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重生之相府嫡女_分节阅读_第304节
小说作者:沉欢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7-10 07:05:40
D-便好好的想象,跟着朕,你只有享不完的尊荣!”剑少峰威逼不成,便来利诱,声音也软了下来,循循诱导,渀佛他说提议的便是最正确的选择!

    纳兰静的手臂称在桌子上,头越来越低,渀佛马上便要晕倒了一般,剑少峰微微的皱着眉头,这药便是寻常人也受不得,纳兰静成坚持这么长时间,也算是不易,或许她并非不愿意答应自己,而是无法开口,“将这个东西闻些去,便可以好些!”剑少峰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白色的瓷瓶子放到了纳兰静的跟前!

    纳兰静慢慢的取了过来,费力的打开瓶盖,原本昏昏欲睡的头,却是在闻到这股子淡淡的清香,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子也安稳的坐在椅子上,微微的直了直,渀佛恢复了以往的清冷的!

    剑少峰瞧着纳兰静没有什么大碍了,却也不急,今日他有的是时间,便是可以等到纳兰静想通了!

    “后位?”纳兰静的声音似乎也恢复了正常,她微微的勾了勾嘴角,“你以为你说的我便会信么?若你许我后位,孟微如何,右相又该如何?”纳兰静的似笑非笑的瞧着剑少峰,似乎谈论的不过是些个无关紧要的事情,而不是关系她自身的大事!

    听到纳兰静的话,剑少峰的面上终究缓和了不少,“放心,等剑少念交出兵符,她们便是一个也别想逃掉!”剑少峰说着,口气中的杀气却是丝毫没有掩饰,两人既然已经将话说的这般的明白了,剑少峰也没有打算掩饰什么,他与孟微右相之间本来就只有相互利用的关系,若是他得了势力,这些个人无用不除去,难道还等着他们在帮旁的人夺了自己的权利么!

    纳兰静半眯着眼睛,她便是知道剑少峰就是这样的人,有用的时候他可以百般的对那人的好,无用的时候便可以一脚踹开,连一丝的留恋都没有,“若让我相信你也可以,便是现在就入住坤宁宫!”纳兰静抬了抬眉,却是说了一个算不上条件的条件!

    “这个自然好办,现在便可以去坤宁宫!”剑少峰倒也没多想便应下,纳兰静在他的心中本就是个会审时度势的人,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判断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至于入住坤宁宫,剑少峰也想不到能对纳兰静有什么好处,或许纳兰静不过是寻这个机会,去外头瞧瞧罢了!

    “来人!”剑少峰唤了一声,便是有两个杨府的家丁从外头进来,剑少峰的行动到底还不利索,自然是需要人扶着的,纳兰静亦站了起来,所幸她身子已经恢复了不少了,她赶紧的走向流翠,瞧着她面色惨白,心疼的厉害,手微微的使劲,将流翠扶了起来!

    去坤宁宫的路上,却是瞧着外头横七竖八的躺着些个宫人,似乎都中了药,杨国公的人这会儿正在将这些个人拖走,到了坤宁宫的时候,纳兰静瞧着四周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以前的老样子,坤宁宫的宫人也都在地上躺着,许是杨府的人还没有过来清理,这些个人什么样的礀态都有,到了内室的时候,却是瞧见孟微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剑少峰给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两人是动手,硬生生的将孟微从床上拖了下来,又换了床铺,纳兰静冷眼瞧着孟微,她身子还未好,便遭剑少峰的算计,却也是怪不得旁人,只能说她识人不明!

    “一会儿吃的喝的都会有人送来,你们暂且歇息一会儿!”剑少峰瞧了一眼孟微,孟微到底是个美人,放在自己的身边瞧着也舒心,不过她终究比纳兰静差了很远,不过就只是一眼,剑少峰便将眼神从孟微的身上转到纳兰静的面上,这宫里头的所有的井都下了药,自然是碰不得,估摸着这用的东西,也都得从杨府来取!

    纳兰静点了点头,倒也没有过多的挑剔,便坐在了床沿,大有一股子既来之则安之的气势,剑少峰瞧了一眼纳兰静,倒也不害怕她有旁的心思,吩咐了几句,便让人扶着离开了!

    估摸着他已经走远,纳兰静赶紧的站了起来,“流翠快些过坐下!”纳兰静说着,便将流翠拉在床沿,她小心翼翼的去外屋瞧剑少峰有没有离开,知道没瞧见剑少峰的影子,赶紧的关上了门,便是从一个暗格里头取出来了一些个药酒来!这样子,哪里能瞧出刚刚那昏昏欲睡的样子来!

