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重生之相府嫡女_分节阅读_第210节
小说作者:沉欢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7-10 07:05:40
D-刺史便是迫不及待的开口,那眼睛更是仿佛要将纳兰静生吞活剥了一般,狠狠的瞧着纳兰静!

    纳兰静微微的勾了勾嘴角,那清脆的嗓音,却是仿佛如轻轻的吟唱,不带一丝的愤怒,“安刺史,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纳兰静轻轻的往前迈了一步,微微的福了,本是轻轻的一句话,却是惹得安刺史更加的恼怒!

    “你还敢狡辩?”听了纳兰静的话,便是杨国公有些不顾形象的斥责了起来,眼睛通红,毕竟前两日刚刚去了嫡子,而庶子又要被流放,这一去便是一辈子也回不来了,跟前还算乖巧的孙女,让人莫名其妙的就给打死了,任谁也不咽下这口气,若非这到底是在养心,若是在外头,让他瞧见纳兰静打死人,还与个没事人一般,站在这大言不惭的教育人,怕是早就动手了!

    “你无缘无故的打死了人,刑部去彻查,你还让你的走狗去阻止刑部封庄子,在你的眼里,这大庸还有没有王法,还是说你还以为,这大庸还跟着你们姓宫?”杨国公越想越气,却是有些个口不遮拦,以前的时候,他被宫将军死死的压着,好不容易熬出了头来,却不想出了这般的事情,亦或者是他到底有些个年纪的事儿,竟然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却是被纳兰静仅仅一个表情,便激怒了!

    纳兰静的笑意却是更浓了,她姓的是纳兰,与宫府何干,更何况,这大庸的江山一直是剑家的天下,何曾姓过宫,即便以前宫府真的可以只手遮天,现在即便倒台了,也是皇帝亲自册封的战王,是大庸唯一的异心王爷,杨国公说完这话,便是那些个武将,脸上的愤怒却是显现了出来!

    “杨国公这话,本郡主却是更不明白了,这大庸是皇上,是剑家的天下,宫府即便曾经有些个汗马功劳,也不过是为人臣子该做的事情,如何能让大庸跟随着宫府姓宫,且不说这宫府有没有这个能力,据我所知,宫将军也从没有过这种心思,倒是让杨国公这话说的顺口,莫不是这大庸姓什么,倒是由得杨国公说了算!”纳兰静的声音越说越冷,这皇帝本就是忌惮宫府的势力,如今宫将军为了避开皇帝的疑虑,自动请辞,这杨国公却是要将宫府拉出来,到底是她不允许的,而纳兰静最后的一句话,却是带着浓浓的质问,却是比杨国公的话更很!

    杨国公惊觉失言,想开口却不想又被纳兰静抢了先,“而且,对于杨妍与安瞿之事,本郡主也很痛心,不过有些个疑虑,还希望安刺史与杨国公能为本郡主解答,且不说庄子里头的下人,不过是一些个没见过世面的庄稼汉,如何能认得安瞿与杨妍,更枉论将他们打死了,而本郡主始终不解,这安瞿想来也是刚刚出得大牢的,而杨妍也是被皇子特赦离开刑部的,两个人是何时的商议逃离的,或者说杨国公府与安刺史的府上,是如何容忍他们在杨侍郎刚刚下葬没多久,便着出这般的事情的?”

    纳兰静句句紧逼,却是让人不由的点头,这大家族里最在乎的便是脸面,毕竟安瞿与杨妍都做出了那般的事情,而且,上次杨国公更是在大殿声承认两人有私情的,莫不是这所谓的私奔一事本就是这两府暗中默许的,且不说这杨妍这般是多么的不孝,就安刺史而言,皇帝亲自下令命一同离开,不然也不会轻易的放了安瞿,而安刺史这般,无疑是抗旨不尊,那可是杀头的重罪!

    “而且最让本郡主费解的是,这传言打了安瞿与杨妍的下人,竟然都是前几日刚入庄子的人,这卖身契也是刚签了不久,求皇上明鉴!”纳兰静说着,便是从衣袖中取出了几张宣旨,便是着人呈给了皇帝!

    这倒是有意思了,众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些个浓浓的兴味来,这倒是奇了,杨国公府的嫡小姐,与人私定终身,却是被人打死,偏偏这些个人还是刚刚去那庄子的,这各种事情,到是让人费解,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杨国公他们故意设的局!

    “启禀皇上,微臣也瞧过爱不安公子与杨小姐的伤口,那受伤极重,分明是被练家子打过的!”纳兰静的话音落下,聂阁却是从平尚书的身后站了出来!

