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重生之相府嫡女_分节阅读_第190节
小说作者:沉欢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7-10 07:05:40
D-殿了吧?”众人寻不到庆国宫的嫡女李蓉儿,便是有一个丫头说了出来,这李蓉儿平日里就古灵精怪的,虽说已经有十三岁了,可是每日里却是还如孩童一般,爱闹一些,这奶奶庙已经被她们寻遍了,可依旧没有她的身影,这只有后头无人问津的神殿了!

    “走,去瞧瞧!”那带头的丫头皱了皱眉,都说这神殿的怨气更重些个,可是如今却顾不得这么多了,若是将李蓉儿弄丢了,回了庆国公府也只会是死路一条!

    “啊!”她们刚进了神殿,瞧着四周的杂草,便是觉得这院里仿佛是藏了不少的怨魂,心中便是不由的发毛,众人都紧紧的拉着手,却是听到了一声的惨叫,在这静逸的世界,却是更加的让人毛骨悚然!

    “小姐,是小姐!”丫头们都是胆小的,却是听到这叫声,忍不住往回跑,却是有个家丁瞧见了,只见那大殿的门大开着,李蓉儿背对着他们,站在殿中央,那惨叫声,怕也是她发出来的!

    众人虽然害怕,可是,若是找不到李蓉儿她们也都是死路一条,如今倒不如一搏,将身子靠的更紧些,便是手拉手的往前走!“小姐,小姐!”她们走到大殿的跟前,便是试探性的开了开口!

    “啊!”那李蓉儿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确是仿佛在回过神来,又大叫了一声,却是赶紧的转过头去,往后跑,却是瞧见都是认识的,赶紧的躲在众人的后头!

    丫头们想要询问李蓉儿几句,眼睛却是瞧见殿内的景象,眼睛微微的睁大,之间的一个女子未着片缕的躺在地上,那双腿微微的张开着,下头似乎还流着些许的血迹!

    “小姐,莫看!”那年长的丫头,想来也能猜到几分,赶紧的将李蓉儿的眼睛捂上!这简直是作孽啊,这到底是佛们清净地,却是如何能出这般的事情!

    “阿弥陀佛!”众人正站着那里瞧的时候,却是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子轻轻的念着佛号的声音,不由的回头,却是瞧见原是静安师太带着她的底子们过来了,而身后却也是跟了不少人,大抵是被庆国公的人将事情闹大了,原本都是找李蓉儿,如今却是瞧笑话来的了!

    “善哉善哉,我佛慈悲!”静安师太双手合十,却是将自己身上的袈裟,盖在了女子的伸手,她对着那佛像拜了拜,面上却是带着一丝出家人才有的怜悯,却没有世人的嘲笑!

    众人倒是不由的佩服静安师太的气节,这袈裟可是出家人最重要的东西,这女子明眼人都瞧的分明,定然是失了贞洁,这不干净的女人,却是能配的上袈裟加身,这不是平白污了佛家的清净!

    “瑶儿!”众人都在议论这是谁家的小姐,却是瞧见一个白衣女子,面上带着面纱,从人群中跑了出来,赶紧的瞧了瞧女子,面上似乎是极为关心她的,可是眼底却是一片的清冷!

    “给师太添麻烦了,信女却是代舍妹给师太说声不是!”女子轻轻的点了点头,那温和的声音,却是带着行云流水的飘逸,让人不由的猜想,能配的上这声音的,该是有多么绝色的面颊,众人都不由的想瞧瞧那面纱下又该藏着怎样的惊喜!

    “施主客气了!”静安师太弯了弯腰,这白衣女子便是想要寻的家丁将这女子带着,静安却瞧着这女子面色有异,伸手轻轻的为她把脉,确是喂了她一刻药丸,过了一会儿个,女子终于幽幽的转醒!

    “嫡姐!”女子醒来后,第一眼便瞧见的是那白衣女子,她有些个惊讶的唤了声,她记得她偷偷的跑来纳兰静与她的情郎幽会的地方,却是头一晕,想到这,女子的脸一白,却才感受到她身上似乎痛的厉害,她微微的伸手,却是感受到身体的异样!

    “啊!”女子大喊了一声,眼里满满的是些个不敢置信,她伸手将袈裟挑的高一些,却是将自己的身子瞧的清楚,女子紧紧的咬着牙,那眼泪却是大滴大滴的往下流!

    “既然无碍了,那便不打扰师太了,劳烦诸位行个方便,让舍妹先换了衣服!”这白衣女子自然就是孟微,她便是知道孟瑶一定会过来瞧的,便是着人将她看住,却不想她还是偷偷的跑了出来,孟微在人瞧不见的位置,狠狠的瞪了孟瑶一眼,她这般竟是给右相府抹黑,不过她面上却显不出什么来,沉稳的说了句,却是让众人都觉得,她是个懂理的,都在猜测孟微的身份!

