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重生之相府嫡女_分节阅读_第74节
小说作者:沉欢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7-10 07:05:40
D-扳动机关,手却被那黑衣人紧紧的抓住!“是我!”他的眼似乎露出些许的笑意!

    纳兰静一愣神,眼睛盯着男子,月光透着微微的亮光,才让纳兰静看的分明,“见过二皇子!”纳兰静微微的福了福,轻轻的皱了皱眉,不晓得二皇子这么晚了偷偷的进自己的院子做什么!

    “你身上有伤,便赶紧着坐下吧!”二皇子那一张妖孽似的脸,似乎露出了一丝的内疚,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关切!

    “多谢二皇子!”纳兰静轻轻的说了句,便慢慢的坐在床沿,眼睛却盯着二皇子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手,微微的皱眉!

    “失礼了!”二皇子顺着纳兰静的目光瞧去,赶紧的放开自己的手,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失落,竟然有些怀念,纳兰静刚受伤的那一日,自己可以陪在她的身旁照顾她,不像得今日,她这般的冰冷!

    “不知二皇子这么晚了,可是有什么要事?”纳兰静收敛了面上的不悦,轻声的问了出来,当她抬起头瞧着二皇子那狭长的桃花眼里露出了委屈的神色,心里才微微的一叹,不知该说些什么!

    “哦,也没有什么,这个给你,许是你明日能用到!”二皇子从怀里掏出来了一个纸包,交给了纳兰静!眼睛里这才细细的瞧着纳兰静,见她只穿得一身白色里衣,浑身似乎在月光闪着一层乳白色的光辉,那低头垂目见尽显女儿的柔媚,二皇子突然觉得鼻间一热,放下东西,挑了门帘,赶紧的飞身出去!

    纳兰静轻轻的起身,瞧着地面上的血迹,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却微微的摇头!

    门外,秋月将这一切尽收眼中,从二皇子他进纳兰静的院子的时候,她便觉察了出来,自从上次纳兰静受伤回来了以后,纳兰静身边总是有人藏在暗处,似乎是为了保护纳兰静,连那黑衣人想靠近,都被这些个人打了回去!自己也曾与他们交过手,武功绝对在自己之上,如今二皇子能进得纳兰静的院子,要么就是二皇子将他们打败了,要么就是二皇子是他们的主子,秋月躲在暗处,不敢轻易的出手,只是静静的瞧着,一旦发现二皇子有恶意,便出手偷袭,如今瞧着二皇子并没有恶意,秋月也就暗暗的退了回去!

    这厢,红烛燃尽数不尽的喜悦,四种贴着大红的喜字,四姨娘与纳兰烨华坐与桌子两侧,只见纳兰烨华面无表情,四姨娘却红了脸颊,无限的妩媚!

    “老爷,这菜是夫人特意吩咐做的,想来是极为对老爷的胃口!”四姨娘站起身来,一双眼睛似乎要柔的滴出水来了,身子微微的弯了下来,将菜夹到纳兰烨华的碗里,却暗自将衣服拉开了一些,露出光滑的肩膀!

    “你自己愿意吃,你自己吃!”纳兰烨华不悦的皱眉,抬念奴为妾,宫氏便是连一杯茶水都不愿意接,如今倒亲自吩咐给四姨娘准备晚宴!

    “老爷,您不愿吃也就罢了,可是,这酒却一定要喝的!”四姨娘倒了一杯酒,眼里似乎噙着些泪水,身子转到纳兰烨华的前满,微微蹲了下来,将酒递到了纳兰烨华的唇边!

    “好了!”纳兰烨华皱了皱眉,四姨娘今日的胭脂似乎抹的太浓了,自己险些被呛到,纳兰烨华接过酒杯,一饮而下,心中却不由升起些烦躁,脑中更是一直闪现念奴那一双放佛会说话的眼睛!

    “老爷真是海量!”四姨娘娇媚的一笑,微微的抬起胳膊,将酒壶拿在手中,挑了挑眉,轻轻的将酒再次倒满,“老爷请!”四姨娘仿佛没有瞧见纳兰烨华那铁青的脸,再次的将酒杯放在纳兰烨华的嘴边!

    “好了,今儿你也累了,赶紧的休息吧!”纳兰烨华许是受不了了,猛的站起身来,四姨娘不防备,便倒在地上,将酒全数的洒在自己的身上!

    “老爷!”四姨娘瞪着水灵灵的眼睛,似乎有些不解纳兰烨华这是何意,红红的唇微微撅着,似乎是不尽的埋怨!

    纳兰烨华突然觉得恶心,瞧着四姨娘娇作的脸颊,似乎越发的相念念奴了,他才惊觉自己对念奴似乎越发的依恋了!

    “老爷!”四姨娘爬起身来,手臂轻轻的抱着纳兰烨华,头靠在纳兰烨华的肩上,微微的抽泣出声!