    他这一说,倒是更让人怀疑,这真的只是庄子的人吗,一个个庄稼汉,如何能是练家子的,分明就是有人筹谋已久!

    “你休要再这里找些个借口推脱!”杨国公的一张老脸早就变了好几个脸色,如今却是越发的听不下去了,可却不知道该如何的反驳,他却也是真的不明白,这安瞿与杨妍之间,究竟是何时跑了出去的!

    “哼,是不是借口,怕是杨国公心知肚明,这杨妍出了那般的事情,想来也会污了杨府的名声,这杨府默许了杨妍暗中传信,想来也在情理之中的!”纳兰静便是一句也不落下,她的话虽说没有说的那么的直白,却是让众人听的清楚,这杨妍出那不孝的事情,倒是有有**份的,杨国公便是故意的让她顺心,既可以保全了杨府的名声,让人不再提起,也可以除掉他的仇人,何乐而不为呢,而且,众人到底是没有忘记,杨国公为了杨泽之事,便是在皇帝面前都敢摆脸色瞧,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呢!

    “韵贞贵郡主当真是好计谋,好本事!”在一旁的太子瞧着杨国公节节败退,他微微的抬眼,瞧着不发一言的皇帝,他微微的垂着眼,仿佛是在想些个什么,太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便是清了清声音,替杨国公出了头!

    如果是杨国公是火,寻寻燃烧的便是对纳兰静的恨意,而太子却是宛如大地一般,即便是心中不悦,再面上却是瞧不出半分,就如现在一般,他既然替杨国公出了头,面上却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我听闻此事,也不过是刚刚而已,想来像韵贞贵郡主在深闺中的小姐,对此事也比我早知道不了多长时间,听闻,这庄子出了这般的事情,庄子的管事的怕惹上事情,早早的逃了去了,郡主的卖身契,却是得的及时!”太子的声音不急不缓的,仿佛是在讨论着寻常的事情!

    可他的话,却不似表面上这般的无害,这纳兰静稍不留神,有哪句话说错了去,怕是会落如他的圈套中,不过,即便是现在,众人的心思却是落在了太子话里的深意中,这连管事的都逃了,纳兰静的卖身契是如何寻得的,即便是派人去取,也要些个时辰,更何况那么多卖身契里,她若是一张张的核对,那也得需要半日,如今,瞧纳兰静这般的摸样,更像是她早就准备好了卖身契,就等着大殿之上,呈给皇帝了!

    “而且,都说虎毒不食子,韵贞贵郡主这般,莫不是要寒了众人的心?”太子的笑意似乎更浓了,可眼睛却是没有片刻离开纳兰静的,却是要瞧瞧纳兰静是如何的接招!

    皇帝听了太子这一语双关的话,却是冷了冷脸,虎毒尚且不食子,他不仅仅是在说杨府,更是对这皇帝说,这皇后已经出事了,这纳兰静的目标不仅仅是对着杨府,怕是针对太子,若是皇帝再惩罚太子,便是连那畜生都比不上了!

    “太子殿下说的也多,此事到底是有些让人瞧不明白了!”这杨国公刚刚去了嫡子,即便是杨妍再不懂事,想来杨国公也不会痛下杀意,而安刺史已经落得个这般的下场,即便是安瞿出事,怕是也不能得到什么,他更是没有理由去牺牲安瞿,众人正等着瞧纳兰静该如何辩驳,却不想,她索性露出些个一脸茫然,仿佛也在认真的思考此事!

    只是,若是细瞧,纳兰静与太子的眼底都露出些个笑意,仿佛都有信心更将对方打到!

    “启禀皇上,微臣有本启奏!”纳兰轩却仿佛是突然出现的一般,刚才与杨国公周旋的一直是纳兰静,倒是让人都快忽略了他的存在,皇帝象征性的点了点头,示意纳兰轩继续说!

    “关于安瞿一事,想来没有人比太子更为了解事情的经过了,太子爱慕安公子,奈何安公子不从,却不想太子殿下却起了杀意,这才出现了这场闹剧!”纳兰轩吸了口气,毕竟他的要说的话,已经算的上是骇人听闻了,他的话音刚落,那些个大臣的眼睛瞪的很大,却是没料到纳兰轩竟然敢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这断袖之癖,一直是宫中隐秘,别说是没有证据,即便是有,谁又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出来,这皇家的脸面,可是丢不得!

    “放肆,来人将这个胡言乱语的拖出去赐死!”纳兰轩的声音落下,第一个发怒的竟然不是太子,只见皇帝重重的打在那龙案上,眼睛带着浓烈的杀意,仿佛,被说中心思的是他而并非太子一般!

