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重生之相府嫡女_分节阅读_第313节
小说作者:沉欢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7-10 07:05:40
D-都不为她开脱,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便是这语嫣是个懦弱的,被流翠的气势所震慑到,再一种便是这语嫣是个心机深的,有些个事情便是都藏在心中,显然这个语嫣便是后者!

    “流翠!”纳兰静听着没有动静了,想来都处置完了,她抬了抬声音,流翠与秋月赶紧的进来,至于语嫣也被请到了外厅!良久,纳兰静才收拾妥当,她出去便瞧着那语嫣正在一旁站在,面上不急不躁,若是瞧着表面,的确是个合格的奴才!

    “奴婢见过王妃娘娘!”语嫣听到动静,不由的抬头,瞧着纳兰静出来,赶紧的跪在地上,行了个大礼,诚惶诚恐,显得对纳兰静倒是敬重!

    “语嫣姑娘客气了!”纳兰静浅浅的一笑,却是坐在了主位上,既然语嫣自称是奴婢,自然不会让她坐下!

    “今日奴婢前来,是想让王妃过目,以前王妃还没有回来的时候,都是奴婢打理王府,如今王妃回来,这账本自然是该交换王妃的!”她说着,便是从旁边将账本呈了过来,上头还放了一串钥匙,想来便是大仓库的钥匙吧!

    纳兰静挑了挑眉,这语嫣是太聪明了,还是太傻了,哪有人主动将这大权交出去的,流翠接了过来,纳兰静却是连瞧都没瞧一眼,“难得语嫣姑娘有这份的心思,这院子本就是语嫣姑娘打理,着实亦没有交出的道理,不过语嫣姑娘的身子不适,王爷还特意交代了,不能让语嫣姑娘受累,此事暂且教与流翠,不过语嫣姑娘还要费心些,要费力的教教流翠才好!”纳兰静也不拦着,她能将大权主动交出来也好,省的自己再夺过来,再来流翠跟着她这么久了,一直是个心细的,纳兰静将此事交予流翠也放心!

    “奴婢不敢当,不顾既然是王妃开口,奴婢自当尽力而为!”若单单说这几句话,瞧着语嫣的性子也是个直肠子,到底是在宫里头待过的,这言语得当,便是纳兰静亦是挑不出礼来,语嫣将此事禀报,便退了下头!

    “这语嫣也是个厉害的角色,你可是要小心对待着!”纳兰静不由的吩咐了流翠一句,流翠点头称是,听纳兰静的意思,便是将这掌管王府的事情全数的都交给流翠负责,她自然是要小心应对!

    “秋月可曾查到了什么?”吩咐完流翠,自然是该与秋月说几句,这流翠主内,秋也主外,也幸好有她们,自己才轻松了不少!

    “回小姐,暗卫们已经很小心的寻着味道去跟踪,上官寻与哪个寻事之人,果真认识,听上官寻称那人为林公子,不过那人倒是个厉害的,他竟然发现了上官寻身上的气味不同,他们躲在人最多的地方,便消失不见了,任凭暗卫们再厉害,亦跟踪不到那人!”今儿晌午的时候,秋月便得了这消息,不过纳兰静正在歇息,她还没有来得及禀报!

    “不过,此事王爷也查了,只是只能查到那人并非京城人士,便再一无所知!”秋月想了想,却还是将此事说了出来,以前的时候无论剑少念做什么,都会告诉纳兰静,可这件事,纳兰静明显的不知道!

    纳兰静只是坐在那个地方,在听到剑少念的时候,心没来由的一沉,明明只是离开,她总是感觉剑少念是背叛了自己,“派人去苏州上官家,说是要提布匹,暗中打探消息!”纳兰静静了静心,不由沉声吩咐了一句,这京城出了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竟然自己还没有察觉,偏生上官寻还与他有关联,她自然是要查清楚的,不过这取布匹,不过是借口罢了!

    纳兰静坐在椅子上,心中却觉得疲倦的很,可惜没有人会怜惜她,这个世界她不去算计旁人,便会被旁人算计,所以她每一刻都要保持警惕!

    “还有,派人去兵部问问,这士兵们的盔甲布衣都是从哪里得来的?”有些个事情,秋月已经不会自己出面的,她发个信号,自然会有暗卫去做这些个事情,秋月刚回来,纳兰静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的吩咐了一句!

    “小姐是想?”流翠挑了挑眉,仿佛明白了纳兰静的意思!

