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化者-七恨》TXT全集
净化者-七恨
书籍作者:达夕多拉奇
书籍类别:恐怖小说
书籍格式:TXT
授权方式:免费下载
书籍大小:解压后(3.84 MB)
书籍字数:133034 字
更新时间:2017-01-10 13:48:50
上传用户:丑灵波
书籍来源:净化者-七恨
已被围观:470
快捷下载: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内容简介

    净化者-七恨
    第一篇
    ??每个学校都会有自己的传说,就像每个故事都会有开始。
    ??这所大学也不例外,媚俗似的拥有着自己的不思议事件--“七恨”。位于东湖市南的丽湖大学是这里唯一的一所大学,历史悠久,但是师资力量却仅能用一般来形容。
    ??我来到这里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七恨”。
    ??我是个净化者。
    ??什么是净化者?这是后话。
    ??“球球,这学校的鬼可够多的啊!”我看着校园里飘来荡去的鬼魂,突然间觉得它们好像下雨天时的蜻蜓,密密低低的飞来飞去。
    ??球球形如其名,圆滚滚的,现在他正跟在我的身旁,不过一般的人是看不到他的。
    ??他是我的指引者。当初爷爷是这么告诉我的:他会引导你去完成你的使命,他是你的指引者。
    ??球球是什么呢?该怎么说呢。
    ??在我四岁时,是跟随爷爷一起在乡下住。一个夏日晚上,爷爷在院子里摆放好了香炉。香炉一人来高,在小小的我面前好像一个黑色的巨人。他开始教给我焚香祈福以及行礼的步骤方法,然后要我记下了一句我听了完全不懂的咒语。祈福完毕后,爷爷便拿出了一个小陶罐。罐口上面有一个封印。我依爷爷的指示咬破手指将血滴在上面。陶罐一下子就破了,然后一个小小的圆球飘游游的浮在我面前。我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当时满脑子里都是类似的形容词:肉嘟嘟的,圆滚滚的,....他那时就是一个圆球。什么眼耳口鼻什么都没有。
    ??爷爷对我说:“你为他起一个名字,然后喊他的名字,他就会回应你了。”
    ??我想也没想的就说:“球球,球球,回答我!”
    ??他本来就是一个粉嘟嘟的肉球,上面还有金色的绒毛,我只是凭感觉叫了出来。
    ??这时候球体朝向我的一面发生了变化:先是球面上出现了两条缝,化作了眼睛,接着就是鼻子耳朵和嘴巴也次第不让的在平滑的表面上隆起。
    ??“你好,净化者。”他一长出嘴来就用鸡脖子被踩般那种尖细声音向我问候。
    ??“刘彬,听着,他会引导你去完成你的使命,从现在开始他是你的指引者。”爷爷满意的看着这一幕。
    ??“没有他们,”球球那尖细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要你来做什么。”
    ??“他们?”我环视一下,这些个小鬼们只是四处游荡,完全没有邪气或妖气,“看起来无害啊。”
    ??“哼!谁知道呢?做人时人面兽心,做鬼时就是鬼面魔心了。”球球反驳道。
    ??“唉~比起城市的鬼来,还是乡下的要纯朴的多了!”我叹道。
    ??记得3岁时的一天我偷偷离开了爷爷的四合院。小时候我总是觉得奇怪,为什么爷爷的房子是用结界包围起来的呢?外面的鬼进不来,而家里的鬼也出不去。它每天除了干活之外都不跟我说话。
    ??那天我实在闷极了,费了很大劲才在结界上钻了个洞,爬出去。刚抬起头就看见一个无头鬼站在自己面前。他下身穿着一条类似裤衩的东西,上身赤裸,肩膀上就一截脖子,跟木头似的立在我面前。我们就这样面对面(姑且这样说吧)站了半个小时,谁也没说话。
    ??我琢磨了半天都没有想出来他是从那里说话,最后终于忍不住了,问道:“我叫刘彬,你叫什么?”