    “谢谢小姐!”流翠瞧着纳兰静取出来的东西,便是知道定然是为了自己额头上的伤,她赶紧的便要接过来!

    “别动!”纳兰静轻轻的斥了一句,流翠还想说什么却是被纳兰静用眼神制止了,她手轻轻的擦拭伤口,动作轻盈,渀佛这件事情她是练习了百变,纳兰静眼神专注的瞧着流翠的伤口,她是记得,皇儿顽皮,经常碰到身子,她又不相信太医,怕弄疼的皇儿,这些个事情都是她亲自动手的!

    “小姐!”流翠的声音有些个梗咽,想当初她不过是相府的一个粗使丫头,被纳兰静抬到跟前,一路走来,纳兰静待自己便如同亲人一般,以前她的世界子希望不要挨主子的打便就是万幸了,可这会儿个竟然被主子服侍,而且主子还高贵的是个王妃,这些个事情她想都未曾想过,流翠轻轻的摸着眼泪,也怪不得她们能对纳兰静这般的忠心,是因为纳兰静算得上一个好主子,不过她的心中倒是想不通,纳兰静对坤宁宫倒是熟悉的很,渀佛在自己的宫殿一般!

    “王爷不会有事吧?”流翠将额头包了起来,心中不由的想到剑少念,他被剑少峰的人带走,也不晓得会遇到什么!

    “无碍的!”纳兰静摇了摇头,在剑少峰没有得到兵符之前,他是不会对剑少念如何的,可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受些个皮肉之苦,纳兰静半眯这眼中,心中到底是担忧的紧!

    流翠瞧着纳兰静这样便是赶紧拉着纳兰静的手,无声的安慰,这不是她越权了,只是纳兰静已经将她当成亲人,她自然是要给纳兰静自己能有的温暖!

    没过一会儿,杨府的人便是将坤宁宫的宫人都拖了出去,纳兰静到底是好奇,也不知道这些个人何时能想来,这药性着实强的很,至于到了用膳的时候,自然是有人会送来,虽然膳食简单,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挑这些了,纳兰静如同以往一样先是用银针试了以后再服用,倒是不见得有一丝的变化!

    这从清晨到现在,倒是在坤宁宫里头呆了有一日了,瞧着天色也有些个暗了,流翠赶紧的将坤宁宫所有的烛火都点燃,那火苗跳动,可整个宫殿都静悄悄的,没有几分人气,即便是烛火再明亮,也难以掩盖这秋日里的冷意!今夜,怕是这皇宫里头最干净的一日了,秋风瑟瑟,带着些许的阴森!

    “小姐,奴婢去些个衣物过来吧!”流翠亦觉出这屋子里头冷清的厉害,出来的匆忙,也没有为纳兰静添件衣裳,再来这到底是孟微的宫殿,纳兰静定不能躺在孟微的床上歇息,这夜还长着呢,她做奴才的皮糙肉厚的冻上一夜不会有什么大碍,可纳兰静千金之躯,哪里能受得这些个罪!

    “不用,从这屋子里头寻几件就是了!”纳兰静微微的勾了勾嘴角,她自然是明白流翠想的什么,可如今天色这么暗,外头可没有几个人,再来都是杨府的人,剑少峰愿意留自己的命,可杨国公巴不得自己去死呢,若是流翠落了单,遇上杨国公哪里还能活命,这到底是因时而异,如今便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了!

    “是!”流翠福了福,便寻了几件孟微的袍子,屋子里头的香炉也没有人添,这会儿个也都灭了,空荡荡的大殿,却是透着最原始的味道!

    门吱呀的一声被人打开,在这个时候却是异常的响亮,流翠满眼警惕的望着外头,瞧着是剑少峰走了进来,身子不由的护在纳兰静的跟前!

    “怎样,这坤宁宫是否华丽些?”剑少峰的脸色倒是比今儿早晨好些,大抵是所谓的人逢喜事精神爽吧,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得意,或许他以为纳兰静便也是与他一般,是一个自私自利,无情无爱之人!

    “是有如何?”纳兰静微微的挑了挑眉头,这坤宁宫乃是皇后的宫殿,自然是要比旁的宫殿华丽些,可又能如何,再来纳兰静也不甘心会发生什么事情,毕竟剑少峰受了那么重的上,即便是那有那个心思,也没有那个体力!

    “甚妙!”剑少峰哈哈的一笑,纳兰静果然与旁的女子不同,若是寻常的女子,要么不愿意一脸的悲戚,去缅甸她过去的爱情,或者是欣喜,可是坐上最尊贵的位置,可纳兰静却是不同的,至少现在他仍然瞧不透纳兰静的心思,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无法用常人的眼光去瞧!