    纳兰烨华想伸手推开她,却觉得微微的有些晕,不知道是因为四姨娘身上的味道,还是有什么原因,眼皮慢慢的似乎有千斤重,纳兰烨华赶紧的坐了下来,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些,了眼睛始终是不听使唤,越来越沉,终于倒在了桌子上!

    “老爷,老爷!”四姨娘柔声唤了句,瞧的纳兰烨华没有任何的动静,手轻轻的推了推纳兰烨华,见他还没有反应,脸上便挂着冷冷的笑意,将那酒壶里的酒全数的倒在地上,猛的便是一巴掌扇向了纳兰烨华的脸上!

    “你,也配!”四姨娘勾着嘴角,将衣服缓缓的解了下来,随意的扔在地上,手轻轻抚摸着肚子,面上泛着一种叫做母爱的光辉!自己的孩子才一个月,自己自然不会与他同房,免的伤害了孩子,再则自己说这些饭菜是宫氏准备下的,即便纳兰烨华醒来,觉得有什么不对,也只能怪宫氏,那酒水已经被自己全数的洒的干净,谁也休想找出半分的证据!她冷冷的盯着纳兰烨华机会半死的样子,吃力的将他扶在床上,解下了他身上的衣衫,才拉开了被子,躺在了里面!

    念奴瞧着窗外的月亮,显得夜越发的静了,她如今只是个通房,就只有一个丫头,有些事到底是要她亲力亲为,今日四姨娘抬为跪妾,丫头去领碳的时候,却比往日还要少些,这院子里的人,哪个不是势力的很,左不过是故意刁难自己!只是夜越深屋子里却显得越冷,念奴缩了缩脖子,心里却恼怒的很,自己已经给纳兰烨华下了药了,为何他今日会睡在四姨娘的屋子中,莫不是下的少了么?

    天微微的有些亮了,纳兰烨华被人从门外叫醒,瞧着四姨娘睡在旁边,微微的皱着眉,脑中却一点都记不起来了。揉了揉眉心,却没有再说什么!始终没有瞧见四姨娘那得逞的笑意!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纳兰静让人梳洗好,今个已经是三十了,按照惯例宫氏是会发派这一年的年钱,也就是额外的奖励,各院子里的主子,也会赏自己院子里的人些什么,添添喜庆,纳兰静也换上了新裁剪好的新衣!

    “小姐,过年好,奴婢可是要讨赏银的!”流翠将纳兰静打扮好,瞧着铜镜里的纳兰静,不由的打趣道!

    “好,少不了你的,你呀,先去把院里的赏银派发下去,你与秋月,你小姐我啊,早早的备下了!”纳兰静一笑,瞧着流翠给自己的脸上画了一个淡淡的妆容,倒显得人精神了不少,连的面上也多了份喜庆,少了苍白!

    “好!”流翠一笑,将打赏给下人们的东西拿了出来,没人派发一套云锦缎子坐成的新衣,再没人一定银子!下人们收了赏银,脸上都笑开了花,主子封了郡主,到底不一样,怕是别的屋里的人也只能得一些个碎银,更别说什么衣裳,而且一会个还要去夫人的院子中领赏,想想便让人高兴!

    “秋月,这是送给你的!”纳兰静坐在梳妆桌旁边,端了一个盒子,递给了秋月!

    “谢过大小姐!”秋月接了过来,瞧着这盒子里放了些珠宝,收拾,虽极为的名贵,可是却不是秋月最喜欢的,可是有一把小小的匕首却吸引了秋月的目光,这匕首瞧着虽然不起眼,可那匕首的手柄上镶着一颗火珠,若是走到暗处,只要有木制的东西都能打出火来,拨开剑鞘,那匕首透着一股浓浓的寒意,让人望而生畏,“小姐,这不是!”秋月一脸的惊讶的望着纳兰静!

    “不错,这是我十岁的时候,外祖父送给我的!”纳兰静微微的一笑,并未觉得什么,她虽然不懂得这些,可瞧着这匕首定然不是凡物,自己已然有了这镯子,匕首却用不到,都说宝刀赠英雄,那匕首小巧,配在秋月的身上正巧合适!

    “这,这太贵重了,奴婢不能收!”秋月将匕首放在掌心,想还给纳兰静,这把匕首,她曾在韵宁郡主的屋子里瞧过,许是宫老将军一人送了一把,秋月虽然极为的喜爱这把匕首,可也清楚这东西太过珍贵,要不得!

    “让你收便收下,你若是推辞,说明是不愿再保护我,我将性命托付给你,赠你把匕首又算得了什么?”纳兰静似乎不悦的皱了皱眉,自从秋月来了以后,帮了她不少的忙,也让她做起事来,更少了一些个后顾之忧!