    纳兰静紧紧的皱着眉头,瞧着皇帝如同被碰触到逆鳞一般的摸样,似乎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不由的抬了抬声音,“且慢,并非兄长污蔑太子殿下,而是臣女有证据证明此事与关!”

    天天加班,我要死了,呜呜!

第二十三章 斗法

    如果说纳兰轩刚刚的话让人都有些个惊讶,而现在纳兰静却说是她有证据,倒是让人忍不住的想瞧这场好戏,瞧瞧皇族的脸面,在现在究竟是算得什么!

    “放肆!”皇帝沉了沉声,眼里带着浓浓的杀意,他便是知道纳兰静是个不省心的,却没想到她会这般的大胆,或许,早就该将她除掉,除了这个后患!

    “启禀皇上,臣女有证据,证明此事与太子殿下有关!”纳兰静再次的抬了抬声,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睛却是毫不畏惧的瞧着皇帝,她本就是知道,太子即便犯了错,皇帝也会偏袒,这便是高高在上的天家!

    “皇上,所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既然韵贞贵郡主说是有证据,若是不让韵贞贵郡主说出来,想来天下人也会不服!”宫骜适时的开口,即便没有人应和,大多人的心中却也是如宫骜所想,上次皇帝便是明着袒护太子,如今要是杀了纳兰轩,即便太子没有断袖之癖,也会成了事实!

    “父皇,既然韵贞贵郡主这般说,想来也是知道了什么,儿臣倒也想听听韵贞贵郡主该怎般的言论?”太子低了低头,强压着心中的不悦,想来任何一个男子都不愿意被人说成有这怪癖的,那声音即便是温温暖暖的,可到底是让人听出几分的冷然!

    “好,朕便听听你有什么证据,若是你说不出,朕绝不姑息!”皇帝的眼睛瞧过众人的面上,心中也是明白,有些事情到底是要做做样子的,他的手不由的扳动手指上的扳手,却是在思量,是不是该给太子一个警示,或者给杨府?皇帝想着,眉头不由的皱的紧了紧,或许,这是夺兵权的好机会!

    “是,臣女领旨!”纳兰静应了声,而准备将纳兰轩带走的侍卫,也退到了一边,纳兰静勾了勾嘴角,可是眼睛却是落在了九门提督的身上,轻轻的迈了两步!

    “敢问大人,可是亲眼瞧见是本郡主庄子的人,闹出的人命?”纳兰静微微的抬了抬,手却不露痕迹的往后退了退,却是露出腰际那一枚别致的玉佩,眼睛中带着浓浓的警告!

    “自然!”九门提督微微的垂着头,这两个字已然到了嘴边,可瞧见纳兰静那腰际的玉佩,眼睛不由的眯了眯,口中的话却是生生的止住了,脸上不由的升起了几分的怒意!

    “皇上跟前,大人若是说了假话,可是犯了欺君之罪的!”纳兰静声音冷了冷,眼里的算计却是更浓了,九门提督与皇帝禀报是他到的时候,便瞧见了几个人的背影,而就因为他到了,自己庄子里的人才都跑了,周围更是有不少的百姓围观,如今,她便是要从九门提督这里下手!

    太子面上不由的冷了冷,瞧着九门提督的样子,怕是已经被纳兰静拿捏到了痛处,心中便已然做了准备!

    “你!”九门提督的声音冷了冷,手紧紧的握着,浑身上下带着浓浓的戾气,可是,瞧着不由的晃动着玉佩,手紧了松,松了紧,良久,他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微臣该死,求皇上降罪!”突然,九门提督跪了下来!

    纳兰静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微微的抬起手臂,便是用那宽大的衣袖,挡住了那枚玉佩!

    “微臣该死,微臣并未瞧见那行凶之人,微臣,微臣到的时候,便是瞧见有百姓围着两具尸体,才又根据百姓说的,画了几幅画像!”九门提督有些艰难的开口,每一个字,似乎都想了良久才说出来,说了这么一句话,似乎是费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大胆!”皇帝猛的拍桌子,这九门提督平日里一向尽职,这么多年了,还没有出过这么大的岔子,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说出了这般的言论,却是让皇帝不由的想要发怒!

    如果九门提督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就所谓的纳兰静纵容下人行凶,根本就是猜测罢了,换句话说,九门提督赶到的时候,就是瞧见两具被练家子打死的尸体,倒在了庄子的门口,这根本说明不了什么,只能说明是巧合,而百姓的话,谁知道是不是凶手故意安插在人群中的!

    “微臣该死,微臣该死!”九门提督不住的叩头,眼里出了不甘以外,却是带着一丝的担忧,即便不住的叩头,可眼睛却是瞧着纳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52页 当前第210
首页   上一页   ←   210/35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