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重生之相府嫡女_分节阅读_第57节
小说作者:沉欢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7-10 07:05:40
D-上下棋,却连连的直打喷嚏!

    “二皇兄,许是有佳人记挂着你!”只见三皇子略显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将一枚白子放在棋盘上,一双眼睛明亮有神,似乎能瞧透世间的恩爱情仇,明明是一副谪仙的摸样,手间却不合适宜的拿着一个帕子,没说一句话总是咳上几声!

    “你这身子,都这些年了,怎还不见得好!”二皇子微微的皱了皱眉,急切的语气中没有了往日的慵懒,不经意将那浓浓的关心流露出来!

    “不碍的!”二皇子又咳了几声,脸色因为咳的厉害,才难得出了一丝血色,“近日,皇后的活动很频繁,似乎有意拉拢我外祖父一家!”三皇子皱了皱眉,可指间的棋子却丝毫没有拉下!

    “近日,连平日里素爱清净的吴贵人也活动了起来,四皇帝如今只有八岁,莫不是她也想分一杯羹么!”二皇子微微的勾起嘴角,似乎在嘲笑吴贵人的不自量力!两人谈笑间,那棋盘之上早已是一片刀光剑影,黑子诡异,让人应不暇接,着实让人猜不透二皇子心中所思!可白字看似平庸,可每走一步却暗藏玄机,想来这三皇子亦是人中龙凤!

    “二皇兄,你这次便是输了!”三皇子轻轻一笑,白子一落,才让二皇子惊觉,这黑子已无生机!

    明着里,二皇子与三皇子从未说过一句话,可私低下两人却极为的要好,常常在这一方天地里下棋饮酒!这皇子自幼丧母,虽得尽了皇帝的宠爱,到底孤单的很,皇宫到处都是尔虞我诈的陷阱,他从小便为了生存而费尽心机,早就炼出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自他遇见了三皇子,才觉得时间竟然有如此干净之人,仿佛生下来便是受人膜拜不食人间烟火的主!只是这三皇子身子极弱,不愿意走动,二皇子便经常悄悄的过来瞧他,这围棋亦是二皇子传授与他的,而这一次是三皇子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赢了二皇子!

    “关心则乱!”三皇子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手指轻轻的敲打在棋盘上,一副我懂得的摸样!

    “世人皆道我是逍遥王,却不知真正逍遥的人是皇弟你!”二皇子爽朗的一笑,一切尽在这棋局中!两人相视一笑,便收拾那盘中的惨局,二皇子脑子不由的浮现出那女子巧笑倩兮的容颜!三皇子的话实则是在给自己敲一个警钟,自己为了她已经连连出手,若是引得别人注意,也只会害了她而已!

    而这日是腊月二十三,是传说说灶王登天的日子,传说这一日灶王会将这一年内,所有人的功过奏明玉帝,来年这人是穷是富,都会有了定论!传说在西郊的灶王山便是登天之山,灶王会从这里踏入南天门,这日信男信女们会来这灶王山的灶王庙里请上一柱高香,为家人为自己祈福,希望灶王能上前多言好事,来年保得家中安宁!

    老太太因为上一次的事,许是因为惊吓过度,而一病不起,宫氏这一日便早早的带了纳兰静一起,上那灶王山顶上香祈福!

    到了灶王山下,宫氏便让家丁在山脚下候着便可,便带着纳兰静徒步登那灶王山,灶王山山顶云雾缭绕,远远的瞧去,真若是能直升天庭一般!

    “娘,您小心点!”纳兰静小心的扶着宫氏,虽说这灶王山的山路算是好走了,可宫氏的身子骨到底算不上硬朗,纳兰静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不碍的!”宫氏一笑,轻轻的将纳兰静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年轻的时候,宫氏常跟着宫老夫人来这灶王山顶,自然对这山路是极为熟悉的!

    到了山地的时候,已然到了晌午,宫氏虔诚的在那灶王的相下膜拜,双手合实,眼睛紧紧的闭上,似乎是在乞求神明的保护!

    纳兰静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那端坐在高台之上的灶王与灶王奶奶心安理得的享受世人的膜拜。她心中默念,若世间真有什么,为何还让让那坏人依旧逍遥与世间,为何好人却要受尽磨难!沉重的木鱼声响彻珍格格山顶,却没有人为纳兰静解答她心中的疑惑,怕是这个答案她穷其一生才会知晓!

    宫氏又为老太太求得了一个平安符放在身上,又从殿内领了红色的福条出来,她带着纳兰静走一条极为僻静的山路,山顶的积雪还没有融化,走在脚底发出吱吱的声响,宫氏在一片树林下停住了脚步!

