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重生之相府嫡女_分节阅读_第50节
小说作者:沉欢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7-10 07:05:40
D-清晨,天空中放的很晴!

    一大早的,下人便传开了,老太太院子的丫头倩云昨夜突然疯了,嘴里一直念叨着,不是她要害人,是三姨娘指使的!

    众人明的不说,可暗自里心都到底都明白的很,到底是三姨娘的诡计,老太爷到底是长眼的,想害比别人的女儿,最终害了自己的女儿,真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题外话------

    明天终究不用再打吊瓶了,嘻嘻,终于不用过没有只更三千字的日子了,呜呜,人家过够了,亲们不知道看够了没有,人家病了这么长时间也没个安慰的,呜呜

    s

第十八章 镶平王入京

    纳兰静听到此消息只是微微一笑,昨夜她命秋月装鬼吓唬她,倒吓出了真话,原是那日也是她在老太太的院中乱嚼舌根,现在三姨娘坏事做尽,众人心里都清楚的很,纳兰静相信,若是再这样下去,纳兰烨华为保官位,一定会对三姨娘痛下杀手,只有她一死,所有的真相便石城大海!

    日子一天天的推进,纳兰烨华最近似乎很忙,显少呆在家里,皇帝也频繁的调动朝中官员,皇后的娘家原也是将军,只是军权与宫家相差甚远,如今宫家的人都在外征战,他国公府如今倒显出重要来了!

    宫氏这几日老是静不下心来,她自然是听说了镶平王要进京之事,当初的种种浮现在眼前,原以为自己选择了纳兰烨华,便是对他无意,可这么些年未曾再见过他,如今心中倒紧张不少!

    可无论宫氏是否做好准备,这日总是要到来的,太后娘娘下旨,正二品官员以上的皆可携带家眷,进宫复这腊八盛宴,亦是镶平王的吸尘宴!

    纳兰烨华近日也只能带着宫氏与纳兰静入宫,一路上便紧绷着脸,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

    终于入宫了,纳兰烨华被公公带着进入了男席,今日之席倒是极为讲究的,太后,皇上,皇后坐与主位,而公主嫔妃坐与女席正位,而皇子,王爷,世子,坐于男席正位,再下来,这女席封为两等,有诰命的坐与前排,没有诰命的小姐坐与后排!而男席封为三等,正二品以上的官员坐与前排,有官品的公子坐于次排,无官品的公子坐与最末排!

    纳兰静瞧着安平侯夫人一脸的愁容,自己心中亦是着急,却无计可施,雨儿始终多日,却未曾有半点消息,自己也拖了韵宁郡主帮忙,可始终是查不到雨儿的处境!

    纳兰静刚要再询问韵宁郡主,却感受到几道目光正紧紧的盯着自己,她微微的抬头,便瞧见剑魂那充满侵占的目光,不加掩饰的盯着自己,心中一惊,剑魂断然是不会轻易罢休的,手轻轻的敲打桌沿,心中暗暗的思讨对策!

    “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镶平王到!”太监尖细的声音,总是能穿透大殿里的每一个角落,本来还有些喧闹的大殿,瞬间安静了下来!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太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参见镶平王殿下,殿下安康!”众人齐齐行礼跪拜,那声音似乎不亚于早朝时的朝拜!

    “众卿平身!”皇帝坐定后,微微的环视众人,才伸出右手一挥,洪亮的声音让众人都听得清楚!

    “谢皇上,太后娘娘!”众人叩头这才起来,但人就微微的弯着腰,眼睛不能抬头直视高坐上的人!

    “赐坐!”太监的声音拉的很长,微微的扫动浮尘,立于皇帝身侧,众人又谢恩后才坐!这次洗尘宴不同于以往,处处显着皇家的霸气与庄重!

    “今日皇帝能千里迢迢的赶来这腊八盛宴,朕倍感欣慰,今日是洗尘宴亦是家宴,众卿不必拘礼,当举杯同庆!”皇帝的面上带着微微的笑意,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皇上圣明!”众人这才齐齐的举起酒杯,将杯中之酒饮个干净,这一杯酒下肚,才觉得有丝丝的暖意,舞女们此时齐齐的登入殿中,那镂空的舞衣,摇曳在烛光下,照着她们的身影带着迷离的梦幻!