    纳兰静微微的一笑,“既然现在有这份的权利,若是不用岂不是白白可惜了?”这官兵每年需呀的布匹那可是个大数,现在这兵权都落在了纳兰静的手里,便是连杨国公当时留下的,也被剑少念夺了去,留给纳兰静,而兵部尚书聂阁更会是帮助纳兰静的,这么大的生意她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不过这布匹材质却也是重要的紧,此事还要从长计议,不过这若是再置办铺子,便不能在京城了!”纳兰静想了想,这又才说,虽说这上官家的布匹是极好的,可是如今上官寻是被迫与她合作的,谁知道若是将此事交给上官寻,他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这官兵穿的衣服,断不能马虎了!

    突然,纳兰静眼睛一亮,这不能在京城置办铺子,可以去江淮一带,那里是德清王的地界,旁人是不会查到那的,若是日后做好了,再在大庸各地去开些个铺子,不过这到底还是需要一个好手,去帮自己做这些个事情,纳兰静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上官寻,只要能收复上官寻,做这些个事情到底也是容易了!

    “对了,去让户部的人留意,查查上官寻住哪家客栈,去给他送信,说我约他在雪亭见面!”纳兰静一笑,对付上官寻自然是要攻心为上,“等等,见他倒也不急,传信过去,便说是在三日后!”纳兰静一笑,既然上官寻认识那个什么林公子,她想象那日那个林公子怕是故意冲撞逍遥王府的马车,纳兰静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可是既然他能寻来,如今剑少念已经离京,想来他也得到了消息,自然是会有所行动的,自己若是突然去见上官寻,哪里能给那人准备的时日!

    次日一早,纳兰静用了膳,便坐在院子中,那瑟瑟的秋风带着不尽的凉意,纳兰静只着一袭白色的罗裙,在那落叶下平白多让人心疼的想要落泪,纳兰静净了手,却是在风中执笔,那手被吹的发红也不以为意!

    秋月瞧的仔细,纳兰静那所画之人不是剑少念还能是谁,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来便是纳兰静现在的心境,瞧纳兰静的眼睛,即便是上了浓妆也掩盖不住她那红肿的眼眸,许是昨夜哭了许久,情字一字却是最最上人,秋月的心中不由的想到了那身子从小孱弱的剑少玄,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紧,不知道是心疼还是感叹!

    “小姐,这秋日里的风干,小姐多用些个茶水吧!”秋月瞧着纳兰静的手冻的厉害,不由的劝了一句,再来纳兰静的性子也倔,定劝不回她暂且回屋子,只能先劝她用这茶水,让那暖意将她身上的冰冷驱散了些去!

    “暂且放在那吧!”纳兰静便是连头都没有抬,只是淡淡的应了声,只是那手中的笔,却是越发的仔细!

    秋月瞧的心疼,却也不知该说什么,流翠有去了账房,也没有个商量的人,“小姐,听闻流翠说想要寻牙婆子选些个丫头来,瞧到现在都没有动静,想来是流翠那丫头忘记了,不如奴婢再去寻寻?”秋月想了一会儿,却只想到了这个借口,纳兰静一直不说话,总得寻个话题!

    “也好,你且去瞧瞧!”纳兰静点了点头,只是那风吹落了树叶,掉在了画卷之上,划过那刚刚落下的墨汁,在画卷上平白的多了几个污点,纳兰静不住的叹息,剑少念那张脸,似乎平白的模糊了起来!纳兰静不由的放下了笔,一个人呆呆的瞧着画卷,却也不知道在想也什么!

    秋月暗自叹息,却是悄悄的退了下去,暂且先去寻牙婆子,等会儿挑丫头的时候,定然是纳兰静要亲自瞧瞧的,到时候人一多,倒也可以热闹热闹的!

    “小姐!”纳兰静闭了一会儿个眼睛,心中刚好过些,却瞧着秋月一脸的怒容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了?”纳兰静有些个惊讶,这秋月刚走一会儿,莫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还不是那个语嫣,奴婢出去的时候,却是瞧见夫人与少夫人在外头,奴婢本想将夫人带进来,可你侍卫说是语嫣姑娘今儿早下了命令,说是闲杂人等不许打扰小姐,奴婢气不过,原是这夫人在外头,竟然是被他们拦下的,可偏生他们还说除非小姐亲自过去,不然,谁的命令都不行!”秋月越说越气,不过这到底是逍遥王府,不是皇宫,秋月在心里还是将他们当做自己的人,虽说气愤但还没有冲动到要除了他们的性命!

    纳兰静冷冷的一笑,这个语嫣是与自己示威么,她下的命令,却是要自己亲自出面,她倒是有心思,不过却还让人挑不出理来,毕竟她又算不得欺主了!

    “去带些个人出去,将娘亲她们带进来,若是有人敢阻拦,杀无赦!”纳兰静的声音很冷,她是知道的,这剑少念的暗卫是识得秋月的,自然是要听秋月的话的,再来自己也是在给秋月立威,让她们知道,秋月的每一句话都是代表自己,日后若是办个什么事也是方便的,不过这种做法也是极为的冒险的,若是秋月有旁的心思,办起事来也是极为的容易的!