    ??“我没名字,但是人们都叫我‘无头鬼’。”我这才发现原来他肚子上有一道缝,他从这里说话,我才恍然大悟。
    ??“新生吗?还不快进校,站在门口干么?你是那个学院的?是不是找不到宿舍了?我是学生会的,对学校很熟,你想去哪里尽管问。”肩膀上突然被人重重一拍,接着一串银铃般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
    ??我回过头一看,是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子(刚才的不爽忍了):闪烁明亮的大眼睛,两颊微微泛红,小巧的鼻子带着几分俏皮,樱桃般的小嘴轻轻舔动,一条活泼的马尾辫在脑后摇摆着,她穿着淡蓝色的吊带衫,而搭配起来的七分牛仔裤使这个女孩恬静中尽显活泼。
    ??这时一个男生飘过来(人家是鬼了嘛),对我说:“你真有福气呢,竟然一入学就得到我们校花的关注。小子,艳福不浅啊!”说完,大笑着又飘到花坛那边去了。
    ??白天见鬼?很正常的。其实鬼就像星星一样,白天并不是不出来,而是阳气太重,使得他们无法显出清晰的形态。同时也无法为乱害人,当然这是指一般的小鬼们。
    ??一听是校花,我可一阵紧张阿,长这么大什么话没见过,就是没见过校花,一紧张嘴就开始脱离了大脑的控制:“你是活得吗?”
    ??校花一愣,忽然大笑起来。
    ??我被她这一笑搞得不知所措,也只好挠着头傻笑起来。
    ??“你是不是医学院的?”还是她先开了口。
    ??“啊?”我一愣,忙回答道,“不是啊。”
    ??“一开口就是死啊活啊的,我还以为你是医学院的新生那。”她调侃着我道。
    ??“哪里啊,就是整天鬼怪见多了才这样的。”我话一出口,笑容立刻凝固在了脸上――完了竟然嘴巴又游离于大脑控制之外了。
    ??“少说大话了!我可是校灵异社团的社长!要说见鬼的话,谁比我见得多!”这丫头竟然满不服气,以为我在跟她吹牛,不过这也好,免得牵扯进无辜的人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倒真想对她说:你才见得多少,我见过的鬼比你吃过的盐都多!
    ??好歹我也是一个净化者,从15岁开始到现在净化过的鬼怪简直不计其数,如果真要说见过的那么基本上是半个世界的人那么多了。
    ??这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球球的传音入密:“套她话,不是灵异社的吗?看她知不知道七恨。”
    ??我立刻装出一副惊讶神情,说道:“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校花师姐了?!”
    ??她脸一红,嗔道:“你听谁说的?才不是那么夸张。”
    ??我心里偷笑起来,还是个小丫头那,捧两句话就先脸红了,我乘势追击:“师姐你刚才不是说过对学校很熟吗?那么你一定是无所不晓了。我想问你点事情。”
    ??“什么事情?”在我的连续吹捧下,她来了精神,一副了不起的神态。
    ??“你...知不知道这个学校的七恨是什么啊?”我一字一顿的问道。
    ??“你也知道七恨!”她惊讶的问道,还未等我回答,她又自释似的说道,“毕竟我们学校比较有名,这事流传出去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我倒!有名?这所破烂大学我费了多大劲才找到的!这也叫有名?
    ??“那么七恨是什么你应该知道吧,师姐?”我追问道。
    ??她看着我,想了想说道:“很遗憾,我也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听说过?听谁说得?”我不放过一丝线索。
    ??“一个大我两届的师兄,他说要去解开七恨之谜,结果却失踪了。”她惋惜的叹了口气,却突然恶狠狠的盯着我,吓得我浑身一颤,她道,“还有,你不要‘师姐师姐’的叫我,把我叫老了!”
    ??我发誓,平时就算见鬼也没打过冷颤,今天真是遇到克星了。
    ??“对不起,师...呵呵,那么小姐芳名能否告知阿,小生我免贵姓刘,单名一个彬字,彬彬有礼的彬。”我忙先自我介绍以示歉意。
    ??“我叫龚宁萱,以后你喊我龚姐就行了,有我罩着你没有妖魔鬼怪敢欺负你的。”说着,她得意的笑起来。
    ??看来这丫头是变着法子的占我便宜啊。
    ??这时候我看到她的身边不知何时来了一群鬼,个个如痴如醉的听她讲话。除了她面前没有(没有哪个鬼敢挡在我脸前的),连她头顶都坐了一只鼻涕鬼。我心想,若是她看得见鬼,怕早吓得一花容失色哭个梨花带雨再来个鼻涕横飞了。
    ??“是是,谢谢龚姐。那么说,你那个师兄还不是个平凡人呢!敢一个人去查七恨?”我怕扯的远了,忙把话题拉回来。
    ??“我也不清楚,他好像会些法术。听他说过以前曾在茅山学过几年。”龚宁萱皱着眉头回忆道。
    ??“哦?”我一听来了兴趣,忙问,“他叫什么名字?”
    第二篇
    ??“王建。”龚宁萱立刻道。
    ??这不是我想要知道的名字,每个茅山弟子都会有自己的道号,所以这个王建也不例外。我继续引导她道:“他还有其他名字吗?或者外号?”