    “小姐!”两人刚说着,流翠便沉着脸,从外头挑了门帘进来,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何事?”纳兰静眼皮一跳,这都是除夕了,莫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手上却没有停下,将要给流翠的锦盒拿了上来!

    “大小姐,大理寺来人,说皇上请您进宫一趟!”流翠说着,脸上却不免的担忧,这大理寺与刑部都是查案子的地方,这突然的请小姐进宫,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题外话------

    纳兰倾马上要倒霉了哦,哈哈

    s

第三十六章 避不可避的验身

    纳兰静微微的皱眉,着实的想不出会是什么事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见机行事便是了!”纳兰静揉了揉眉心,让流翠取了郡主的朝服过来,暗红色的纹理,金色的绣线,端庄的朝服,将纳兰静显得极为的高贵!

    纳兰静缓缓的走着,秋月流翠扶在两旁,出到门口的时候,便瞧见宫氏已经在门口候着了,瞧见了纳兰静,宫氏赶紧的迎了上来,“静儿,娘已经差人给你表姐送了信过去,若是有什么事,便让你外祖父亲自进宫!”宫氏的眼里有着浓浓的不舍,仿佛纳兰静这一去,便是生离死别!

    “娘,您就放心吧,女儿决计不会有事的!”纳兰静心里暗了口气,现在她最不愿意便是让宫府参与进来,可面上却依旧一笑,不过心里还是有些痛恨的,怎生的纳兰家,凡事却都得外祖父他们挂念,自己的父亲贵为相爷,却始终不会为自己出头,似乎是巴不得自己赶紧的出事!

    风渐渐的小了,今儿个晚上便是除夕夜了,本该其乐融融的,可纳兰静却坐着轿子,不晓得在皇宫会遇到什么!

    到了玄武门外,纳兰静下了轿子,一步步的走向养心殿,每一步都走的极为缓慢,长长的裙摆,将纳兰静真个人的身影都拉得很长!

    “宣,韵贞郡主觐见。”“宣,韵贞郡主觐见!”纳兰静每走一个门,太监尖细的声音,似乎能划破天际,透彻在整个皇宫!终于到了养心殿外,守在门外的太监推来沉重的木门,纳兰静定了定神,迈开脚步,轻轻的走进殿内,而秋月与流翠只能侯在门外!

    “臣女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纳兰静跪在地上,行标准的跪拜之礼大礼!

    “免礼,赐坐!”皇帝高坐在主位,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让人瞧不出喜怒来!

    “臣女谢恩!”纳兰静再次拜下,身子直了直,可额头却不由的冒出些薄汗来,腿上的伤疼的厉害,可流翠秋月又不在跟前,只能是全靠自己起来!纳兰静轻轻的咬着牙,慢慢的站了起来,幸好衣裙宽大,才没有让人瞧出她有些站不稳,纳兰静微微的福了福,才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才得以瞧了瞧四周,镶平王与纳兰烨华坐在皇帝的两侧,刑部平尚书坐与纳兰烨华的下位,人虽不多,可依旧能瞧出皇帝对此事的关注!

    “皇上。”平尚书抱了抱拳站了起来,得了皇上的首肯,才面对着纳兰静站在那里,“韵贞郡主,有人见到韵贞郡主腊月二十四日晚的时候,并不在府上,可有此事?”平尚书倒也不拐弯抹角,直接的问了出来!

    纳兰静一笑,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微微一笑,“不错。腊月二十四晚,受韵宁郡主之邀去了宫府,此事于大人倒也清楚!”纳兰静心中已然有数,原是为了剑魂之事,这明日就是年了,原是镶平王过了年便回去了,可现在剑魂之事,朝中并没有合理的解释,镶平王断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若是一日未查出真相,怕是镶平王一日便不会离开京城,而皇帝亦不能将镶平王如何,恐会引起其他藩王的不满,尤其是现在,边关战事连连,更是不能轻易的将藩王得罪!

    “哦?既然是在宫将军府上,韵贞郡主的身上怕是就不会有箭伤了吧?”平尚书眼里闪着一丝的凌厉,刚才他将纳兰静的动作收在眼底,若是身上无伤,又岂会连起身这么简单的事情做的都这么吃力!

    “这是自然!”纳兰静的笑意更深了,知道自己身上受的是箭伤的人就没有几个,除了自己的人,还有二皇子三皇子,即便是韵宁郡主瞧见了自己的伤口,亦不能肯定是箭伤,这平尚书是三皇子的外祖父,如今皇帝逼的刑部的紧,已经为了此事惩罚了一个刑部侍郎了,莫不是三皇子为了他的外祖父将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了吧?纳兰静微微的摇了摇头,着实想不出那般谪仙一般的人,竟然会是这般的世俗!

    “哦?可是有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52页 当前第74
首页   上一页   ←   74/35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