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重生之相府嫡女_分节阅读_第206节
小说作者:沉欢   内容大小:3.84 MB   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7-10 07:05:40
D-明白了,纳兰静既然发现了那个人,为何还让她将信传了出去,或者还要演一场戏,自己原以为她是想引出幕后之人,现在瞧来,她早就动了手脚,那人传来的信里头,怕是已经被纳兰静动过了手脚,自己一直是有个习惯,只要是心中有事,大多是不会脱下朝服的,这宫里是很少有人知晓的,别说是仅仅见过几面的纳兰静!

    一时间,太子心中竟然开始怀疑他的身边有纳兰静的人,可是,这却也不大可能,别说是在自己的跟前安排人了,即便是有人悄悄的潜入东宫也不会能安然的出去,纳兰静不会有这个实力,就连二皇子都没有,这一点,太子想到了,皇帝也想到了,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此事就是太子所为!

    “皇上,求皇上为内子做主,为臣的子嗣,为大庸的律法做主!”纳兰轩冷冷的瞧了眼太子,却是再次扬声!

    “启禀皇上,此事定然不会是太子所为,定是有人故意的陷害太子!”杨国公也顾不得杨妍一事,如今保下太子才是最要紧的,这大殿之上,草菅人命,可是大罪的!

    皇帝轻轻的转动手中的扳指,似乎是在想此事的真伪,可无论如何,他也不相信此事是纳兰静,或者是谁安排的,他的儿子,即便是平日里不说,可哪一个又会是省油的灯,怎么会被人利用了!

    “皇上,求皇上做主,微臣身为大庸官员,无法正大庸朝纲,微臣身为内子的夫,瞧这她被人害的那般的苦,却无法为她伸冤,臣为人父,却让自己的骨肉白白的堕去,臣不配为人臣,为人夫,为人父,臣到不如一死!”纳兰轩瞧着杨国公站在太子的跟前,眼里闪着浓浓的愤怒,都是因为他们,雨儿才落的这般的下场!

    而纳兰轩这般却也是走了个死棋,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皇帝,当然皇帝并不在乎纳兰轩的生死,却不能不在乎百官的看法,如今人家纳兰轩平白的失去一双孩子,若是再将他处死,到底是会寒了众人的人心,当年他为了宫贵妃已经大开杀戒一次,如今许是他老了,到是没有那似乎的魄力了!

    “皇上,太子乃是国之根本,动不得,忘皇上三思!”杨国宫与安顺侯,还有一部分官员,赶紧的开口为太子求情,他们到底是将自己压在了太子的身上,若是太子倒台了,他们也就赌输了!

    “皇上,臣愿意一死,来解决皇上的难题!”纳兰轩同样不甘示弱,既然他们处处维护太子,那么纳兰轩自请一死,明着是退了一步,可是,却是步步紧逼!

    “皇上,太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是太子,求皇上命断!”旁边的宫骜行了个大礼,他的话音刚落,却也是有不少人附和的!而,平日里一向支持纳兰轩的二皇子,却没有上朝,倒是让太子一党,不由的庆幸!

    众人都是争论不休,可当事人太子,面上依旧没有什么波澜,片刻时间,已经将身上的狠历掩盖了去,他轻轻的咳了一声,目光却是落在了纳兰轩的身上!

    “誉战将军对夫人的深情,本太子却是感动,如今将军夫人刚刚小产,想来身子虚弱,誉战将军这般的疼爱夫人,不在将军夫人的跟前守护,却是为了些个无关紧要的事情,一直步步紧逼,着实让本太子费解!”太子声音依旧带着些许的笑意,暖暖的,让人生不起厌来!

    可一袭话,却是巧妙的将事情都引到了纳兰轩的身上,若是纳兰轩真如别人看到的这般深情,这雨儿出事,他即便是痛恨凶手,也因为先陪在身侧,而不是一直等待这结果,苦苦的纠缠皇帝,倒是让人分不清,这纳兰轩究竟是因为雨儿这般痛恨凶手,还是因为,他有别的什么目的!

    “果真,瞧着誉战将军这般的摸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将军是早就知道夫人要出事,就等着看结果呢!”太子的话音一落,安顺侯也不甘落后的讽刺纳兰轩!

    纳兰轩垂着眼,仿佛是被人说的有些个哑口无言,可心中却是暗暗的赞叹纳兰静想到周到,良久,却见得纳兰轩抬起头来,他的声音沉沉的,“启禀皇上,微臣的确是知道要有人会对付内子!”

    “你胡说的什么?”安平侯听到后,眼皮一跳,这平日里还觉得纳兰轩是个聪明的,可是怎的现在说出了这般的话,这皇帝的跟前,说错半分,那都是杀头的大罪!而安平侯所想,却也是众人所想,可是,他们却没有细细的品味这纳兰轩话里的意思,他只是说有人要对付雨儿,可没说他知道雨儿一定会出手!