    ??“这个.......”龚宁萱苦思冥想了半天也说不出来。
    ??“算了吧,”我见她想的这么困难,只好转问其他,“那么关于这学校你还知道什么?”
    ??“嘿嘿,这你就问对了。”她笑嘻嘻的看着我道,“虽然我并不知道七恨是什么,但是我却是知道这所学校全部七不思议事件的唯一的一个人。”
    ??看来我是遇到了一个正确的人呢。我心里暗喜道。虽然不能拿到关于七恨的第一手材料,但是这七不思议肯定与七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要能解开它们,我想,我离七恨之谜的解开也就不远了。
    ??“真的吗?你真的是神通广大啊!”我尽力作出很崇拜的样子,看的球球直在我耳中用传音入密发来他的大笑,“快讲给我听听。”
    ??“嘿嘿,这第一个就是主楼11层的1107教室,每到月圆之夜就会传出指甲划黑板的声音;第二个就是东配楼的楼顶在大风的夜晚会传来女子凄凉的歌声,而在歌唱到最后就会变为一声凄厉的惨叫;还有......”正在兴头上,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而那铃声偏偏是我最讨厌的摇滚乐,把我跟鬼们吓得跌到一片。
    ??挂了电话,她说:“我有急事得马上走了,你认得路吗?不认识就问。”说完转身就跑,没跑出几步就又回来,从钱包里拿出个纸片塞在我手里,说:“这是我名片,你报完到在打电话找我,下月5号学校社团统一招新人,你直接来找我报到。”说完,这次是真正的头也不回的跑了。
    ??我看了看手里的纸片--天哪!这哪里是什么名片啊!明明就是她的照片!
    ??“你遇到花痴了哦~”球球不知什么时候飘了过来,尖声尖语道。
    ??其它的鬼也都一窝蜂的围上来争着看我手中它们偶像的玉照,若是被什么法术高超的人士看到还不得以为我被这群杂鬼围攻啦,而且是被围攻到无法还手的地步--虽然现在在一定程度上类似。
    ??“你们...这群杂鬼.....快给我闪开!”我气的大叫一声。若在平时,我只消一个眼神就可以让鬼怪退避三舍,可是这次我这么用力的大喊,却没有丝毫效用,他们仍是争来挤去的看那张照片。看来我是真遇到克星了,而且也真见识到什么叫不费吹灰之力就驯服一群鬼----而且人都不在现场啊!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众恶鬼,散!”我正自我惭愧时,就听见有人在用法术了。不是吧,哪个傻瓜在这种情况下用法术啊!看不到还有我这个活人在这里吗?想要我命啊!
    ??正想到这里,便听到一声爆炸的轰鸣,吓得众鬼立刻安静下来。幸亏球球及时张开结界,我们一干人鬼才幸免于难,不过正往这挤的那些鬼可没这么走运了,一个个的都给炸上了天空,跟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横七竖八的飘在天上,我纳闷的仔细一看乖乖,都给炸晕菜了,怪不得学云彩飘呢。
    ??不过现在不是照看它们的时候,我得找这个施法的人,讨回公道。
    ??我快步走到正在发呆的一个长得貌似孱弱的男生面前,以河东狮吼的嗓门大骂道:“你疯子啊!你以为用法术杀人就不用判刑了!你以为烧个符就找不到凶器了。就没证据了!我随便找几个鬼就能当证鬼!别以为人能上访,告诉你现在鬼比人诚实,比人有用,我找50个鬼天天在法官陪审团身边给我诉冤就绝对比你找100个律师有用!”
    ??也许是被我的气势所威慑,他结结巴巴道:“我......我是想救......救你的!”
    ??“救我!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见过哪个人在别人脚边扔一手雷把人炸死后又再说我是想救你的!!”
    ??“真......真的,我当时看到你被那么多鬼缠住,还大叫让它们散开,我自然急着救自己了。”
    ??“拜托你有点常识好吧,我被那么多鬼围住,你还用法术,你想我死啊!老兄,你哪里门下啊?”我无奈道。
    ??“我......我茅山天机道人门下弟子武进道。道号云风。”他诺诺道。
    ??哼,什么天机道人!我看是田鸡吧,教出这种徒弟还敢让他出来丢人现眼!我心里暗骂道。
    ??球球这时飘过来说:“年轻人啊,以后做事要稳重些,刚才若不是我尽快张开结界,这一干鬼们早被你的法术打得缺胳膊断腿了。”
    ??“妖孽,你又是从哪里来的!”武进道一见球球紧张的向后一跳,完全不听球球的淳淳教导。
    ??我走过去一巴掌拍在他头上,骂道:“你又是从哪里来的!还打!这是我亲戚!”