    “你外祖母说这里是离天最近的地方,那些个战死的将士,都是保家卫国的忠义之士,死后必能登上极乐,每次前来,都会在这树上系上福条,寄去问候!”宫氏说着便将求来的红色福条系在一根光秃的树枝上!

    突然一阵悠扬的笛音从远处飘来,声音却清清淡淡的,一曲凤求凰如歌如泣。宫氏的身子一抖,心里似乎猜到了什么!那声音终是越来越近了,纳兰静终于瞧清了来人,他手中轻轻的执着笛身,红色的流苏挂在笛子上,青色的身影,印嵌在白茫茫的大地上,如同一幅可以移动的山水画!

    “见过王爷!”纳兰静微微的福了福,打断了镶平王的笛音!

    “韵贞郡主免礼!”镶平王收起笛子,微微一笑,虚手一扶,便是让纳兰静起身免礼!

    “臣妇见过王爷!”纳兰静的声音亦是惊醒了略有呆滞的宫氏,她微微的弯腰,掩下了心中的汹涌波涛!

    “你我之间!”镶平王的眼底里涩涩的,宫氏的那一声臣妇更是如同一把利剑狠狠的扎入镶平王的心中,嗓子里像堵了东西一般,难受的不出话来,“何须多礼!”过了良久,镶平王才轻轻的说出了四个字!

    纳兰静瞧得两人的神色,才给流翠与秋月使了个眼色,三个人便退在一边,倒也不是纳兰静不懂得避嫌,今日带来的下人便都留在了山底,只差了流翠与秋月跟了上来,对于她二人,纳兰静自然放心的很!

    “我便知晓,你一定会来这里!”镶平王瞧着纳兰静刻意的避开,微微的一笑!眼里才敢露出那种浓浓的思念,眼睛里不自觉的升出一层浓浓的雾气,语气里却带着刻意的讨好!

    “嗯,不过是祭奠那已去的战士罢了!”宫氏轻轻的应了声,手微微的抬起来,故作镇定的整理刚刚系在树枝上的福带,想要掩盖那被镶平王瞧的不安的情绪,却不知那颤抖的手早已出卖了她的心绪!

    s

第二十四章 老太太出事了

    “当初的你可没那么安静,记得你还骂我是一无是处,只是命好投做了皇子罢了!”镶平王将宫氏的举动收在眼底,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深了,似乎想起当初,初遇时,宫氏那一身的红衣,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便就那般轻易的虏获了自己那颗狂傲不羁的心!

    “让王爷见笑了!”宫氏放下手臂,心开始慢慢的冷却下来,当初已成往事,或许重新来过一次,自己也不会选择当初的那个他!

    “倒是我想多了!”镶平王自嘲的笑了笑,原以为说起以前,宫氏的心便会软了下来,可是她依旧这么冷淡,如当初一般!无论自己如何的放下身段,她依旧对自己不屑一顾,他突然很嫉妒,嫉妒他纳兰烨华何德何能,为何便这般轻易的拥有她这么多年!

    宫氏并没有答话,眼睛里看向别处,无论当年如何,她已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多做纠缠已是无益!

    “他对你好吗?”镶平王闭了闭眼,强压下那心中的酸楚,这么多年了,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里,自己多么希望能与她见上一面,能说几句话便满足了,可是见了她便才知道,自己原是这么贪心,不仅想与她说说话,还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

    “多谢镶平王关心,臣妇过的很好!”宫氏转过头去,只说自己过的很好,并未答纳兰烨华对自己如何,其实好与不好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同他如今不过是陌路而已!

    “他对你不好对不对?他有娇妻还不知足,他还要美妾对不对?”镶平王的眼睛里有一丝的急切,他多么希望她说过的并不好,这样他便有理由,哪怕是强行来把她带走!就这样不顾一切,至死方休!

    “您失态了!”宫氏慢慢的往后退了一步,如今的她只希望儿女们能过的好些,其他风月之事,自己亦别无所有了!手指轻轻的碰触这正在衰老了容颜,色衰爱弛到底就是今日自己的摸样!

    “馨儿,我能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镶平王往前走了两步,对眼前的这个女人,自己从来都无计可施!宫门外的那一幕,就像是一根刺!纳兰烨华竟然敢打她,他简直该死!自己差点就控制不住去狠狠的揍那该死的纳兰烨华,可终究自己害怕了,害怕宫氏冷言相向!可是就是那一次却给了自己已经死了的心注入了希望,只要她答应,自己便带她离开,哪怕要舍弃这尊贵的王位!