    太子警觉的盯着纳兰轩瞧,他不信纳兰轩平白的会说这般落人口实的话,定然还有什么后招,又或者,这才是他绝地反击的筹码最新章节!

    “启禀皇上,内子昨夜中毒,虽说韵贞贵郡主已经请了孙御医过去,可微臣心中自然是恼火,便着人彻查此事,却不想在小厨房的旁边,发现了这个!”纳兰轩面上没有什么变化,沉着的从怀里取出了一方令牌,皇帝跟前的太监赶紧的接过去!

    众人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却是瞧那方令牌,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太子却变了脸色,这方令牌别人不熟悉,可宫里头的人都熟悉的紧,这便是一方宫人们可以出宫的令牌,若是平日里纳兰轩取出这方令牌或许没有这么大的作用,因为宫里头每日出宫那么多人,若是纳兰轩有心,完全可以抢一个令牌!

    可偏偏是出了这事以后,这令牌仿佛又成了另一个铁证,先是太子身上的香味,是无法解释的,没有人相信,有人能在太子身上动手脚,那么这方令牌,却也更加的有价值,因为。纳兰轩是不会算到太子身上有香味,这自然也不会先偷偷的去夺一枚令牌!

    “启禀皇上,微臣得了这令牌,原是觉得诧异,后来舀给孙太医一瞧,发才知道这竟然是一枚出宫的令牌,微臣心中一紧,觉得此事定然有更深的目的,微臣本想一早禀报的皇上,可内子身子孱弱,却不想任然没有逃过进宫的命运,臣便是想寸步不离的保护她,可终究没有料到,她,她就在我的身侧,我却没有能力护她周全!”纳兰轩说着一顿,仿佛是说到难过的时候,声音里还是有些个颤抖!

    经纳兰轩这么一说,众人便都了然了,这便是做臣子的悲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即便是知道宫里头有陷井也不得不进来,怪不得便是连雨儿被把脉,纳兰轩也要跟在身后,而且,两个人每一刻都仿佛要遭遇生离死别一样,本以为他们这是矫情,却不想这里头还有这么是个事实!

    皇帝到底是沉得住气的,便是纳兰轩都这般的说了,他却没有什么反应,眼角落在那令牌下头一个小小的东字上头,终究微微的眯了眯眼,这宫里头每一个宫殿用的出宫的令牌,都是不一样的,而这刻着东字的令牌,正是太子东宫的令牌!

    纳兰轩冷冷的盯着太子,他到是要瞧瞧这次皇帝还怎么袒护他,或许连太子都不知道纳兰轩是何时有这枚令牌的,因为在誉战将军府的那个人,根本就没有令牌!

    “启禀父皇```````!”太子紧紧的皱着眉头,瞧着皇帝的脸色,心中便是猜到那令牌上头定然有玄机,可是,他现在却不得不开口,虽说大家会认为纳兰轩可以抢一枚,可是,宫里头这么多宫殿,纳兰轩又如何知道,哪一个是东宫的人,哪一个又是别的宫的人,而这一阵子自己根本没有让人出过宫,这令牌定然是早就落在纳兰轩的手里的,可是,若是以前就丢了令牌,自己宫里头的人一定会发现的!

    太子细细的想着,心中猛然想到了一个人,一定是纳兰倾,既然纳兰静那日能做了那般的安排,定然是早就发现纳兰倾已经为自己所用,而纳兰倾因为要帮自己监视外头的人,这出入宫门的令牌定然是少不了,而这一枚,定然是纳兰静从纳兰倾那里得到的,太子心中后悔,他聪明一世,却不想今日会栽在一个平日里最不起眼的令牌上头!

    “简直是该死!”还不等太子说完,皇帝的声音猛然间抬了抬,便是手中的令牌也随手扔在地上,在大理石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皇上,父皇,息怒!”众人也不敢去瞧这令牌上头到底有什么,赶紧的跪下来!

    “息怒,朕如何的息怒,这众目睽睽之下,便还是在金銮殿上,便有人敢下手,这大庸还有王法吗,她还将朕放在眼里吗?”皇帝似乎恼怒的厉害,手下下的拍打在桌面上,似乎想恨不得将幕后之人千刀万剐,可是,这表面的事情,终究是当不得真的,这刚刚皇帝还一脸的平静,突然间发了这么大的火,终究是有些个假了!

    “皇上息怒!”众人的心一惊,却只能说这一句话!

    “朕,朕要废后!”皇帝崩出了浓浓的冷意,可是,即便是众人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皇帝竟然说了这般的话,这太子犯错,与皇后何干?