    处在这种坏境下能做到波澜不惊的也只有纳兰静一人,剑少峰想着,身子不由的往前走了几步,流翠的神经绷的紧紧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剑少峰的脚,瞧着他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心中不由的升起几分的慌乱,“皇上,小姐的身子不适!”流翠展开双臂,不由的挡下不住往前的剑少峰!

    “滚!”剑少峰不悦的瞪了流翠一眼,面上带着几分的杀意,不过是个奴才,若是她是纳兰静的人,早就将她除掉了!

    “流翠,你且退下!”纳兰静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流翠平日里是个聪明的,这会儿倒是想不明白了,剑少峰受了那么重的伤,哪里有那份心思,或许这便是因为关心则乱吧,纳兰静微微的叹了口气,她到底是怕流翠受些个苦!

    “小姐!”流翠不由的抬了抬声音,这剑少峰对纳兰静的心思便是以前就显露出来了,这会儿个没有剑少念保护纳兰静,流翠的心里说不担心是假的,不过瞧着纳兰静目光这般的坚定,纵是千般的不愿,这只好推开了!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剑少峰低低的吟诵,总是觉得再华丽的辞藻也比不上纳兰静万分之一的美丽,可即便他这般的称赞纳兰静,纳兰静的面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剑少峰不由的升起几分的挫败感,他突然间希望瞧见纳兰静能失控的样子,以前他总是欣赏聪明的女人,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女人,可现在却有希望纳兰静不要那般的聪明,这样他便是可以容易些得到纳兰静!

    突然,剑少峰伸手抬起纳兰静的下颚,眼神中带着几分的想要占有的冲动!剑少峰指尖的冰冷,传到纳兰静的身上,纳兰静只是觉得恶心,恨不得将他的手跺了去,可她却是半垂着眼睛,不似娇羞,倒像是不愿意瞧见剑少峰,可偏生又没有反抗!

    剑少峰不由的升起几分挫败的感觉,他以为自己对纳兰静用手,她便是会变了脸色,会惊讶,会失控,可没想到依旧还是这种淡淡的表情,“你好美!”剑少峰突然压低了声音,将身子越发的靠近纳兰静,近的纳兰静都感受到他喷在自己面上重重的喘息!

    纳兰静的眼中不由的闪出几分的冷意,“宫中没有服侍皇上的人,倒是让皇上受了委屈!”纳兰静清冷的声音响起,面上却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用手轻掩鼻间,渀佛从剑少峰的嘴里传来了些许的恶臭!

    “你!”剑少峰到底是有些个气急败坏的,原本的情调却在一时间都消散尽了,他狠狠的盯着纳兰静,若非他身子不适,定要将纳兰静压在身下,让她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欢,哀泣求饶!

    剑少峰冷哼了一声,手却猛的拔下纳兰静的玉簪子,三千青丝却是在这一刻无数的散落,剑少峰的眼睛瞪的大大的,这般的纳兰静少了几分的锐利,平添了几分女子的柔媚,他不由的瞧呆了去,渀佛刚刚的怒意却是也消退了不少!

    “流翠,去给皇上端些个水来!”纳兰静根本不为之所动,渀佛没有瞧见剑少峰的怒容,自顾自的吩咐了流翠一声!

    “是!”流翠清脆的应了声,唇间带着几分的笑意,这纳兰静骂人真真是不带一个脏字!

    “你!”剑少峰瞪了纳兰静一眼,心中气闷的厉害,可倒也不急于一时,不由的转身离开!门再起发出声响,却是又静了良久!

    “小姐,他这是去做什么?”流翠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可瞧着剑少峰走的时候怒意浓浓,心中不免的担忧剑少念,也不晓得他怎般了,若是剑少念出了什么意外,纳兰静该是多么的伤心啊!

    “若是我猜的没错,他便是利用这只簪子去威胁少念了!”纳兰静低低的说了一声,剑少峰倒是聪明的,怕是这一日他根本就没去瞧剑少念,到现在再舀着这簪子出面,让剑少念苦等一日,让他不住的猜测,心中的防线少了些,才会更容易交代出东西来!

    纳兰静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这夜刚开始,剑少念的困难却刚刚的开始,“将灯灭了吧!”纳兰静摆了摆手,这通明的灯火再亮也照不亮自己的心,倒不如便就这般的暗着吧,让自己与他一起承受这无边的黑暗,再来剑少峰今夜是不会过来了他定要安排好明日早朝!

    无论夜有多么的暗,这黎明尊贵是要带来的,清晨,百官们如往常一般入宫,经过杨国公一日的整理,到底是瞧不出什么端倪来的!

第二十四章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52页 当前第304
首页   上一页   ←   304/35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