    秋月出去了,纳兰静却是将那画卷收拾了,她不想让宫氏知道自己伤心处,收拾妥当,她便立在院子外头,候着宫氏与雨儿的到来!

    “娘!”远远的便瞧着秋月带着宫氏与雨儿进来,脚上不由的加快了步伐,“女儿不孝,该是去外头去迎接娘亲的!”纳兰静赶紧的走到宫氏的跟前,也不知道是为何,瞧见宫氏心中的委屈却是一股脑的跑了出来!

    “静儿,我的静儿,又清减了不少!”宫氏瞧见纳兰静,眼中不由的闪着些许晶莹的眼泪,她的手不由的放在纳兰静的面上,她记得上次她见纳兰静的时候,这张脸还圆润的紧,如今没想到却是清减到这般摸样了!

    宫氏越想越着急,若是京城里传开这逍遥王离京之事,她还不会比为纳兰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知晓了如何,只能为她担忧,可是却帮不得静儿!

    “娘,嫂子,外头正冷,还不赶紧进屋!”纳兰静面上故作坚强,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自顾自的将宫氏她们迎了进来!

    “逍遥王呢,他怎第不与你一起!”宫氏进去,似乎瞧着屋子里空空的,不由的沉了沉脸,仿佛是在恼怒逍遥王不知礼数!

    “他去了军营,这几日都忙的很!”纳兰静干笑一声,她曾托人告诉纳兰轩,不让此事传到宫氏的耳中,瞧宫氏的摸样,想来还不清楚,只是她却没有瞧见雨儿正不住的抹着眼泪!

    “你究竟想要瞒我到什么时候!”宫氏本还想板着脸,可一想到纳兰静这般的苦命,说出去的话也不由的带着几分的哭腔!

    “娘!”纳兰静终究还是忍不住的,眼泪不住的往下流,她扑在宫氏的怀中大声的哭泣,似乎想要将这些个日子来所受的委屈都哭出来,以前,即便她日日算计,都不会觉得这般的委屈,可偏生她以为苦尽甘来的时候,太皇太后要告诉他们这个秘密,剑少念又突然离开,纳兰静的心到底是乱的很!

    “哭吧,哭吧,哭出来或许好些!”宫氏心疼的抱着纳兰静,可却没有一点办法,可瞧着纳兰静这般的痛苦,心却是如同撕裂般的苦,她这辈子是个不幸的,有眼无珠寻了纳兰烨华那般的人,原以为自己的一双儿女会幸福,可是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却是这般的苦,若是,若是剑少念日后都不回来,那自己的女人岂不是要活活的守一辈子的寡,孤孤单单的过一辈么!

    雨儿在旁边无声的叹息,她已经在纳兰家这么些个日子了,从以前的光辉,到落寞,再到光鲜,世人现在或许羡慕纳兰静身份尊贵,可是受的苦难亦并非常人可以受得的!

    “娘,这院子这般的大,静儿在这里却是孤单的紧,娘亲留下来陪静儿几日可好!”这哭出来,纳兰静的心中倒才觉得好受些,她从宫氏的怀里站起了起身,眼睛一眨,倒是如还为出阁的姑娘一般,只顾着与自己的娘亲撒娇!

    “好,自然是好的!”宫氏一笑,虽说这住在女儿家总不是个事,可是纳兰静说的也没错,这偌大的院子,她终究是孤单的紧!

    ------题外话------

    镶平王要回来哦,喜欢镶平王的娃子,支持一下下啦!

第三十二章 情深,镶平王

    “娘亲最好了!”纳兰静笑的极为的满意,只是瞧向雨儿的时候,嘴角的却是越发的扬起来了,“只是,娘亲留下来陪静儿,嫂嫂就该得自己回去了,若是让哥哥知晓,岂不是担忧,可是若是将嫂嫂留下来,哥哥又会怪罪静儿,好生的为难!”纳兰静脸上似乎万分的纠结此事!

    宫氏淡笑不言语,纳兰静本就与雨儿叫好,时常玩笑几句,做不得数的,不过难得她们关系都这般的好,自己也倒也不用费心!

    “静儿便就是会取笑我!”雨儿面上一红,她与纳兰静之间到不避讳什么,只是到底有宫氏这个长辈在跟前,她作为长嫂,到底是该有个样子,只是雨儿瞧着宫氏的眼神落向别处的时候,咬着牙的瞪着纳兰静,可等宫氏再回过头来的时候,雨儿的面上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52页 当前第313
首页   上一页   ←   313/35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