    纳兰静这才敢微微的抬头,前世的时候镶平王一直未能入的京城,便是自己与太子大婚的时候,亦未召他入京,如今顺着舞女的空闲,瞧着那身穿白色缎子的镶平王,他与纳兰静想象中的似乎并不一样,没有武者的粗狂之气,没有书生的文弱之气,他的眼睛犹如可以容纳星辰的深邃,他的眉毛如弯刀似的锋利,只是眼角已有了年岁的痕迹,远远的瞧去,却让人感受到浓浓的哀伤,一时间纳兰静倒瞧不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手中的夜光杯微微的转动,不经意间瞧见镶平王的眼神似乎一直朝这边瞧来,没有浓烈的思念之情,没有浓浓的哀伤之意,放佛能远远的瞧见宫氏一眼,便深深的满足,一时间纳兰静对镶平王的感觉又好了许多,男人若用情如斯,女子何求?她转头看向旁边的宫氏,只见宫氏的头微微的垂着,放佛并未察觉镶平王的眼神,可紧握的酒杯却出卖了她的心思,纳兰静轻轻的握着宫氏的手,却不知到该如何对她安慰!

    “今日腊八盛宴,哀家倍感欣慰,如今也算得上团圆,哀家应与众卿同饮!”太后宽大的凤袖,遮住唇边,微微的仰头,将酒全数饮尽!

    “臣等愿太后娘娘年年有此节,岁岁有今日!”众人端起酒杯,又是一饮而尽!

    “难得见母后这般的高兴,本宫便借花献佛,以饮这杯中之酒,愿陛下的江山如此酒,越陈越香,国泰民安,愿母后常思次酒,常有今日之愉情!愿平城的百姓日日有酒饮,天天有笑颜!”皇后娘娘说完仰头而尽,尽显一国之母的大气!

    “愿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强!”众人齐声说道,同饮次酒!声音越发的高昂!主位上的三人各领一酒后,下面的人才能单独进言!

    丝竹声翠翠,笑语声连连,舞者步履轻盈,舞醉人心!

    “难得皇伯伯与皇祖母这般高兴,魂儿也想添一份喜气,如今父王也在,魂儿求皇伯伯为魂儿与左相之女纳兰静赐婚!”剑魂大步的出席,跪与大殿中央,众人都静了下来,前些日子的事已经闹的满城风雨,看来这世子是要定了纳兰静了!

    皇上的脸色一沉,看向太后娘娘,见得她满面带笑,心里顿觉得冷意增了不少,以为当着众人自己便无法拒绝了么,当真可笑!

    “魂儿,不许胡闹!”镶平王见得皇帝的脸沉了沉,当下便对着剑魂使眼色,希望他莫要执着,剑魂之事,他在路中已然听闻,若是两人能成一段佳话,自己倒也乐见其成,她的女儿自然不差,只是魂儿到底做了那些个荒唐的事情,她的女儿自当如她的心性一般,心高气傲,怎会轻易委身,镶平王微微的闭了闭眼,身边的哀愁之意更浓了!

    “父王,儿臣与静郡主已然定了终身,儿臣身为男子汉,自然该给她个名分!”剑魂说完,满殿哗然,他的意思便是与纳兰静已然有了夫妻之实,若是真是这般,皇帝自然也没有任何理由来阻止了!

    “皇上,臣女有事启奏!”翠生生的女声响起,引得众人不由的朝她侧目,之间的她的面上泰然自若,不见得有一丝的慌乱,盈盈起身,平稳的行礼,可见平日里的教养极好!她跪与剑魂的身后三步之远,不经意间将她的心思表达给众人!

    “准!”皇帝狭长的眼微微的眯了眯,脸色似乎有一丝的暖和,若是由纳兰静自己提出,要比自己来的好,他微微的转头瞧着太后的眼神,笑意越发的浓了!

    “常言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臣女本不该言语,但世子今日有辱臣女清白,臣女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臣女的父亲是百官之首,臣女的母亲亦是官宦名门,从小家教甚严!臣女自不敢逾规半步,又蒙皇上太后娘娘错爱,亲赐郡主之名,臣女更当洁身自爱,如今世子言语紧逼,臣女别无他法,只得一死而证清白,才不负皇上,不负太后娘娘的错爱之情,不负父亲母亲平日教诲之意!”说完纳兰静便重重的叩了个头,满眼的悲戚!

    众人看向纳兰静的眼神都露出浓浓的赞赏之意,大殿上有条不紊的叙述出心中所思,岂是寻常女子能有的胆量,而此言语间让人挑不出一丝的错处,虽说未出阁的女子谈论婚嫁事宜实为不妥,可人家也说了,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人家也不与人争辩,可事关自己的清白,又说的这般的冠冕堂皇,放佛若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便是不忠不义不孝之徒!众人望向高位上的王者,猜他改如何的决断!若是真下旨指给剑魂世子,便是要逼死眼前的这个女子了!

    当初纳兰静那一舞极尽女子的柔媚,如今大殿上不卑不亢亦是展现了女子的聪慧,女子的忠贞!这样的女子,天生便有大家主母的风范,一时间众夫人的心中都有了打量!