    ------题外话------

    刚加班回来,明天万更补偿大家,嘻嘻

第六章 万更的说,嘻嘻

    “不,嫡姐,是纳兰静,定然是纳兰静要害我!”孟瑶瞧着孟微那不满的脸色,心中大骇,莫不是孟微不打算为她做主了吗,从小她便是觉得孟微聪明,有什么事却是喜欢问问她,如今自己成了这般的摸样,孟微却是要袖手旁观,若是打道回府,却是让自己白白的吃了这亏了吗,她因为激动轻轻的动了身子,却是因为撕裂般的疼痛传来,让她忍不住润湿了眼睛!

    “让师太笑话了,二妹出了这般的事情,心里头难受却也是应该的,不想饶了师太的清净!”孟微微微的皱着眉头,瞧着孟瑶的样却是没有了理智,可是,她话里头的意思,却是此事另有蹊跷,若是自己强行让人为她更衣,却是让别人觉得自己不近人情,她心中暗骂孟瑶愚蠢,是她不小心着了纳兰静的道,怨不得不人,如果再在这多做纠缠,让人认出来,却也是丢的是右相府的脸面!

    “小姐客气了,阿弥陀佛,佛门清净地,却是出了这般的事情,贫尼也极为的痛心!”静安师太的面上依旧没有什么波澜,手中轻轻的拨动念珠,双手合十,声音里的沉稳,却是仿佛在佛家沉淀多年才能有的气韵!

    “你痛心个屁啊,你是与纳兰静一伙的吧,是你故意下了这般的套,要陷害本小姐是不是!”是谁出了这般的事情,想来却也不会有理智,孟瑶的哭喊,眼见着却在孟微的跟前却是没有任何的用处,孟瑶紧紧的皱着眉头,若非身上为着寸缕,怕是定要站起来与她们理论!

    这五月的天,虽然已经热的厉害,可是,若是躺在这冰冷的地面上,却也忍不住升起几分的寒意,孟瑶忍不住打了更冷颤,腿似乎已经麻了,她用手紧紧的抓住袈裟,轻轻的挪动身子,希望可以将袈裟铺在身子低下,可每一次的的牵扯,却只是让她的身子痛的更厉害!

    “瑶儿,不许无礼!”孟微冷冷的斥了一声,“劳烦师太行个方便!”她低了低头,将孟瑶的狼狈却是收在眼底,心中却没有半分的同情,不过是个庶女罢了,出了这般的事情,也怨不得旁人,如今却是不丢右相府的脸面,才是最重要的!

    “不要,我不要,纳兰静害我成这般的摸样,嫡姐你好狠的心,为何却是要为纳兰静隐瞒?”孟瑶瞧着静安师太轻轻的念了句佛号,却是要转身离开,她心中便着急的很,她受了这般的屈辱,如何能咽下这口气,她的心中便是只有二皇子,如今她身子脏了,定然是入不得二皇子的眼,可是,她也不甘心让纳兰静那般的逍遥,她的眼睛却是重新审视孟微,这么多年,或许她根本就恨自己,父亲不知为何不让她现于人前,她一定是嫉妒自己,可以出席各种的宴会,将来还可以用嫡女的身份下嫁,她一定是故意让自己难堪,一定是这样!

    众人的眼睛却是有些个责难的盯着孟微,莫非真如这姑娘所说,这便是嫡姐的主意,瞧着这人的打扮,想来都是大户人家的姑娘,都说这后院里,女人之间的争斗确是最为凶残的,莫不是这嫡姐嫉妒妹妹,所以才与人联合起来害妹妹!

    要知道,无论是谁出了这般的事情,也不该这么的冷静,别说是这女子心中以后了怀疑的人呢,即便没有,这三位奶奶庙里出了这般的事情,她静安也脱不了关系!

    孟微的脸冷了冷,即便是有面纱挡着,却也能感受到她心中的不悦,“二妹此话如何能这般的说的,韵贞贵郡主岂会做出这般的事情,若是妹妹心中怀疑大可拿出证据了,姐姐虽然痛心妹妹的,可是,此事终究事关重大,需禀了父亲大人才能做出处理!”孟微心中再怎么不悦,声音里却是听不出半分,却是从里头能听出几分的苦口婆心!

    众人的心一惊,原来这女子口中所说的竟然是贵郡主,到底是姐姐识大体,人家并非是任由旁人欺负,陷害自己的妹妹,而是想回去先禀报了她们的父亲!

    “孟姑娘言甚是,即便是孟不姑娘不提,本郡主却也想上那右相府讨个公道,本郡主却是不过来这里上个香罢了,却是被人平白的污了去!”孟瑶还想说什么,却是听到人群中传来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却见得纳兰静在人群的后头,气定神闲的走了出来,她的眼里就好像能喷出火来,那嘴角噙的一抹笑意,在孟瑶的眼中,却是更加的愤恨,仿佛是纳兰静在嘲笑她的不洁!