    “王爷,臣妇不值得你这般相待!”宫氏幽幽的叹了口气,当年自己说只要他能许自己一生一世一双人,自己便嫁给他!当初他是皇后的嫡子,日后定当是高高在上的王爷,便是他能许自己皇后也不会同意,自己这么说不过是为难他而已,没想到他现在依旧记得,只是,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

    “值得,只要你愿意,让我做什么都值得!”镶平王双手扶着宫氏的肩膀,强迫她看向自己,宫氏想厉声的指责他,却被他眼中的泪水所不忍!

    “我如今有我的轩儿和静儿,你亦有了你的世子,再这般的纠缠只会让他们面上无光而已!”宫氏微微的垂下眼去,这些年她也听闻镶平王的事迹,他今生就只娶了王妃一人,便是王妃死后,他依旧未纳过一人,便是太后屡屡催促他,他依旧我行我素!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让母后下旨,让纳兰轩与纳兰静可以跟着你一起来平城,到时候一个是世子,一个是真正的郡主,旁人亦不敢多说什么,便是以权压人又如何,在平城皇帝皇兄的旨意,亦没有我一句话来的管用!”镶平王把心中所想毫不保留,只要宫氏愿意,自己什么也不在乎,而且定会视纳兰轩与纳兰静为己出,便是将来王位自己亦可传给纳兰轩!

    “你疯了!”宫氏再也听不下去了,双后猛的推来镶平王,这样的话若是让有心的人听到了,可是杀头的大罪啊!

    “是啊,我是疯了,为你而疯的!”镶平王苦苦一笑,“你知道吗,从你嫁给纳兰烨华那一刻起我便疯了!疯了!我赌气让母后赐婚,我娶了一个全世界都认为好的女人,可是你知道吗,洞房之夜,我脑子里!我脑子里全是你的脸,后来我去了我的封地,不我是逃回了封地,你知道吗,我怕,我怕看见你跟他在一起时的甜蜜,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他!呵呵,你当然不知道,你的眼里只有纳兰烨华,何曾,何曾注意到我半分!你知道吗,这一生,我从未碰过她,剑魂亦不是我所出!”镶平王等着眼睛,眼里却布满了可怕的血丝,仿佛是在回忆当初那最为痛心的日子,他今日算是把压在心底多年的话给说了出来!

    纳兰静虽退到了一边,但对于镶平王的话依旧能听的清楚,她的心中到底是被镶平王所震撼了,对他的痴心,对他的执着所震撼了!她转身,让秋月守在暗处!自己随着流翠出了这方天地,有些话她依然没有再知晓的必要了,自己倒真的希望镶平王能打动宫氏,让她与纳兰烨华能和离!

    纳兰静也没走远,出了那僻静的小路,便瞧着有一片林子,地上的积雪已被行人们踩去一些。只是树枝上的雪还是落的厚重!在太阳的照耀下,闪出五颜六色的光点,纳兰静被这景象所吸引,唇间不自觉的露出些许的笑意!

    越往深处,却听得阵阵的琴音娑传来,清脆悠扬,仿佛黄鹂在树林里啼叫,仿佛行云穿过树梢,仿佛流水透过山见!怎的是一个妙字!

    从一个人的琴音便能听出一个人的习性,纳兰静很是好奇,该是多么通透的人儿,才能弹奏出这般空灵的曲子!

    “小姐,那里有个亭子!”顺着流翠的手指瞧去,便看见密林深处有一个八角的亭子,一把长琴,一个白衣女子端坐在那里,四周似乎还点了暖炉,有烟徐徐的升起,似乎把为那亭子增添了几分神秘,犹如置身与云端,纳兰静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终于瞧见了那白衣女子,眉若青黛,眼若星辰,便是那面纱也难遮去她那绝色的容颜,只是当纳兰静瞧见她旁边的两个人时,面上便没了表情,扶着流翠便想离开!

    “哟,这不是韵贞郡主么!”坐于一边的安影丽眼尖的很,瞧见是纳兰静,赶忙的抬了抬声音,唤住正想离去的纳兰静,而那白衣女子的琴音也嘎然而止!

    “原是安小姐与孟小姐真是好巧啊!”纳兰静扶着流翠的手臂,极为端庄的走进那亭子,她微微的皱了皱眉,不知为何,靠近了那白衣女子,自己便心生厌烦!

    “臣女见过韵贞郡主!”孟瑶与安影丽齐齐的行礼,如今纳兰静有了封号,身份自然比以前要高了些,那白衣女子似乎微微的有一瞬间的诧异,但马上便与她们一起的福了福!

    “免礼!”纳兰静的声音淡淡的,让人听不出喜怒来,她微微的垂着头,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52页 当前第57
首页   上一页   ←   57/35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