她当然知道仇天云所说的她是谁?气的真想一个巴掌甩过去。
然而想到了“小不忍则乱大谋”,硬是把一腔怒火给压了下去。
不过脸色却已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变的寒峻冰冷。
花朵不见了,阳光也消失了。
仇天云对人情世故或许有点迟钝,但脸色的好坏,他还是看得出来。
可怜的他还不知毛病出在哪里?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1页 当前第10
首页   上一页   ←   10/1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关山万里情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