    ??他看看我,又看看球球,一脸为难的不可思议。我也懒得再跟他解释,直接问:“你哪个院的?我叫刘彬,外院的。你宿舍在几号楼?”
    ??“管理学院的,财政系。我住在七号楼414室。”
    ??“414!你没记错吧!”我抓住他的肩膀猛摇到。
    ??“没....没...没记错。”
    ??“天啊!球球,你快帮我占卜一下,看看我今天是不是命中犯劫啊?为什么总是遇上这种天煞克星啊!”
    ??球球很郑重的伸出他胖胖的小手,----不要惊讶,球球本来就有手脚的(当然了,也是粉嘟嘟有着金色绒毛的),他可以变成任意的人或物体,不过也都是一水的粉嘟嘟有着金色绒毛的样子,----为我占卜:“没有啊,不仅没有什么劫数,反而是万事顺利还有贵人相助那!”
    ??“肯定有哪里不对,为什么这小子会是我的舍友?!慢点,我怎么又有不好的预感,难道其他舍友也是.....”
    ??这回武进道这小子反应倒是够快:“道兄,我们是舍友啊,果然是有缘阿!其它的舍友啊,我已经见过了,一个是昆仑的虚名子李胜达,另一个时蓬莱的王开。论辈份我是他们师弟,不知道你是哪位高人门下啊?”
    ??我几乎要抱头痛哭了,一屋子这种人,不得要翻天啊!我无力的拿起行李(一个旅行包而已),无奈的说:“我没门没派,到宿舍再说吧。”看吧,以后我要出去查个什么肯定得是跟黑帮老大出门似的,身后免不了这三个跟班了。
    ??“难道......”
    ??看到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我问:“又怎么了?”
    ??“我师父曾说过一个传说:每个仙人都有一直灵宠,每当世间有我们佛家道家也解决不了的危机时,仙人便会带着灵宠现世,拯救黎民于水火之中。”
    ??我无言了,遇到这种人我不吐血才怪了,他太八卦了,太没常识了。我不再理他,提着行李快步走向宿舍。
    ??武进道一见我走了马上追上来,嘴里还是碎碎念着:“我师父还说......”好不容易来到宿舍,还未等我收拾妥当,快嘴的武进道已经给其他两人将我作了介绍----传说中的仙人!
    ??很明显得另外两人不相信,而这小子又拿出他师父来说事,而且还搬出了他师伯:“我师伯天珠道长也给我们讲过,还有天崖师叔也说过的。”
    ??我心里哼了一声,开始偷笑:这都叫的什么名字的。什么鸡鸭猪的,再有个叫天狗的就搞笑了。
    ??“那么你有没有一个叫天狗的师叔?”球球尖声尖气的问道。我差点就别不住笑出来了--看来球球跟我想的一样。
    ??这武进道一听还以为球球认识他师叔来,忙说:“是有一位,他叫天钩,鱼钩的钩。”
    ??我实在憋不住了,这是什么茅山阿,简直是一个农场。鸡鸭猪狗的排队来。
    ??我看了看李胜达,他又矮又胖,却是经常笑眯眯的,跟弥勒佛似的。现在他一脸怀疑的神色跟他的长相实在是不相称。我又看向王开,他身体结实,强壮的肌肉透过T恤其轮廓仍清晰可见。他是属于那种一眼看上去就是正义之士的人,方方正正的脸盘,浓眉大眼,很有男子的阳刚气。对于武进道的话,他好像在当作故事来玩味。
    第三篇
    ??我决定将真相告诉他们,一方面便于以后合作,另一方面我实在不能再允许有人这样肆意捏造我的来历了。
    ??“我是一名净化者。”我坐在书桌前,面对这三人严肃的说,“我希望你们能保守这个秘密。”
    ??三人一起点头。
    ??球球上前在每人手中作了一个誓咒,这是与誓言相环扣的咒,一旦有人违背誓言要以任何方式将秘密泄露时他就会石化。
    ??“你们有没有听你们师父说起过关于净化者的事?”我盯着三人问道。
    ??三人又是一起摇头。
    ??“净化者不是修练的,而是血统的,这要从我的家族说起。”我看看三人,他们都在全神贯注的听着,“净化者是从远古时期就传下来的一只血脉,确切地说也就是我的家族。我的家族是伏羲与女娲的后人,作为它们的后人,我的家族历代都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那种力不是法术,不需要法器来引发,是一种远古的力量,但是具有净化者素质的人却是隔代遗传的。”
    ??听到“不是法术不需法器”时,武进道不禁惊叹了一声,而李胜达更是难为的睁开了他那双一直眯着的眼睛,只有王开的表情还算正常。我顿了顿继续道:“第一个净化者是伏羲与女娲的第七子,那时候还处于蛮荒时代,对于所谓的阴阳界并没有现在这样的划分,死去的人与活着的人还是在一起生活着,虽然这种事情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在那时,人们并没有觉得不妥。但是时间一久,便出现了一个决定人类命运的大危机----人口数量急剧下降。”
