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欢喜记事_分节阅读_第583节
小说作者:木嬴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欢喜记事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3-28 00:02:18
D-吗?

想到这事——

南漳郡主就一肚子邪火。

她虽然不愿意寿宁公主做她的儿媳妇,但她也没法接受寿宁公主是因为看上了别人,才不愿意嫁给她儿子的。

她儿子难道还比不上南安郡王吗?!

皇后望着南漳郡主道,“那女土匪在镇国公府横行霸道,无人能降。”

“这一回谢大将军能活捉北漠王,功劳有一半是东乡侯手下的那群土匪军的,东乡侯又救谢大将军有功。”

“等镇国公他们回京,只怕镇国公府都没你的地位了,何况是寿宁。”

被苏锦骑到头上,是南漳郡主的痛脚。

谁提就是和她过不去。

皇后没和她说实话,还故意往她伤口上撒盐,南漳郡主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她望着皇后道,“我怎么听说寿宁是因为喜欢上南安郡王,才不愿意嫁给川儿的?”

知道南漳郡主没那么好说话,所以皇后把寿宁公主不嫁谢景川的过错摁在镇国公府,那样南漳郡主就无话可说了。

没想到这想法被南漳郡主一眼识破,并且毫不留情的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

你都不顾及我的脸面了,我还要顾着你的面子吗?

南漳郡主可不怕太后,论与太后的关系,她要比皇后更亲三分。

“川儿早到了娶妻之龄,因为太后有意把寿宁公主许配给川儿,我便没动过挑儿媳妇的念头。”

“好不容易等到寿宁快及笄,我连聘礼都准备好了,现在却告诉我寿宁公主心有所属不嫁了!”南漳郡主脸色发寒。

“与我说实话也就罢了,还蒙骗于我,皇后这是什么意思?!”

皇后也动怒了,“就算寿宁没有喜欢是南安郡王,有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在,她就不会嫁进镇国公府!”

南漳郡主和皇后吵起来。

太后头疼。

“够了!”

“来是商量事情的,不是让你们斗嘴的!”太后凤眸含怒。

南漳郡主望着太后道,“太后,这事我能不生气吗?”

“那女土匪有皇上护着,我每每罚她,总有人来替她解围,逼的我不得不让步,我正想找个帮手,结果倒好,要退亲,”南漳郡主恼道。

“川儿和寿宁又没有定亲,”皇后道。

南漳郡主望着她,“如果我之前给川儿挑选媳妇,皇后能做到不动怒吗?”

皇后嗓子一噎。

皇后不说话。

南漳郡主也没再揪着不放。

半晌之后。

皇后道,“这事是本宫不对,你要本宫怎么弥补川儿?”

南漳郡主望着太后道,“弥补川儿,那就是真成寿宁公主抛弃他了。”

“那要如何?”皇后蹙眉。

南漳郡主趁机帮女儿谢锦瑜讨个县主封号。

皇后望着太后道,“皇上宠爱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她救了皇上一命,皇上也不过答应封她为县主,想封瑜儿做县主,怕是没那么容易。”

以前皇上就想削弱崇国公手里的权力。

只是崇国公在朝中势力盘根错觉,皇上撼动不了。

东乡侯入京之后,把矛头直指崇国公,连带皇上的心思都暴露在百官面前。

崇国公在东乡侯手里接连吃亏,都没能动他一根寒毛,甚至连崇国公府祖宅都落在了东乡侯手里,在朝中的威望已经大不如前。

救命之恩勉强只能封县主,谢锦瑜对朝廷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皇上怎么可能会答应?

南漳郡主望着皇后道,“皇后没有办法,太后有。”

太后嗔了南漳郡主一眼。

她抬起胳膊。

“扶哀家去御书房。”

李嬷嬷忙将太后扶了起来。

御书房。

皇上坐在龙椅上揉太阳穴。

东乡侯带兵去剿匪。

还给他留了一烂摊子。

他人虽然走了,却是把刑部他该干的活全部交给了刑部左侍郎,并把谢景宸叫去刑部给刑部左侍郎打下手。

说是打下手,但这不明摆着他离开刑部的这段时间,该他干的活,全部让谢景宸代劳吗?

那是刑部右侍郎!

谢景宸没有功名在身,就算有,也没有直接做刑部右侍郎的先例。

这不,东乡侯一走,弹劾他的奏折就有十几封了。

皇上越想越头疼。

外面小公公进来道,“皇上,太后来了。”

皇上眉头狠狠的皱了下。

太后怎么来了?

没一会儿,太后就走了进来。

皇上站起身来,道,“太后怎么来了?”

李嬷嬷扶太后坐下。

太后道,“刚刚南漳进宫来找哀家,想把川儿和寿宁的亲事定下来,早日迎娶寿宁过门。”

“这事皇上也知道,哀家来问问皇上的意思。”

皇上脑袋又开始涨疼了。

福公公嘴角抽抽。

寿宁公主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才见过几回,至今没有哪次没有起争执。

这要抬头不见低头见,镇国公府还不得天天鸡飞狗跳啊?