    “纳兰静,你还敢出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大抵便就是眼前的景象,孟瑶的脸色铁青,几次挣扎着想要起来,那狠狠咬着牙,仿佛是恨不得扑上去咬碎纳兰静的面容!

    “孟姑娘是右相府的嫡女,想来能给本郡主一个合理的解释!”纳兰静冷笑了一声,却是没有搭理孟瑶,却是走到孟微的跟前,微微的扬起头来,将皇家的威严显露出来,她冷冷的瞧着眼前的这个女子,虽然只露出那光滑的额头,可举手投足间的妩媚,却是让人猜想定然是个美人,只可惜,纳兰静却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她便是空有一张仿佛天仙一般绝色的面庞,可是,凡间的那份俗念,却是将她的美丽,悄悄的掩盖了不少!

    众人听着两人的言论,不由的睁大了眼睛,这两边都地位显赫,一位是皇帝亲封的贵郡主,一边却是堂堂右相的千金,众人的眼神瞧向孟微的时候,却是多了些个遗憾,听说右相嫡女面容丑陋,天生脸上便有一块胎记,如今瞧着她白纱遮面,想来便是这个原因,至于一旁的孟瑶,这京城里到底是有传言的,她与安府的小姐,狼狈为奸,还与左相有不不净的关系,这样的女子,谁知道她这般的摸样是真的遭人算计,还是本就天性如此,被人撞破了,才将责任推到了别人的身上!

    “二妹出了这般的事情,心里头难受,若是有什么言于不当的事情,先给郡主陪给不是,万望郡主莫与她计较!”即便纳兰静有身份在拿来放着,孟微不卑不亢的声音,却是在气势上没有输半分,若是纳兰静再计较,到显得她不尽人情,不过可是有人不愿意让孟微息事宁人!

    “纳兰静你无耻,你是故意让我瞧见荷包,将我引诱在这里的,你别在这里装模作样,堂堂的郡主却是做出偷会情郎的事情,不过,都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宫氏与镶平王不干不净,生出来的女儿,却也好不到哪里去!”孟瑶瞧着纳兰静那咄咄逼人的样,心中要多生气便有多生气,在她的心中,是纳兰静害她成了这般的摸样,如今听着纳兰静贼喊捉贼,心中哪里咽下这口气,心中一急将一些个不该说的都说了出来,且不说真的有没有这事,就算是有,镶平王乃是皇帝的胞弟,这乱议皇室的事情,轻责赏一顿鞭子,重着是要丢了命去的啊!

    纳兰静危险的眯了眯眼睛,有些个话终究不是孟瑶该说的,纳兰静不怒反笑,带着足以让孟瑶抓狂的怜悯瞧着孟瑶,“本郡主原本是不想与孟姑娘计较的,可如今却也不得不说上两句,本郡主却是不由的怀疑右相府的规矩!”纳兰静清冷的声音,说出这话来,却是别有韵味,那明明不带着任何的怒意,却是让人透心的凉!

    这宫氏与镶平王之事,这京城自然是传来些,可是纳兰烨华滴血认清,却也是传了沸沸扬扬,可是,人家宫氏到底是清清白白的,不比的孟瑶的生母,女儿勾引人家的父亲,母亲却是在人家的丧礼上干出见不得人的勾当,若真没什么事情,右相又何必的将段氏贬成了妾,这孟瑶的话如今却是像个笑话一般!

    “不过,想来孟小姐是不会明白的,不过既然孟姑娘提起的荷包,本郡主却也有些个疑问,本郡主的荷包掉在地上,孟姑娘为何突然抢走本郡主的荷包,偏偏再还回来的时候,里头却多了一方纸条,这让本郡主百思不得其解!”纳兰静微微的皱着眉头,却是毫不避讳的将此事说了出来!

    “你胡说,明明是你与你那情郎约好了,要在此处见面,是你故意掉荷包让我瞧见,你这般的蛇蝎心肠,还要狡辩!”孟瑶心中一急,她最恨的便是旁人说她的身份,而纳兰静那话虽说是说的段氏,可到底说她是个庶女,而且,那荷包本来就是里头早有了纸条,她性子本就急,自然是不假思索的说了出来!

    孟微却是在一旁暗骂她愚蠢,可是却是在一旁不发一言,眼睛微微的斜视,瞧见人群中的那个人影,却是微微的低着头,仿佛是在纳兰静咄咄逼人的样子,吓到了一般!

    “哦?孟姑娘这话却是让本郡主听不明白了,且不说孟姑娘这话究竟是真是假,即便是真的,本郡主若真的存了那份的心思,自然是该小心翼翼,如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52页 当前第190
首页   上一页   ←   190/35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