    ??我停下来,看看他们,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得知他们都明白这个大危机是什么:“死去的人不去转生,而活着的人又因为饥饿战乱而死去,活人的数量在一天天的减少。伏羲与女娲眼见心急,这时他们的第九子域活提出应该有人去让死者往生,以此来缓解现在的危机。于是人类史上第一个净化者诞生了!但是,域活的愿望却得不到大多数人的认同。他们认为自己与家人好好的生活在一起为什么要让他们去往生?不管域活怎样劝解,人鬼家庭的数量抗议似的不减反增了。域活很为难,一方面他不想就这样拆散那些人鬼家庭,而另一方面,危机越来越严重,已不容他再多虑了。最终他用自己的力量将自己的感情消除,成了一名没有感情的净化者。在他的强制净化下,一个个的鬼被消除记忆后送到了往生台,又在投胎做人,终于人口危机完全解决了。但是,域活不仅成了一具没有情感的行尸走肉,还成了仍在世的人们的仇人。危机解决没有多久,域活便不知去向,伏羲便令域活的儿子织躇接任净化者,可是没几年,伏羲便发现织躇根本没有第一任净化者也就是域活的净化能力,正待另改人选时,却意外发现织躇的儿子弥粟拥有着与域活相近的力量甚至有可能更优秀,这时伏羲才明白,域活不是失踪,而是以自己为生祭,使用了隔代大遗传的禁术,将自己的力量传给了后人。”
    ??我再次停顿一下,想乘机瞅瞅他们的神情,不看不知哦到,一看我就想嘿嘿笑:这三人都是嘴巴大张巨不能相信的样子,就连刚刚还稳重到不为所动的王开都是这么个不可思议的样子,我倒自豪起来了。
    ??“为了能让隔代者了解自己的使命和来历,伏羲亲自制作了一个指引者,”我看了看球球道,“指引者是被封印在罐中的,只有净化者的血才能解开封印,当然也有想要摔碎瓦罐来拿取得,但是没有一个能当场活下来的。指引者是根据净化者的能力来确定形态的,据说弥粟的指引者是一只凤凰呢,而上一代的净化者的指引者是一条龙。因为血祭的关系,指引者是与净化者一切密不可分的,因此指引者的能力也会随净化者的提高而提高。”
    ??之所以这么说是我不想示弱,别人的指引者不是凤凰就是龙的,而我的是一个球,任谁看都是我比较弱吧。不过就算是弱一点,也不能太丢分是把。我又看看他们,还好,也许是还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并没有人在意。
    ??我看了看球球,他一副很无聊的样子,毕竟这些话是他曾经告诉我的,当时我的反应比他们好多了,我还记得我问球球:“真好听,真好听!快往下讲,故事不是没完吗?”当时球球就立刻为我直播了一下什么叫泄了气的气球,----本来还圆滚滚在我面前飘荡的球球突然开始扁起来,最后跟一块烂布似的瘫在了地上。
    ??想到这,AI我坏笑着看向球球,这家伙竟然已经睡了,怪不得又圆又胖的。
    ??“那么,他就是你的指引者?”有人问道。
    ??我一听声音就是武进道,这家伙总是拆我台!
    ??“不错,球球就是我的指引者。而且作为一个指引者,他决不比任何一代差,”球球一听这话立刻竖起了耳朵,不过他这耳朵竖的也太大了吧,跟一个大蒲扇似的在那里,还呼扇呼扇的,我不再理会,继续说道,“刚刚我提到了上一代净化者,那人就是我的爷爷。”
    ??结果我发现这三个人就没听我说,都一个个盯着球球看,我心想这球球又有什么好看得,却忽的从王开眼中看出了他们的目的,他们想知道球球能作什么。
    ??“那么你的指引者有什么能力?”果然王开发问了。
    ??哼!小看我了是吧。早知道龙凤这么唬人我就让球球变成麒麟的样子了。不过我又一幻想一个粉胖的还长着金色绒毛的麒麟的样子,就已经开始为自己这种鲁莽的想法自我道歉了:还是不要干这种自杀的性的事情了,真要这样第一个笑死的就是我,那我不得把自己净化了。
    ??“球球,还是你来告诉他们把。”我懒得跟他们解释,直接推给了球球。想来是刚才被我的话所赞的有点兴奋,球球终于换了一种憨憨的声音说:“好的,不过我觉得还是我现场给他们表演一下更具说服力。”
    ??能亲眼看到传说中的指引者展示自己的能力有谁会不乐意?看到李胜达微露难色我立刻道:“没事的,不会是大场面的那种,不会造成不良影响的。”
    ??说话间,球球已经飘到三人面前,他清了清嗓子,突然一下将在座的三人吞了下去!