南漳郡主这是有多想不开?
        
        皇上望着太后,“太后觉得寿宁嫁进镇国公府合适吗?”

“哀家也只知道不合适,但南漳郡主觉得寿宁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成为妯娌后,能好好相处,”太后道。

“哀家一直有意把寿宁嫁给川儿,南漳郡主也一直盼着寿宁及笄出嫁,因为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就不嫁了,她接受不了。”

寿宁公主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好好相处?

福公公脑子里努力想,也没能出现友好相处的画面。

这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事。

何况镇国公府大少爷一直是南漳郡主的眼中钉肉中刺。

南漳郡主一直当谢大少爷有毒在身,会命不久矣,才没有急着除掉他。

要是知道谢大少爷的毒已经解了,她还能这么气定神闲吗?

两个注定不可能好好相处的身份,又早有旧怨的两个人,怎么可能握手言和?

南漳郡主明摆着是在忽悠人。

太后居然也信了?

福公公觉得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皇上摆手道,“寿宁不能嫁给镇国公府二少爷。”

“可这桩亲事虽未赐婚,却是大家都默认的,就这样算了,形同悔婚,”太后道。

“寿宁和川儿都是哀家看着长大的,哀家觉得他们很般配,就因为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让两个天造地设的孩子断了姻缘,哀家于心不忍。”

太后不改初衷。

皇上也不同意寿宁嫁给谢景川。

他道,“这桩亲事作废,朕会给南漳郡主的儿子另行赐婚。”

太后根本不需要皇上给谢景川赐婚。

要真赐婚了,反倒糟心。

太后敛眉道,“这事哀家和南漳提过,她执意要迎娶寿宁过门,皇后和她都起了争执,她找哀家哭,哀家头疼。”

“南漳是镇国公府当家主母,若非皇上偏袒镇国公府大少奶奶,那女土匪怎么能在国公府横行霸道?”

“就连一个土匪小丫鬟都敢仗着有皇上给她撑腰,扔瑜儿一身泥巴,现在又要因为那女土匪退掉亲事,南漳不肯答应皇后悔婚也情有可原。”

杏儿扔镇国公府大姑娘一身泥巴?

福公公眼角抽抽。

这像是那丫鬟干的出来的事。

做出这样目无尊卑的事,还能活蹦乱跳的,看来南漳郡主在镇国公府是真的没什么地位了。

她急着娶寿宁公主过门,应该是想寿宁公主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杠上吧?

毕竟寿宁公主是皇上的亲生女儿。

皇上也不能一而再的袒护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道理。

皇后知道寿宁公主斗不过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出于爱女心切退婚……

可宫里近来不是有流言说寿宁公主看上南安郡王了吗?

福公公在走神。

太后的眸光若有似无的从他脸上扫过。

一旁的小公公看不过眼了,悄咪咪的推了福公公一把。

福公公抬头,就看到一种令他苦恼的眼神。

因为这眼神太常见了。

那是要他帮忙说服皇上的眼神啊。

能卖太后一个人情自然是好事,没准什么时候能保命,可把寿宁公主送到镇国公府。

虽然寿宁公主欺负不了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可万一东乡侯误会他怂恿皇上把寿宁公主嫁过去欺负他女儿。

他还不得冤枉死啊。

这事绝对不能干。

可太后的眼神瞥过来,他已经看见了,就不能当没看见。

福公公恼小公公多事,让他安安静静的走神多好!

瞪了小公公一眼,福公公望向皇上道,“皇上,寻常人家退亲都会做出补偿,南漳郡主一直希望能册封镇国公府大姑娘为县主,皇上以此为条件退婚,她肯定会答应。”

皇上眉头拧成川字。

福公公起了头,太后道,“这事皇后倒是提过,南漳似乎不愿意。”

似乎两个字,太后咬的格外清晰。

她怕皇上没听见。

皇上听见了,福公公也听见了。

福公公心肝儿颤抖啊。

太后此番来,分明就是给皇上挖坑的。

他一不小心成了帮凶,帮着太后把皇上推坑里头去了!

回头皇上知道了,还不得恼死他?

皇上斟酌了下,道,“朕便赐封南漳郡主的女儿为县主。”

太后松了一口气。

太后其实也能册封谢锦瑜为县主,但太后册封的县主只是一个虚名。

皇上册封的则不同,那是有封地的,是实打实的好处。

谢锦瑜是南漳郡主的女儿,备受太后疼爱,一个没有封地的县主封号,谢锦瑜还真不稀罕。

皇上答应了,太后目的达成,李嬷嬷扶她离开。

南漳郡主在永宁宫等太后,等的焦急。

见太后进来,南漳郡主快步迎上去,扶过太后道,“皇上答应了吗?”