    “朕昨夜还去瞧过皇后,朕便是以为她身子能好些了,瞧着她说太子朝服旧了些,亲手为太子缝制了一件新的朝服,没想到她竟然是存了这份的心思,朕瞧这她根本就病,是毒,毒妇!”皇帝声音说着,似乎越说越生气,便是连声音也颤抖了起来!

    太子与杨国宫公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皇帝竟然说要废后!废后!这是多么大的事情,竟然这般的说了出来!纳兰轩的心沉的厉害,皇帝是想让皇后代替太子定罪,谁说皇帝最喜爱的皇子是二皇子,简直是笑话,他竟然能为太子做到这般的境界,瞧着他心里怕是已经信了是太子所为,却不想他竟然做伪证,可偏偏,纳兰轩却是反驳不了的,他不能说皇帝说的是假话,而且,皇帝为了雨儿已经要废后了,这便是天大的交代,他若是再不依不饶,倒显得他另有目的了!

    “皇上,此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杨国公睁大双眼,却是不敢相信皇帝能这般的绝情,皇后已经被他禁足,虽然他并未告知众人,可是明眼人都能瞧的出来,一个被禁了足的皇后,如何能掀起这般的血雨腥风!

    “父皇,母后心思纯良,决计不会做出这般的事情,而且母后与父皇夫妻二十载,母后的品性父皇该最是了解,定然是有人要陷害!”太子敛下了眼底的杀意,声音带了些许的恳求,可是心中却明白的很,皇帝这一招虽然明着是帮自己,可是,却是折断了自己的双翼,一个被废了的皇后,定然受尽嘲笑,而且,这掌管后宫的还是平昭仪,母后的日子定然难过,杨国公瞧着爱女出了这般的事情,对军营之事定然会有些个力不从心,皇帝再从中收回兵权,到时候自己便只是一个空有虚名的太子,即便是日后自己会登基,也只能是一个傀儡皇帝,他垂着头,心中却是凉的厉害,没想到皇帝竟然对自己这般的狠毒!

    “够了,她在中宫多年,又有谁会有这个能力去害她这个中宫皇后,朕瞧着她是心思歹毒!”皇帝摆了摆手,却是打断了太子说的话,心中却是想着二皇子,他所做一切,终究是为了保护二皇子,自己不能将江山交给他,却一定要护他一世的周全!

    “皇上三思!”这无论之前众人是多么的同情纳兰轩,可废后这等大事,决计不能轻率了,赶紧的跪在地上!

    “朕心意已决,谁要是日后再提,论罪当诛!”皇帝微微的皱着眉头,话里却是不留半分回转的余地,“来人,传朕旨意,皇后德行有亏,不配立于中宫,着即日起,贬位静妃,忘其能改过自新,静心思过!”皇帝仿佛是演练多年,没一句话却是不加思考!

    静妃,静妃,这静字却是指安静美好,可偏偏赐皇后为静妃,意欲静心思过,这终究会是她心中永远的痛!

    “儿臣,替母妃谢过父皇!”太子并没有像杨国公那般的震惊,脸上依旧平淡,只是重重的在地上叩了一个响头,仿佛是要叩断这多年的父子情分!

    皇帝心中到底是有些个烦躁,都是他的皇儿,瞧着太子这般的摸样,心中却也是闷的紧,赶紧的挥了挥手,让众人都散去!

    众人出了御花园,这平日里围在太子身边的那些个大臣都不敢过去瞧瞧,生怕惹了在盛怒之下的太子!

    这朝中形势突然出现了一个大逆转,这皇后被贬位妃子,却是成了妾,而太子自以为尊贵的身份,一下子变成了庶子,倒是一直没有什么势力的二皇子,成了真正的嫡子,毕竟宫贵妃可是被追封为贤德皇后,而三皇子却也不甘示弱,这宫贵妃到底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掌管后宫的可是平昭仪,这前朝,却是诡异的成了三皇子势力相当的局面!而四皇子,却是没有被众人考虑在这里头!

    这厢废后的圣旨刚下,便传遍了整个后宫,“公主殿下,这皇后被废,太子可不就成了庶子了?”一个异族服侍的女子,抬着头,却是瞧着一脸笑意的楚傲霜!

    “哼,去马上传书给父皇,本公主挑选了一个,大庸王朝最为尊贵的男子!”楚傲霜眼里闪着浓浓的笑意,若是她打听的没错,这二皇子的生母可是皇帝亲封的皇后,如今现在的皇后倒了台,那么太子成了庶出,这大庸最为尊贵的男子,必然是先皇后嫡出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52页 当前第206
首页   上一页   ←   206/35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相府嫡女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