    ??看着球球那一下扩大数倍的身体,我无奈的摇摇头说:“不用这样吧,又是这一招。上次我爷爷考试时你也是这样一口把我爸吞下去的。换一换不行啊,都好几年了。”
    ??“这招方便嘛。”说着,球球又将三人吐了出来,三人虽然毫发无损,但是精神上怕是受了惊吓。
    ??我只好安慰他们:“不好意思,事先没有告诉你们,这是球球其中一项技能--净化。通过这种方式,球球能将鬼身上的怨气净化掉,而对于人来说,则可以消除身上的病痛。你们是不是感觉身体有点不一样了那?”
    ??最先开口的又是武进道:“真的啊!我的感冒好了!”
    ??其他两人也跟随应合着。而此时球球已经是一脸得意啦。
    ??我见时机已到,便不再给他们讲述我冗长的家族史,转而问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个学校里的七恨?”
    ??三人均摇摇头,表示不知。我正要泄气,一直不说话的李胜达慢悠悠的说道:“虽然七恨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这学校的六大不可思议事件。”
    ??六大?不是七大吗?我心中暗暗一震:难道龚宁萱说得是真的?只有她一人知道全部的七大不思议事件?那么还有别人知道吗?她会不会有危险?
    ??“这第一件就是主楼11层的1107教室,每到月圆之夜就会传出指甲划黑板的声音;第二个就是东配楼的楼顶在大风的夜晚会传来女子凄凉的歌声,而在歌唱到最后就会变为一声凄厉的惨叫;”李胜达说得正是与龚宁萱所说一样,那么我倒要听听后面还有什么,“第三件就是校草场每到午夜12点就会出现的永远都追不上的跑步者;第四件是废弃宿舍楼中出现的红衣女子;第五件是4号解剖室会自由跑动的手脚,最后一件事就发生在我们的宿舍--七号楼414室,吃人脸的人头!”
    ??一听说不思议事件中竟然有自己的宿舍,我立刻兴奋起来:“那么就先详细给我讲讲这最后一件,关于吃人脸的人头的情况吧。”
    ??李胜达呵呵的笑了起来,抚摸着他那一头板寸乐道:“就知道你会先问这个。问我你就问对人了,因为我从始至终都参与进了其中。”
    ??“什么?那是不是这件事已经解决了?那太没意思了。”我双手交叉脑后向后一仰,无趣道。
    ??“可以说是解决了,但是还是有很多疑点在其中。”李胜达即使在说这话时也是笑眯眯的样子,我真想告诉他----你的语气跟你的表情很不符啊!
    ??“你不也是新生吗?那么你是怎么参加进去的?”我问。
    第四篇
    ??“这个.....说来话长,我先把这里的事件讲给大家听吧。”李胜达一个太极云手将问题推开,转而回到第六个不思议事件上来,“这个发生在五年前。因为我是东湖人,所以AI开始时对这事略有耳闻,只知道是这一屋的人是让人给杀了,当时事情闹得很大的,广播、电视、报纸都纷纷报道。可是三个月过去了,警察还是没有破案。有一天,我师父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跟他办件事,一到公安局门口我就猜出与这有关了。果不其然,公安局的卢所长一见我师父就将自己的烦恼一股脑的到了出来,那时我才知道在这屋里死去的人不是简简单单被人杀的!”