“皇上答应了,”太后道。

南漳郡主高兴的合不拢嘴。

御书房内。

皇上坐在龙椅上。

龙案上摆了张地图,那张地图和一般的不同,没有细枝末节,只有大概的轮廓。

那是专门给皇上用来分封的地图。

既然下旨赐封谢锦瑜为县主,下旨之前要先挑好封地。

皇上挑了几处,都不甚满意。

福公公站在一旁,是欲言又止。

皇上手指了一处道,“就这儿吧。”

福公公看了一眼。

封地不大不小,不算富庶也不贫瘠。

福公公想了想,还是没敢拖太后的后腿。

他怕太后找茬。

很快,翰林院便拟好了圣旨送来,速度之快,皇上有点不高兴了。

这是怕他反悔吗?

他金口玉言,会出尔反尔吗?!

太后这么盯着他盖玉玺,皇上莫名有种被人耍了的感觉。

但既然答应了,皇上也只能忍了。

把封地填上,拿出玉玺要盖上去。

就在这时候,一小公公走进来,凑到福公公耳边嘀咕了两句。

福公公大声啊了一下。

皇上望着他,“怎么了?”

福公公忙道,“皇上,镇国公府大姑娘出事了。”

皇上愣住。

“出什么事了?”皇上问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镇国公府大姑娘在豫亲王府跳舞的时候,脸又红又肿,浑身痒的她在地上打滚,仪态尽失,”福公公连忙道。

福公公的声音都在颤抖啊。

真是口渴了有人端茶,瞌睡了有人递枕头。

他正愁不知道怎么开口阻难皇上,把皇上从坑里面拉出来。

没想到危机自己就迎刃而解了。

亏得他耐心够好,忍到现在。

老天保佑啊。

一个仪态尽失的女子,如何册封为县主?

皇上忙把玉玺放下了。
        
        半个时辰前。

豫亲王府。

苏锦坐在那里看大家闺秀跳舞。

无袖回首,妖娆动人。

丫鬟过来给苏锦换了盏新茶。

这本没什么奇特的,茶喝完了或者凉了,丫鬟就会换新茶。

苏锦随手把茶盏掀开,茶气氤氲中夹带了一丝丝的苦涩之气。

苏锦低头,就见到茶汤偏黄。

很显然,有人在她的茶水里动手脚了。

豫亲王府为了她都改了宴会规则,请帖也送的很委婉,应该没胆量给她下毒。

倒是谢锦瑜她们,之前在她衣服里下毒,她迟迟没有发作,刚刚又丢了脸,这是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啊。

这毒不伤人命,但喝下去不多会儿,就会臭屁连连。

放屁是件很正常的事,只当她是吃坏了肚子,不会有人往给她下了毒上面想。

可在大庭广众之下放屁,还不如杀了她呢!

到时候仪态尽失不说,还会搅乱豫亲王府赏荷宴。

回了镇国公府,就会被罚跪佛堂。

三天跪下来,估计也只剩一口气了。

盯着茶看了半天,苏锦还是端起茶盏喝了一口。

只是喝完茶后,就服了一颗解药,确保无碍。

她一直盯着谢锦瑜那一桌。

见她喝了茶,谢锦瑜和上官凤儿两人脸上闪过得逞的笑,她就知道是谁给她下毒了。

好。

很好。

这个仇,她记下了。

苏锦一边看歌舞,一边琢磨怎么给谢锦瑜她们一个教训。

杏儿失手了,但给她衣裳下毒的账不会就这么消了。

苏锦刚琢磨好怎么做,然后谢锦瑜就开始抓脖子了。

开始只是有点痒,谢锦瑜也没在意。

正好那时候轮到她上台表演,她选的是跳舞。

前半支舞还没能忍,等后半段的时候,谢锦瑜状态频出,看的人目瞪口呆。

他们见谢锦瑜跳舞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她的脸好像肿了,”有姑娘眼尖道。

嗯。

谢锦瑜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

浑身奇痒难忍。

没忍住,谢锦瑜当着大家的面挠起来。

义宁郡主上台扶她,结果谢锦瑜疼的在地上打滚,着实把人吓坏了,包括苏锦在内。

豫亲王府急着给她请太医。

其他人也没心情再继续宴会。

等太医赶来给谢锦瑜医治,得出中毒的结果,大家更是惶恐,唯恐和谢锦瑜一般下场。

豫亲王妃让太医检查吃食。

刚吩咐完,杏儿跑过来抓苏锦的云袖,急道,“姑娘,侯府出事了,咱们快回去吧。”

“侯府出什么事了?”苏锦心提起来。

“十万火急的事。”

苏锦匆匆朝豫亲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287页 当前第583
首页   上一页   ←   583/128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欢喜记事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