    “静郡主倒是眼中了,证明清白的法子倒是很多,何须伤及性命,宫中的嬷嬷甚多,想来也能解静郡主心中所忧之事!”太后娘娘在台上冷了冷脸,心中暗暗的骂纳兰静不识抬举,纵然她心里曾极为的欣赏纳兰静,可试图挑战皇家的威严,自己断然是不能容忍的!

    众人无声的叹息,太后娘娘此招不得不说毒辣,纳兰静不过是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便给她指了这条路,可这条路比逼死她还要残忍,宫中的嬷嬷手脚极重,谁知道让他们验身会受多杀罪,且宫中的嬷嬷当然听太后的话,只要太后发话,那些人自然又多种办法破得纳兰静玉体,且便是真验出纳兰静身子清白,可往后还要谁家愿意求娶被人验了身的女子!到时候纳兰静怕也只有常伴青灯的下场了!这明明就是剑魂恶意纠缠,却毁了别人家的女子,到底是皇权不可侵犯!

    当然亦有人幸灾乐祸,巴不得瞧见纳兰静倒霉,当初纳兰静被封郡主时是何等的荣耀,此时竟要落个这般个下场!

    韵宁郡主几次想要开口,只怕到时候更加的迁怒与纳兰静,便得不偿失了!只得担忧的敲着跪在大殿之上的纳兰静!

    宫氏的手紧了紧,心里对剑魂更加的厌恶,都是他纠缠自己的女儿,如今这般,不是要毁了静儿吗,她抬头不假思索的便狠狠的瞪着镶平王,可眼里因为着急而沾染了许多的雾气,落在镶平王的眼里却多了几分无助的惆怅,他微微的叹了口气,时隔这么久了,自己依旧是见不得她有一丝的不如意!

    宫氏与镶平王的眼光流转,自然是落在主位上几个人的眼中!皇帝的笑意越来越深,镶平王与宫氏的那段过往,皇室的人自然也都清楚的很,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此时到底是用不得自己出手了!

    而太后的脸色越发的沉重,自己的儿子为何都因为女人而违背自己的意愿!

    “母后息怒,到底是晚辈们的事,当交由她们自己处理!儿臣许久未入得京城,着实相念母亲的很,这一杯,儿臣祝母后身体康健!”镶平王微微的转过头去,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眼角瞧见宫氏只担忧的看着纳兰静,不曾注意自己半分,喝下的酒顿时苦的很!

    “好,好,好!都是哀家的好皇儿!”太后脸上冷意尽显,镶平王的态度依然明确,他势必是要为了宫氏而置自己,置他的儿子所不顾了!太后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不过是为了在众人的面前不失仪罢了!

    “皇弟所言甚是,一个是朕的皇侄,一个是朕亲赐的郡主,朕实难抉择,皇弟倒是为朕分忧了!”皇弟爽朗的一笑,“静郡主临危不乱,忠义两全,实乃我大庸皇朝女子的楷模,着赐封为韵贞郡主,以示褒奖!”皇上的话便更是像狠狠的打了太后一巴掌,放佛刚才不过是太后自导自演的闹剧!他摆了摆手示意她们起来!

    “臣女谢陛下恩典!”纳兰静规规矩矩的行了个大礼,在众人眼里她是因祸得福,得了封号,与韵宁郡主平起平坐,可自己心里清楚的很,那游走与生死线上的无奈!与皇族作对本就无法全身而退,她心中虽已有的对策,可到底是有些风险的,她抬头看了镶平王一眼,有些感激的一笑,若不是他开口,皇帝众人不高兴也不会当着众人为自己与太后正面交锋!而皇帝要的不过是自己无法嫁给剑魂,至于自己是否所受委屈,倒断然不是他会想的!

    “父王,儿臣今生非纳兰静不娶!”剑魂瞧的清楚,如今若是连自己的父王都不帮自己,自己想要纳纳兰静为妃,简直是难上加难!

    众人不屑与剑魂的手段,可众小姐到底对纳兰静嫉妒不已,今生,何以求得高贵如世子的男子,能再大殿之上,当着众人的面,许下这等誓言!到底也算的上用情至深!

    “放肆!还不快退下!”镶平王的脸色一变,不悦的瞪着剑魂,他如今是越发的不懂规矩了,皇上面前又岂是他可以撒野的!

    “堂弟,所谓襄王有心神女无梦,大抵就是这般个情形,如今韵贞郡主似乎并无意与堂弟,君子自当有成人之美之得,何苦又这般的纠缠,莫不是让百姓笑我们只懂得以权压人么!”二皇子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唇间的笑意带着一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52页 当前第50
首页   上一页   ←   50/35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