    ??“难道真是像流传的那样是被鬼人头吃了脸死的?”武进道又插嘴说。
    ??“这屋里一共四个人,屋内的设计全是上铺床位,下面写字台,而这四个人便全是坐在写字台上面朝下死去的,而他们的脸都不知去向,只有被剥去脸皮跟肌肉后的白花花头骨!而所谓鬼人头吃脸则是有人看到在四人死时的那个晚上有个很像人头的东西在这屋中飞来飞去!”李胜达抑扬顿挫的讲述着,仿佛案发时他就在看着这一幕似的。
    ??因为我只想知道所说的鬼人头还在不在,比起其他来我更奇怪一个没有身子的鬼是如何存在这么久还能作恶的,所以对这些情节不是太关心。要知道,鬼的存在也是有条件的,最主要的就是他有绝大部分身体。为什么呢?因为鬼也需要吸收阴气来维持其存在,因此拥有绝大部分身体,特别是躯干最为重要,那是他聚集阴气的地方,一只没有躯干的鬼就像一家没有货的超市,根本支持不了多久,更别提害人了。
    ??“然后我们便跟卢所长来到了这里,当时即使站在房间外面也可以感觉到极重的阴气,但是有一点很奇怪的事,虽然阴气极重但是却没有怨气,我师父当时还以为是有很厉害的魔物在里面,便用三花护顶,又祭出莲座于脚下,这才进了屋中。一进屋便看到那鬼人头在屋内飞转。”李胜达顿了顿,咽了下口水道,“那鬼人头面目狰狞,獠牙外翻,双目圆鼓。但是一个鬼人头并不足为惧,但师父一看便知其快要魔化了,立刻向它撒出诛鬼砂,然而它立刻原地旋转带起劲风将诛鬼砂吹散,师父一见有些吃惊,仅仅一个鬼人头,在没有躯干为它聚集阴气的情况下,不仅能魔化,还能有这样的力量实在是奇怪了。正在轻叹时,鬼人头竟朝向师父飞来,师父立刻以黄苻催剑,使出冥雷闪斩向鬼人头。可是在这一刻我明显的看到鬼人头流出了血泪!它的眼神是要求得解脱的!”
    ??看来果然是这样,我心中暗暗惊道:如果是鬼自己作怪还好,但如果鬼怪被另外的人或鬼操纵了,那么这其中的问题就要复杂许多了。究竟是谁控制了鬼人头呢?其目的是什么?而这鬼人头又是谁的那?
    ??“手起头落,鬼人头终于形神俱灭了。在场的民警都看傻了眼,毕竟有几人见过这样的情景阿。一待我师父出屋他们便围了上去,问情况如何,师父一边说着一切已经解决了,一边急匆匆拉着我往外走,这是我才看到师父的的脸色也不好。一离开众人师父便问我是否注意到刚才的鬼人头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立刻明白了,师父也看到了它的血泪!”李胜达努力正了正身子,扫视了我们一下接着道,“我师父最后叹了口气道:‘恐怕这幕后的人有更大的阴谋。以后这学校里怕是难以清静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来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啊。
    ??“那么以后呢?这屋子里是不是没有再发生过什么事情?”我问李胜达。
    ??“可以说没有,不过,每年在鬼人头被打散的那天晚上,也就是农历7月15日,这屋里都会传出哭泣声。”李胜达道,“曾有胆大的学生晚上来探究竟,可是第二天早上便发现他昏在地上。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来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啊。
    ??“那么以后呢?这屋子里是不是没有再发生过什么事情?”我问李胜达。
    ??“可以说没有,不过,每年在鬼人头被打散的那天晚上,也就是农历7月15日,这屋里都会传出哭泣声。”李胜达道,“曾有胆大的学生晚上来探究竟,可是第二天早上便发现他昏在地上。”
    ??“只是昏倒?”我皱着眉头问。
    ??“是的,问他看到了什么,却是一问三不知,完全失去了晚上的记忆,连自己为何会在这里都不清楚了。”李胜达道。
    ??一定是清心咒。看来有人故意不想让这里的秘密泄露出去。但是用清心咒能将别人的记忆清除说明这人的力量也不小呢。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笑了笑---好久没有遇到对手了,自从上次在金鸡岭与九尾狐一战,还没有再遇到更强一点的鬼怪呢。
    ??眼见天开始擦黑了,我说:“走吧,找个地方吃饭,我们边吃边说。”
    ??结果,几个穷鬼的我们最后还是在校食堂吃了。很意外的,我有看见了龚宁萱!
    ??我木的站起来,其他三人万分不解的看着我,我说:“我看见个熟人,过去打个招呼。”
    ??我想当时我的脸色一定是凶神恶煞似的,否则接下来王开不会说这么一句:“吓唬吓唬就好了,别弄出人命!”
    ??我差点晕倒在地。苦笑了一下说:“不至于,就打个招呼。”
    ??龚宁萱正在跟同学吃饭,我走到她跟前时她正有说有笑的,直到看到朋友异样的目光才看向身后,接着便有如见到多年不见得老友似的,站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这么巧,你怎么过来了,正好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这是我的男朋友,来啊,别愣着,快跟大家说句话啊。”龚宁萱转身面对这我,我看到她使劲冲我眨着眼睛。
    ??“大...大家好,我叫刘彬。是...是她男朋友。”我一时紧张竟连话都说不清了。可恶!刚刚我还一肚子气的跑来,现在却莫名的成了她男朋友还得给人笑。我越想越气,一把抓住她手臂,然后对这一桌人说,“对不起,我找她有点事,先走了。”说完我拉着她往食堂门口走去。
    ??“球球,用传音入密告诉他们三个,我出去一下,一会回来。”我传音给球球道。
    ??“叫我放弃?我辛辛苦苦熬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这一刻。”D先生说着将手中火团抛向女娲。
    ??伏羲立刻抛出一个蓝色火团,正好击中了D先生的那一个。
    ??“你……”D先生恼羞成怒,身形一闪,已经袭了过来。伏羲轻松的一掌将他打飞了出去。
    ??“就算你报了仇又能怎样?”伏羲无奈的摇摇头,“你们还是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放弃吧,也许合我与女娲之力,可以解除你们身上祖先留下的诅咒。”
    ??D先生哼了一声,摇晃着从地上爬起来:“没有人可以救我们。我们从毁灭中来,自然要回到那里去。”
    ??忽然他的口中默默念起咒语,天空立刻变得无比的黑暗。女娲巨大的身影不断扭动者想要正脱开束缚。伏羲再次放出蓝色火团救出了她。
    ??“我要你们跟我同归于尽!”D先生疯狂的叫喊者。
    ??祭坛之下,大地剧烈地摇晃起来,仿佛有一只巨手在地下将草场撕裂。
    ??“天绝咒!”我心中大叫不好,“球球,怎么办?难道我真的要用那个咒语?”
    ??伏羲和女娲轻轻依偎在一起,一道白光与一道蓝光不断在他们身边交错缠绕,倏然落入到了伏羲手中。他捧着它,用力的将它投向了疯狂大笑的D先生。
    ??强烈的爆鸣声,风暴般的气流,掺杂在一起像我袭来。祭坛上的木桩被风卷起,重重的击在了我的头上。我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第四十二篇大结局
    ??“醒醒,快醒醒!”我的脸一阵剧痛,努力地睁开眼,正看到武进道正抡圆了手来扇我。我赶忙挡住。
    ??“我做梦来吧?真对不起,我害你们丢了性命。”我心里又是悲伤又是开心。
    ??武进道呵呵的笑着,也不说话。真好啊,虽然是在梦里,但是还能够见他们,不对阿……
    ??“你们不去投胎还在这里做什么?”我对着一旁的王开和胜达说道。
    ??“想你呗。”他们一起大笑起来。
    ??我随手给了武进道一巴掌,竟然有点痛。接着我又站起来,对着他一顿暴揍,竟然真的手脚疼痛。
    ??“我不是在做梦吗?”我喃喃道。
    ??“刘彬,我跟你没完!”武进道倒在地上,拿出一张黄符,“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
    ??原来武进道他们真的没有死。不过这是因为我的那几个替身纸人,也是因为D先生杀他们的时候用的是普通的道家法术。同样地还有老教授,D先生杀死他的时候,甚至都没有使用法术。
    ??至于D先生和伏羲、女娲,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许都随着过去的一切消失了吧。乘风带着他的老爸回到了魔界,听说他的老爸被他的老妈狠狠整治了一顿。说实话,我还没有见过他老妈。不过他说过,他的老妈那才是真正的魔界掌权人。这点倒是跟人间界有点想像(笑)。
    ??而学校里无辜的人们,乘风已经做好了安排:有一部分人经过审核,重新回到了人间,只是阳寿减少了不少;有的人则去了轮回,当然至于能不能进入轮回井他还要去再协调;还有一些人在净化之后原神俱灭,彻底的消失了。
    ??伏羲又变回了球球的样子,只不过他完全记不起来自己变成伏羲后的事情了。净化的事情这段时间都是他来做的。王建回去了茅山,作为代理掌门掌管着茅山派。
    ??龚宁萱确实的死了,甚至于她的魂魄也都找不到了。虽然球球告诉我,经过那种祭祀召唤术她的魂魄是不可能留下来的,但是我总觉得,她应该没有消失。
    ??她一定还在看着我,也许就在这学校的某一个角落,某一天她会突然跑出来对我说:“猪头,又骗我!”
    ??
    ??(完)
    本书来自【【落吧】】www.luo8.com
    更多更新小说书籍请关注www.luo8.com【【落吧】】

7
0
+++本文作者达夕多拉奇的其它电子书下载+++

下载地址


扫描二维码下载本书

用户评论

自古评论出人才,欢迎您发表您的精彩评论!
《净化者-七恨》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